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雨后不带刀

第219章 四月躁动的花粉(今天六更)

    通过守部武雄的视角,水野清楚看到了气派的坂上庄园,他也被这资本家的气派惊到了。

    驱万民以趣之,竭天地万物之至,以奉声色无穷之欲。

    但也仅此而已,水野的目标还没有放在这些身外之物上,只要他想的话,现在暴露部分身份倒向官府,能够获得的比这也不逊色,可像那样如同犬狗般在脖颈上系上无形枷锁的情况,不是水野想要的人生。

    像这样如操偶控制着一个个超自然存在,以小石子翘起大山,水野相信超脱的一天就在不远。

    最近几天接连解锁的【纸遁】【傀儡术】又给水野添了一层信心,解锁了纸遁后,水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多余的纸张折叠了了诸多物象后,傀儡术也水到渠成的习得。

    守部胳膊上所使用的义肢正是他最新制作出来的小东西,简单的木遁加傀儡术,一个仅供装点门面,并没有多少战斗作用的义肢就制造了出来。

    傀儡术在原著中是非常强悍的忍术,其各种刁钻的攻击方式,在针对单个敌人上能收到奇效。但这种对忍者的战斗技术对水野来说就不是特别重要了,在唯我独法的现代社会,他的单体战斗能力已经是当世最强,而且论起傀儡的强度,简单制造出来的傀儡恐怕不能跟人类流水线上生产出的坦克、火炮相比,就算真的制造出了傀儡巨兽,能挡得住一轮火炮集群射击吗?

    论起机关术,地球才是走到了臻至化境的水平。

    所以傀儡术对水野来说颇有些鸡肋的意思,但不要白不要,技多不压身,正好还能给守部使用。意外之喜的是水野解锁了傀儡术后,发现自己对查克拉的精确控制大大加深,毕竟是用查克拉丝线控制,技巧不够灵活可不行。

    可惜女儿节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不然卖和式人偶娃娃应该挺不错。

    水野出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内容。

    他的指尖有根根查克拉细线飘出,犹如蜘蛛丝一样缠绕着着桌子上的文具,只需要一个念头,桌子上的东西都会瞬间飞舞起来,如果说以前的查克拉控制是在用扳手拿东西,那现在使用的就是镊子,更加精细巧妙,水野觉得现在自己能够同时控制水遁与火遁的双重龙形忍术,来一场激情的左右互搏冰火两重天。

    “欸,今天差不多讲这些内容,回去后大家可以多去思考思考。”台上的教师说完之后,慢悠悠的走出教室。

    嘛,就讲这些吧,讲的再多反正也没有几个人听。

    一个春假过去……其实还是没什么变化,班里的人还是那些人,没人在这个春假神秘消失,而且之前逃离足立区的一些同学又不得不返回了足立区,在官府发布了关于超自然的谈话后,他们忽然发现不光是足立区,而是全岛国都变得不安全起来,这种无处避难的感觉糟透了,既然没钱出国,那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

    全国每年那么多被车撞死的,总不能因为害怕车祸就不出门了吧。

    对于小民来说这终归这是概率问题,人类接受恶劣人文环境的适应力是一流的。

    “阿嚏!”

    “阿嚏!!”

    “啊,眼睛痛死了……”

    教室里的阿嚏声此起彼伏,但大家对此都见怪不怪了。

    四月的空气里躁动着花粉。

    每年到了春天都是岛国花粉症肆虐的时候,花粉症是岛国不折不扣的过敏症,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都会在春季或多或少的患上花粉症,打喷嚏流鼻涕眼睛疼,尤其是在靠山或者盆地地区,发病率可以达到总人口的七八成。这可以说是天道好轮回了,在战后快速发展时期,岛国人大量砍伐木材,导致了各种因绿植减少的公害问题发生,为了保持土壤恢复绿化,岛国人大量栽种外来杉树,结果就是岛国人一哄而上的栽种易成材的杉树,大家集体患上了花粉过敏,而且这种病一旦发作一次,以后年年都会重复,以至于现在有些政治家提议大家砍掉身边的杉树、丝柏。

    海部纱现在就有些轻微的花粉症,从一上课开始,水野就看到她用卫生纸捂着鼻子,大眼睛里噙着泪水,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花粉过敏吗?”

    “有……一点。”海部抽了抽鼻子,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给你揉一揉,应该会好一些。”

    水野的手直接敷在海部的额头上。

    “唔。”

    海部纱先是惊得想要朝后退一下,接着又顺服的将额头钻在水野的手心中,是水野君的手,不用害怕,不用害怕,温暖,柔和,真舒服啊……

    就像生病时妈妈用手心来丈量温暖,轻轻揉着。

    水野的手掌似乎有神奇的魔力,花粉过敏的症状似乎都减轻了不少。

    这就是心理作用吧,待在水野君的身边真是能让人觉得心安。

    看着海部纱的面色好了许多,水野手上汇聚的查克拉也慢慢减少,医疗忍术还真是玄学,连过敏症状都能缓解治疗

    在小巫女伊藤连日来的努力下,水野的医疗忍术突破到了LV2,这种如资本家坐在幕后拥着资本吃着利息的行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爽,是爽翻了。

    “水野老大……”晴山达也谄媚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是他的声音却透露着虚弱,谄媚的气势都弱了三分。

    将手放了下来,水野扭头看了过去。

    晴山达也这家伙也花粉过敏,而且还是有点严重的那种,两只眼睛充血了都还要到自己面前问好,这种精神让人感动。

    水野很感动,但他不会用查克拉治疗晴山达也的。

    “过敏这么严重,没去请假?”

    “呀……阿嚏,刚要去请假的,但没有找到班主任……”晴山达也在校服外套下披着的衬衫让水野有些在意。

    衬衫上画着一个白毛的兽耳娘形象,正抱着双臂蔑视的看着镜头。这衬衫也太动漫宅了吧,就算在岛国穿着这种衣服也是十分羞耻了,更别说在高中这种有一点爱好就会上升到怪癖,接着再上升到怪人,最后被集体欺负的小社会中。

    “是这样的……水野老大我打听到……可能学校足球社那边……对您有兴趣……”

    水野摆了摆手,踢足球哪有欺骗地球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