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地球第一剑 言归正传

第七百九十七章 剑意:秩序

    ‘当真是给自己找了个难题。’

    星空下,普通无恙的山谷中,躲藏在阵法下的文曲星君曾这般感叹。

    王升也记不清那具体是什么时候,地球、四大天域间的岁月混乱,让他对时间的流逝产生了一些错觉。

    那是在‘圣子假死’计划前,与师姐团聚了许久的他,目送青华帝君划开乾坤,朝天地外而去,回过神时去找回返‘秘密基地’与青华帝君商议下步计划的文曲星时,王升听到了这句话。

    那时,正是文曲星君许仲良意气风发时,内连天庭众高手,外续各方中小势力,给家境贫寒的地修界送来了少许依靠。

    如今的地修界势力,完全可以算是许仲良、王灵官、吕纯阳、青华帝君等高手一力拉起来的。

    若是单凭地修界本身的实力,就算小妙突然开了‘天脑’,整个地球资源完全合并,恐怕此时也只是在那片古战场苦苦摸索。

    那时的王升眼中,许仲良便是足智多谋的上古仙人,与自家祖师吕纯阳两支并秀的那种。

    ‘前辈也有无法解决之事?’

    ‘当然,我又不是什么无敌大能,’许仲良抱着胳膊讪笑了声,‘我无法解决之事远不只一件,只是平时喜欢瞎捉摸罢了。’

    王升自然明白,有些人的谦虚是真的谦虚,而有些谦虚只不过是故意抬高自己的手段。

    这位文曲星君自是前者。

    ‘星君刚才所说为难之事,可是因当前局面?’

    许仲良反问道:‘当前局面非语你觉得,咱们胜算多大?’

    ‘不大,’王升给了个自认为保守的数字,‘一成?’

    许仲良竖起了一根手指,轻轻的晃了晃:‘毫无胜算,不过非语你这一成之数如何得出来的?’

    王升:……

    ‘正义必胜?’

    ‘哈、哈哈哈!’

    许仲良笑声颇为爽朗,让王升略有些头疼。

    但许仲良其后所说的那些话,却让王升印象深刻,并思考了很久。

    ‘非语你说,仙帝或者说那凤九,到底想做什么?

    每个生灵存在必有所求,这是生灵大道所彰显之事,他一切在你我看来诡异的行径,必然会有一个解释在,只是我们无法所见这理由到底是什么。

    他想凌驾于三圣者之上?

    这是我思考多年,唯一觉得还算靠谱的答案。

    非语你可知,这世上谁最接近三圣者?’

    其时的王升早已知晓了女娲大神的故事,此时说出的也是这般答案女娲。

    ‘女娲大神其实是超越三圣者的存在,三圣者追求的是自我超脱,而女娲大神追求的是整个天域的演化。

    单单只是这一点,虽三圣者后来居上,却已无法与女娲大神相比较。

    而且这般超凡存在,本就很难比较。’

    许仲良眯眼笑着,又看着王升,问道:‘继续想想?’

    王升沉吟几声,很快就摇摇头:‘可是哪位我所不知的顶尖大能?’

    ‘顶尖大能?当世最强的六位顶尖高手,其一为参透生死大道,掌控死之大道的青华帝君;

    其二为佛门转世大佛主,如今佛号无法的小沙弥;

    其三为不问世事的云霄仙子,这位仙子上古之后已极少与人动手斗法,但她实力之强,让那小沙弥都无比忌惮。

    好消息是,云霄仙子是你师姐前世的闺中好友。

    坏消息是,这位仙子对你意见颇大,今后莫说帮你,不因她好友与你结为道侣赐你几剑,你就该偷着乐了。’

    王升嘴角露出少许苦笑:‘还有三位呢?若是选择题,选项总该给全。’

    ‘其四为地府后土娘娘,只是后土娘娘已无法离开六道轮回盘,虽是顶尖大能,却已是如神灵一般。

    争取后土娘娘的支持,是你接下来努力的关键。

    只要她允许我们一方战死的修士残魂带着记忆重生,那样就不算战死,重修也会无比迅速。

    当然,这事有些难度,当年仙帝也无法做到这般程度,只能让当初天庭征战而死的残魂得以修复、转世,这已是天兵天将效死命的重要动力。’

    ‘其五是传闻中还在闭关养伤的凤祖,这位远古大高手若是活着且出手,半个天域怕是要被它一口真炎吞没。’

    ‘其六你猜是谁?’

    王升摇摇头,目中带着几分思索。

    ‘小沙弥告诉我,其六是全盛时期的王善,都天大灵官,当年仙帝最信任的天庭重臣。’

    许仲良缓缓呼了口气,笑道:‘可惜,昔日大灵官道心困顿,已不复巅峰之姿,但他能支持你,确实是让我颇感意外之事。

    八成,也是在追寻一个当年之事的答案。’

    王升耸耸肩,顿时有点不知该如何吐槽。

    他几次差点就折在这大佬手里,只是没想到这般王善还不是完全体。

    岂是一个牛字了得。

    王升仔细思考了一阵,给出了自认为应当妥帖的答案。

    后土。

    ‘哦?’许仲良放下抱在身前的手臂,改做背负在身后,温声道:‘后土娘娘以身化道,主宰六道轮回,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确实是离已与道则之海相融的三圣者最近。

    但这是之前,现在却并非这般。

    你再想想看。’

    ‘青华帝君?’

    ‘非也。’

    ‘仙帝?’

    ‘非也。’

    ‘那是谁?’王升不禁有些头疼,跟这些大佬交流就是困难,一个个都是拐弯抹角大师级选手。

    许仲良微微眯眼,目中满是笑意,淡然道:‘是你。’

    王升:……

    总归是有种果然如此的恍然大明白之感。

    大概从最开始的语境,就在暗示此事。

    ‘为何?’

    ‘原因很复杂,也很简单,’许仲良目中闪烁着少许光亮,缓声说着,‘换个角度看仙帝算计自毁天庭之事,其实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有个角度是当年你家纯阳祖师对我说过的,也算点醒了我。

    仙帝当年的对手,只有三圣者了。

    若仙帝想成为超越三圣者的存在,必须摆脱三圣者的控制。

    天庭的建立,就是三圣者一力扶持,命数、运势,乃至直接更改部分天地道则,为天庭扫平四大天域奠下基础。

    现在我们已知晓,仙帝有不得不与三圣者开战的理由,他是窃取了圣子气运之人。

    甚至我怀疑,三圣者对此并非不知情,这里面或许还牵扯了三圣者与女娲大神之间的矛盾,这个我们不做深究,毕竟只是推测。

    其时,三圣者通过天庭管控整个四大天域,而仙帝自毁天庭,就截断了三圣者对有形之界的干预通道,对三圣者也算是重创。

    像这般超脱了有形,与天地规则相融的存在,不可以血肉之躯来定夺,他们是意志,也是规则本身,颇为玄妙。

    从结果来看,仙帝赢了。

    天庭毁灭至今,天地间生灵征伐,仙圣界混乱无序,四大天域逐步区域封闭,三圣者的影响力降低到了远古至今的最低。

    四大天域像是蒙上了一层阴霾,而仙帝就凭借着转生的手段,在这片阴霾下密谋着什么。

    通常情况下,非语你后入场,棋局上已摆满了棋子,且你原本就被仙帝封禁、能顺利走出地修界本身就存在疑点,甚至有可能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仙帝算计好的。

    不要怀疑,他就是能做到这些,不然也不敢对三圣者挑衅。’

    王升清楚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堵闷和灰暗,压力排山倒海。

    尤其是,当时跟师姐已是结为道侣,那种想保护师姐却觉前路一片灰暗的心境,让他在走火入魔边缘来回摩擦。

    ‘那为何是我与三圣者离的最近?’

    ‘因为三圣者需要有形之界的支持,’许仲良沉吟几声,‘小沙弥曾参悟六万年,得出三圣者虽已超脱,却依旧需寄托于有形之界的结论。

    有形界诞生于无形界,却又是无形界的基础,赋予了一切意义、一切价值。

    简单来说,若有形之界遗忘了三圣者,那三圣者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逐步被道则同化,成为道则之海中三个奇异点。

    无形容纳一切,一切皆为虚妄。

    非语,你现在是我们的首领,也承载了咱们一方势力的气运,更是女娲大神选中之人……综合所有来看,三圣者若要找下一个代表者,你是最佳人选。

    从这个角度而言,你离三圣者最近。

    或者三圣者早已开始在你身上布局。’

    或许,三圣者早已开始在你身上布局……

    就是这句话,让王升陷入了长达百年的思索;

    也正是这句话,王升握住了一缕灵感。

    与仙帝的博弈之局,他的胜算实在是太小太小,基本上等同于被仙帝拿捏在掌心,一切常规手段、可以被推敲出的计谋,都不可靠。

    那,非常规手段又有什么?

    思来想去、寻来找去,王升在自己那贫瘠的底牌存储中,抓住了光明坦途的……小尾巴。

    天劫剑意。

    参悟天劫剑意,能招来大道注视;

    那双凝视着自己的眼睛,似乎就与三圣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这个猜想,随着王升继承造化大道,对道则之海有了一定的理解和感悟,已基本确认。

    注视自己的,就是三圣者的意志。

    而后他想出了这种类似于同归于尽的路数接近凤九,参悟天劫剑意,引来三圣者。

    后面发生什么事都不可控,但这已是为数不多可以逆转乾坤的底牌。

    就如现在这般;

    就如现在这般。

    凤九发难,无灵剑的突然背叛,剑灵瑶云无法自控,王升被重伤。

    凤九开始实行‘恶龙成为屠龙者’计划,想磨灭王升元神,再用自己的手段取而代之,成为新秩序的缔造者,且彻底摆脱此前的种种制约。

    王升准备的这唯一一张底牌,恰是发挥出了奇效。

    造化大道拖延凤九,五大剑意守护自身。

    参悟天劫真意,引动天罚降临,招来那一双眼眸……

    出现了。

    一如王升预料的那般出现了。

    那双眼眸诡异出现,再次睁开,看上去是那般宏伟,却又像是一个老人在自己面前睁开了双眼。

    阵阵诵经声之中,无边异象纷沓而来。

    凤九反应无比迅速,那如无边海浪的意识开始迅速抽离,朝王升胸口伤口而去。

    但这股意识着实太过庞大,王升在关键时刻左手飞速画下道道符咒,引动造化之力填补伤痕。

    正此时,无灵剑飞射而至!

    王升出手如电,无灵剑剑刃被王升堪堪握住,剑刃直刺伤痕处,却被王升硬生生拽住。

    那元屠剑自行点出道道剑气,将王升身周乾坤斩断,又点出数道剑气砸向无灵剑,将无灵剑攻势暂时挡下。

    王升眼底划过几分复杂的神色。

    以身为笼,引动天罚!

    天劫剑意,秩序之现!

    ‘天劫亦为天罚,天罚依托天理,天理归于秩序。

    天地若无序,生灵何自持。

    大道无情,天地大同。’

    ‘若我执掌天罚,雷剑为众生所绽。’

    “王非语!”

    凤九低沉的女声自王升胸口响起,“三圣者不过是立于众生之上的强者,他们并不在乎你们死活!你我联手,当击溃!”

    “吾之天女何在!”

    凤九咬牙大骂:“斩!”

    王升手中无灵剑贯向胸口,目中满是决然。

    这一瞬,无灵剑绽出无边光亮,剑刃在王升胸口宛若一缕缕烟花绽放,却无法向前半寸。

    “瑶云!”

    王升低声呼喝。

    无灵剑轻轻颤鸣。

    那双张开的眼眸之内出现少许灵光,天地间落下一片又一片雷幕,无边无际的灵气凭空出现。

    王升胸口,无灵剑剑尖处,一缕黑红气息正要溢出;王升身后突然升起紫色大星,星河纷沓而来,席卷自身,将那缺口堪堪堵住。

    造化大道化出无边枷锁,将王升元神护住之余,也将他身周百丈范围围成一团团锁链。

    只听凤九的嗓音逐渐失常:

    “王非语!王升,三圣者若回归,这天地还要在他们奴役之下!”

    “你不过是他们手中第二具提线木偶!”

    “此前是我小瞧了你,今后你我同分这个宇宙,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停下!”

    “瑶云!”

    王升第二次低喝,眼前那七彩光斑中,泪满玉面的仙子再次浮现,浑身轻颤着,目中是无边悔恨与愧疚。

    “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的灵体会被凤九控制这是我们之前都没想到的,这不怪你,”王升沉声说着,“控制无灵剑离开,稍后我会亲手与你了断。

    对抗他的意志。”

    “我做不到,”瑶云带着泪痕不断摇头,“我无法控制自己……”

    “你做得到!是你在小地府告诉了我天罚三次便会被大道所弃的规则,是你带着我进了月宫,飞出了地修界!

    你做得到!一定能做到!”

    “我……”

    瑶云目中泪光闪烁,突然攥紧拳头,深深吸了口气。

    可惜……

    可惜。

    周遭诵经声突然停歇,悠远的钟声自天外响起。

    黑域之内,那双眼眸周遭出现了一缕缕光痕,光芒交错成一张网络,速度极快却又条理清晰地,构造出了一张消瘦的面容。

    三名并排而坐的老者虚影凭空出现,各自端坐在虚无之所在,左右两名老者双目半睁,中间的老者目光平静地注视着这一幕。

    他颤巍巍地抬手,对王升点出一指。

    黑域突然破碎。

    幽冥界诡异地安静了下来,以那一指为圆点,方圆数十万里一片死寂,正在斗法、数不清多少数量的修士,此刻尽皆望向了那一指。

    ‘谁,妄图掌握天罚之力,扰乱天地秩序。’

    这平淡的嗓音在众生心底响起,在众大能心底响起。

    “我!”

    盘坐在那的王升定声呼喊,身前是不断颤鸣的无灵剑,身周是数不清的造化枷锁,体内似封禁着一团黑雾。

    他长发洒落,神态带着几分落寞,但又有少许释然。

    就在回答的这一瞬,他扭头看了眼师姐的位置,淡然道:

    “剑修非语,欲执掌天劫秩序大道。”

    那老者微微点头,指尖一缕电弧绽放。

    下一瞬,幽冥界被无边雷龙吞没,数不清多少幽魂直接破碎,看不透多少雷幕交错纵横。

    而一切天罚的落点,就在那名年轻道者身上。

    “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