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11.10 一流军火商卖‘服务’

    电气历 659年 4月7号。

    赵宣檄南征取得成功,沙暴集团成功在南方千鳌岛地区占据了一个据点。为了巩固打下来的地盘,赵宣檄必须要在千鳌岛当地处理事务。但是后方此时却传来一些消息。

    消息1:是赵宣檄自己家族的问题,赵家现在想要在东边留下支脉传承。而赵宣檄这边组建沙暴集团,在一开始不被赵家本家看好,但是随着得到南边浙宁财团的支持,并且打了一场大胜仗,有发达的迹象,赵家本家就非常消息灵通地凑过来了。

    消息2:那就是蓬海本地的那些世家,现在也有小动作。这些蓬海本地的望族从一开始似乎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老家有情况自然要回头操作一下,但是赵宣檄又走不开。

    心里正苦恼的他,恰巧看到苏鴷这边在千鳌岛上山摸鱼不务正业苏鴷:“我这是采集矿石标本和物产数据。”

    同时呢,又看到苏鴷有事没事往战俘营跑,貌似是对海人类的贵族菇凉很感兴趣,而苏鴷年纪小,这样是不行的苏鴷:“呸,我是调查海人类历史,你这个弟弟。”

    总之呢,赵宣檄决定把苏鴷派回去看场子,其实赵宣檄身边也只有苏鴷(本体)能满足看场子的三个条件:

    第一,不会被本家和当地望族影响苏鴷平时非常孤僻,和蓬海的上层基本上说不来。

    第二,足够忠诚不会背叛自己苏鴷出身干净,没有其他世家的影子,即使有,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估计也是门户独立得彻彻底底。在这个世家占据主场的政治局中,必然是要和自己保持一致。

    第三,有控制军队威慑力长城代表着一股不可忽视的战力,一个军队内部各组人员在无法搞定苏鴷前提下,绝不敢有什么小心思,因为等同于在机枪执法队眼皮子底下当逃兵。而在东大陆争霸的河源地区,长城只要不是倒行逆施,是有足够的权威作为主帅来协调大军的。

    同时满足这三条的也只有苏鴷。

    【八月三日,在沙暴港口上,三艘老式驱逐舰,一大批商船抵达港口】

    身着机械作战服的苏鴷站在船头上,看船舷一点一点接近码头。这套作战服,是四年前苏鴷突袭大厦那件战服的完整版。

    加载了隐身模块,加载了陶瓷防弹复合模块,增大了机械肌肉功率,重量增加到了十二公斤,当然功率也增加到了十二马力。

    外形上为了保持速度,也没有臃肿。全身平均厚度一点五厘米左右,除了背后两排三厘米的鼓包,外形上基本光滑。

    臂肘、鞋后跟、后肩,存在圆珠笔芯粗细的排气口,几十个为一排,每隔几秒钟喷射气流和铝电池放电的残渣,发出电脑风扇一般的嗡嗡声音。

    现在苏鴷从船舷一跃跳到了十五米外的码头上。普通人千万不要学这个动作,一旦失足掉下去,船在庞大的惯性下继续向前,能将人挤压成肉饼。

    二十分钟后,港口开始忙碌。

    几十米的钢铁起重机,抽动的钢索,将一个个集装箱从船舶上卸下来。在别的港口还有大量凭借体力卸货的码头工人时,这个港口已经全面机械化卸货。

    此次南方远征的收获巨大,大量的稀缺资源得到补充。

    例如刚刚苏鴷所在的船上,就是精炼的钨矿、锡矿、锑矿,后面是镍、钼以及稀土等矿产。

    这个世界,虽然各国的工业规模停留在地球二战前欧洲各国的水平上,但是材料科技很高。合金钢领域的材料生产方式,陆地上的各个机械师家族钻研出来了,就是没有大规模生产应用。

    而现在这些稀缺的材料金属,代表着沙暴集团的军事科技树可以继续向上升一级。这里科技树升级的‘读条’只要几个月。

    原因是不需要庞大的实验和研发,直接更换设备,例如普通车床换成更高精度的,铸炮的设备换成电熔炉,然后再征召机械师,培训工人即可。

    苏鴷蹲在二十米高的铁塔上,俯视着港口内。一个个矿产箱子被分类运送到火车上后,将手里拿着的单兵导弹(导引火箭弹)放在了背后。

    然后对着港口四周一千五百米范围外的建筑看了看,笑着摆了摆手,仿佛是在和朋友打招呼说:“我这里忙好了,你们继续。”

    而这个动作让远方的、窥视港口的探子们从紧张转为哭笑不得。

    这些探子们三天前就来到港口,来等赵宣檄的返航物资船了。而苏鴷在船体上岸前,就用领域锁定了他们。

    对于这帮藏着枪的家伙到底原先是有什么打算,则不得而知。

    但是只要他们敢把枪往窗口拿,坐在铁塔上的苏鴷就把导弹扛起来,然后转身面对他们。只要他们把枪靠近窗口,苏鴷是铁定能把导引火箭弹打出去的。

    所以在卸货的时候他们也就没有动手,当然也不敢逃跑,在长城面前,逃是逃不掉的。逃跑就代表心里有鬼。

    【这些人是属于世家的,而这些世家们现在也是充满妥协和软弱的他们对沙暴港,以及赵宣檄的态度非常复杂】

    当赵宣檄成为将军后,一开始这些当地望族是恭喜的,但是赵宣檄这小子表明了不支持自己妹妹和当地联姻的态度,这些望族,表面上没有撕破面皮,暗地里就对赵家这个外来户进行了阻扰。

    赵家在当地建设工业,建设港口经济,结果在657年开始,各种原材料进货渠道就堵死了,而且产出用品的商业渠道也卖不出去。当地的望族试图用这种软手段逼迫赵宣檄就范。

    但是这种商业上对沙暴港口的绞杀,随着叶飘财那边跑过来送钱、送舰队,南方的商路开通,这个计划直接破产了。

    世界上最炽手可热的贸易,就是军火贸易,但是军火怎么卖、如何卖,利润是不同的。

    把军火卖给想打仗的人,那是三流军火商。

    把军火卖给敌人,是二流军火商。

    而一流军火商,则是有一支能打的军队,供应自己的部队对外提供“市场服务”军事保护。

    而蓝星上,最大的军火商说到底还是五流氓。

    五流氓军火产能是世界第一,虽然也外卖一些,但是最主要还是自己的军队用,提供‘市场服务’。额,不买就会死,似乎,有点,强买强卖。

    买兔子武器的基本上都集中在周边一圈国家。而周边,基本上买了兔子武器、签订贸易链的国家,虽然有时候有外界捣乱,但政权都是很稳定的。

    至于美帝那就不用说了,中东只要买了美帝的军事保护服务,哪怕只是酋长制、黑暗的封建王室制度,也不用担心被推翻了!

    现在沙暴港口的工业已经全部转为军工业,完全不用担心破产,因为南边的财阀将买单。而沙暴港这个“服务业”市场,当地望族想用传统商业手段来遏制,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

    在最后一箱矿物送到火车上后,苏鴷从二十米的高塔上跳下,作战服在落地的时候,功率陡然增强,胳臂肘子,排气口中喷射出了一排排火星。

    苏鴷利用腿部战服的弹力系统,卸掉高空降落的冲击力,扭了扭脚腕朝着自己的汽车走了过去。在码头的道路上,一个执事衣着的人走了过来,

    他走到了苏鴷面前,让苏鴷不得不放缓脚步。

    这位执事恭敬地递上了请帖。说道:“苏鴷先生,我们家族族长期望能今晚与你一见。”

    苏鴷拿起请帖翻看了一下,发现落款是自己的名字,冷笑了一声,刺啦一声,将请帖撕成了两半。这让那位执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鴷疲懒地说道:“你们重新写一份,给外事部门送过去,和你们对话,不属于我管。”

    苏鴷在这个人目瞪口呆中,缓缓走开,没有和他们废话一句。

    苏鴷亲自(以光灵身份)制定沙暴集团的秩序,是不会亲手破坏这个秩序的。一个集团内各司其职,不相互僭越,方能保持秩序稳定。

    若是苏鴷本体接受了这些望族的邀请,虽然是能够向赵宣檄解释情况,不会被赵宣檄猜忌,但是等于给集团秩序撕开了一个口子。

    这些当地家族可以私下和沙暴集团各个部门见面。换而言之,也就是当地家族可以渗透收买沙暴集团的每一个部分。那样队伍就散了。

    而苏鴷决断沙暴集团和外界家族的关系,完全可以通过赵宣檄来。赵宣檄对苏鴷(光灵)言听计从,几乎就是苏鴷的“游戏手柄”。

    所以苏鴷若是用本体来和这些家族交流,就如同用舌头打字极不适宜。

    ……

    千鳌岛以北的海域,一个月牙状的岛屿,三艘驱逐舰来到了这里。赵宣檄看着远方的小岛,对肩膀上的苏鴷问道:“灵,你这么急吼吼地,让我来这里干什么?”

    苏鴷光灵从赵宣檄肩膀跳到了他的头上,翘起了二郎腿,说道:“探索和发现,这里可能有一种重要的资源”

    赵宣檄略带疑惑:“重要的资源?这里可是靠近海人类的地盘,再重要的资源,我们能从海人类的眼皮底下抢吗?”

    苏鴷摆了摆手说道:“这个资源海人类不要,因为,他们害怕诅咒。”

    赵宣檄不解问道:“诅咒?”

    苏鴷:“对,穿上铅装装甲防护服,上去看看吧。”

    【这要追溯到一个月前,当时苏鴷本体在海人类贵族俘虏营走动得很频繁,和这些海人类俘虏们套近乎,打探消息】

    当然由于女人心理防线最好攻破,所以苏鴷加大了功夫。例如丝绸衣服,这些都是海里没有的东西,蛟心在觉得感兴趣后,苏鴷一连送了好多套。

    黄天不负有心人,这菇凉对苏鴷说了很多重要消息就包括月牙湾故事。

    月牙湾,据说曾经是上古诸神封印神器的地方,但是由于神器崩坏,最后形成了可怕的诅咒。

    上古的神器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但是根据一些不幸闯入月牙湾的人口述,在月牙湾内遍地都是一种奇异的发着绿色荧光的晶体而这种晶体叫做绿铜晶矿。

    现在一艘小船从战舰上放了下来。穿着特制的机械作战服的赵宣檄和几十个人,提着枪登上了这个小岛。

    小岛上非常安静,没有多少植物,以至于地面都是裸露的。

    赵宣檄看着月牙环形岛屿上,同样是环形的石头堆,喃喃地说道:“这是岩石城墙的遗迹。”

    随后他捡起了一个棱角都光滑了的岩石,虽然已经被风雨打磨成了鹅卵石的样子,但是其材质,明显砖窑中烧制的。而且这些棱角消失的石头堆的底部是保持交错相叠的。

    苏鴷看了看这个岛屿:“嗯,是遗迹,我们没来错地方。”

    赵宣檄惊讶道:“既然是遗迹,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航海图标志?”

    苏鴷幽幽地说道:“那是因为在岛屿上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然后直接死了,死人,是不会传播的。”

    赵宣檄毛骨悚然,顿时停了下来看着光灵,问道:“你把我带到这个不干净的地方想干啥?”而周边的士兵看到赵宣檄突然停下来,立刻进入警戒。

    苏鴷噗嗤笑了一下,说道:“放心、没有鬼怪,只是这里的东西可能会很危险,稍不注意,可能会中毒。”

    赵宣檄顿了顿,然后对周围士兵吩咐道:“所有人注意,不要乱碰岛屿上的奇怪东西,这地方有蹊跷。”

    十分钟后,队伍走上了眼前这个曾经是巨大环形城墙的,碎砖瓦堆。而在堆顶端,所有人朝着环形岛屿内看去,而所有人被眼下的景象震撼了。

    一个个方格有序浅塘在岛屿内部秩序分布,由于风化作用,每个池塘边,已经没有垂直痕迹,而是光滑的浅滩。但是这“田”字一样的分布,说明是人造物。

    池塘内沉淀了大量的沙土和一汪汪浅池。池水是那么的清澈,并且闪烁着荧光,让人不禁想要进入其中。当然,在没有任何人提醒的情况下,尝一尝这些水也不奇怪。

    就在大家为这美轮美奂的场景震惊的时候。

    苏鴷光灵:“这里是,一个废弃地。”

    赵宣檄好奇心被勾起:“什么废弃地?”

    苏鴷不禁念叨道:“两万年前,神赐时代,人类掌握的一种大威力武器。在陨月盆地制造死亡玻璃丘,就是这种武器使用的痕迹。而该种技术也可以用来发电,成为一些大型武器的能源系统。”

    赵宣檄打断了苏鴷的自言自语:“灵?”

    苏鴷:“嗯?”

    赵宣檄:“你,来自?”

    苏鴷:“我现在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