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月纪元 仐三

第七百八十一章 叠代(六)

    二代条件不够?

    是如何不够?唐凌看着画面之中二代的辉煌,即便一个即将没落的宇宙帝国,也有着人类连想象都想不到的底蕴

    相比起来,人类显得如此‘寒酸’,就算唐凌以为灿烂的前文明在二代面前都不配谈底蕴二字。

    其它的呢?力量?或许进入紫月时候的现在,人类才有一点点可以被二代多看一眼的力量,但也仅仅是多看一眼。

    那么,人类品格比较优秀?更没有!相比起二代,人类的劣根性所表现的更加浓重。

    这样想来,究竟是什么原因二代条件不够?

    不过昆只是给了唐凌一句解释,却没有就这句解释有再去解释的想法。

    他只是安静的让唐凌继续看下去,看着二代所建立的宇宙帝国终于走到了覆灭的边缘。

    没有办法再挽回了,到了此刻所有的战争,战斗都毫无意义,连最后的挣扎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为了心中那一点执念和情怀麻木的坚持。

    可是麻木的坚持并不能完全的覆灭少数智者的理智,他们看到了很远的将来,他们终于还是决定了启动‘火种计划’。

    “火种计划?”唐凌呢喃了一句,恢弘的故事讲到了这里,如果还猜测不到结果,唐凌便称不上聪明了。

    但是昆还是不吝给唐凌做出了最详细的讲解。

    “如你所想,火种计划其实就和初代要覆灭之时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区别。”

    “或许宇宙还很年轻,所以一些信仰并未改变,你知道这就是对源星的信仰。”

    “二代从强大了以后,就一直在研究着源星上的一切。可惜的是他们选择了强化方向和初代略有偏差,所以他们没能发现初代留下的所有遗产。”

    “但是应该说是”昆说到这里,略微有些犹豫,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疑虑:“好吧,不能证明的,虚无的法则,我称之为天意。”

    “那就天意注定吧,我们未苏醒,他们也没有发现源星的秘密。但他们却阴差阳错的得到了最重要的遗产”

    唐凌直接接话道:“基因碎片。”

    “是的,就是基因碎片。确切的说,是大半的基因碎片。”昆肯定了唐凌的答案。

    “为什么是大半?”唐凌微微扬眉。

    “能顺利的孕育出二代,就已经消耗了初代留下的大部分基因碎片。剩下的那一枚不完整的基因碎片,是因为”昆说到这里,又略显犹豫。

    但唐凌并不犹豫:“天意?”

    “是的,只能那么说。各种你想象不到的苛刻,才让它得以保留。但无论如何,二代得到了它。”昆心中无限的感慨,在这一刻他忽而觉得如果可以,他愿意付出一切,哪怕只给他一秒钟的时间,他也想冲破宇宙去看看宇宙之外究竟是什么?在那里是不是一切的神秘未解法则可以得到解释?

    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好奇,和真正的人类是何其的相像?难道真的要变成人了?

    昆发了一下呆,可更又觉得好笑。

    收敛起了这样的心思,看了一眼还在倾听的唐凌,昆继续说道:“得到了这不完整的基因碎片,二代很快就意识到了很多东西,就比如他们生命的源头,又比如说他们的技术达不到提取这样的基因碎片的程度。”

    “那大半基因碎片会有影响吗?”唐凌问的非常简单,他的言下之意却是明显,大半基因碎片还能成功的进化出生命,乃至智慧生命吗?

    “当然。”昆很肯定:“所以,二代一直都在想办法让基因碎片能够变得完整。”

    “我很不想说,但仍然还要说一次。这样不惜资源的研究,在漫长的岁月之中都没有成功。可谁能想到,在帝国就要崩溃之前,这研究竟然成功了。”

    “怎么成功的?再次提取出了一枚完整的基因碎片?”唐凌追问。

    “不,他们自始至终不能做到这一点。他们只是成功的将自己小部分的基因碎片融入了剩下的那枚不完整的基因碎片之中。”

    说到这里,昆的眼神闪烁:“毕竟啊,同源。”

    唐凌微微低头:“是啊,所以我们身上终究烙印下了初代和二代的印记。”

    “嗯,你肯定猜到了。人类源自于二代这枚基因碎片。”昆当然听出了唐凌的言外之意。

    “真相的核心是什么?”是的,故事说到了这里,一切的核心绝对应该揭开,紫月时代究竟怎么回事?

    “不要急。”昆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有些艰辛,我还是必须对你说明,否则你做为责任者是不会明白自己背负的究竟有多沉重。”

    “首先,你知道了初代为了延续血脉付出了什么?”

    “那么,你也必须明白二代的火种计划又有多么的不容易,伴随着怎样的血腥和残酷。”

    “比起初代,更加艰难。”

    “我能想到。”唐凌很笃定的说到。

    昆流露出了丝丝感兴趣的好奇:“你能想到什么?”

    “因为身为‘我们’的劣根性,第一能想到的便是斩草要除根。既然那么多宇宙种族联合在羽族周围,要彻底的覆灭二代,当然不会让二代有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唐凌的语速并不快,语气也很平静,但一字一句却有一种莫名的敲在内心的感觉。

    昆的神情微微一变:“然后呢?”

    谁也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竟然是昆开始反问唐凌。

    “然后?真正的绝密并不是隐藏,而是演戏。”唐凌微微叹息了一声:“所以二代必须维持着继续四处作战,想要拼命挽救帝国的姿态,这意味着巨大的牺牲。”

    “除此以外,还必须演一出要敌人放心的大戏,那就是为了延续血脉各种努力,比如说分散族人秘密的逃亡,又或者别的什么我不能理解的手段。还要巧妙的让敌人发现,然后被一次次的扑灭”

    “呵。”昆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却暗自心惊,唐凌说的很对。

    唐凌并不在意昆的反应,而是头越埋越低,手指开始学着昆的习惯动作,慢慢的在桌上敲打:“这一出出的戏,会顺理成章的耗尽二代最后一个族人。这样,敌人就放了大半的心。剩下的小半,再来一次源星毁灭,就彻底完整了。”

    “好吧,全对。说这些你是什么感觉?”昆真的心惊,又再次的好奇。

    “没有感觉,到了这一步,没有接受投降的可能。死战到最后也会被斩草除根,如果是我也会选择让牺牲变得有意义,就算残忍也要造出最后一丝希望。”唐凌抬头,眼中压抑的仇恨变成了冰冷而深沉的目光,让人心颤又心寒。

    “所以,你是责任者。”幸好昆是守护者,算不上真正的人类,他能分析出唐凌目光的可怕,却不能因此而激起内心的涟漪,所以他很平静。

    一挥手,所有灿烂的,残酷的,恢弘的,悲凉的背景全部消失。

    一片黑暗之中,唐凌熟悉的,自己星球所在的那个小小的,温暖的星系慢慢的浮现了出现。

    “二代和初代最大的不同在于,初代走到最后已经返璞归真,相信一切自然的结果。所以源星是被随意的,一次次的转移。”

    “但二代不信,所以他们的火种计划大手笔的为源星准备了一个最合适的温床。”

    唐凌看着这个小小的星系,心中涌动着无法言说的温暖,也许是看过了两场悲凉,此刻这种温暖带来的安心感竟然让唐凌生出了巨大的珍惜感。

    他的手忍不住伸向了这星系的背景,尽管手指过处,所抚摸到的都是虚无,唐凌还是止不住的自言自语:“是啊,准备的很用心,很用心”

    “嗯,与恒星太阳近乎完美的距离,恰恰位于太阳系宜居带的黄金地带,完美的大气层,完美的液态水,完美的大气组成,完美的磁场保护,完美的地质结构循环,完美的月球潮汐作用保持地球自转轴的稳定,完美的木星保护地球免受大多数小行星撞击”昆的声音契合的和他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融合在了一起:“甚至还放眼了整个银河系,整个宇宙。”

    唐凌略微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昆,他显然还没有从心中复杂的感受中挣脱出来。

    “不明白吗?选在处于边缘的,不起眼的银河系。接着所铸造的星系又在银河系异常合适的位置,距离星系中央太近,终究会被星系中心黑洞所吞噬。要是处在天体密集的银河系悬臂内呢,又极容易发生天体碰撞事件”

    “啧啧啧,这样比起来,初代是不是显得很漫不经心?”昆略开玩笑的问了唐凌一句。

    唐凌摇头:“我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昆的脸上有着无奈,却又嘲讽的意味:“这布置的用心之处还有很多,就比如刻意制造的,为了源星快速催生生命所营造的环境。”

    “哦,我忘了告诉你啊,二代也是不放心脆弱的基因碎片。所以守护者不止我们,二代也制造了守护者。”昆说到这里,又是漫不经心的态度。

    “什么?”唐凌很吃惊,守护星球的不止昆他们?

    “唔,千真万确。说起来,你和我之间的联系很多,和我们初代很熟悉。但是你爸唐风,可是和二代更熟悉呢。”昆似乎像是故意的刺激唐凌。

    唐凌一愣,继而沉默,在这种时候他并不想提起唐风。

    而昆却是自顾自的又将话说了回来:“好吧,这和我们今天要说的真相无关,以后你有兴趣再探寻这些往事吧。”

    “总之我想要说的是,二代守护的存在,对你们的影响在现阶段来说,看起来可是更大啊。”

    唐凌皱眉:“说开一切吧。”

    昆倒尽了壶中最后一杯酒,举着杯子却半天未饮,也是沉默了几秒后,才开口道:“也到说开一切的时候了。”

    “在说开一切之前,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不知道?”

    唐凌:“不知道初代是否漫不经心?如果从理智上来说,二代的确更稳妥,初代的方式太多未知,就像枉费了他们的精心准备。只是我压抑不了自己的感觉,总觉得初代这样做,或许更好?”

    “好吧,我之前也不知道。”昆终于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我唯一能肯定只是,初代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追寻到了最后的返璞归真,信奉一种缥缈不可触摸的自然选择。”

    “但是”昆说到这里眯起了眼睛:“直到紫月升起那一刻,我确定了一个答案,初代的信奉是对的。如此漫长的岁月,一个被随机挪移的星球发展出了二代。”

    “可是二代的精心准备呢?实际上放在宇宙之中真的是很短的时间,但是源星却暴露了。”

    “什么?”唐凌这一次显然更加的吃惊,一种油然而生的紧张感不受控制,让他将手中的酒杯都捏碎了。

    “是的,暴露了。因为暴露才有了最后的紫月计划!”昆说话间一挥手,整个星系淡去,唯有伴随着源星的月亮被无限的放大。

    “这个不是卫星,它真正的实体是二代守护者的基地,你也可以理解为飞船。”

    “紫月计划是他们所启动,只因为他们没有守住这个秘密,让一艘迷途的外族飞船逃脱了,且!飞船上有生还者。”

    “另外,还有生还者潜入了源星。”

    唐凌的目光陡然收紧,一切的一切终于联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