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18.4 揍

    二十分钟后

    羽曙星驱车来到了活动部楼下,随后犹如迎风而起风筝,利用足下的法武火焰腾跃飞上了楼层上。

    这么飞速的上楼后,她拽住了被迫在此等候的孙君娜:“人呢?”

    孙君娜面对羽曙星逼迫的目光几乎是吓哭了,她用哭腔说道:“我不知道,他直接走了。让我们,解散部门。”

    羽曙星脸上带煞,瞪向她:“他没说什么吗?”

    孙君娜被气势所慑,语无伦次:“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羽曙星放开了孙君娜,眼神中闪过一丝焦虑,随后则是自言自语自我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他可能是去找……”

    羽曙星猛然跺脚,手腕上跳跃着火焰。

    五百米外,在路口,戴着墨镜,套着帽子拙劣乔装的炽飙凤利用远望目镜看着羽曙星的表现,也不禁觉得事态严重,掏出了电话拨通了自己管家的电话。

    拨通后吩咐道:“隶叔,给我查一下,阳和的社会活动部最近和社会上的冲突到底是怎么回事。”

    ……

    穿着运动服,内着蜂鸟级战服的炽白拎着箱子,入住了一个不要身份证的黑旅馆。

    这个黑旅馆没有网线,无法定时供电。这在信息技术的时代是难以想象的,但是这是事实。

    资本主义逃避社会责任,会天然造成大量的绝对破产者,形成没能力消费‘电力,网络,自来水’的贫民窟。

    当然这里也没有治安,真正的强者为王。

    在房间内。

    炽白打开了自己的箱子,里面是一排排做好的飞刃。除了飞刃,炽白还精心准备了近战武器。一节一节折叠管,管子螺旋拼接后,装上长三十厘米的剑刃,就成了一把全长一点五米的短矛。

    短矛棍体是陶瓷附着钢铁。这个世界有电系法术位,炽白可不敢用全金属的。而矛尖长三十厘米,也就意味着除了刺,甩上去,效果也堪比长剑剑荡。

    【既然警督建议自己和那帮人私了,炽白就准备和他们私了】

    四个小时后,邯民城,第七区的农业市场。

    由于是大年节,这里非常热闹。穷人也需要过年,所以大家都热热闹闹地穿梭着。

    农贸市场的元鸟蛋批发市场非常热闹,大家都要补充蛋白质。门口店铺老板笑着数着钞票,这些店铺内角落中还放着几天前的一些木棍。连证据都不屑于隐藏了。

    这些菜场的市井贩徒和阳和秀才们以及其他民众都是一样的。只有在从众的时候才有勇气肆意张扬,平时单个人的时候都是唯唯诺诺。

    虽然世人时常鄙夷匹夫之勇,然而当世,能以自身之寡面对数十数百之众,仍有一腔血气,逞匹夫之勇的人,百中难有一。

    在菜市场内,一个个头不高,带着面具身穿塑料雨衣的人,拎着两个小桶走进了公厕。

    两个小桶都不大,就三十厘米高,二十厘米宽。当这个小个子从公厕中走出来的时候,一旁的人纷纷避让,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并且低声咒骂‘晦气’。

    然而这个带着节日面具的人对着周围的看众看了看,笑了笑,抬起了手,手腕上露出了机械系统,一条钢索直接弹射了上去,钉在了市场大棚建筑上方的钢架房梁上。

    在所有人对‘昂贵战服’的惊诧中,他纵身一跳,提着两桶粪,直接飞身而上。

    同时两挂鞭炮,被甩进了三十米外的元鸟蛋店铺中,噼里啪啦的作响。里面购买东西的顾客在五秒之内惊慌失措地跑出来了,剩下的人则是躲在了里面。

    鞭炮刚刚炸完了,剩余的顾客也跑了出来,连带着店铺的伙计。这时候房梁上的炽白,将两桶粪甩了进去。

    这投掷的抛物线,是完美的,木桶砸到店铺内更是朝内滚了进去,内部污秽之物,宛如开花弹一样炸开。

    那场面,嘿,炽白的领域都不愿意往里面看了。当店铺中咆哮传来,炽白已经悠悠哉哉荡出菜市场。

    因为‘外貌软弱’才遭来恶意欺辱,所以炽白呢,就要变更这个在市井贩徒眼里的印象。

    所谓‘大部分因为无知,被一小撮人怂恿’这在很多时候都是伪命题,这个菜市场内的蛋贩子们哪里是被怂恿,他们那是主动跟着带头大哥宣泄平时积郁。

    这就类似于古代那帮没有信仰的军队管得严苛,在攻破城池后,大索三日时,就显得越来越暴虐。

    【炽白先前承认自己对蛋贩忽略了,如果早点知道调查后发蛋会引发与这些商贩的社会矛盾,一定会处理。但是现在,就是要告诉他们,对话解决问题是唯一出路,想要蛮横解决问题,他们没这个资格!】

    走出菜市场后,炽白丢掉了身上的一次性塑料雨衣,接下来是准备找他们的带头大哥。

    嗯,总而言之,这些社会上的带头大哥们这次带着这帮原本弱势的群体,对更弱势的学娃们,来了一次自以为是的强势。

    这次,带头的貌似叫什么飞龙帮。

    数分钟后,炽白看着这座金碧辉煌的十五层大楼,以及楼顶上张牙舞爪的龙兽,嘴角冷哼了一声。

    而在大楼外面的街道中,来来往往的人,似乎察觉了炽白的特殊。

    只见在众目睽睽之下,炽白戴上了全息头盔,扯掉了身上遮蔽的衣服,露出了躯体线条明显的全身战服。一股金属棱角般的杀机从全身散发出来。

    短矛取出后,炽白手臂快得犹如残影一样,对接完毕了短矛,一米五的短矛顺手甩出了一个棍花。

    而内藏有大量飞刃的盒子,则是放在了自己背后,随着两手在背后一扶,背后的卡槽牢牢地将金属盒子卡住。

    这时候飞龙大厦内门口穿着黑色安保服装的护卫者匆匆赶到大厦门口,企图拦下来者不善的炽白。

    这些一脸横肉的大汉跑出来后,周围街道上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散开,当然他们也没跑多远,确定距离安全后就拿着手机拍摄。

    对看客们来说,帮派地盘上,平时没人敢在这里撒野的,醉汉醉倒都知道要规避这里。

    现在传说中被严格管制的“全覆体战甲”堂而皇之出现在这里,而且眼见着似乎要搞事的样子,好事之徒们不禁大感兴趣。

    而飞龙帮的带头头目看到门口炽白,以及那动能恐怖的矛尖舞动,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大声问道:“这位少爷,请问你……”

    电子声音响起:“滚!别碍事。”

    一连串齿轮上弦时受到强力崩颤声中,炽白的机械肌肉蓄力爆发。

    见到炽白瞬间跳跃,黑衣大汉猛然掏枪,如此果断,很显然是经历过很多很多凶狠的场面了。

    然而,刹那间他的眼睛被刺眼的光芒弄得什么都看不清了。

    炽白轻装战甲上没有防护模块,三公斤以上的战甲外挂质量,妨碍战甲的灵活性。取而代之的是激光致盲系统,领域早就锁定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并且测算了他们手上枪械的弹道。

    慌张的帮派成员在眼盲的情况下乱开枪,但是什么都没有打中。

    而他们开枪,反而让炽白的行为更冷酷了几分他们若是抬起枪口只是做惊吓警示,一向心软的炽白是不会对其致残的,但是既然枪口的角度是企图扫射自己,那么就没必要因为残留的道德负担搞“击而不伤”了。

    膝盖上的机械肌肉为碳纤维的韧带蓄积了近乎可怕的弹力,四十步的距离,在半个呼吸之间直接瞬息而至。

    短矛轻轻一扬,那个开枪的人手瞬间被切断,如果能够及时送到医院,凭借当今的医疗技术,还是能够接上的。

    挑选一点五米的短矛绝非炽白中二,而是动力战服一跃就有十米,三十厘米的矛尖挥扬,在短距离中比枪械要精准多了。而比起利刃弯刀,这个较长的短矛有助于炽白在冲击时候把握平衡。

    两个呼吸不到,战甲涂层蔽光的炽白,身形如同鬼魅在这大厦楼下的空地上折转了六下。

    “嗖嗖”,在空气被劈开的声音中,短矛锋芒甩出了一条明亮的折虹。而这道锋芒,从四个人腿上闪烁而过,鲜红瞬间从裂口飙射。

    而其他人则是在炽白冲起来的时候,就开始避让,炽白蜂鸟级战服的功率达到九马力,冲击时正面给人的压迫力,不下于骑兵迎面而来。他们本来心态就处于下风。

    在发现打不着炽白,反而现在四人被锋芒扫成血红四溅时,大汉们直接义气崩溃了,连滚带爬四处躲避。

    这些社团内的护院本来就不是军队。

    ……

    在虎骇群羊后。

    炽白没兴趣和这帮底层混混纠缠,只要丢枪闪开后,也就不再拿短矛的锋刃削他们。

    吓走了这帮弱渣后,炽白奔向了这座大厦,在助跑中,犹如蚂蚱一般,直接蹦上了三楼。

    这个夜总会大厦中的三楼,伴随着大量女人尖叫和玻璃破碎的声音,所有灯光全部熄灭,

    三秒后玻璃窗轰然破碎,炽白跳出来,窜到第五层。也是不过四秒,第五层灯灭,场乱。

    之后是第七层,第九层,第十一层,十三层,十五层。一张张的桌子被轰出来,大量的纸张,钞票,还有一些赌博的筹码,从窗口抛射出来。

    很显然,临近过节飞龙帮的场子生意不错,当然今天全逃不了炽白的一顿猛砸。

    以炽白砸场子下手之狠来看很显然是对几天前自家鸟蛋被砸的发泄。

    大楼周围数百米外看热闹的人纷纷拿出了手机拍摄这一幕,猜测飞龙帮该怎么接招。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不用猜了,飞龙帮根本接不住。

    ……

    就在第十五楼,光线闪烁轮不到一秒,貌似就传来某个男子的惨叫,随后是乒乒乓乓东西被打倒,某人被拖行的时间。

    紧接着堪比终结者的炽白单手掐着这个帮派的头领的衣领,硬生生地拖到了阳台上,将其悬空在了十五楼高楼边缘。

    这位拥有法术位的帮主,胸口被炽白用手中利刃捅穿,大量失血,又被炽白的细胞再生术把表皮修复止血内部断裂肌肉没有修复。

    之所以被连续插数矛,纯粹是他见到炽白后有抵抗的企图,当然只是企图而已,炽白不可能让他动手,能量观察不是盖的。直接捅了四下。剧痛让其全身抽搐。

    悬空倒挂在阳台上的飞龙帮帮主,连蹬腿都不敢了。当然他现在双手拉着炽白的手掌,想要放松炽白手掌对自己脖颈的扼制,努力喘息,同时更加恐惧炽白突然松手,让他从十五层的高楼下坠落。

    此时他裤裆中直接漏出一滴一滴的液体和创口上红色混在一起,迎着风,从十五层楼的空中飘洒。

    ……

    这位自诩在江湖上舔过血,手腕足够狠的帮主,现在完全是胆寒。

    江湖上百分之九十的打斗,开场前都是要喊话的,因为战斗都是逼退对方为主,就算是以多打少,也要喊几句让别人束手就擒的话。只有夜间暗杀灭门才会一句话不说就动手。

    而现在,这,大张旗鼓上来就下重手这么干,是战场上才有的干脆利落的杀伐气。

    然而炽白接下来的动作让这位帮主汗毛炸立,身穿机械服的铠甲的炽白直接拎着他从十五层的高楼上飞跃而下。

    这位帮主是没有看到炽白背上的机械箱子连接碳纤维拉绳的机械爪,已经抓到了边缘固定物上,所以被这种跳楼的举动吓尿了。

    嗖,风声在帮主耳边呼啸,使其脑子空白一片,

    大厦周围数百米外,围观者的惊呼中,这位帮主如夜枭般的惨嚎。在坠楼时,从高处到低处,几秒内悠扬且有层次,似丧葬唢呐饱含情感。

    呯咚一声,飞龙帮的帮主在下坠到第八米的时候,被炽白一丢,砸到了灌木丛中,而这个缓冲则是让何帮主捡回一条命。

    紧接着咔嚓金属摩擦的声音,炽白踩在了坚实地面上,背后的机械拉绳,则是将百分之九十的冲力卸掉。

    短矛一扬,咯吱咯吱的电子声音从炽白头盔系统响起:“阁下旁观可以,但是你不会追踪我吧。”

    【炽白之所以飞跃而下,则是发现了旁边有人窥视】

    炽白的矛尖对着六十米外的大树,而大树上一个三十岁的男子凌空走了下来。

    他在下来的时候,身体周围的空间一条条火流环绕,而脚尖始终有火流爆燃,让金靴底得到冲击力,得以凌空虚渡。

    这是一位六级法术位的高手。炽白通过领域,知道这货一开始就在一楼,现在所处的位置。

    炽白面前二十个新法术光束在身前绽放,基本观察了这个人热能参数,以及周围的气流。至于这个人的面貌,炽白觉得有些熟悉,想了想后发现这是炽家的管家,貌似叫什么炽隶。

    炽隶朗声:“阁下应该是来自军队,我不知道何帮主如何得罪您。您今日在此地大闹可是犯了规矩,请留下来就此事给个说法吧。”

    炽白机械音回应道:“你特么,是哪地方冒出来的葱!”炽白一般不发火,但是被勾起来火气,谁撩谁倒霉。

    炽白机械服背后,咔嚓一声,十枚飞刃弹了出来。飞刃展开后,则是飞到了天空中展开了金属刀翼,以螺旋路径在庞大的广场上飞旋。这些东西一共能够运动两分钟。

    炽隶看到了这个东西顿时色变。

    三百米的天空中,这东西能够快速变向,这是导引弹的范畴了,而控制这么多导引弹头,那就是天空中有无人机做讯号导引。

    现在没人能想到是长城长城可都是大人物,哪家长城敢像这么疯。

    炽隶如临大敌中,

    炽白的战甲响起声音,却对左边灌木丛中冷哼:“还敢跑!”

    炽白向着旁边甩出了短矛,短矛犹如攻城弩,直接射入了灌木丛,炽隶想说的“住手”卡在喉咙中没来得及发出。

    短矛将试图逃跑的那位何帮主的大腿直接插断钉在地面上,大腿被插穿的疼让他发出了惨叫。

    这一声惨叫,犹如发令枪,让炽隶在心颤中不得不出手。

    ……

    炽隶的火焰也朝着炽白迸射。他在操控法术位的时候,嘴中急促道:“阁下下手太过狠辣!”

    不过他的这句多嘴,引起炽白千钧巨浪倒卷般的反应。

    这边致盲激光密集地扫过来,他慌乱中疾退了。在余光中瞥见对面的炽白以如猫抓耗子一般猛跃而来。这引起两百米外围观者们集体的惊呼,也密集的拍照闪光。

    炽隶后撤不到半步,就犹如布偶一样被拿捏了胳臂,沛然巨力下,他直接被凌空甩起来,丢上天空五米,而他自己制造的火焰弧,还未消散,其中上半部分火弧,则是被他自己给撞散。

    没等炽隶小脑在这天旋地转中适应平衡,他就在下坠到三米的时候被炽白蹦起来再次揪住了衣服,然后被沛然的力量向前拽去。听到这位竟然说自己狠辣,炽白力道是更强了几分!

    炽白的战服功率大,且本身定体术很厉害,敏捷高,感知强。

    “任你千法万术,我一力降十会,急速破万巧”,这较量场面完全就是“爸爸动手揍玩烟花的儿子”。身为火系法武者高的火苗,如同暴风雨中蜡烛,瞬息就被雨打风吹落。

    不到一秒炽隶重复了何帮主双腿四蹬挣扎的动作。

    炽白单手拎起他后,另一只手猛的一扯,撕拉一声,脊背上衣服全部被扯下来,露出了里面的外骨骼蝶衣。炽白的手掌朝着脊椎上的蝶衣链接一拉,抽出来一大条带着电火花的电路线,这十万块钱蝶衣的电控系统被炽白毁得彻彻底底。

    搞完后,单手一甩,宛如扔垃圾一样,炽隶被重重地扔到水池中。

    水花四溅的声音宛如乐会的休止符。

    ‘奏者’立于水潭六米外,战甲变声后的电子音讽嘲道:“法武者?当代都冒出来什么垃圾玩意!”

    炽白抬起手,一柄柄展开翅膀滑翔的飞刃,原本半径七十米的飞行轨迹开始以炽白掌心为圆心缩圈,这些预备能干死十个以上高等法武者的手段丝毫没用上。

    由于飞刃角速度变快,索索的破空之声也变得响亮几分,让刚刚从水池中抬头的炽隶不禁想把头缩回去,发颤的身体在水池中抖出了涟漪或许冬季的寒风太冷了吧!

    这位准备站出来主持‘江湖道义”的炽家管家,今天晚上送得很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