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中国体育人(我不是东亚病夫) 过关斩将

第一一一章 有人拖后腿,陈强出招!

    三月初,英、美、法等国因为上海的战事影响了长江航运,使得他们在华利益受损,终于出面干涉,逼迫日本政府走上谈判桌,局势也开始稳定下来。

    此时张伯苓和全国体育协进会的会长郝更生也来到了洛阳,为了组建中国奥运代表团,参加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的事情而奔走。

    之所以是去洛阳,是因为在“一二八”之后,民国政府为了安全,迁都至洛阳。

    民国时候体育是由教育部分管的,只不过此时民国的教育部有些混乱。

    教育部长朱家骅在九一八的时候表现出积极抗日的姿态,并且在南京军警镇压学生后多次递交了辞呈,明显是在声援进步学生。而且朱家骅跟跟十九路军的蔡军长交往密切,还利用自己在德国的人脉关系,为十九路军购进了一批德国装备,使得十九路军在淞沪抗战中痛击日军。

    这些行为都违背了大BOSS“攘外必先安内”的政治路线。在南京跟大BOSS唱反调,那还了得!于是乎现在的朱家骅,虽然有教育部长之名,却无教育部长之实。教育部的实权根本就不在朱家骅的手中。

    大BOSS对朱家骅不满意,一直在寻找新任教育部长的人选,本来想邀请地质学家翁文灏担任教育部长,但是此时翁文灏不予从政,屡次拒绝了南京的邀请。

    所以现在教育部的权力,基本上集中在教育部次长段锡朋的身上,段锡朋以次长的名义,暂时行驶部长的职权。

    不想当部长的次长不是好次长,段次长肯定是想转正的,所以段次长暂代部长期间,也算是兢兢业业,最起码也是不去有功但求无过。

    此时段次长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维稳。让那些学生们不要再上街头是示威游行了,只要能做好这件事情,一定会得到上面大人物的垂青,未来必然会官运亨通。

    在这种情况下,成立奥运代表团,去参加洛杉矶奥运会的事情,在段次长看来,无疑是在给自己添乱!

    ……

    张伯苓毕竟是教育界泰斗级别的人物,他亲自求见段次长,段次长肯定得出面接待。

    不过当张伯苓说起成立中国奥运代表团的时候,段次长却是各种的诉苦加推脱。

    “张校长,我们教育部肯是十分支持运动健儿们参加奥林匹克运动员,为国争光的。但是现在国难当头,日本人虎视眈眈。现在首要任务还是‘安内’,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事情,还是先缓一缓吧!”

    “况且就算是我们教育部批准成立奥运奥运代表团,赴美比赛的资金也是没法解决啊!去年发大水,为了赈灾,国府已经发行了数千万的债券,后来又逢国难,财政早已经是捉襟见肘!张校长,实不相瞒,这南京中央大学教师的薪水,现在还是处于拖欠的状态,全国的中小学,拖欠的教职员工资就更多了,教育部实在是没有钱,给运动员去美国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了!”

    教育部没钱,这倒是实情,教师工资拖欠的事情,张伯苓也是早有耳闻。不过话说回来,用来打内战的钱,若是有十分之一可以用在教育上,教师的工资也不至于被拖欠。

    张伯苓好一番陈述参加奥运会的好处,但段次长就是摆出一副扯皮的态势。不断的诉说教育部有多困难,各种理由的推脱,最终张伯苓指得是无功而返。

    在段次长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政府正忙着和日本人谈判,教育部也就不要再这个节骨眼上没事找事了。

    无奈之下,张伯苓又找上了王正廷。王正廷是国际奥委会的委员,所以张伯苓希望王正廷可以出面帮忙。

    如果是“九一八”之前的王正廷,身为民国的外交部长,手握大权,那也是一言九鼎的实权人物,成立个奥运会代表团,再批复点经费,绝对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惜的是王正廷因为九一八事变而被迫辞职,如今手中已无多少的权力。他虽然帮助张伯苓积极奔走,极力想促成中国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一事,但最终依旧是徒劳无功。

    世态炎凉,一个失了势的大官,那张面子是不值钱的。

    尽管张伯苓努力的运作,找到了各方各面的关系,但最终却只得到了教育部一个冰冷的回复:

    “国难当头,时间匆忙,准备不足,不派遣运动员参加在洛杉矶举行的第10届奥运会。”

    教育部的这个决定,宛如泼下了一瓢冷水,却瞬间激起了整个体育界的愤怒之火。

    ……

    张伯苓没有返回天津,他依旧在为参加奥运会的事情在奔走。

    但是教育部不派遣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消息,却已经传回了天津。

    陈强手中拿着新一期的《体育周报》,上面有著名体育记者阮蔚村的一段评论:“忆自上届中国派宋如海出席后,当时体育界都抱了绝大的希望,以为第十届大会,中国一定有选拔选手出席的希望。荏苒四载,以前我们的一腔热血,现在又是绝望了。“

    四年前的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中国体育协会曾经派宋如海作为观察员赴荷兰,这也是民国成立之后,中国人以官方身份,首次出现时奥运会上。当时体育界就非常盼望,中国可以参加洛杉矶奥运会。

    望着这篇报道,陈强却是心无波澜,他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

    “我不要求教育部的支持,只希望他们别扯后腿,但现在看来,让这些人不扯后腿,都是奢望了!”

    陈强放下报纸,望向了窗外,此时正是三月份,虽然已经开春,外面的空气中依旧漂浮着那么一丝丝的凉意。

    “还好是三月份,还有可以运作的时间。”陈强长叹一口气,在他看来,奥运会之路还没有被堵死,他的第一次奥运之旅,依旧有一线生机。

    “现在只有兵行险着了,提前把那件事情给抖出来,或许会有转机的。”

    李戴回到桌子前,从抽屉中掏出了几个信封,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信件,然后在信封上写下了收信人的地址。

    ……

    邮差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大公报》报社的门口,拎着厚厚的一沓信件走了进去。

    《大公报》的收发室拿到信件后,一一进行分类,除了一些私人信件之外,其他的大多是读者来信。

    突然间,一个信封引起了收发室工作人员的注意力,这信封上没有寄件人的地址,但是却写着“绝密爆料”四个大字。

    “这是一封匿名信,绝密爆料?是有人提供的新闻素材么?”工作人员愣了愣神,最终决定将这封信交给总编。

    不久后,这封信来到了总编手中,总编拿到信,打开一看,顿时一拍桌子,脸上更是怒火中烧的样子。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可恶日本人,这是欺我中国无人么!”总编愤怒的叫喊道。

    有几个编辑听到总编的怒吼声,立刻走上前来。

    “总编,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不是日本人又出兵了?”

    总编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刚刚接到匿名人士的爆料,日本人弄出来的那个伪‘满洲国’,要派东北的运动员,去美国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

    ……

    “号外,号外,伪满洲派人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

    “号外,东北运动员将代表伪满洲赴美参赛!”

    “号外,伪满傀儡参加奥林匹克,恐获国际认可!”

    一时之间,伪“满洲国”将派遣东北运动员参加洛杉矶奥运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天津,然后通过电报,迅速的传到了北平、上海、南京等重要城市。

    这一切,当然是陈强的手笔,那些匿名的爆料信,也是陈强发出去的。

    之前天津有很多报纸来采访陈强,陈强也因此熟悉了天津的大小媒体,如今正好派上用场,当时拿到的那些记者名片,上面都有报社的地址,每个报社寄一封匿名信过去,瞬间引爆了整个天津的舆论。

    历史上,民国教育部决定不运动员参加洛杉矶奥运会,以及伪满傀儡政权宣布参加奥运会一事,都是在五月份发生的,但是因为陈强的到来,很多事情都提前了。

    张伯苓极力想要促成陈强参加洛杉矶奥运会,所以刚过完年便跑去了教育部运作,张伯苓到处找人运作,经过这么一闹腾,也逼得教育部在三月份的时候就公布,不会派人去参加洛杉矶奥运会。

    而陈强则将计就计,干脆将伪“满洲国”参加奥运会的消息给泄露出去,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历史上民国的教育部也是在得知伪“满洲国”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消息后,才匆匆忙忙的决定,也要派运动员去参加。

    因为民国政府不承认伪满傀儡政权的,他们担心伪满参加了奥运会这种国际赛事,就相当于是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这又会造成民国政府的一次外交失败。

    原本奥运会只能算是体育界的事情,但是由于伪“满洲国”要参加奥运会,就瞬间变成了外交上面的事情,更牵涉到了国家的主权。民国政府就算是再忙于“攘外必先安内”,也不能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理。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伪“满洲国”不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话,民国政府压根也不会派运动员参加。

    ……

    伪“满洲国”派人参加奥运会的消息传出,又是群情激愤!

    原本日本在东北扶持起伪满洲傀儡政权的事情,就让无数的中国人感到愤怒,而如今他们还要以一个国家的身份,去参加国际活动,这更是不能忍了!

    关键是教育部才刚刚宣布,不会派运动员去参加洛杉矶奥运会,日此以来,伪“满洲国”派运动员参赛的消息,就是在“啪啪”的打教育部的脸。教育部之前发布的那个不参加奥运会的声明,一下子就成了“丧权辱国”的代言。

    很多人更是觉得,正是因为教育部表现的如此消极,宣布不参加奥运会,这才使得伪“满洲国”要选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这分明是教育部自己把国家的主权给卖掉了!教育部也背上了“卖国贼”的黑锅。

    而那些平时喜欢说点什么“有健全之体貌,始有健全之精神;有健全之国民,始有健全之民族”一类漂亮话的政府要员们,此时却紧紧闭上嘴巴,一言不发。毕竟大BOSS还在忙于“安内”,没有就这件事情表态,那些政府要员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选择沉默。

    政府要员们的沉默,却如同烈火烹油,引起了青年学生和进步力量的极大愤怒,示威游行的活动又走上了街头。

    普通老百姓或许并不知道“奥林匹克”是什么东西,但是他们却知道,民国政府没有派人去参加这个“奥林匹克”,结果伪“满洲国”却派人去了!这是摆明了欺负中国人,这绝对不能忍啊!

    中国从去年九月份开始就一直被日本人欺负,被按在地上摩擦,虽说东北丢的有些憋屈,可人家日本好歹也是列强,现在的中国也真的是打不过人家。

    可是连日本扶持起来的一个傀儡政权,刚刚成立才一个月,都欺负到中国人头上来了,这中国老百姓怎么这么可能不愤怒!

    更何况伪“满洲国”派的是东北运动员参加奥林匹克,那可都是堂堂的中华健儿啊,怎么能够替伪“满洲国”为虎作伥呢!

    正如很多人所说的那样,这个时代的老百姓,一百个人中能有一个人知道什么是“奥林匹克”就算是不错的了,但是正邪、好坏这种事情,是个人都能懂得分辨;国家大义这种事情,每个人也都能理解。

    那些走上街头示威的人,就算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奥利匹克”,不懂得什么是体育运动,但是他们却知道,中国人正在受到欺辱,而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却对此视若无睹!

    ……

    教育部在洛阳的临时办公地,门前聚集了很多人,他们都是来找教育部讨说法的。

    段次长没有敢走正门,他怕被人群给拦住,万一其中有人一激动,把他给揍一顿,那就不妙了。

    从后门悄悄的走进来,段次长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哎,这都是什么世道啊!”段次长长叹一口气,他现在真的觉得很冤枉,不就是没有派人参加奥运会么,就因为这事情,他都快被骂成卖国贼了!

    “就算是我愿意派人,上面也没钱拨款啊!美国一样是去不成,干嘛都冲着我来!”段次长觉得自己被冤枉死了,这黑锅砸下来,他脑门子都觉得发麻。

    关键的是,上面的大佬一直没有表态到底要不要去参加奥运会,这黑锅,段次长也只能继续背着。

    与此同时,在日本东京,日本体育协会的会长岸清一却是一副焦急的样子。

    “严查,必须要严查!我们必须知道,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为什么我们还没有行动,中国人已经得到了消息,而且在报纸上大肆的报道出来!”

    岸清一冷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我们内部出现了叛徒,必须要把这个叛徒给揪出来!”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求推荐票,谢谢大家!。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