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地球第一剑 言归正传

第七百八十二章 送上门的风头

    “许仙将军,您这段时日,还请在此地稍作休息。

    大概七八日后,上面应该会给将军您安排具体的差事,大抵也是让将军巡查内城。”

    一名阴差官吏,将王升带到一处军营之中,找了一处还算干净的营帐,对王升如此介绍着。

    王升缓缓点头,维持着自己冷酷杀戮行者的人设,淡然道:“知道了。”

    这官吏笑着拱拱手,转身离开了此地。

    这处军营,就位于酆都城内墙墙角;

    换而言之,王升折腾了这么久,虽然进入了酆都城城内,却一直是在墙角溜达,还没机会去酆都阴司核心之地。

    真·擦边操作。

    现在这种时刻,地府不放心他也正常,阴司应该还会安排一系列的考验。

    正所谓人无完人,王升决定给自己找一个癖好,让自己有些缺点,这样更容易被阴司接纳。

    比如过于自负。

    好色是不可能好色的,这辈子有师姐也就够了。

    而且王升进入阴司之前,也听许仲良说起,师姐此刻就在幽冥界中,但藏身在比较偏远之地,并未前来酆都城。

    这么多年不见,王升听到师姐的名字,一时间有些按耐不住,想飞奔到师姐身旁。

    但一来,现在时机不对;

    二来,这地府也不是什么重聚的好地方,倒不如先将事情解决,再去儿女情长。

    王升甚至还想过,若是自己真的斗不过凤九,就直接带师姐师父小妹他们,凭造化大道躲去天涯海角。

    虽然这种事的难度,并不低于正面击溃凤九势力。

    营帐之内,各类陈设倒是布置的不错,但总归是有些简陋。

    王升看着灵笙,笑道:“相依为命吧继续。”

    “是,主人,”灵笙低声应着,搬着一只椅子,坐在了营帐门口。

    王升随手画下一只符箓,这符箓凝成阵法,将营帐完全笼罩了起来,且对外散发着冷冽的杀意。

    这杀戮大道,也算是货真价实。

    王升检查了下此地家具,也没发现什么异样,鞋袜一脱,直接躺在那木板床上,缓缓呼了口气。

    修罗族……

    破风……

    修罗族现在已经是幽冥界内的小势力,修罗族的高手差不多已经被地府所吸收消化。

    这事王升倒是在酆都城打听到了。

    血海修罗族曾在上古‘显赫一时’,只是因阻碍建立轮回,被圣者降下天罚,从族内高手普通族人,死伤大半。

    而后地府建立,修罗生事,被地府不断讨伐,渐渐的也就被地府吸纳统领。

    这是一个缓慢征服的过程,到如今已经能在地府阴司之内,找到不少修罗高手的身影。

    破风应该就是其一。

    王升现在有个优势,便是自己手中的元屠剑。

    这是当年修罗族的缔造者冥河老祖的佩剑,对修罗族而言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且修罗一族,族内上下分阶,高阶修罗对低阶修罗有一切支配权……

    自己要不要吸纳这一股势力?

    又或是,把修罗族作为一个小小的筹码,借他们,参与到地府阴司的博弈中?

    这给了王升新的思路。

    枕着胳膊躺在床榻上,王升静静思索着此事,不知不觉就……

    睡了过去。

    ……

    混入地府阴司的第二天,王升就亲眼看到了阴司此时问题的严重性。

    两拨兵马,就在内城通往十殿阎罗禁地的路上互相对峙,身上兵甲大同小异,但彼此之间剑拔弩张,宛若有深仇大恨一般。

    敢情,矛盾激化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但高墙阻隔、大阵遮掩,外面的修士们谁都不知阴司之内这般情形。

    这也给了王升更多、更便利的机会。

    又过了几日,卞忠与两位留着同款络腮胡子的地府高级判官,与王升喝了一顿酒,旁敲侧击问了王升一些问题,彼此也算交了朋友。

    又数日后,一直安心待在营帐中的王升,接收到了外面的传信。

    为了保证隐秘性,王升在进入地府之前,费尽心思、用造化大道缔造出了一对传信玉符。

    这对传信符只能传递简单的文字讯息,且每次不能超过百字,但却无比隐秘,便是几位高手眼睁睁地盯着,也无法感觉到任何波动。

    趁着乾坤一不留神,消息也就传了过来。

    传信内容很简单,就是汇报下这几天外面发生了何事。

    酆都城的混乱已经到了某个,修士们越聚越多,已经远远超过地府阴差能维持秩序的程度。

    但地府反应也十分迅速,大批兵马被调来酆都城,其他地方放任不管,只保护内城。

    另一方面,凤九势力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开始频频动作。

    先是仙圣界中,已经暴露的凤九势力,开始有高手‘不翼而飞’;

    而后便是仙圣界到幽冥界的通路,爆发了连续的修士大战,几大势力被卷入其中,似乎是因过路费的问题。

    还有一则消息,也让王升有些关切。

    怀惊和尚带着地修界一行支援小队,据说已经成功混入了幽冥界;

    许仲良问王升的意见,是否让他们参与到酆都城之乱。

    王升想了想,拿着那块玉板,输入了几行文字。

    他还是有些许私心在,不想让地修界好不容易耗费万年才成长起来的一批小高手,白白葬送在此地。

    ‘让他们做好接应之事。’

    只是这一句,想必许仲良已经知晓该如何安排。

    有个这种保姆类型的军师,也是相当的省事。

    距离地府选阎君之日,越发临近。

    王升在混入阴司之后二十日,总算得了自己的‘封赏’。

    他在地府领到的第一份差事是‘备军’聚魂将军,表面职权就是监督生灵魂魄与真灵,从进入幽冥界,一直到汇聚在酆都城的过程。

    实际上,他现在就成了地府的一名小将,暂时站在卞忠的势力中,随时准备跟另一股势力火拼。

    而王升到此时,也只能通过卞忠的话语推断,他是维护后土娘娘的阴司派。

    另外的一派,被王升命名为……

    地府搞事派。

    想要直接接触到对方并不容易,王升也没什么预备方案。

    进了阴司,之后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只要不是让他牺牲自己的男色,其他也不算太大的问题。

    玩笑之语。

    拿了职位,自然就要干活。

    王升每天摆着一张冷漠面孔,带着一队鬼差,沿着内城城墙来回巡查。

    堂堂圣灵,地修界第一个伪大能,造化大道的继承者,能影响到无数生灵生死存亡的男人。

    在地府阴司之中……混成了小小的巡逻将军!

    不过也确实是有许多便利。

    比如,王升不断巡查时,能见到形形色色的地府阴司之人,也能偶尔看到十殿阎罗的位置,以及六道轮回盘的一角。

    王升一直忍耐着,没有去找那个修罗族的‘背景审查官’,也就阴司阴察‘破风’。

    小不忍则乱大谋,自己现在不能表露出对地府阴司的半点‘野心’。

    然而,王升也没想到,自己不去找这个破风,但破风却光明正大找到了他身上。

    甚至还不是一个人来的,也不是选什么夜黑风高之夜;

    就这般堂堂正正,在王升巡逻完一圈,回自己营帐中休息时,带着一对皮肤有些黝黑、穿着略显清凉的修罗族男女,登门拜访。

    王升:……

    按照自己的人设,王升依然摆出冷淡的表情,坐在床板上,看着闯入自己帐篷的三道身影,略微皱眉。

    灵笙也已是站起身来,指尖闪耀七彩光芒,双目之中流露出少许血痕。

    “你们是谁?”

    王升皱眉道了句。

    阴察破风也轻轻皱眉,穿着一身血红色纱裙的她,给人一种将帷幔披在身上之感。

    修罗族女子,大多都喜欢这般打扮,也不知起因为何。

    破风低声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阴察,”王升淡然道,“你我似乎没有直接见面的必要。”

    “今日前来,有事相求,”破风却是丝毫不恼怒,低声道,“可否将你的元屠剑,让我的两个族人看一眼。”

    王升点点头,随手召出元屠剑,悬浮于掌心之上,缓缓旋转。

    三名修罗的目光顿时落在了这把先天杀伐灵宝之上,破风面容上流露出一种释然之感,目光带着几分感伤和温柔。

    王升也体会不到她具体的心境,但总觉得她现在……

    应该很感动。

    但这破风身后的那两道身影,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动作。

    那名男修罗浑身轻颤,低头、俯身,竟深深地跪伏了下来,亲吻着酆都城那阴冷的土壤,口中“老祖……老祖……”喊个不停。

    但那名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短裙、皮靴血色长发的年轻女修罗,却是妩媚一笑。

    她双目之中荡漾出两道细微的波痕,自身隐藏着的道韵缓缓展露,实力竟比破风还高出一线。

    王升立刻感觉到了自己头脑有些昏沉,心底轻笑了声,却是做出额头冒汗、呼吸急促的模样;

    一旁灵笙偷偷瞄了眼自家主人,也是面色煞白,假装自己中招。

    破风豁然转身,注视着自己身后的这名族人,冷然道:“美妮塔,你确定要这么做?”

    “老祖的宝物,理应归还给我们修罗一族,破风,不要阻止我。”

    王升在旁暗中观察,发现破风明显犹豫了一瞬,却朝着侧旁退了半步。

    那名身周短裙皮靴的修罗高手,摇曳着自己几乎快‘细’断了的腰肢,一步步走到王升面前。

    她双目之中血色越发浓郁,环绕在王升身周的那一缕缕道韵,如枷锁一般,禁锢着王升的道与元神。

    这修罗女抬手抓向了银白色的剑柄,却被王升的仙力阻止,她的嘴角露出几分妩媚轻笑。

    “将它给我可以吗?”

    “好,”王升喃喃一声,掌心仙力缓缓收回。

    那修罗女眼底划过几分不屑,嘴角的笑容越发妩媚。

    而此时,一道道仙识朝着此地笼罩了过来,似乎地府阴司高手,不愿被这女子拿走元屠剑。

    然而,修罗女抬起的纤手,刚刚握住元屠剑柄。

    此剑轻轻震动,一抹银白剑芒突然绽放,毫无征兆,径直斩向了修罗女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