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月纪元 仐三

第六百二十一章 胖子的危机

    对于UFO,唐凌是充满了好奇的。

    可是这份好奇很快就变成了失落,因为唐凌什么也没有看见,那条长走廊好像有一种神奇的屏蔽功能,在下了小型飞行器,穿过了一道门以后,唐凌唯一能看见的就是一条闪烁着柔和光芒的道路,在这条路上除了唐凌自己,没有任何人。

    而走到道路的尽头,一出门竟然就已经来到了拍卖大厅。

    “请出示”在拍卖大厅的门前,依旧守候着两个工作人员,重复的检查着入场资格。

    或许是希望越大,失望越深。

    眼前的拍卖大厅,也没有出现唐凌期盼的与众不同的什么场景,甚至连一些普通拍卖场的拍卖大厅都不如。

    它只是一个不算太大的圆形大厅,在中央处留出了一块空地,围绕着这块空地有着一圈圈的座椅。

    这些座椅的数量,唐凌用精准本能一扫就得出了答案,不过才八百九十七张。

    唯一神奇的地方就是,这些座椅上分明已经大部分坐满了人,但无论你怎么看,也只能看见一道白色的,模糊的影子。

    也许是场中还有别的人在进入,唐凌还看见有数十道白色的影子在座椅区穿梭,似乎这UFO唯一的神奇,就是将‘屏蔽’这一功能进行到底。

    在最后一次验证完毕了身份以后,唐凌得到了工作人员的提示,他看见那张座椅亮起了红色的光芒,那么那张座椅就是他的座位了。

    唐凌在收回晶卡以后,果然看见了在一圈圈环绕着中央空地的座椅中,其中一个亮起了红色的光芒,唐凌也不掩饰什么,径直的朝着那里走去。

    既然他看别人都是一道道白色的光芒,那么别人看自己也应该是如此。

    很快,唐凌就走到了座椅之前。

    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这些座椅和普通的座椅并不一样,而是一个圆形的蛋,在蛋壳上闪烁着提示,让唐凌将晶卡贴在某处。

    唐凌照做以后,蛋壳就打开了,露出了蛋壳下的一张软沙发一样的椅子。

    唐凌也没有多想,就直接坐了上去。

    没有想到刚刚坐上去,从座椅处就伸出了许多条电线一样的东西

    下意识的,唐凌就想要躲避,但好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任由这些线条快速的缠绕上了自己的四肢,躯干,乃至头部。

    在这个时候,一道悦耳的女声也在唐凌的耳畔响起:“尊贵的客人,为了让您更能深切的体会每一件拍品。请接受零号拍卖场为您特别提供的模拟系统。”

    这些线条就是为了所谓的模拟系统?唐凌倒是觉得非常的新鲜,就也静静的坐在这个‘蛋’里等待着了。

    虽然这个蛋是封闭的,可是坐在里面也并不难受,首先呼吸什么的,就像在野外一般自然,另外这座椅似乎会根据每个人的体型做调整,坐上去之后非常的贴合柔软。

    唐凌坐在里面,竟然有了微微的睡意,他也不介意在这个时候休息一下。

    而时间很快就指向了八点整。

    随着这个时间的到来,原本只亮着微弱黄色柔光的蛋内,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起来。

    唐凌猛地的睁开眼睛,发现他的眼前已经不再是那个封闭的‘蛋壳’,而是变成了在大厅中央的那一片空地。

    这感觉非常神奇,并不是眼前出现了一个屏幕这样的感觉,而是就像唐凌一个坐在那片空地前一样,眼前没有任何的遮挡,又像是整个大厅只有他一个人

    “果然,还是有神奇的技术啊。”唐凌心中有些感慨,而在这个时候,那片空地落下了一道屏幕,在屏幕之下则升起了一个同样是圆形的小型台子。

    在台子上站着一个穿着索契黑市制服,戴着面具的男人,而除了这个男人之外,台子上便空无一物了。

    “第一件拍品。”没有任何的开场白,拍卖会直接就开始了,随着台上的主持人话音刚落,空无一物的台上便凭空出现了一卷羊皮手札。

    “来自梦之域的战技。”主持人的介绍也非常简单。

    一句介绍以后,那卷羊皮手札便出现在了大屏幕上,呈360度的呈现着各种细节。

    这样也算介绍?唐凌心中略微有些诧异!事实上他听见梦之域三个字就激动了,从昆那里出品的东西,就没有一件是凡品,何况还是战技?

    他很想听到详细的介绍,但主持人似乎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反而在这时,他又听见了那道悦耳的女声:“尊贵的客人,是否要全方位了解此战技?”

    这不是废话吗?

    唐凌立刻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一声‘是’,接着唐凌眼前的画面竟然一转,变成了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天空当中,而唐凌本人就站在这虚空之中。

    接着,他感觉到身体中窜起了一股莫名的力量,跟随着这股莫名的力量,他的身体也动了起来,开始在虚空中挪移闪动,自动的做出了一些动作。

    而伴随着这些动作,唐凌发现自己每打出一拳,每踢出一脚,都会带起一道巨大的闪电。

    “这么神奇?!”唐凌这个时候,终于被这个零号拍卖场震惊到了,也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模拟系统!

    这特么就是真正的模拟啊!唐凌震撼的心情未消,但此时整个身体已经停了下来,在虚空之中摆出了一个特别的姿势。

    下一刻,唐凌感觉身体中那股莫名的力量一下子爆发而出,随着他喊出了一声:“惊雷爆。”

    原本平静的天空,竟然‘轰隆隆’一连出现了十八道巨大的落雷,覆盖了整整方圆一里的范围,没有任何死角!

    “好大的威力!”唐凌的内心一下子变得澎湃了起来。

    但还没有回过神来,他眼前的虚空就消失了,他整个人也回到了座椅上。

    然后眼前出现了一排排的数据。

    战技:惊雷爆。

    能量等级

    对应天赋

    唐凌一眼扫过,发现这本被称之为《惊雷爆》的战技,最低的入门要求都必须是三阶以上的紫月战士,而且要有雷属性方面的天赋。

    但不得不说,根据列出的数据,这惊雷爆的威力非常的吓人,已经完全超越了三阶紫月战士该有的战斗力,完全可以作为压箱底的绝技。

    即便它发出最后绝招的要求苛刻,即便修炼它还需要一些昂贵的辅助资源。

    唐凌深吸了一口气,这样的拍卖会的确不需要什么主持人,没有什么比这样的体验更加真实了!

    但即便最真实的体验过了,也不会泄露这战技的任何,至少战技是如何发力,如何累积雷电之力的,就像唐凌拥有精准本能也是一片迷糊,偷学不到任何。

    “《惊雷爆》不符合客人现有的身体条件,是否参与拍卖,查看低价?如需查看底价,需要一万正京币服务费。”就在唐凌被零号拍卖场的一切所震撼时,那道悦耳的女声又出现在了唐凌耳畔。

    仅仅是查看底价,就需要一万正京币?而且还会提示自己不适合?那也就是说,自己拍了回去也学不会?

    唐凌苦笑了一声,倒也不是不能理解零号拍卖场的做法,来得都是大人物,想必不想被人胡乱拍去自己需要的东西,特别是那些不是特别需要这件拍品的人

    零号拍卖场不是看重那一万正京币的服务费,而是一种约束。毕竟一个拍卖会上百件拍品,你次次都参加拍卖,光服务费也会花去百万正京币,就算再有钱也不是那么浪费的。

    但即使想通了这一层,唐凌也忍不住好奇,一个狠心花去了一万正京币,选择了查看底价,参与拍卖。

    “底价,一百五十万源。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五千源。”

    “接受以物易物。”

    “尊贵的客人,您参与了《惊雷爆》的拍卖,请您至少出价一次。”

    一百五十万源?直接用万能源石交易?一本战技那么贵?唐凌还没有来得及为这个价钱而吐槽,听到下一句提示,忍不住狂骂了一句,

    看来为了不让人恶意破坏拍卖,这零号拍卖场的限制还有诸多。

    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参与了惊雷爆的拍卖,还必须出价唐凌有一种抓狂的感觉,冷汗立刻布满了额头。

    这完全有可能啊,在场的都是些什么人?冲着超阶凶兽骨来的,看不上惊雷爆也是正常。

    “算了,买来为以后准备吧。”唐凌抱着一种壮士断腕的心,用最快的速度报出了一个价格。

    当然就是底价加上一个最低出价,而很快唐凌的这个报价就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幸运的是,唐凌这个可怜的报价很快就被别的报价所取代了。

    一本唐凌以为别人看不上的《惊雷爆》,竟然以三百一十万源的价格成交了。

    “看来这些大人物有钱的要命啊。”唐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未免有些咬牙切齿,要知道他的两滴海神之泪,按照汇率来换算,大概也就是一本惊雷爆的价格,

    但这只是理想的汇率,这个零号拍卖场可是不接受正京币的,唐凌别想用那些正京币换到自己理想的万能源石价。

    可这也只是唐凌急着用钱,才直接和索契黑市兑换了海神之泪,不然海神之泪是够资格上零号拍卖场的,价格也远比索契黑市的价格来得昂贵。

    唐凌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并不是太过在意。

    而那个话少无比的主持人在惊雷爆成交以后,已经迫不及待的推出了第二件拍卖品海神之泪。

    唐凌心情怪异的望向了台上,想什么来什么吗?而下一刻,唐凌更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因为台上出现的正是他卖给索契黑市的那两滴海神之泪,就连那个黄花梨的包装盒都没有变,就这样摆在了台上。

    “这特么的”唐凌到底只是在心底这样嘀咕了一句,索契黑市赚钱的效率真是让他叹为观止!

    但自己也是的确没有办法,时间上并不允许唐凌把一切都寄托在拍卖会,即便知道也许不到一天的等待,这其中的价格差价会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巨大。

    想到这里,唐凌莫名的又想到了魔鬼迷雾,这一次心中的不安比任何一次都要沉重,还伴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紧迫感。

    这证明了,自己抢时间先把物资买到手的做法是对的。

    再则,自己手上不也还有八滴海神之泪吗?尽量转化为资源吧。

    **

    唐凌这边的拍卖会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而基地号则是一片安宁祥和。

    海上的夜晚是如此的美丽,加上少了前文明的工业带来的污染,整个星空更加的璀璨。

    彼岸坐在宽大的甲板一隅,身旁摆着一盏夜灯,在静静的翻看着手中的一本书。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精神并不能太过的集中,就连看看书这种最喜欢的事情,也不能沉下心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有些不安呢?

    特殊的成长环境,让彼岸的心情很少会为了什么事情而波动,早已经见惯了生死,也看淡了生死,让她更不会因为什么危险而恐惧?

    唯一能牵动她所有心情的,只有唐凌。

    所以这不安的感觉,是因为唐凌临走之前特别叮嘱自己的一些话吗?

    还是因为唐凌不顺利呢?他说明天就会回来,为什么他也只是才离开不久,自己就开始牵挂,甚至想念呢?

    彼岸合上了书,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在星光下她叹息的侧影就像夜空下最美丽的一幅画一般。

    就算是见惯了彼岸的美貌,韩星也忍不住感慨,不忍上前去破坏这一幅动人的,甚至让人莫名有些忧愁的画面。

    “有事吗?”韩星没有上前,倒是彼岸主动收起了书,望向了韩星。

    唐凌不在,彼岸就像失去了所有的表情,看所有人的目光和神情都是无比平静的。

    但韩星同样也习惯了,只是略微震惊彼岸为什么那么敏感?敏感的就像唐凌那个家伙一样,她到底又是什么天赋?怎么会如此可怕?被称之为女王呢?

    对于这个问题,韩星好奇已久,但一直没有询问,倒是现在

    “彼岸,你要下去看一看吗?五子在为唐凌驯服日光幽冥鱼。他的方法也许是对的,但情况却不乐观。”韩星开口了。

    不知道为什么?船上没有了唐凌,彼岸就莫名的成为了大家的主心骨,就连东阳那个好管闲事,莫名习惯承担各种重任的家伙,也非常认可这个事实。

    “嗯,情况怎么不好?”彼岸依旧平静,但人已经站了起来,朝着韩星走了过去。

    “受伤很严重,我们就算尽力保护也再这样下去,他会死掉的。可是,他似乎不想听我们的劝告”韩星有些吞吞吐吐,事实上他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身上**的,已经有了好几道伤口。

    可是男人的自尊,让他觉得这件事情有些羞耻。

    唐凌那么拼命的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难道作为他的伙伴,就连这么一件事情都办不好吗?简直就像一个无用的依赖者。

    到现在,竟然还要求助于彼岸。

    彼岸看了一眼韩星,想要说什么,但到底没有开口。她能够察觉到韩星的这些微妙心情,但除了唐凌,她似乎的确不知道如何安慰一个人?这是一件她的世界内没有的事情。

    所以沉默了一秒,彼岸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句:“那就去看看吧。”

    **

    五子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尽管伤口已经经过了处理,但苍白的脸色,和近乎无色的唇色,还是能看出来他已经失血过多,再折腾下去会闹出人命。

    此时的他,就依靠在唐凌那个关着日光幽冥鱼的,秘密舱室的一个平台上。

    这个平台离水面有大约三十米的高度,而在平台和水面之间有一层护罩,那是小花启动了防御功能的小型护城仪形成的一层护罩,加上这个距离,用来防御日光幽冥鱼的进攻那是足够了。

    此时,可以看见在透着蒙蒙白光的护罩之下,日光幽冥鱼正在爆炸的游动着,状态和之前那种安静全然不同。

    东阳有些担忧的看着护罩下方,精神紧绷的防御着。

    也许跟着唐凌太久了,渐渐的就看轻了这些海洋凶兽,也不知道曾几何时,好像有了一定天赋能力的三级海洋凶兽也不曾看在眼里了。

    在这个时候,唐凌不在!自己和韩星扛起这个重任的时候,才发现之前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准紫月战士和三级凶兽的差距依旧是天堑,即便他和韩星都是天才,都有压箱底的绝技又如何?还不是战斗,只是保护五子,而且还是在有护城仪和诸多辅助的情况下。

    想到这里,东阳觉得自己大腿上的那道伤口似乎更疼了一些,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一些别的什么原因?

    无疑,韩星和东阳都是自尊心极强的少年。但胖子不是,此时他正端着一碗他捣鼓出来的补汤,在一口一口的喂着五子。

    “我说五子,这碗汤喝下去,就去休息吧?驯服这玩意儿的事情岂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胖子苦口婆心的劝到,他简直不能理解为了驯服一条鱼而送命是一种怎么样的愚蠢行为?

    五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喝着胖子的补汤,感觉冰冷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一些暖意。

    “答应了?”胖子在这个时候,又掏出了几块变异兽肉塞进了五子的嘴里。

    喝了他的补汤,以五子的身体还是能够消化这些变异兽肉的。

    五子略微有些艰难的咽了下去,然后对着胖子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如果现在放弃。之前的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那就换别人去?”胖子不以为然的说到。

    在场谁的实力不比五子强啊?为什么五子非要下水,和那么危险的三级凶兽进行一场什么所谓的驯服呢?

    五子苦笑了一声,尽量给胖子解释道:“我实力现在是不行。但海洋的生物我还算了解,也驯服过狗鱼这个驯服是要在一定的节点,配合一些特殊发声,因为鱼能感受到声波的震荡,还有一些特殊的威慑动作”

    “这些学起来不难,可是找关键的节点,却需要很多的经验。这需要大量的时间,我怕耽误老大的事情。”

    “可你这样快要死了啊。死了就”胖子眨巴了几下眼睛。

    护罩下,日光幽冥鱼在水中翻滚的更加焦躁了,有好几次都试图撞破护罩。

    五子很清楚,只要再这个阶段能够成功的压制它,那么训练的最关键一步就成功了,他挣扎着坐直了身体,口中倔强的说道:“就算是死了,我也要为老大做成这件事情。我不能当一个废物。”

    说话间,五子有些激动,从背包中又拿出了一块唐凌特别加入了海神的馈赠浸泡过了的凶兽肉,说道:“我如果真死了,你们先别管我。记住,这块肉一定不要让它吃到!一定!只要这一次,它也没能成功吃到肉,它就会明白我们才是食物的分配者,想要得到食物必须服从,进而再”

    “好了,好了!这个方法你已经重复了好几次了!”胖子不耐烦的打断了五子,然后一边对着东阳使眼色,暗示东阳无论如何要拖住五子,等彼岸来了再说。

    一边从五子手中抢过了那块凶兽肉,故作满不在乎的说道:“这块破肉有那么大的效果?那我其实也可以试试的嘛!五子,别太迷信你那一套什么发声啊,威慑啊,对一条鱼有屁用?”

    “不信,你看我逗它也是一样的效果。”说话间,胖子就开始在平台上晃荡着那块凶兽肉,挑逗着水中的日光幽冥鱼。

    ‘是有用的!’

    ‘这样危险!’

    看见胖子的行为,五子非常想要喊出这两句话,结果一着急话到嘴边变成了咳嗽。

    而东阳在这个时候,正在和胖子眼神交流,也没有注意到具体的情况。

    看着空中飞舞的那一块,想要吃到却始终没有吃到的凶兽肉,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在水中那一条日光幽冥鱼终于爆发了。

    用极快的速度潜入了水底,然后一个猛冲,全身亮起了如日光一般的微光,撞向了那一层护罩。

    “危险!”在这个时候五子终于喊了出来。

    “糟糕!”东阳在这个时候,也感受到了那一条日光幽冥鱼身上发出的微光,终于回过神来。

    但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迟到了。

    这条日光幽冥鱼竟然在这一次真的撞破了护罩,朝着上方冲刺而来。

    毕竟是三级海洋凶兽,三十米的距离算什么?

    等到胖子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正好对上了日光幽冥鱼的脸,那条凶兽肉就在他和日光幽冥鱼之间晃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