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雨后不带刀

第316章 我们用的是麻醉弹(第三更)

    街道上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从道馆中跑出的学员虽然没有一个人受伤,但惊呼之下却把道路两旁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的确看到了令人惊呼的景象,但师范癫狂的剑术,强大的破坏力,让街坊邻居吓得转身就跑。

    “给我死!”

    路边的防火栓安静的伫立了几十年,此时却迎来了灭顶之灾。

    无形妖刀从它的半边斩去,一刀两断,钢铁材质仿若薄薄白纸。

    面对自己被斩成两截的身体,防火栓它也不敢问,它也不敢说。

    “救救我爸,他被妖刀控制了,不要杀他!”

    警署的警察刚赶到现场,一名青年就扑了上来,视觉系的杀马特发型,奇奇怪怪的衣服,标准的混子青年,镰仓市自然混不开他这般人物,据坊间说这位青年经常靠着便利的交通往返于东京和镰仓。

    是道场老板最小的儿子,大儿子据说在东京当律师,二儿子是医生,不计较三儿子的话,这一家还真是理想中的富裕阶级的家庭。

    “知道,不会杀的。”

    “我们用的是麻醉弹。”

    署长拨开年轻人,虽说羡慕胜又的两个儿子,但对这家装神弄鬼骗钱的道场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作为镰仓传承几代的警察地头蛇,胜又道馆的底细他太清楚了。

    分明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卑鄙的外乡人,装作传承千年的剑道传家的名门,看起来很古朴的道馆其实也就是二三十年新建的东西,剑术水平勉强的职业级入门。

    欺骗无知的学员,简直是败坏剑道,署长家虽然并非剑道名门,但也是武家之后,对这种坑蒙拐骗的行径他很是不屑。

    几十年来,署长睁只眼闭只眼,任凭对方如何吹嘘自己的剑术,反正没惹到自己头上,而且在之前赚的也不多,无人关心眼红。

    但现在不一样了,看着胜又家靠着坑蒙拐骗发了大财,还不是些许的小钱,依仗着钱财和装出来的千年传承,地位水涨船高,署长心中难免有些不痛快,这年头骗子混的比他这种兢兢业业的警察都要好了。

    而今权力下放了部分还好,放在以前,他们这种地方警察活的无比憋屈,对上怂,对下忍。

    “注意,不要被近身了!”

    心中不爽归不爽,署长还是会履行好自己的职责的。

    “死吧,死吧。”

    锋锐的无形剑一刀就切开了汽车的引擎盖,拿着棍子的警察明智的将手中的棍棒扔的远远的。

    打不过,打不过。

    “胜又!住手,扔掉手中的剑!”

    署长双手持着手枪,弓着身子随时准备跳开找掩体。

    但陷入癫狂的胜又根本听不见别人的言语,手中无形太刀切割周围一切。

    他的目标并不只是针对活人,路边的电线杆、邮箱等等都是他进攻的目标。

    “十字斩!一闪!”

    街头一番破坏下来,不知道市政部门要花费多少钱财了。

    眼看着街道上十多辆汽车和设施都被破坏干净了,无物可砍,胜又跌跌撞撞的拿着剑柄朝向警察走来。

    整个人真的已经被妖刀所控制了。

    “胜又!止步,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还好,署长看着破坏力巨大的胜又,心里却并没有多少的紧张。

    不就是拿着一把无形太刀挥来挥去吗,二十一世纪了,战斗形势已经改变了,你的出刀还能比子弹更快?无形妖刀看样子也不像是有远程攻击的能力,我们家祖上就是被枪械教训的重新做人了啊。

    拉开距离后,胜又对他们的威胁并不大,要是大的话,恐怕现在也就只有他才敢站在这里,手下的其他小警察早就跑光了。

    “砰砰砰!!”

    署长鸣枪示警了三次,坚毅眼神望着前方。

    “别杀我爸。”

    混混儿子趴在地上,捂着耳朵抬头说道。

    “知道,不给你说了吗,是麻醉弹。”

    三次鸣枪示警后,胜又依然不为所动,捂着剑柄的手坚定无比,大吼一声后蹭蹭的冲向了警方。

    袭警,这是袭警。

    “射击。”署长压低着声音,压下了声音中激动的颤抖,竭力的装出沉稳的大将模样。

    妈的,真爽。

    不是因为杀人,而是署长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排队枪毙时期的将军,指挥着手下的兵卒一齐放枪。

    千军万马任我调度。

    得到署长的许可,警员们纷纷扣下了扳机,荷枪实弹在两个月前就已是全岛国警察的标配。

    有风声说警察厅那边正在考虑要不要更换枪械,给全国警察配上威力更大的枪械,而不是使用现在的垃圾南部小手枪。

    “砰。”

    “噗嗤,噗嗤,噗嗤。”

    妖刀增强了胜又的近身战斗能力,但妖刀柄没有让他变成刀枪不入的超人,七八米的极近距离下,即使是小威力的岛国手枪也有着强大杀伤力。

    积毁尚能销骨,几秒内射出的几十发子弹直接止住了胜又奔跑的身形。

    子弹击中,鲜血喷出,一米七不到的身体布娃娃似的前后摇摆,诡异的是这布娃娃的外表下并非棉絮,而是实实在在的血肉,彤红的血洒在柏油公路。

    “咚!”

    胜又瞪着眼睛倒地,紧握的妖刀掉在地上。

    他混沌的眼睛在最后一刻恢复清明,身体的痛感刚刚传递到大脑深处,死神就从脑后拉走了他的魂灵。

    “爸!爸!这不是麻醉弹。”混子青年张牙舞爪的扑向了署长,刚才好好答应他的麻醉弹呢!

    不耐烦的拨开扑过来的青年,署长一个柔道技就将这混子青年砸在地上。

    别看我五十多岁的人了,对付你这种花架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们……”

    “想好了,刚才你那下可是袭警。”

    青年还想要站起来蹒跚的扑过去,但看着署长伸过来的黑黢黢枪口,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负音量的吞进了肚子中。

    不是这样的,以前的警察不是这样的,从前即使被东京警察逮住了他在酒吧OO,警察也不过一笑了之,更不会像现在这样把枪口对准自己这样的普通人,不,以前的警察都不会这么丧心病狂的当街杀人。

    感谢八幡大明神的保佑,署长挥着手臂,警署人员迅速清理着现场,他们只是距离这里最近的小警署,相当于派出所,镰仓市的警察本部,乃至其他更紧要的部门正在迅速赶来。

    没人敢走近尸体的五米范围内,掉在地上的剑柄重新发出了诡异的橙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