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地球第一剑 言归正传

第七百九十章 登场

    “大师,你听到那声幻听了吗?”

    “什么幻听,那是后土娘娘在对众生倾诉!”

    施千张刚小声嘀咕一句,旁边柳云志就是一脚踹了过来。

    施千张不由大怒,扭头怒视着柳云志,色厉厉、内怂怂,用最狠的表情说了一句最没气势的话:

    “我这不是,没见识过吗?!”

    岩洞中的几名地修界老道顿时一阵莞尔。

    坐在洞口的怀惊也轻笑了声,但并未说什么,反而陷入了思索。

    他们不小心打入了敌人内部,现在又能发挥出什么作用。

    “阿弥陀佛……为什么,感觉咱们成了乌合之众?”

    怀惊嘀咕一句,一群从地修界跑出来支援幽冥界,结果加入了敌军阵营的修士们,对此表示深有同感。

    他们各自还想吐槽几句,一名老道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缕传声在这处峡谷各处回荡。

    “各部出阵布阵!”

    随之,怀惊和尚心底就浮现出了一张地图,其上标记了接下来他们这股人马要去的地点。

    怀惊低声道:“各位莫要走散,见机行事。”

    众人纷纷点头。

    这般话语,听起来也正常,怀惊能直接说出来,也是基于对此时行事的判断。

    道道身影成群结队从裂谷各处飞出,冲向了幽冥界那低矮的天空;

    宛若无数星光,将酆都城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数量难以计算,但已超过了城中各方修士。

    地修界众仙放眼望去,此时不知有多少修士冲天而起,且明显划分做了三个不同的‘层级’。

    大概四成是绝对的精锐兵马,他们夹杂在居中位置,其内高手掺杂,来自于仙圣界不同的势力,算是这些势力培养出的底牌。

    这些修士才是今日大战的主角。

    还有四成是较为散乱的修士,大部分都是被临时征召,或是加入各方势力的时间太短,比如地修界这伙修士。

    这些修士被铺在了距离酆都城较近的位置,也就是包围圈的内侧,稍后若起大战,就要正面应对对方的冲击。

    简而言之,炮灰群体。

    剩下的两成就是幽冥界本地特色阴修和鬼修。

    他们更惨,直接被放在了包围圈留出的明显缺口上,稍后必然会被重点爆破。

    要指挥这么庞大的战阵,绝非容易之事。

    此时在此地的所有修士,都能听到那一句句略带蛊惑性的传声,在告诉他们,他们是正义的一方,许诺他们一个光明的未来。

    地修界众修士:……

    画饼这种事……

    总感觉这些无尽星空和仙圣界的大手子,远不如他们老家的那些大商人。

    “咱们咋办?”

    施千张、柳云志、几名地修界教官、几名地修界老前辈,与怀惊和尚凑在一起,撑开一道仙力结界,在周围地修界修士的遮掩下,开始商量他们该干点什么。

    这般体量的大战,他们这点人能做啥?

    带头反水?

    能坚持五秒,他们就算真汉子(女汉子)。

    怀惊传声问:“之前给小妙的消息,传递到了吗?”

    “肯定已经传到了,”施千张笃定地说着,“但咱们家底都搬过来,也没有扭转局部战场的实力。”

    “唉,”有位道爷叹道:“咱们也就求点参与感罢了,实力太弱,委实帮不到什么。”

    “不一定,”怀惊笑道,“先看怎么回事吧。”

    怀惊话语刚落,酆都城方向突然掀起了剧烈地斗法波动,但这波动爆发时间很短,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

    “开始了。”

    柳云志抬头看向远方,仙识探查向了这庞大的酆都城,目中精光不断闪烁。

    他们早已今非昔比,却……始终有心无力。

    这般情形下,这般画面中,地修界众修士心底莫名泛起了四个字,那是一个代号,也是一个称谓。

    剑修,非语。

    ……

    片刻前,酆都城城内核心区域,被冰封的六道轮回盘处。

    地府阴司一方,与叛军鬼帝一方,都被酆都城中汇聚而来的众高手围困了起来。

    本来他们还要僵持一阵,毕竟此时各方修士也都暗藏了算计。

    修士本就利己,虽有不少修士有侠义之心、有仁爱之心,但不得不说,在这个无尽星空中活下来、成为高手,被地府选拔新阎君之事吸引而来的,大半都非仁侠。

    就是,冲锋陷阵不用指望他们,摘胜利果子肯定有他们……

    心本就不同,如何能齐?

    王升知晓这点,后土娘娘知晓这点,各方都知晓这一点。

    但接下来,就是王升的表演时间了。

    所以,在双方对峙之时,王升找准机会,戳开了一处冰块,做出一幅浑身虚弱的模样,半边身子卡在六道轮回盘外的冰坷垃中。

    六道轮回盘体积巨大,但此时在场的各方修士精神紧绷,仙识立刻捕捉到了这般画面。

    王升咳嗽几声,虚弱地大喊:

    “各位阎君,快扫平叛乱,凤九一方的众高手就要来了!”

    随后,再适时地显露出自身道韵,较强的杀戮大道、较弱的轮回大道。

    几位阎君立刻反应了过来,对着叛军一方打出数道流光;

    这如同一个引子,周围那些无法计数的高手齐齐出手,而叛军一方的几名鬼帝、众多修罗族高手,此时选择拼命逃窜。

    因周围修士抵抗不算强烈,还真被他们逃了出去两人……

    这就多少有些讽刺了。

    王升心底一叹,继续把戏演下去。

    秦广王等几位高手扑来,将王升从冰中捞了出去,关切地问询有关后土娘娘之事。

    王升拿出此前准备好的说辞,言说自己进入六道轮回盘后,后土娘娘已经接近崩溃,赶紧用自己的仙力稳固封印。

    但可惜,他修为有限,仙力很快耗光。

    后土娘娘给了他轮回大道的种子,在自封六道轮回盘时,也将他推出了六道轮回盘,给了众生提醒。

    王升长长一叹,注视着被封在了‘冰山’中的六道轮回盘,叹道:“娘娘她,为了众生,真的拼尽全力了。”

    周遭不少修士陷入了沉默。

    “许仙,你且修行恢复伤势,”秦广王拿了两颗丹药,王升看似吞了下去,却用仙力包裹,并未让丹药在自己体内扩散药力。

    没办法,现在谁都不能信任,必须防一手。

    酆都城外,数不清多少修士汇聚成了三层包围圈,自天上到地下,满满地都是人墙。

    酆都城内,众修士开始在阴司阎君的‘倡议’下,在东侧汇聚,准备一场大战冲垮对方的敌阵。

    双方氛围开始有些紧绷,但这般紧绷并非源于‘对立’。

    谁也不想成为势力倾轧的牺牲品,此时哪怕许仲良和吕纯阳安排的人马暗中协调,依然难以组织起大规模的爆发。

    这时,所谓的‘领头羊’就十分重要了。

    最先被推出来的,就是杀戮行者许仙。

    王升是唯一进入了六道轮回盘且安然走出,还被后土娘娘赋予了大道种子的高手。

    王升顺势持剑向前,‘勉强恢复了一半’的仙力涌动,一股疯狂且冰冷的杀意席卷四面八方。

    正此时,酆都城东方泛起了一股漆黑如墨的黑云,这黑云远远飘来,又瞬间朝着其内坍塌,凝成了一道魁梧的身影。

    三界公认二五仔,黑帝。

    “许仙,你我终究不免一战。”

    黑帝身后,道道身影不断浮现,数十名大神通者悄然现身,气势冲天而起。

    而在王升背后,几位阎君站了出来,数十名老僧、老道、老妪站了出来,与对方分庭抗礼。

    但随之,在其他方向,酆都城外都有高手气息浮现;

    作为回应,城中大神通者纷纷亮出自身气势,将对方的气息强行震退。

    道理很简单只有让对方忌惮,才能打不起来。

    然而,凤九势力似乎今日吃定了酆都城中这大批高手……

    忽听钟鼓乐声在天边传来,黑帝扭头看了眼,嘴角一撇,背着手让开了对方主位,化出一团黑云,身形引入了黑云之中。

    一抬简单的轿子似缓实快的飞来,飞到黑帝身前时,其内走出了一名女子。

    这女子……

    王升双眼微微一眯,这不是,上次凤九去找自己进行中二发言时,那个凤九的副手吗?

    此人凤目扫过酆都城,带着一种不屑与冷笑,淡然道:

    “各位似是不想就此赴死。

    我来此地,只是给各位一个选择,加入我们,或者死在此地。”

    言语落下,数十道与黑帝近乎持平的道韵威压,突然出现在了酆都城四面,威压酆都城!

    酆都城内众修士面色大变。

    咚!

    一声如雷般的心跳声,在众生心底悄然炸响。

    城中传来几声轻笑,乾坤在快速闪动,一口木棺诡异地出现在了酆都城正中,就悬浮在六道轮回盘之上。

    木棺上方,一道身影飘出,身着青蓝色长袍,面色有些苍白,一眼看去有些弱不禁风,但身周散发出的冰凉道韵,却让人心惊胆战。

    “青华帝君!”

    不只如此,青华帝君身周出现了几道身影。

    一身白衣的纯阳子搂着芷冰仙人的细柳腰身,用自己捏脚百年的代价,换来了一次风骚至极的出场。

    王善、乌天狩、许仲良……

    十数名天庭星君层次的高手,在青华帝君身周相聚。

    许仲良淡然道:“天庭旧部今日特来会一会旧时的陛下,凤九何不现身一见?

    当年之事,你也该给我们一个说法了。”

    “就凭你们?”那女子冷然说着,背后浮现出几个光圈,数道身影自其中飞出,却都是女子模样,散发着惊人的气息波动。

    自然都是凤九下属。

    一名身穿战甲地女将持着长枪,轻笑了声:“你们还不配让主人现身。”

    “是吗?”

    淡漠、冷峻的男人嗓音,突然在众生耳旁炸响,一抹剑光在酆都城上空突现,像是一张画布被人用利刃随意割开。

    乾坤如布匹般颤抖,十数道星光自其内落下,最先一人身着银色战甲,手握三尖两刃刀,额头竖眼闭合,刀削般的面容带着一股不羁、一股冷漠。

    “我,可够资格?”

    天庭战神,二郎真君!

    那名穿着战甲的女子定声道:“杨戬,你终归是要与我们为敌?!你莫非不想见三界归宁?”

    “三界归宁与否,与我何干?”

    杨戬手中三尖两刃刀轻轻一阵,此地众生尽皆感觉道心一紧。

    “我要的,只是一个说法。”

    “唉,”一声轻叹在天地间响起,黑帝背后的天空突然化作了血色,一片片花瓣飘舞,一名倾城绝世的女子诡异地现身。

    “那你可知,我今日现身,便是注定一场血战。”

    王母之姿!

    凤九!

    酆都城内外一片寂静,便是青华帝君和杨戬这两尊大神,此刻也是皱眉看着凤九的身形。

    他们……看不透半分……

    而此刻,原本最先站出来的杀戮行者许仙,却是禁不住轻笑了声,而后这轻笑化作了大笑,响彻天地间。

    虽是在笑,却带着浓浓的无奈。

    道道目光汇聚在了‘许仙’身上,略微不解、满是疑惑,而‘许仙’身上的气息,在缓缓变化、慢慢转变,杀戮大道隐退、轮回大道消隐,一股无法言说、无法理解的道韵流转开来。

    自在、逍遥,充满了无尽的可能性。

    许仙的面容缓缓变化,恢复成了那张面容。

    久经风霜过后,早已无当年的意气;历经诸事,也没了原本的锋锐。

    有的是沉淀、是从容,是一种‘我站在此地,天地便随我心意’的自信。

    “怕是,不尽然。

    自我介绍下,剑修王升,女娲传人,等候仙帝陛下多时。”

    虽然没什么底气,但现在只要撑着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