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地球第一剑 言归正传

第七百九十四章 单挑之局

    古帝暗谋革天志,剑起蓝星唤王升。

    仙圣界与四大天域之内的众高手,因幽冥地府新选第十阎君之事,大批涌入幽冥界酆都城。

    这为酆都城治安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地府阴司内诸势力盘根错杂,凤九一方势力、地府原本势力、以青华帝君为代表的新反天联盟、旧反天联盟残余势力,围绕六道轮回盘的掌控权,爆发了一场明争暗斗。

    王升自地球出关,接纳造化大道后,立刻赶来地府阴司,又与文曲星君许仲良暗中定下计策,想与地府原本势力建立联系。

    他以杀戮之道隐藏自身剑道与女娲娘娘赐下的造化大道,混入地府、深入阴司,逐步接近六道轮回盘,并在进入六道轮回、见到后土娘娘之后,明白了玉帝的种种阴谋。

    因凤九的算计,六道轮回盘已濒临崩溃。

    王升凭借造化大道解了六道轮回盘之灾厄,与后土简单商议后,定下反攻之策,将六道轮回盘直接封印,暂时截断六道轮回之事。

    随后,后土对酆都城生灵传声,戳破凤九跟脚与阴谋。

    凤九势力闻风而动,提前发动埋伏,将整个酆都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正是凤九谋算中的一个环节。

    她想控制六道轮回盘是真只要控制了六道轮回盘,手下仙兵战死便可由六道轮回盘‘精准转世’,回归自家势力的地盘。

    凤九想灭杀这批不受控的高手也是真这可为凤九第二次征伐仙圣界,建立不受三圣者控制的新天庭,一举扫清半数阻碍。

    而‘新反天联盟’,准确来说,就是以地球为核心的地修界,将诸多底蕴和积累投入到了幽冥界之战,并在关键时刻,扰乱了凤九对六道轮回盘的掌控计划。

    这,凤九能忍?

    凤九阵营大批高手赶来,多年潜藏的势力展露在了酆都城的众高手眼前。

    来自反派的主动。

    让王升和许仲良等地修界阵营高手无奈的是,这群被围困的‘散修’,依然是以观察居多,并未提前表态。

    甚至对他们之中的大多数而言,若是表面宣告对凤九势力臣服,他们也不会硬挺着脖子要与对方拼死拼活。

    四大天域如此广阔,他们事后遁走就是。

    如今的凤九;

    当年的天庭仙帝;

    二者有什么不同?

    正义二字又有什么分量?或者说,谁来定义正与邪、仙与魔?

    不过是空口白话罢了。

    很难用地修界的道德观念,去约束这些散布在星空各处、寿元恒久的长生种。

    地修界一方陷入被动,不得已只能背水一战,让决战提前来临。

    青华帝君、二郎真君前来驰援,凤九径直现身,双方拉开大战。

    但,王升、二郎真君,与凤九同时进入了一片黑洞般的领域,其内发生了什么,众仙完全看不透。

    一时间,地修界一方众高手担心不已;

    凤九一方却是颇为淡定,完全看不出什么担忧。

    显然,要么是凤九人缘不行,要么就是他们对自家主子无比自信。

    看凤九登场时随凤九而来的那群高手目中的光芒,答案明显是后者。

    这一战,若是对比纸面实力,地修界的赢面不算大。

    但大战刚起,局势却开始出现一些出人意料的变化。

    先是执掌死之大道的青华帝君与黑帝的对战迅速分出胜负,黑帝被一股股死气缠绕、节节败退,大道本源都被黑气侵染。

    还好黑帝经营自身势力多年,关键时刻有十数位大罗金仙冲向前,勉强将青华帝君抵住。

    随之,大批凤九阵营的高手朝青华帝君围杀而来,杀了个天翻地覆、人仰马翻。

    那青华帝君何等威风!

    立于石棺之上,身着漆黑法衣,鬓间两缕白发,挥手索命无期。

    这位在上古天庭时期以生之大道位于四御之东、执掌东天域悠久岁月的大佬,在绝望之中,由生而死、悟透天人五衰,成就死之大道,屹立于仙圣界之上。

    若无青华帝君支撑,地修界自是难以走到今日这般地步。

    而青华帝君威压未尽,那被誉为上古天庭第一逸才的‘后起之秀’吕纯阳,也展露出了如今的道境。

    一剑、一人,一袭白衣、翩若惊鸿。

    此前在天地间流传最多的,大多是这家伙的风流之名,惹了不知多少仙子芳心。

    重点就是他还不愿去负责。

    但今日,他手中之剑展露锋芒,竟是一往无前、无法抵挡!

    那宛若太阳般闪耀光芒的纯阳之道,似是对这天地间修行童子功的修士们最大的讽刺。

    而青华帝君、纯阳剑仙,并非地修界的全部底蕴。

    像是那芷冰仙人,像是那毕月星君乌天狩,还有那撕开乾坤赶来此地的女娲后裔离裳,据说不擅斗法的文曲星君许仲良……在战局各处绽放出闪耀光亮。

    但外面的战局,总体还是呈胶着之势,真正的决胜点,还在那团阴影中。

    那里,上古天庭战神二郎真君,女娲圣人的传人王升,上古仙帝的转生之体凤九……

    获胜的一方,就会决定今日胜局的归属。

    不同的,是完胜还是惨胜。

    师弟……

    牧绾萱微抿着嘴唇,身周缠绕着一缕缕玄妙晦涩的生灵大道道韵,身形若一团云雾,在幽冥界乱战之地不断挪移。

    她秀眉轻皱,俏脸上满是担忧,总是不间断地看向那团球状的阴影,想看透里面到底爆发了哪般大战。

    二郎真君什么的,她自是不在意的;

    但自家夫君师弟就在其中,凭借着一条刚掌握不多久的造化大道与自身剑道,与那深不可测、来路莫测的凤九较量,当真……

    其实凤九的来路,牧绾萱听身旁高手提起了许多次,也是明白的。

    凤九的身份颇为复杂,既是上古天庭之仙帝,又亲手摧毁了天庭,成了这个宇宙的外来之魔。

    这是一个能与三圣者扳手腕的存在;

    也是一个处心积虑,间接害死了女娲大神的存在;

    更是曾将三界玩弄于股掌之中,一手建立起天庭,又一手将天庭毁灭,将三圣者对天地的影响降到最低,即将成为真正天地主宰的存在。

    师弟他……怎么赢?

    一颗芳心飘摇不定,仿佛此刻王升已是被留在了那团阴影中一般。

    万年不见,相见莫非便是离别?

    牧绾萱紧紧抿着嘴,心底轻叹,却只是压抑着冲进那团阴影的冲动,继续在酆都城外各处闪烁不停。

    幽冥界似乎挤满了生灵、鬼灵。

    她只见:

    东侧飘起漫天鬼影,西天凝聚无边仙光;

    有数万仙人组成合击大阵,也有高手打出全力一击覆灭不知多少生灵。

    凤九调集的仙道势力颇为庞大,本是将酆都城团团包围,天上地下围成了铁桶,但酆都城飞出越来越多的流光,包围圈已被撕开了裂口。

    不少与此事无关的高手,都已冲杀了出去。

    他们没必要在此地停留,也没理由在此地停留。

    牧绾萱心底微微一叹。

    一二万年的修行,让她见多了修士的冷漠,见多了修士的无情。

    对于这些修士而言,若无争名夺利的野心,这仙圣界归谁管,对他们而言影响确实不大。

    当年旧天庭的覆灭乃凤九一手导演,散修并未发挥太多作用。

    牧绾萱略微思索,身形继续闪烁,素手翻飞、仙裙飘舞,这幽冥界有些阴暗的天地,却让她身形更显明亮。

    青华帝君的生之大道,她这个弟子已是完全掌握。

    虽不敢说有青华帝君在天庭时期的那般实力,但也相差不远,称得上是‘准大能’三字。

    此刻牧绾萱与生之大道的活跃,确实让地修界阵营吃了一颗定心丸。

    生与死都在己方掌控,对方就算人多一些、势力强一些,又有何妨?

    漫天斗法之中,凤九势力自有高手盯上不断救人的牧绾萱。

    但一来,牧绾萱身形飘忽不定,难以捕捉;

    二来,地修界阵营充分明白‘奶妈’的重要性,对于这般,能在斗法中不断给予伤者生机,让重伤者吊住性命、轻伤者迅速复原的‘救护兵’,己方诸高手自是给了诸多关照。

    三来……

    几道身影出现在牧绾萱身后,隐隐地护持着牧绾萱。

    她们都是女子,各自蒙着面纱,身上的威压却是无比强悍,算是天地间顶尖的一批大能。

    那是牧绾萱前世做木之神女时结识的好友,而今虽尚未直接对凤九一方出手,却也用实际行动,护持着牧绾萱的安危。

    斗法愈演愈烈,那如黑洞般的圆球安然不动,双方高手渐渐都有些担忧或是好奇。

    里面的战况到底如何?

    有大能尝试窥探其内情形,诸多手段、百般神通、不少法宝灵宝用上了,却根本看不透半分。

    青华帝君更是直接,捉住一名敌方金仙巅峰境的女子,就随手将这女子扔入了圆球内。

    但那女子径直被圆球边缘的黑气挡住,丝毫无法入内。

    “嗯?”

    青华帝君眉头微皱,透过周遭围攻自己高手的间隙,凝视着那圆球,立刻就要动身前去一探。

    周遭高手……

    幽冥界名画《抱歉,在座的都是垃圾》。

    正此时!

    那由凤九身周蔓延出的黑气汇聚之地突然传出低沉的轰鸣声,数百道数之不清的光芒大作,将一道身影自其内径直推了出来!

    那漆黑如星空黑洞之处,瞬息间已是被各类光芒包裹。

    那是来自大道的光亮,却让在场所有生灵感觉颇为不适……

    而那道被推出来的身影很快站稳身形,甩了甩手中长枪,三只眼一起皱起,看向前方光芒闪烁之处。

    二郎真君!

    “师弟……”

    牧绾萱俏脸瞬间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