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中国体育人(我不是东亚病夫) 过关斩将

第五十二章 抵达杭州(求推荐票)

    崇洋媚外并不是新鲜事,哪怕是放在后世也很常见。很多所谓的公知、大V就是如此,但凡中国取得的成就一定要贬,但凡美国人的就算是一坨翔也一定要舔。

    而在这个时代,中国被列强欺辱了几十年,崇洋媚外的现象就更是严重了。

    讨好和巴结外国人,向外国人献媚,在很多人看来是正常的事情,甚至被当成是有本事的人才能做的。等到几年后日本侵略者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只是卑躬屈膝已经算是有骨气的中国人了,卖国求荣者、数典忘祖者,更是数不胜数。

    这个时代的中国人也是自卑的,在外国人面前,他们总是会觉得自己低人一头。

    或者说在这个时代,面对列强,整个民族都是跪着的,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才真正的站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陈强和洋人如此平等的交谈,会让人觉得震撼。

    他只是一个车夫,一个社会的最底层,在面对高高在上的“洋大人”时,并没有胆怯,并没有点头哈腰,也并没有露出阿谀奉承的样子,没有丝毫的卑躬屈膝,这一切,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至少这车厢中所汇集的全上海最精英的运动员们,没有见过像陈强这样自信的中国人!

    而对于陈强来说,他很乐意和这个英国人聊聊体育,同时也是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的英国体育。

    文化体育一类的事情,历来都是无国界的嘛。

    陈强跟着英国绅士来到了一等车厢。

    这一等车厢和二等车厢是截然不同的,这里装修豪华,座椅也是沙发,地上还铺着地毯,有专门的一个列车员负责端茶倒水。

    一等车型的人很少,除了英国绅士之外,只有两个洋人,一男一女看起来是一对夫妻,除此之外便是一个穿着西装,头发梳的发亮的中国男子,应该是商人或者买办之类职业。

    这列车员见到英国绅士带进来一个中国人,只是打量了陈强两眼,便并没有多问,毕竟是洋人带来的,列车员也不敢得罪。

    等到陈强坐下后,开始用英文和英国绅士聊天,那列车员便彻底不再质疑陈强的身份了,能够跟洋人聊得这么开心,十有八九是这洋人的朋友,哪怕没买一等车厢的票,也不能赶走人家,这洋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而且空位置有的是,列车员也不愿意触洋人的霉头。

    一等车厢的沙发的确是比二等车厢舒服的多。

    民国时代的火车,三等车型是硬的长条木凳,相当于是现在的火车硬座;二等车厢是有软垫的座椅,相当于是现在的火车软座,但是绝对没有软座舒服,而一等车厢大概就是现在高铁的商务座了,那沙发的的舒适度,也不比高铁商务座差多少,半躺着是没问题的。

    叶圣陶先生的《含羞草》里曾经这样形容一等车厢:“椅子是鹅绒铺的,你一坐下去,周身密贴,软绵绵地,把你托住了。”虽然当时的火车颠簸的有些厉害,但是沙发的弹簧却足以起到减震的作用,除了火车噪音有些大意外,乘坐一等舱履行,是真的一点儿都不累。

    五个多小时的行程,陈强一直坐在一等舱里,躺在沙发上喝红茶,舒舒服服的跟英国绅士吹牛逼,而上海队的其他队员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二等车厢里虽然有软垫,但那时候的火车晃荡的太厉害了,坐五个多小时,也和是挺累人的。

    终于,火车抵达了杭州。

    陈强和英国绅士告了别,然后走下了火车。

    站台上很繁忙,特别是那些三等车厢的乘客,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一窝蜂的挤下车。

    只见有的人开始擦脸,有的人则开始拍打掉身上的煤灰,更多的人则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满脸煤灰,便是乘坐三等车厢的后遗症。

    这个时代的火车是蒸汽驱动的,烧的是煤,所以越是靠近车头的位置,越容易染上煤灰,平时的时候,三等车厢都是要靠近车头的,二等车厢放在中间,一等车厢放在最尾,不会吃到煤灰。

    所以从三等车型里出来的人,那都是满身的煤灰,漱口水都是黑的。

    而到了冬天,车厢则会换个位置,一等车厢最靠近车头,三等车厢在车尾。因为车上的蒸汽机发动机除了提供动力以外,还要向一等车厢与二等车厢提供暖气,若是距离车头太远的话,暖气效果就不佳了。为了让一等车厢里的人更暖和一些,所以必须将一等车厢靠近车头。

    而且冬天也不必担心煤灰的问题,冬天的天气比较冷,为了保暖,所以车厢的窗户是关闭着的,一等车厢的车窗密封也好,即便是靠近车头,煤灰根本飘不进来。

    而夏天的时候,车厢的窗户都是开着的,特别是三等车厢,人又多又挤,遇到天热的时候,车厢内就好像蒸笼一般,不开窗户哪受得了,即便是能耐得住热,可一车的人淌汗,若是不通风,那酸爽的味道足以让人窒息。

    ……

    言归正传。

    为了这次全国运动会,浙江省政府和杭州市政府也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比如杭州市政府就安排了专人专车,等在火车站接运动员去运动员宿舍。

    这车自然不是黄包车,而是公共汽车。这个时代大城市已经有了公共汽车,只不过乘车价格昂贵,一般的老百姓根本坐不起。在上海,公共汽车主要也是外国人在乘坐。

    杭州市政府找了公共汽车来接运动员,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陈强一行人被接到了运动员宿舍。

    为了举办这一届全国运动会,赛会筹备处征用了当地保安队第三团的团部作为办公大楼,对营房加以休整,赶制了2000多个床铺提供给运动员住宿。

    当兵住的营房,自然不会有太好的条件,现在国内有很多景点,都保留了当时的营房,很多都是阴暗潮湿的小房间。

    那些富家子出身的运动员,住在这里自然是怨声载道,这居住条件比他们家里的佣人房都还不如,于是乎大半夜里就有人嚷嚷着,要到外面找旅馆居住。

    陈强对于居住条件倒是不挑剔,对于住过贫民窟草棚的他来说,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有张床睡觉就挺不错的了。

    况且他也不是真的睡觉,虽然他的身体是在睡眠当中,可他的精神意识却进入到了训练空间,睡觉对于他来说,只是换个地方训练。

    至于吃饭,也有专门的运动员食堂,一百张方桌,足够好几百人同时用餐,只是取餐的窗口不够多,人多了排队吃饭有点慢。

    这一天的傍晚,程金冠也从苏州来到了杭州,和上海队汇合在一起。

    第二天,陈强一行人来到了国立体育场熟悉比赛场地。

    这个体育场是新建的,原本计划在1929年底建成,但是因为入冬以后,杭州雨雪连绵不绝,所以工程一直拖延到1930年2月才建成。此时体育场还没有正式命名,要到这届全运会结束后,才会被命名为国立体育场。

    这个国立体育就建在梅东高桥的旁边,未来这个地方几经改造,变成现在的杭州市体育中心和杭州市体育馆。

    “想不到啊,未来的杭州体育中心,现在会是这个样子!”陈强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心中更是感慨沧海桑田几变迁。

    陈强这边正感慨着呢,却看见在入口的地方,很多人围拢在那里,而且更有很多人正向着那边赶去。

    程金冠也急匆匆的向着入口的方向走去,路过身边时还拉着陈强一起走。

    “程老……呃,程老哥,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强差点把“程老”两个字脱口而出。

    “走,一起过去,来了一个非常厉害的运动员,那可是我的偶像呢!”程金冠开口说道。

    “非常厉害的运动员,难道是刘长春来了!”陈强微微一愣,随后一路小跑跟上了程金冠的步伐。

    前世的陈强年轻时,“中国奥运第一人”刘长春就已经去世了,所以陈强并没有见过刘长春,但是关于刘长春的照片,他却看过不少。

    “那个时代都是像素很渣渣的黑白照片,清晰度都很一般,我听说刘长春的真人长的和刘翔有几分相似,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陈强迫不及待的挤进了人群,他想一睹这位中国奥运第一人的真容。

    推荐票!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