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20.7 自我欺骗

    天启历545年冬季

    三淮城。

    中央的医疗实验室中,七十五岁的李梓(雷霆真人,宇庭师傅)很是焦急地在实验室门口等着。

    走道天花板上,金属凹陷内的灯,散发着惨白的光,而李梓在墙上的影子随着其踱步,从左边摇到了右边,又从右边晃到了左边。

    在一个月前,宇庭受到的伤害是高能孢子伤害。

    虽然在抢救过程中,植入了抑制剂,但是为时已晚,大部分器官已经被孢子异化成为维持自身生命系统的一部分。

    微生物分解术会让这些孢子化的器官瞬间死亡,从而导致全身性的衰竭。而任由这样的新器官留在体内,等孢子扩散到全身,影响大脑,那也就相当于活死人了。

    李梓和宇庭是亦师亦父的关系,不忍弟子就这么死亡,所以他托关系找到了军事实验室,进行全身总调制。也就是采用最新的病毒疗法。

    不过,采用这种疗法必须签订一个文件,那就是宇庭脱离原来的社会关系,和军方签订四十年的合同协定。

    【所有的人造兵武原本都是来自社会各界的人,但是在接受手术前,都要签署这种放弃人权的协定。】

    ……

    咔哒一声,李梓停止了徘徊。

    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了。

    穿着白大褂,双手插在口袋中的李江婷含着棒棒糖,从实验室中轻松走出来,李梓则是克制住焦急,快步跟在了李江婷后面追问道:“李医师,请问?”

    李江婷像是才发现李梓,转过身来,把插在口袋中的手伸出来,将一圈圈带螺旋花纹的棒棒糖从嘴唇中拔出来,说道:“哦,你还待在这里啊。”

    李梓略带紧张:“请问,医师,我的那位弟子,现在如何?”

    李江婷手上的糖果在鲜红的嘴唇上碰了一下,装作诧异的问道:“你的弟子?这里有吗?”

    在面对李江婷的询问后,李梓愣住了。

    李江婷笑了笑,从僵硬的李梓身边走过去,在走出十五米后,李江婷的声音远远传来:“还活着,手术很成功。”

    李梓这才犹如解冻了一样,对李江婷深深鞠了一躬。

    而感受到身后李梓的动作,李江婷不屑地轻嘲道:“人类虚伪的感情。”

    ……

    十分钟后。

    李江婷来到了讯息大厅中,此时她嘴里的糖果已经咬碎咽了下去,先前十分轻佻的脸上则是挂着端正的态度。而在这个电子讯息大厅中,赵源再次出现。

    他的投影依旧是三点五米高,俯视着李江婷,而李江婷恭敬的表情中,瞳目深处藏着桀意。

    赵源光影漫不经心地用手指点了点李江婷的额头:“李博士,工作情况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李江婷:“十七号实验室,刚刚出现了一个新的成功体。”

    “哦?”赵源有了兴趣。

    李江婷调出了投影资料,这是实验中,宇庭被病毒调试的数据。

    在疑似培养仓、表示宇庭身体的投影中,用红蓝色区变换的形式,表现了其体内孢子被压制,病毒控制细胞再度增生的过程。

    在这实验中。

    宇庭体内已经培育出了很复杂的法脉结构,该法脉结构已经能够协调十五个观测法术的运作,而这是战职者的级别。

    李江婷操作实验,是通过一个寄生体先进入宇庭体内,吃掉法术位器官,然后再注射病毒,使得病毒分解掉寄生体,让病毒控制细胞在体内发育成法脉。

    这种方法来源于西方的那位天人级存在的实验案例。当然那位天人级的存在骨骼上有治疗法纹,无论是病毒还是孢子寄生体在其体内都非常温顺,整个过程是水到渠成,轻松形成了上位职业者法脉。

    而眼下宇庭是硬抗这种寄生虫在体内乱窜,以及后来恶性发育的治疗方式,“前者是全身痛经的感觉,而后者是则是癌晚期器官病变的痛”。也多亏了宇庭心性足够坚韧,才撑了下来,要是一般人承受不住,则立即失败。

    ……

    在资料图上,绑在金属椅上的宇庭,表情因为痛苦扭曲成非人模样。手掌攥紧,手背上的筋肉,犹如活虫一样抽搐,汗珠从身体各个部位析出,宛如被撒了盐的蜗牛。

    赵源眯了眯眼睛看着这残忍的图片,然后平静说道:“副作用是什么?”

    李江婷摊了摊手说道:“没有副作用,(被赵源目光一瞅,立刻改口)当然将军阁下,基因链可能还存在着不稳定,所以对驱厄术(微生物分解术)抗性不足。”

    赵源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可以接受。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江婷听到这,笑容更加神采飞扬,似乎就在等待着赵源这句话,她打开另一份资料,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得到授权,进行大规模检测应用。”

    赵源瞅了瞅李江婷,眼神变得犀利。仿佛是要洞穿她的心思。

    五分钟后。

    赵源的投影消失后,李江婷脸上谦恭的表情,立刻变成了阴暗诡异的笑容。

    李江婷心中低语:“人类啊,一万年了,依旧是这么虚伪、愚蠢。”

    ……

    渭水生物基地,在巨大的培养皿中,一排排器官正在培养槽中跃动。

    天启历545年,苏木正式将这个军方中日渐势衰的项目总负责的权限交给了炽白,而炽白在接手这个项目后,调整了技术发展方向。不再以军方人造兵武为方向研究。

    事实上千川高层抉择让翠山实验室负责人造兵武方案后,已经不再给这个实验室砸钱了。

    现在这个实验室的金主是北方工业集团广大的民用市场,技术发展方向是制造人造器官,以及各种医疗服务。

    当炽白进行工业变革后,制造了大量就业岗位,解决残疾、解决工伤就变成了一种非常具有效益的事情。

    ……

    倘若没有苏木给的这个医疗实验基地。炽白还是得找军方其他实验室,重金解决工人团队医疗的问题。一个重要的生产线上,教育程度高且工作经验丰富的工人因为伤残而结束工作生涯,这会给生产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

    苏木托付给炽白的这个实验基地,让北方工业集团的经济板块每年少流出二十个亿的资金。

    当然苏木给的这个基地的工作人员也很舒适,因为他们单单是培养器官,每年就赚十个亿。这比过去等着拨款要多得多,原本的项目负责人抖擞起来。

    至于人武兵器那方面!这单纯亏本的项目,大家研究的兴趣开始缺缺了。

    实验室第六层,被一米平方瓷砖全覆盖的大厅中。

    ‘滴’,一道蓝光在炽白面前投射,而蓝光开始变粗至一米,苏木的投影在光柱中显现。

    苏木看了看炽白身后玻璃墙对面的医学实验区,对炽白笑着说道:“这里交给你,果然没错。”

    炽白摆了摆手,很独断道:“如果是转弯抹角夸我,然后催我搞人武兵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现在(手指了指地板),这里我说的算!”

    苏木微微摇头:“你嘴不要撅那么高。”随后他将评价的目光投向四周,

    这个生物基地很显然和过去不同,首先设备多了,再者基地内的人员也多了很多。

    苏木点头赞叹道:“这儿,被你经营的兴旺许多!”

    炽白:“那是,市场需求,工作人员待遇提高,自然是能引来人员就业!”说到这,炽白竖起食指:“一切向钱看齐!”

    苏木无奈道:“好了,好了,小财神,你厉害。今天找你,是另一件事情。你什么时候预备,进入总军事考核!”

    ……

    【总军事考核,即审核其上位职业者作为军团长的资格,通过考核后,将授予移动基地】

    这种测试首先是测试法脉职能,其次是检验军事战术以及对移动基地内各个生产模块的了解。

    在去年,炽白参与举星那场测试后,击败了翠屿港那两位公认的大制造师胚子。

    千川军方上层普遍认为,炽白已经有了被评为军团长的资格。可能唯一不符合规矩的地方,就是年龄还是太小了

    而如今‘年龄太小’已经被军方忽略了。

    炽白搞的经济蛋糕太过诱人,各方都在盯着,都想手快分一点,手慢没一点。所以军方已经渐渐开始忽略炽白的年龄,想要快速推进一些事情。

    ……

    面对苏木的询问,炽白托腮思考了一下,打开了一个视频。

    视频上,是炽白一个月前龙卫兵军团冲锋演习的场景。

    三百人为一个营,分为三个连队,每个连队三个排。

    一个排在冲锋的时候,每个龙卫兵机甲间隔三十米,保持三三阵型。而每个排间隔两百米,也保持一个更大的三制阵型。

    前方龙卫兵机甲负责使用激光和火力压制,而后方部队携带末敏弹,首先是放在龙卫兵机甲背部的滑翔翼上。

    当冲锋到目标三千米外的前方时候,后方龙卫兵松开这个滑翔翼让其陡然升高(可参考风筝遇到风爬升)

    在升到一定高度后会突然脱线,依托火箭动力推进,最终飞到目标两百米的上空启动末敏弹步骤。

    这样的龙卫兵团队能携带该种类精确制导武器多达到一千枚,在突击的时候,将对正前方的目标输出数量可怕的制导火力。

    ……

    炽白指着这些演习场面对苏木说道:“这就是我的部队。”

    苏木看着这喧嚣的进攻视频中,最后突破演习防线的定格画面,咧咧嘴,说道:“你这,都是从哪搞来的战术?”

    军方是晓得炽白在演练冲击战术,也知道炽白把北地的子弟们全部召集起来搞了一个叫冲击集团的队伍,现在编制高达三千人。

    但是呢?没人将炽白搞的这个东西视作为威胁。绝大部分将军们将其视为,炽白唯一一个‘固执’“贪玩”的缺点。

    当然也没人阻止炽白这么搞,毕竟炽白现在出钱养活的年轻人都是军方中层的子弟。北方的将军们不会做这种得罪人的事情。

    眼下苏木确定了炽白眼睛中有几分傻傻的认真!

    无奈地摇了摇头,扬起手在炽白额头上画圈圈,教育道:“我的融新上校,长城战将的时代已经在六百年前结束了!你呢,还是老老实实快点到军方那边报道,认真选一个专属基地!这才是你的正途!”

    炽白很怪异地看着苏木,有些‘天真加幼稚’地问道:“那个,你们不怕吗?”

    苏木抱了抱双肩,好似听到冷笑话一样:“呵呵,我好怕呀害怕你第一波就死在防御扫射中。”

    炽白仔细地看着这个蓝光中的投影,默默地点了点头,低声道:“是啊,现在,是不值得让各位害怕。”

    ……

    有时候,一些名为“传统”的东西是最难放弃的。

    【就例如中医的确是非常悠久的遗产,在科学尚明的时代,其成分、药理,有着大量值得数据分析研究的课题!但是有人偏偏要打着传统,依旧用最‘传统’的理论释因。坚决否定‘假设、设计实验、统计数据、总结因果’这一套现代科学思维来进入这个领域。理由为“这不传统”】

    而眼下,在炽白眼中,千川的将军们似乎陷入了类似的思维困局。

    按照战争法则,当进攻方能够带着大量火力快速机动到防守方的薄弱区域,对防守方的反击形成压倒性优势。那么进攻就是一种有效的行为。

    可是。

    六百年前轻钧结建立的移动基地体系,现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绝对正确的结果,让将军们杜绝用“战争法则”分析的思维陷阱。

    即‘传统’重复了一千遍,那就变成了不可用其他方法思考的真理!

    坚持‘传统方法’,‘捍卫’传统的背后,根本原因是惰性。

    因为新兴体系要构建,要付出大量的努力,炽白一个三百人的突击军团要形成战斗力,对人员的组织力,以及战术练习,要千锤百炼,比移动基地成军要付出的汗水多得多。

    所以呢!先习惯性否认其成功的可能,就能心安理得的认为,无需付出如此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