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13.4 老龙 出渊, 不在场的操盘手,

    在翠屿港外海,一万三千吨巨轮实验室内。当寒山带来的十六位中位职业者通过临床试验,为两位寒山上位职业者初步验证了法脉修复技术可行性后。

    紧接着寒山的上官大师,则是进行亲身体验。

    胡髯被剃干净的上官德阳身上贴着大量电极,躺在了医疗舱中。在对其法脉进行详细的测试后,白浩歌开始为他进行手术准备。

    在对上官德阳的身体情况进行了七天的调试后,无影灯闪烁,开始‘蓬芝’的植入。

    【灵脉修复分为四个疗程】

    第一个疗程,是将三个重要的中枢灵池恢复,将在五天内完成。

    第二个疗程,是在船上进行康复测试,医疗组将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观察,同时对十三个半衰竭的灵池进行维护。

    第三个疗程,则是让德阳回去进行为期一年的药物观察。也就是每日的定体术运动,食物、服药都要按时定量。

    第四个疗程,则是要十年内,每天都在相关仪器中躺一下,对身体上植入物的情况进行检测。

    这和寒山士族们一开始想的有所出入,蓬芝技术,绝不是一枚金丹入腹百病消散。整个治疗是一个长期过程。

    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要依靠成年后不断地努力维护,来弥补年少时法脉发育疏忽的方法。

    当然,在大部分公卿眼里,每日要都要维持刻板的定体术功课,同时要守戒律忌口,对于‘把持权利,延长政治寿命’来说,都是值得的。

    【四十天后,在医疗船上,上官德阳进行完第二个疗程】

    因为疗程需要而剃光头,脑袋光光的他走进了船上的测试仓内。

    除了细胞再生术和微生物分解术的使用要相对小心,他在测试场中的其他法术测试,均达到了年轻时的巅峰状态。

    当一系列的测量结束后。

    上官德阳不由心神豪迈,因为‘神衰’而‘隐居’草堂的他即将甩开束缚,重新龙啸于天。

    而跟了他三十年的家臣,自然是看出德阳的心喜,立刻走来以标准的忠仆嘴脸,激动地说道:“主上,您,您?”

    上官德阳脸上的皱纹展开,深呼吸后,语调轻微不失逼格地负手沉吟道:“老夫,很好,很好!”

    坐在白浩歌肩膀上的苏鴷光灵,见到这一幕吐槽道:“这画风,任我行出笼?伏地魔复活?亦或是伊利丹越狱?这老头子刚来的时候挺慈祥温和的,现在目光怎么这么犀利还带着狂气?不会是实验有副作用吧?”

    是的,一旁看着这一幕的白浩歌也暗暗咋舌,这老头来的时候看起来还有点伛偻,现在简直是虎虎生风。以至于白浩歌都怀疑这法脉修复手术有延寿功效。

    上官德阳转身对一旁的白浩歌说道:“先生大贤,蓬海不辨皓珠紫金。先生若有暇访北,老朽扫榻相迎。”

    白浩歌被其过分热情弄得有些难以适从,挠了挠脑袋,用地道的寒山腔回应:“德阳大师谬赞。能得大师夸赞,晚辈多年所学终可无愧。”

    这让在场的寒山人陡然醒耳。

    【到目前为止,上官德阳还没搞清楚白浩歌的来历】

    寒山的白家当年,很不地道地送了白浩歌的堂哥到德阳麾下,为家族维系了与高层联系的渠道,但是对德阳来说,就仅仅多了一个地方上‘学生’,对其印象都很模糊。

    德阳此时不知面前这位年轻至极的权玺与自己差点能成为师徒,此时他言讽蓬海不识才,有些……

    而在五十米外,赵宣檄看着撩白浩歌的德阳,他脸上的笑意危险起来。

    赵宣檄是完全放心己方技术保密。

    现在沙暴集团内掌握法脉移植修复核心技术的只有两人,一个就是白浩歌,另一个是融绝宕(其实苏鴷也掌握核心技术,但是赵宣檄不知道)。外界只有撬动核心技术人员,沙暴集团的法脉移植技术才会泄露。

    融绝宕的家族在沙暴扎根,自然是不用担心。

    而白浩歌虽然来自于寒山,但是寒山白家那边的破事,赵宣檄很清楚,并且对白浩歌的情况非常代入他自己也是被家族赶出去的。在他看来,现在能自立门户,为啥要回去倒贴?

    而且白家当年做得,可比赵家对赵宣檄做得要过分多了。直接将白浩歌削成旁支,然后这么多年也没见他们联系白浩歌。

    这一点,赵宣檄都很奇怪,白家这个地方小家族到底是出了何等优秀的操作,将权玺种子给排挤出去。话说河源地区,千年世族严重内乱的时候,都不敢这么玩。

    不过这位寒山老头子,敢当着自己面挖墙脚,赵宣檄怎么着也要回敬一下,他看向寒山一旁的另一位公卿。

    【站在试验场一旁的吕祈轩正在‘若有所思’,其实,吕祈轩正在和苏鴷对话有关白浩歌的事情】

    现在,苏鴷很嘚瑟地对吕祈轩晒成就:“当年我,找你帮忙,让你寻求照顾的家伙,就是这个白浩歌啦”……“不过现在不要了,所以你还欠我人情还没还”云云的话题。

    吕祈轩现在很麻木,心情复杂地对苏鴷称赞“小神仙好手段”,同时再次提及“自己儿子需要拜托神仙多多费心”之类的话。

    处于炫耀中的苏鴷,陡然感觉到吕祈轩有些酸,意识到自己这一两年,对吕茗的培养有些过于不温不火了。

    苏鴷讪讪地对吕祈轩保证,自己会对吕茗多注意。然后转移话题,提示吕祈轩注意一旁的赵宣檄。

    吕祈轩随即抬头看到一旁的赵宣檄。

    赵宣檄对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光投向一旁那个老光头。

    此时吕祈轩顺着赵宣檄的目光,看见德阳正在‘过于热情’地邀请白浩歌。当即意识到,一旁赵宣檄可能对这老头子现在的举动有点不爽。

    吕祈轩当即向着赵宣檄解释道:“德阳大师是寒山内的老公卿。在年轻的时候主管了寒山的财务。在退隐后,他提拔了很多优秀的年轻人。现在他见到白君这样的年轻俊杰,不免心喜。”

    赵宣檄语调绕弯地反问道:“额,提拔了很多优秀年轻的贤才吗?那么你可知,那家伙来自哪里?”赵宣檄手指了指白浩歌。

    吕祈轩愣了愣,他也是刚刚知道白浩歌就来自于寒山,但是刚刚他还没问。而现在吕祈轩虚心问道:“敢问白先生的职业是?”

    赵宣檄:“权玺,生物师,催化师,还有医牧师。”

    吕祈轩大讶,同时有些许激动,问道:“竟然能兼职如此多的权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能’是用了重音,这是在对自己肩膀上的小神仙询问。当然,要是更进一步的追问,那就是“我儿子呢?”

    赵宣檄点头:“他啊,他的法脉没有魔力点了,天成哦。”所谓天成,就是法脉上没有蓄魔点,不会因为身体衰老而衰老。

    出乎赵宣檄意料的是,吕祈轩顿了顿没有进一步惊讶,而是露出若有所思(心不在焉)的神情,沉着地点头回答道(实际是敷衍):“那么,应该是寒山白家。”

    现在吕祈轩在忙着对肩膀上小神仙进行家长和老师模式的交流。白家那些狗血烂事苏鴷刚刚和他说过了,他现在没兴趣管别人家孩子。

    赵宣檄见吕祈轩反应不激烈,不由感叹吕祈轩有大将风度,能够沉得住气。于是他语意渐渐开始拨弄:“哦,看来,看来大人虽然在野,但对寒山还是了然于胸,哎,白家也是!啧,好好地就把白兄弟给驱逐了。”

    吕祈轩表面上点头,用带着点‘疑惑’稍许‘惊讶’的语气回应:“驱逐?!”但实际上则是继续构思该用什么样的文案跟苏鴷讨论自己儿子的教育。

    赵宣檄默默观察着吕祈轩的反应,悄然走近一步,看似是‘私下’告知,实际上声情并茂‘朗诵’道:“是的,当年白家要选出族内的优异弟子,要选出最优秀一个,拜入松涛学院门下。我这白兄弟很倒霉呢,他准备回家竞争的时候,白家内部已经决定了人选。呵呵哈,然后他被划到了旁支,所以……”

    赵宣檄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悠然长叹。只是这番作态,哪是感慨‘白家对白浩歌不公’,分明是指桑骂槐地对吕祈轩说:“寒山也就这个样子,将军,我为你的境遇感到不值,你到我这来吧。”

    赵宣檄的音调,恰好是能让十几米外对白浩歌苦苦相邀的上官德阳听到。

    这位大教育家意识到了,这个故事关系到自己,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吕祈轩肩膀上的苏鴷光灵也借机岔开了吕祈轩这位家长的质询,指着赵宣檄对吕祈轩说道:“你注意,注意,人家在说白浩歌,其实在说你呢。啧啧,他想招揽你,现在你可要想好该说啥话,千万别给国内的人再算计了。”

    吕祈轩只能悻悻地放下与苏鴷有关‘老师教育责任之类’的争论,转而应对赵宣檄。现在他必须对寒山忠赞一番,以免被国内小人拿到口实。

    当吕祈轩慷激昂,表达自己和寒山之间坚如磐石时。

    而这边,苏鴷光灵跳在了赵宣檄肩膀上,絮叨道:“刚刚你的表现,对蓬海蔑视很足,姿态也很低,但是求贤还需要含蓄一点,那个度,还要再把握一下。”

    旁白:此时现场上,苏鴷本体不在场,但却是现场最最活跃的人,犹如敬职敬业的导演,在为每一位‘演员’的状态,进行尽职尽责的引导。

    ……

    白浩歌正拿着德阳第三疗程的配药,感觉到气氛突然不对,快速将药物单打印出来,交给德阳。然后就以“我有事”为由告退了。

    溜出大厅,当船舱闸门关闭后,白浩歌吐了一口气,习惯性扭头对肩膀上的苏鴷:“笔仙,刚刚是”

    正在把控现场气氛的苏鴷立刻打断了白浩歌的话:“去领盒饭,我现在忙着呢,有些事等会再说。”

    白浩歌愣了愣,然后小声嘀咕道:“在玩什么呢?这么兴奋。”

    【三个小时后,在宾馆大厦房间内,传来了猛拍桌子的声音】

    现在德阳则是从吕祈轩这里得到了答案。

    “此言当真?!”恢复了权玺职能的德阳,仪态再现几十年前大权在握的模样,而语气中表达惊怒和不解过程中则带着杀气。

    吕祈轩瞅了瞅这重新抖起来的老头子,皱了皱眉头,不卑不亢地回应道:“如果没错的话,当时白家有学生拜在你门下,你回国问一下岂不就成了。对了,现在拜在你门下的白家子弟是谁?”

    德阳扶额思考一番,缓缓答道:“白浩心,六年前拜在我门下。但是他从来未对我说过这件事!”

    吕祈轩嗤了一声,摇了摇头道:“他为何要对你说家丑!再者,就算当初白浩歌能拜在你门下,就依旧能取得今日之成就吗?这是天意,不可强求。”

    ‘嗖’的一下,苏鴷突然在吕祈轩的肩膀上窜出,拍手鼓掌道:“你说得对,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每个人的路都是与众不同的,不必太执着他人的优势。”

    而原本一脸正气的吕祈轩,听到苏鴷的话,嘴角抽了抽。他想要说什么,最终咽了回去。

    现在吕将军还能说什么呢?苏鴷在他反驳别人的时候,顺着他的道理这么说了。这还真会找时间、找场合交流。

    【吕祈轩对苏鴷态度在潜移默化地改变】

    初次见面时,吕祈轩还把苏鴷当成山神野鬼。

    在渭水之战时,苏鴷的战略叙述则是让吕祈轩视苏鴷为某个英灵。

    而现在,吕祈轩已经开始猜测苏鴷光灵是哪位圣贤莅临人间传道,因为志怪传记里的魑魅魍魉之辈惑人心腐人志。因为白浩歌现在这种灼简留史成就,也只有圣贤大能能够导引。而吕祈轩渐渐对苏鴷有了迷信。

    一旁的德阳也渐渐冷静下来。感叹了一声后,开始转换话题和吕祈轩讨论法脉修复的感觉。寒山此次验证技术的流程中,当德阳验证完后,自然就是吕祈轩进一步验证了。

    这老头温言对吕祈轩仔细介绍了一番法脉植入的流程。

    过了数个小时,吕祈轩离开后,德阳独自一人在房间内。

    德阳脸上的温和敛尽,目光中闪烁锋机。

    他龙行虎步地来到书桌前,执笔修书一封,门外的家臣送来了驯鹰。将信件密封套在驯鹰脚上,家臣打开窗户,驯鹰展翅朝着北方飞去。很快消失在蒙蒙夜色中。

    法脉修复,该技术在政治上意义重大。寒山内部各方派系原本是均衡的。

    退役的公卿们在政治上立场是保持明面上中立,不介入任何一方的争斗。

    而现在可以重启职能,各个派系的力量会悄然壮大,同时不清楚对方力量,很多分歧在短期内必然会尖锐化。

    现在吕祈轩即将进入医疗船,进行医学调试。

    那么接下来这个寒山派来验证技术的使团,将由德阳把持对外口径。

    德阳在接下来一个月时间,对国内进行模棱两可的公开汇报,而私下对国内盟友进行串联。

    虽然在学院做讲师时是‘好好先生’,但年轻时在政坛上也是有一两位宿敌,而现在这些宿敌也还没死,还在家赋闲。

    当今法脉修复技术出现了,这些人必然会出山。德阳这个老滑头,准备接下来半辈子彻底压制住那些老对手,来弥补年轻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