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带着仙门混北欧 全金属弹壳

381.宠物鸟

    安吉丽娜认识的公益组织多,她当天就帮陈松给联系了一家爱鸟组织。

    其实陈松就是对陪伴了自己半年的沙丘鹤们有感情,对于外面那些浪的开心的飞鸟没兴趣。

    不过既然安吉丽娜费心费力的帮他联系了爱鸟组织,他好歹得去看看,不能白费人家一番心意。

    爱鸟组织接到他们的主动联系后很高兴,因为一直以来这个组织的活动区域就在雷恰角半岛区,也就是雷克雅未克的首都圈一带,还没有在乡间开展活动的经历。

    得知流萤镇有一位热爱着飞鸟的同好,而且还是一位刚移民来冰岛的华裔同好,爱鸟组织的成员们很激动,八月最后一个周末他们便赶来了镇上,准备在流萤镇开展活动。

    陈松开车去镇上街头去接待了他们,冰岛人就是少,这么一个大型组织的成员总共才不到五十个人,而此次来流萤镇的更是只有七个人,一辆SUV加上一辆皮卡车就全给运送来了。

    所以,难怪他们得知有人跟自己一样热爱鸟类保护事业后那么高兴,他们想把陈松吸收进组织里去。

    陈松婉言谢绝,他说自己要再考虑一下,这段时间他加入的组织可不少,办银行卡加入俱乐部,买牛加入俱乐部,买个房车也加入了俱乐部,对这种事有点腻歪了。

    爱鸟组织的成员并没有在意他的态度,一个名叫雅各布的青年乐观的对同伴说道:“我知道华裔朋友的性格都很内敛,文斯一定是对我们还有生疏感,所以我敢说只要我们让他了解我们、了解组织,他一定会加入进来的!噢耶!”

    “噢耶!”其他七张嘴一起喊了起来。

    七个人之所以除了雅各布还有七张嘴发声,是因为里面有个名叫布兰登-康格里夫松的男子养了一只鹦鹉,这鹦鹉会学人说话,冰岛语说的比罗冰心还好。

    陈松养了矛隼、养了北极熊和狗,还养了两窝鸬鹚,但他没养过会说话的。

    特别是他的宠物都很聪明,那是因为启智符的缘故,陈松忍不住就想如果他养一只鹦鹉并使用上启智符,那么鹦鹉会聪明成什么样?是不是可以跟人一样陪他聊天呢?

    这个猜想有点意思,他一时有些失神。

    看到他一直盯着鹦鹉,雅各布等人就误会他的意思了。

    布兰登是个喜欢微笑的小胖子,他举起手臂把鹦鹉展现给陈松,问道:“文斯,你喜欢它是吗?你喜欢我的小布对不对?”

    这只鹦鹉并不好看,它全身长着灰色羽毛,唯独尾巴是鲜艳的红色。

    陈松愣了愣反应过来,说道:“噢噢,是的,这只鹦鹉很可爱,它叫什么?小布?很好,跟你很配的名字。”

    布兰登高兴的说道:“这是我特意给它取的名字,我也很喜欢这名字。”

    陈松说道:“那么,言归正传吧,我们今天要干什么呢?”

    布兰登说道:“不着急,你可以跟小布聊一会,我们刚认识,需要互相多了解一些。”

    他把手臂往前伸,抓在他手臂吊环上的鹦鹉便跳到了陈松的肩膀上。

    这下子可是惹祸了,空中正盘旋的波哥一看急眼了,怎么个事?哪里突然来了个小三?

    嗖的一声爆鸣,波哥化作导弹就往下冲。

    还好陈松反应快,听到这个熟悉的破空声立马把鹦鹉给保护了起来,然后赶紧交给布兰登。

    波哥更生气了,它悬空而止一拍打翅膀重新腾空飞起,这次也不飞高了,就在陈松头顶盘旋,一边盘旋一边吱吱的叫,跟抓小三的原配似的。

    一行人惊呆了:“天呐,一只矛隼!”

    “不是普通矛隼,罕见的冰雪矛隼,我们的国鸟!”

    “它是哪里来的?看它的眼睛、看它的眼睛,它真威风!上帝,上帝,上帝!它真威风!”

    “哇,快拍照,快给它拍一张照片,它太酷了!”

    陈松把牛皮护肩挂到肩膀上,他对波哥示意降落下来,然后对其他人解释道:“哦,这是我养的鸟,算是我的宠物。”

    波哥不肯降落,就飞在他头顶用翅膀猛扇冷风,并以冷酷眼神盯着他:让你背着我找三鸟,我很生气。

    雅各布一脸吃惊:“你养的?你养了一只冰雪矛隼?我怎么没看过这个新闻?”

    冰岛屁大一个地方,全国总人口还没有中国一个小区大,比如天通苑小区的人口就接近冰岛两倍,因此在这个国家确实有点风吹草动就是新闻。

    养冰雪矛隼这可是大新闻,跟在中国私人养了大熊猫一样,都是很爆炸的。

    陈松说道:“你知道的,我们这里是个小镇,没多少人关注我们这里,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这种事不会上新闻的。”

    他继续给波哥使眼色,波哥飞了一会后降落下来,引得周围的人又是一阵惊呼。

    波哥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这会眼睛里只有那只鹦鹉。

    灰鹦鹉吓懵了,钻进主人怀里后一个劲的叫:“噶几噶几噶几!”

    陈松好奇的问道:“小布怎么不说话了?”

    布兰登哭丧着脸说道:“可能我没教过它说‘我不好吃’这句话吧。”

    他用布把灰鹦鹉的脑袋给包裹起来,以免这倒霉鹦鹉吓得发生应激反应,对鸟类来说那是很致命的。

    波哥一出现就成了主角,除了布兰登以外其他六个人就把它给包围了。

    有人掏出手机要拍照,陈松低调的说道:“伙计们,你们可以随便跟波哥玩,哦,波哥是它的名字。”

    “很好听的名字,虽然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一个青春洋溢的姑娘妩媚的笑道。

    陈松说道:“待会我可以给你们解释,总之别拍照了,别把消息发出去了,你们知道的,如果让媒体了解到这个消息,恐怕不太好。”

    一听这话,七个人就警惕起来:“难道你得到波哥的手段是非法的吗?”

    陈松解释道:“当然不是,实际上是波哥主动飞到我家里去的,然后我喂了它几次,它就留了下来,你们看,我可没有束缚它……”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波哥脖子上往后伸的天线和脚腕上的腿环,然后感觉自己的话就不是很有底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