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雨后不带刀

第728章 你就是我兄弟啊(第二更)

    东京,北区。

    单字一个北,论起来应该是二十三区里存在感最低的行政区,十个路人里有八个想不出北区有什么知名特色,偶尔也会忘记还有这么一个阿卡林地区。

    “嗝!”

    “不就是赊欠了点酒钱,至于将我赶出来吗,真是势利小人!”

    一个浑身充满酒气,依稀能看出有点点帅气的男人在街道上踉踉跄跄的走着。

    迎面单车骑来,立马绕着他的身边驶过。

    周围过路的行人要么无动于衷,要么掩一掩鼻子,醉酒的臭味令人反胃恶心,就是因为这样的酒鬼太多这个国家才原地踏步。

    不过就在醉酒男跌跌撞撞行走的时候,迎面忽然走来名拿着公文包的油腻中年男。

    油腻男低头看着手表,额头上还渗有汗水,焦急忙碌的样子展露无疑。

    “咚!”

    “啊,让一让!”

    一方是醉酒不省人事的酒鬼,一方是低头赶路的油腻上班族,两个人毫无悬念的迎头撞在一起,撞击姿势之标准像是影视剧中所拍摄的般。

    可惜既没有拐角的小巷,也没有叼着面包片的青春少女。

    “啊!”

    油腻中年的公文包飞到路边,里面的文件好歹没有全部洒出来。

    “咚!”

    醉酒男就不堪多了,猝不及防下一屁股坐在路边,脑袋懵了几秒后好悬才反应过来。

    哪个没眼睛的家伙撞在自己身上!?

    “走路不长眼睛?!!”水野总一郎破口大骂,从地上站起来伸手便去抓对方的衣领。

    作为精英公安警察,我孙子亮无论是体术还是剑术都在行,这样的醉汉哪怕再来十个我孙子亮也不惧,轻松就能将对方拿下。

    不过面对醉酒男拎住自己衣领的行为,我孙子亮不架不躲,也没有做出反击,反而脸上露出恐惧害怕的神色。

    “嚓!”

    衣领抓起,再装腔作势的挥起拳头,醉醺醺的水野总一郎活脱脱是电影恶棍。

    我孙子亮还配合的踮起脚尖,不然以水野总一郎营养不良的麻杆身体,如何能抬得起他二百多斤的净重量。

    “对,对不起,非常对不起,您没事吧。”我孙子亮鼻头一酸,立刻配合的红了眼睛,身体也一颤一颤的抖动着。

    看到这家伙都要吓的哭出来了,水野总一郎心中还是愤愤不平。

    一张脸和我孙子亮贴的极近,巴不能把自己不是好人几个字写在脸上。

    不过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一看就是受气包类型,而且说不定还是商社里的小管理层,工资不低,能敲诈出不少钱。

    水野总一郎醉酒的心开始谋划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几乎是一种偷鸡摸狗的本能,醉酒状态下也是如此。

    “用不用去医院?”我孙子亮表现的比水野总一郎还要急迫,抓着总一郎的手腕仿佛他要跑掉般。

    明明他才是弱势的一方,这时候想着的应该是怎样摆脱对方才是。

    “医院?医院就不用了……”水野总一郎摇了摇脑袋,就是摔倒一下,去医院又检查不出什么,还不如这样讹点钱就走,“你给我钱我自己去检查就行!”

    “那不行,太对不起了,要不然我给你钱,然后……我们去喝一杯。”

    喝一杯是暴击,直接劈中了水野总一郎的心脏。

    “喝一杯倒不是不行……”喝醉的水野总一郎脑袋有些不清醒,说话有些磕绊,“就去那边那家吧。”

    顺着总一郎手指的方向,我孙子亮暗中撇嘴,这家伙还真是会占便宜,选中的是看起来就不便宜的餐厅。

    虽然也在居酒屋的范畴内,可比起周围的猫猫狗狗装潢首先就高了不少,内部卖的东西肯定也不一般。

    不过这个能报销,无所谓。

    勾肩搭背的进了居酒屋,别的先没点,两个酒场中人先啤酒、清酒点了不少。

    酒过三巡,本来就醉醺醺的水野总一郎咣当直接倒在桌子上,连菜都没有吃几口,像是条瘫痪在陆地上的游鱼,挣扎着喘着粗气。

    “犬养老弟,真是……相见恨晚啊!”水野总一郎推开啤酒瓶,握着我孙子亮的手,恨不得现在两个人直接抹脖子自杀,看看能不能投胎到同一个娘胎肚子里,“你就是我亲兄弟啊!”

    水野总一郎开始还以为这大吨位的油腻男至少五十多岁,没想到才三十出头。

    “我一开始还存着要敲诈讹你一笔钱的意思,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是否醉酒,是内外两种岛国人。

    我孙子亮哈哈一笑,面上醉醺醺实则却没有醉意:“那水野大哥现在就是在当那个……”

    “街道安全员,负责整条街上的安全。”水野总一郎给自己竖起了大拇指,仿佛这真的是一件至高无上的光荣工作。

    “呵呵。”我孙子亮微微撇了撇嘴角,“那还真是辛苦了。”

    什么街道安全员,不就是和自宅警备员一样的狗屁东西?

    把家里蹲说的这么取巧,不过是个在街上闲逛的尼特罢了。

    我孙子亮可是记得资料上清楚的写着,水野总一郎的日常开销全部来自于其父亲的退休金,都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现在每天躺在床上等着死神降临,唯一不希望他死的儿子却是为了能领到自己的退休金。

    我孙子亮擦了擦心头的蒙尘,幸好他没有老婆,不然以后就要糟糕了。

    “不辛苦不辛苦,能看到街道安全依旧,我就非常开心了。”

    这种话应该出现在宣传车上,我孙子亮又继续和水野总一郎交谈着没有任何营养的话题。

    “啊,真是羡慕……”

    话题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结婚和孩子身上,不过面对这个话题醉酒中的水野总一郎就忽的暴跳如雷。

    “我家那小子,我家那小子,气死我了……现在可能已经死在路边了。”

    不,我孙子亮摇了摇头,你家小子不光没死,还活的开开心心。

    情报工作要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虽然水野空和其生父的关系并不好,但暗地里谁知道两人有没有和好。

    “欢迎下次光临。”

    但一颗钉子已经埋下,在大将开心的恭送下我孙子亮搀扶着总一郎慢慢离开。

    “我家就住在……前面那个……呕,是右边那个……”

    一栋独栋建筑,看起来有些年头,应当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也是资料上显示的水野总一郎和其父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