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地球第一剑 言归正传

第三百七十四章 阎罗殿启!【四更】

    “秦组长,如此时机你却毫无作为,当真以为我们这些老骨头走不动了,可以随意蒙骗?”

    拉了窗帘的卧室中,躺在床上的人影突然睁开双眼,闻声坐了起来。

    墙角的阴暗角落,有道身影缓缓浮现;这只是一道虚影,像是幽魂,又带着一缕诡谲的气息,说完这句话之后,口中还发出几声桀桀的笑声。

    穿着深蓝色睡衣的秦一深稍微清醒了些,面容顿时无比阴沉,窗帘缝隙有一缕阳光落在他的侧脸上,反而让他的面色看起来更为吓人。

    “第一,我自有分寸;

    第二,我并非是你们的附庸,你我只是互相合作。

    第三,你不该来这里,除非是我主动联系你们,你们都不应该联系我……这是我们之前就定下的规矩!”

    “规矩?啧,”角落中的虚影冷笑了声,略微抬头,露出少许灰色的胡须,“现在秦组长架子大了,就觉得,能不把我们这些老东西放在眼里了?对吗?

    你要知道,如果我想杀你,仅凭这一缕化身,就能将你捏死在此地。”

    秦一深缓缓闭上双眼,让自己怒气平复下来,淡然道:“我答应你们的事自然不会忘却,你们只需要再等待一段时间。”

    “等?你此前让我们等,说是那些蛮夷之地能给修道界不少的压力,这样你们能让现如今的朝廷请我们出关。”

    这人影嘴角露出少许狞笑,“现在你又说让等,当真以为我们困在那深山之中,听不到窗外之事?

    现如今那些蛮夷邪修,已是被那个名为王非语的剑修平了山头!

    外面再无压力,你还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

    “很快,”秦一深目光流露出几分无奈,“我可以正面回复你,很快。

    境外邪修不堪一击,这也出乎了我的预料,甚至我当时已经准备好,如果王升死在那,道门主力被对方算计了,那你们就可以顺势脱困……

    但你不必担心,现在我已经准备好了全盘的计划,在关键时刻我会通知你们出手。

    我答应过你们的事,肯定会做到;但我也希望,你们答应我的事,今后也要尽善尽美的执行。”

    “呵,自然,”这虚影冷笑了声,缓缓飘来,在秦一深身周缓缓旋转着,“我再给你三年的时间,最后的三年。

    秦一深,我们在乎的只是一份颜面,当年是龙虎山当代天师为我们下的禁制,我就要当代的这个天师,为我们亲手解除了禁制!让如今的修道界,在我们面前跪下,恭恭敬敬的喊一声祖师!

    你以为我们现在挣脱不得这般困境?呵,并非不能,只是不想罢了。

    你放心,我们对俗世之事毫无兴趣,只要助我们脱困,你那所谓的理想,所画的蓝图,还有你这平步青云的仕途,跟我们没有任何关联。”

    哒,哒哒……

    门外突然传来了高跟鞋和地板的敲打声,秦一深立刻翻身站在床边,而那道虚影迅速隐入了墙角,只留下了一声:

    “三年,你只有最后的三年。”

    咔,门锁被人拧开,身穿着一身旗袍,抱着文件袋走进来的年轻女孩不由愣了下。

    “组长,您醒了吗?”

    秦一深站在那闭上眼,缓缓地舒口气,慢慢坐来,双手抹了把脸。

    他对着门口招招手,那女孩会意,关上房门,摇曳着细柳纤腰,缓缓走了进来。

    “玖倩,现在几点了。”

    “已经是下午两点,您刚休息四个小时……”

    年轻美丽正青春的女人,对着这个其实已经算是大叔的男人,露出迷人的微笑,手中的文件袋随手扔到床上,“组长,需要我帮您放松下吗?”

    秦一深点点头,并没有拒绝自己下属的一番好意,他也确实需要放松一下了……

    半分钟后,房间中不断传出男人的闷哼声;

    只见房内,秦一深趴在地毯上,那个年轻的女秘书不断轻踩着他的腰身和脊背。

    “嘶疼疼疼疼!你慢点玖倩!腰都快断了!”

    “组长,调查组那边要开始进行小地府的直播了,据说还要让非语都长与不语仙子暂代判官,我们该做些什么?”

    “看着就好,不用管这些事,我要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都在这个文件袋里,”张玖倩有节奏的抬脚落脚,“但组长,地隐宗的宗主这个人很油滑,我们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或许得不到什么结果。”

    秦一深嘴角的冷笑一闪而过,继续缓声道:“沈随安是个商人,只要有足够的好处,他就会自己找上来。

    地隐宗在计划中是比较关键的一环,如果争取不到地隐宗宗主的支持,我们想要推动变革,难度会增加三五倍……

    玖倩啊,踩一下那里。”

    “哪里?”

    “就是那里,经常踩的那里……对对!嘶!唷呼!”

    一时间,随着男人的一声惨叫,房中的场面越发混乱了起来。

    ……

    小地府,十八层地狱上空,十殿阎罗第五殿前,百多道人影正御空而行。

    旧地重游,王升也是颇多感慨,只不过这次他不是来观光的,也没什么紧急的事态要去处理,小地府这几年越发的平稳。

    孟婆仙人在轮回殿中端坐,并未多管此事,但小地府各处‘机关’的开合,都在她一念之间。

    就好比这座威严的阎罗殿,殿中虽然空空如也,殿外的禁制却是都散去了,可以让修士自行入内。

    此时在此地的,大半都是地隐宗门人;他们临时客串鬼差,暂代一些地府阴司官员之职,行审鬼判魂之事。

    除了地隐宗之人,还有道门各家道承派来观礼的长老、掌门、弟子,总共三四十人。

    一个由战备组教官组成的摄制组,总共十一二人。

    兮莲大姐怕小地府的阴气影响到自己的魔根,主动留在了家中;王小妙也恢复了平时的学习和修行生活,有兮莲在家照看。

    看此时的王升,一身青蓝道袍,面上春风得意,似乎走到哪都是百花绽放、春暖花开的景象。

    再看今日的主角师姐,身着素白长裙、肩披紫金斗篷,略施粉黛、朱唇艳红,眉目一横就有颇多威严。

    这场直播的总导演是青言子,技术顾问则是沈随安,此时两人又对了一遍流程,确认无误之后,青言子站在殿前喊了一句:

    “华卿仙子入殿!”

    牧绾萱对师父略微欠身,随后款款向前,斗篷的后摆在云雾中托开,一步步入了大殿之中。

    王升本来只是站在旁边对着自己的美师姐发呆,青言子见状暗中传声训斥:

    “还不跟上去!难道还要为师再喊一遍‘华卿仙子的助理’进场吗?!”

    王道长悻悻地一笑,将连鞘的无灵剑托在手中,迈步跟在师姐身后,还像模像样的低头看路。

    进得殿中,能见这大殿各处神像光芒闪烁,似能听见一声声满是豪气的大笑声在耳旁回荡;

    那鬼差带着恐吓意味的大笑声、大鬼小鬼的喊冤声、阎罗王威严的低吼声,仿佛跨越千年万年,纷沓而来。

    牧绾萱丝毫不受影响,径直向前走到大殿正中,提着裙摆拾级而上。

    王升稍微定了下心神,知道这座大殿本身就有灵,低头跟了上去,等师姐在主位入座,他也就站在了一旁。

    似乎是察觉到了王升‘持剑小童子’的身份,那些扰人心神的鬼哭狼嚎顿时消失不见。

    青言子在殿前又喊:

    “地府仙人之后,阴司衙门暂代之差役,入殿!”

    早已演练过数次的地隐宗门人齐声应诺,而后口中发出一阵阵‘呼’、‘喝’之音,或是扶着腰间横跨之刀,或是双手高举漆黑木棍,排成两队,鱼贯而入。

    进入殿内之后,这些地隐宗门人同时对着高坐之上的牧绾萱跪伏行礼。

    “免礼。”

    万幸师姐很久之前就突破了自我,从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发展到了现如今两个字两个字的向外言说,不然此时也就只能让王升捏着嗓子喊一句‘平身’了……

    青言子又喊道:“今日华卿仙子代行阎君之职,判官笔何在?!”

    阎罗殿各处光芒闪烁,一缕缕金光伴着灰气在阎罗殿正上方缓缓旋转,一杆一米多长的巨笔凝成,缓缓落到了牧绾萱面前。

    那一瞬,王升仿佛在此地看到了一缕缕流动的符纹,那似乎是阵法,又并非阵法。

    细想之下,那应当是‘规则’二字。

    此地虽只是小地府,但依然有小地府运转的规则。

    师父和沈大叔安排的这几个步骤,仿若就是当年地府最常见的一幕情形,也切入了此地的规则之中。

    想要反抗这个规则,必然遭受小地府之力的镇压……

    怀惊和尚想出来的这个主意,当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之举。

    “主判之人归位,判官笔已来!”

    青言子在外又操着古调大喊一声:“五方鬼差,还不速来押解拆犯!”

    “喏!”

    四名地隐宗门人大喊一声,持刀走向殿外。

    而在殿外等候的道长们各自拿出几只玉瓶,瓶中就有那些境外邪修的魂魄,四位地隐宗门人各自只拿一只玉瓶,转身进了殿中。

    大殿之内那七八个固定的摄像机机位,早已经开始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