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源赋世界 星光蓝宝石

第三百三十章 全封闭的研究所(八)

    对于孩子们来说,较为悠闲的时光,便是短暂的午休时间,孩子们会被允许进行必要的“进食”。

    对于正在长身体的小孩子来说,营养的摄入直接影响到身体的成长。

    当然,这一环节也是受到严格控制的,尽管孩子们存在个体差异,研究所提供的食物却是统一的,简单来说,便是将所有的营养物与矿物质通通混合在一起,有不少都是如同牙膏那般的糊状,或是有些类似压缩饼干,营养全面,还额外添加了许多促进源始之力增长的化学物质,但是从外形到口味都比较单调,尤其是在口味上,实在称不上美味,味同嚼蜡,那一成不变的药味,也成为了孩子们每天都在重复且枯燥的生活的一部分,无论孩子们的食量多少,是否有食欲,都必须得将这些难以下咽的东西尽数咽下肚才行,难吃是难吃了点,忍忍就过去了。

    若是没吃干净,便会遭到电击惩罚。

    就算没吃饱,也不被允许加餐。

    吃饱睡足后,我便会感到很幸福,于我而言,幸福,就是如此简单。

    一日,研究员们要求一组分成三支小队,以小队为单位参与实验,纪录在有其他源始者在场观摩实验时,是否会干涉到正在进行实验的小孩的心理,以及对最终的数据造成影响。

    彼此熟识、关系较好的孩子们,自发地组队在了一起,很快,三支小队就已经自行组建完毕,唯有我一个人,被抛之在外,没有小队愿意接纳我。

    见到我落单,一名女研究员颇为头疼地揉了揉脑袋,靠近过来,俯身问道:“九号,你想加入哪支小队呢?”

    我抬起头,望向她的大眼睛,只听得她内心在说:最好不要来我亲自负责的那支小队

    我淡然道:“请放心,我完全没有加入您所负责的那支小队的想法。”

    “呃”女研究员愣住了,随即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十分尴尬地笑着,“九号,为什么没有小队愿意主动接纳你呢?

    难道是受到排挤了么?

    不妨告诉我,我愿意为你打抱不平。”

    感觉好麻烦,为什么和小孩子沟通起来如此费劲?其实我根本不想打听她的情况,若是能早点知道小孩子都如此难以捉摸,当初我就不应该申请调入这边的研究所。都这年头了,还要待在连网都上不了的封闭空间里工作,真是无聊透顶的环境。

    我凝视着她那似笑非笑的面庞,我淡淡一笑:“既然并不关心,就请别问。”

    女研究员哑然,终是收起了她那虚伪的笑容,翻了个白眼,不爽地转身离去,为了公平,索性便直接将我分到了人数较少的一支小队里,我所认识的八号与十三号恰巧都在这支小队之中,除此之外,还有一直未得见面的一号。

    随着女研究员向三支小队公布了我的归属,另外两支小队都不禁幸灾乐祸了起来,或许对他们来说,我就像是一个大麻烦,谁都不愿意与我扯上关系。

    另一支小队的十四号偷看着十三号无奈的脸色,心中暗道:嘿嘿,十三号居然与这种人在同一支小队,真可怜啊!

    见到我的加入,十三号颇显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心想:这下,真是来了个麻烦的人啊

    听见这话,我略显不悦地道:“我就是个麻烦的人,真对不起。”

    十三号苦笑一声:“抱歉.”

    八号无奈地笑了笑,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掩盖内心的尴尬,自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与她们二人说过话了,很显然,这算不上什么感动的重逢,她们压根就不想见我,更不想与我说话。

    另一支小队的十四号突然大声地道:“如果不想自己藏在心底的秘密曝光,伱们最好还是别管她了,当心她打小报告!

    如果和这家伙一起玩,无论是该说的,还是不该说的,她会把一切都告诉别人的!”

    我不由自主地蜷缩起双腿,把头靠在冰冷的膝盖上,用双臂紧紧地环抱着自己的身体,后背贴在冷冰冰的墙上,既然她们不喜欢我,我也并不想搭理她们。

    我用眼角的余光,瞥见独自靠墙坐在角落里的一号,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一号,就和研究所里的大多数孩子一样,那是一名肤色较黑的男孩,看上去似乎和自己年龄差不多,他有着一双漂亮的赤红色眼眸,平凡中却又透着些许特别,低着头,沉默不语,似乎对我的到来毫不关心。

    尽管同为一组,不知为何,他却经常不在房间里,因此,很难遇见他。

    数字越小的孩子,作为源始者的天赋便越高,既然被爸爸赋予了“一号”作为代号,这名男孩,显然相当地优秀,恐怕是研究所里天赋最高的孩子。

    我叹了口气,俏脸又往膝盖上靠了靠,若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一号这般无视我,我便满足了。

    “一号!”十三号自来熟地朝一号那边凑了凑,摆出一张笑脸,询问道,“听说你之前与二号打了一架?

    到底谁赢了?”

    她凑得很近,近得一号几乎可以看清她睫毛根部,温热的呼吸喷吐在他的脸上。

    一号面无表情地无情推开她那凑上来的笑脸,显得十分不耐烦,同时挪了挪位置,稍稍拉远了与她的距离,冷冰冰地道:“无论谁赢,都不关你事吧?”

    我并没有在听他们对话,只是聚精会神地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地板,在思索为什么冰凉的地板会如此光滑这种无聊的问题。

    “什么嘛!”十三号见一号反应如此冷淡,略显不悦地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我可是在关心你有没有受伤!”

    一号并没有理会她,只是把头撇到了一边去,心想:好聒噪的女人,我并不需要你的关心。

    “她并没有在关心你,她只是在关心,心上人二号的伤势而已。”我小声嘟囔了一句,见一号和十三号纷纷转过头来朝向自己,我意识到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抱歉,因为不小心又听到了,所以下意识脱口而出了。”

    听见此言,一号似是来了兴致,惊讶地问道:“你说你听到了?

    难道我刚刚不慎说出口了?”

    我是见一号一副很困扰的样子,才忍不住说出口的,说完后立即便意识到自己在多嘴,便不打算再说更多,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我刚刚的行为,却给一号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他对十三号不知缘由,突然主动贴上来,试图与他亲近的疑惑被我解开了。

    十三号轻叹一声:“果然无论我心底在想什么,都逃不过你的那双慧眼。”

    听见此言,一号顿时联想起此前我与女研究员的一番对话,望着我的背影,心中一动:“莫非,你分辨不了人的心声与正常说话?”

    然而,我早已走远,根本就没有听见一号有在说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