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雨后不带刀

第764章 骑士与僧人(四千字)

    必须向前进。

    和尚心中的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探求真相!

    蔓延的突然死亡说不定也是横须贺基地秘密的一部分,普通国民、官府公务员全部中招。

    是基地研究的大恐怖失控了?还是官府在不分敌我的大开杀戒。

    亦或者,是催促着自己的神秘力量所为。为了驱动自己向前,漠视人命痛下杀手。

    “咯吱。”和尚拳头死死攥着,如果是最后一种情况,他誓死也要揪出凶手。

    驱使自己前往横须贺,又为了这一目的草菅人命。

    “大师,您来定夺吧,再不做决定人群就要跑光了!”

    “整个逗子市都乱成一锅粥了。”

    拿过木棍撑着自己站起来,和尚身上的僧衣有些暗淡。

    “出发,向前。我们不会有事的,横须贺基地的秘密才只是展露出冰山一角。”

    “您是说……这些死亡全都是……”

    人群、警察都作鸟兽状散开,任由警察部长怎么招呼也不过聚集了小猫三两只。

    哪怕用手枪朝天射击,还是没法聚拢逃散的队伍。

    声音消散在乱糟糟的拥挤中,现在就算用大分贝的喇叭叫嚷也没用。

    “到底怎么回事?绝对是超凡在作祟,对了,守部武雄,守部部长呢?”

    “守部部长已经撤到横滨了,不过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

    “部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不能退,就算只有我们几个人也一定要把阵线守好。”岛国现代自然没有守土之责的说法,但要是自己临阵脱逃,那就连部长职位最后的遮羞布都没有了。

    “他们冲过来了,好几百号人!”

    “来来了!”

    “不可能,他们怎么还能聚拢起人。”部长瞪大眼睛,真是见鬼了,一群臭老头的组织力怎么会这么高?

    “冲啊!”

    两百号不怕死的示威者以和尚为中心冲刺着,像是大江大河中间的巨滟,硬生生遏住湍急奔浪。

    让他们悍不畏死的并不是心中探寻真相的执念,而是和尚个人的威望,他像是会发光的太阳,只要跟在这位有神性的大德高僧身旁就不会死,大师才是滔天巨浪中安心一隅。

    “呼哧呼哧。”

    飞行在空中的NHK摄制组茫然失措的看着乱成一团的地面,即使现在是夜晚,但借着路灯光亮也看的十分清晰。不甚大的逗子市交融嘈杂,人群、警察,两道从制服颜色上就截然不同的洪流混溶在一起。

    逃难叫喊的声音在低空中也听得一清二楚,隐隐约约中还有枪响声,但忽然变动的局势并不像是哪一方先动手攻击,更像是两方同时阵脚大乱,如稻米和面粉噗的一声砸成一团。

    便是连那些外国同行的摄制车团队也一溜烟的开跑,地面似乎有大恐怖,诡异变化的局面令人心慌慌。

    只在地上爬动的小黑虫放过了天上目标。

    “冲开了,警员们的防线被冲开了。”扛着机械的摄像师不知现在该拍摄什么地方才好。

    “我们怎么办?我觉得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好。”

    “跟上去!”

    “好吧……”

    直升机的探照灯照亮人群,这个灯光可比车辆大灯要猛多了,照在脸上根本睁不开眼睛,只是没有对空武器的众人也只有口头上骂骂咧咧了。

    横须贺基地人心惶惶,今夜注定无眠。

    基地上的空地集合了顶尖专家,全球最聪明的脑袋们压着恐惧琢磨逃生的方法。

    “就是这一点,疑点!你们看,整个基地每个角落都有人丧生,不分职位性别年龄,但这几艘军舰情况却不同。”

    “如果这是一场在人与人之间散播的瘟疫,或者诅咒也好,在基地人员流动的情况下,水兵海军理所应当也会被这古怪的模因传染,但……”

    “但十三条舰船中,只有四艘舰船出现死亡,其余九艘完好无损。”另一名专家接过了话茬,“是什么原因阻止了这九艘军舰死亡,只要找到原因,我们就能进展一大步,不,就算是现在也足够有巨大进展,这并非瘟疫!”

    “水,会不会是水?致使死亡的模因惧怕海水,继而可以推倒出这模因并非通过空气传播,也并非人际传播……少数出现死亡的原因,可能是靠岸水兵从陆地上携带着模因返回了船舱。

    为了保命,聪明脑袋们全力运转起来,基地上层们也同样忙的团团转。

    警察防线被冲破的第一时间就传到他们耳中,听着逗子市出现了一模一样的死亡描述,他们不禁头皮发麻。

    事情失控了,恐怖的死亡竟然也传播到了外面,而且还远在逗子市。

    逗子市北方就是横滨,横滨一旁就是东京!

    “不能慌!你们看。”

    “我们横须贺基地、逗子市。目前只在这两片地区先后爆发,可在这中间一大片沿途的城市乡镇,却没有一起死亡事件上报,这更作证了刚才的想法,这并非瘟疫,是人为的灾难!”

    “有人故意在两处地方制造死亡,这种死亡仅能在陆地传播,这股作恶的力量可能就潜伏在我们基地……或者进军的游行队伍中!祂的目标一定是横须贺基地中的某样东西。”

    偷听着的间黑藏人心脏本来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但最后一句话又让他稍稍心安,不,他要的可不是基地里的东西,只要能让他离开基地,离开岛国就好。

    “駄目!先派遣守部武雄拦住人群,对基地幸存人员隔离筛查。”

    守部武雄揉着眉心,越是想着电话另一头临时整理出的情报,心中越堵。

    警察也好,人群也好,双方都只是为了不同目标而努力的普通人,但为何有超凡偏偏要对无辜者出手?只是为了实现自己不可见人的目的?

    “这位僧人也是超凡吗?”

    “嗯。”超自然厅接待人员斟酌着话语,“我们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这次突然死亡爆发的很是蹊跷……”

    “是他做的?”

    “应该……不是。”这种具体的问题只能模棱两可不回答,“只是猜测,只是猜测,可防线刚好混乱,他们刚好突破,这未免也太凑巧了些。”

    “我明白了。”

    直升机从横滨一路飞到三浦半岛。

    看着下方不断行进的队伍,守部武雄点了点头:“交给我吧……还有那些无辜者就麻烦你们了,千万不能再出现新的伤亡。”

    时间已到后半夜,看不见星星的夜晚丝毫不宁静。

    ……………………

    聚拢在和尚身边的人群越走越是心安,稳固的士气变得更加高涨,从逗子市一路走到现在竟然没有出现新的死者。

    这就是神迹,和尚果然是有本事的得道高僧!

    跟在大师的身边还有什么好惧怕的,就算是黑黢黢的枪口堵在前方,他们也有信心挺身上前趟过。

    从前半夜走到后半夜,几百号人像是如入无人之境般

    “又来了架直升机。”

    “不管它,我们走我们的。”

    人群只想走自己的道路,但天上的直升机却低空掠过,旋着巨大的狂风在前方缓缓下降。

    “官府……又有什么花招。”

    众人像是牧场上的羊群,在领头羊的带领下就算前方是悬崖也会一个接着一个跳下。

    只是看到从直升机上跳下的男人,前排带队的几人越走越慢,出现迟疑。

    断臂、白发,平平无奇的外表,这三样‘特征’在国民间的辨识度不是一般高,大阪府超自然部长守部武雄。

    守部武雄空荡荡的右袖被狂风裹挟着向上飘,他干脆了当的左手双指掐起在袖口一擦。

    指尖擦出火焰。

    “哗。”

    整个袖子被火焰烧灼,黑色的灰烬随风卷走。

    这动作堪比双手搓火球点烟,炫酷中带着危险,人群的脚步虽然未停,彼此对视能看到深深的迟疑。

    如果说白田有纪是岛国推出的政治明星,那守部武雄就近乎是官府塑造的国民英雄,国家招牌了。

    几乎没有黑点的经历,百转曲折可歌可泣的个人故事,据传假面骑士都要为守部武雄量体定做一部新剧,就算请不到守部武雄表演,至少也会从守部武雄设上取材糅杂进故事中。

    伴随着和尚的众人不是无政府主义暴徒,他们只是有着特殊诉求,况且他们个个本身也都是在追求着知情权的正义。

    双方都是正义。

    和守部武雄部长似乎有重叠的地方,同样是为了正义,同样是为了国民,所以守部部长应该也能理解他们……大家都是一样的人。

    “守部武雄?”

    对着喊到自己名字的人点了点头,守部武雄腼腆的笑着:“嗨依。”

    “守部部长,你也要阻挡我们前进吗?”

    “不好意思,大家一路走到这里也是辛苦了。”守部武雄点着头,“但前方不允许通行,你们还是在这里停下吧。”

    有急躁性格的人直接跨步向前怒斥:“守部武雄,没想到就连你也叛变成官府的走狗了!”

    “为了黑心的官府卖命。”

    “亏你还说自己是什么正义的味方,这哪里是正义,是黑暗!”

    面对众人的唾骂守部武雄不动如山,人群有人群的正义,他自然也有自己的正义。

    无辜的国民只是被人蛊惑所以做出错误的傻事,只要大家能够平心静气的坐下来交谈,就能够解开彼此的误会,国民与国民之间没有必要闹得你死我活。

    “呼哧呼哧。”

    垂在半空的直升机快速升起,守部武雄干脆盘坐在地上,像一尊地藏菩萨似的挡在正前方。

    他不发一语,威势自成。

    “不管这个败类走狗,我们继续前进。”

    无视了盘坐在地的守部武雄,已经斗争出经验的众人继续前行。

    “还是停下吧,不能再向前了。”守部武雄摇着头,很是为众人的倔强烦恼。

    “呼!”

    他伸手在前方一划,绚烂的火焰在地上爆燃,身前五米的地方突燃大火。

    “呼啦!”

    大火向着两侧延伸就像一条长蛇,没有几秒的功夫就拉扯出恐怖的封锁线。

    火焰颜色骇人,黑色的熏烟扑向天空!

    “吓!”

    大跨步前进的人群骤然停下,火焰温度太高,即使隔着十余米的距离也能感受到肌肤的烧灼感。

    况且整道火墙高三四米,厚度也同样惊人,他们只能看见火焰后守部武雄绰约身影,要是贸然从火中穿过有死无生。

    这比警员防线有效多了,在守部武雄控制下火焰并没有肆无忌惮的扩散,而是局限在范围内燃烧着,人群不上前火焰自然也不会伤害到他们。

    “停步吧,这中间定然有误会,坐下来谈一谈就能解决了。”

    守部武雄也不想用这种略粗暴的方式阻止众人,不过他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自然是没有用嘴炮劝回所有人的能力。

    人群的目光看向和尚,和尚才是他们的领路人,与神佛附体的大师相比,守部武雄都还得向后稍稍。

    “大师,怎么办?”

    “我们……凡夫俗子挡不住火焰啊。”

    要是有车辆在手中,他们说不得还敢勇闯一下火海,但什么防护都没有的话……

    听到众人的话,和尚目光向前看来两三秒,接着对左右点了点头,“你们后退,撤到安全的地方去。”

    “是!”

    听到和尚的话语,所有人精神大振的点头。

    “快后退,大师要出手了。”

    “是要和守部武雄大打出手了吗?好,我们退,快。”

    “大师加油啊,将那个家伙打的落花流水,撕开他伪善的面具。”

    得到了和尚的指示后众人后退几百米,不过这距离也依然觉得不安全又继续向后撤,毕竟这可是两个恐怖的超凡在战斗,动辄就是一座城市的毁灭。

    “就是他吗……”

    守部武雄的视线穿过熊熊火焰,模糊端详着和尚的模样。

    从外表上来说的确是正规的僧人,但只要一想起来和尚蛊惑人群,甚至是酿成人员离奇死亡的幕后黑手,守部武雄的心中就不免烦躁。

    连神话中的神灵都有二元之分,只是有着超凡之能的凡人更不用说了。

    “大师动了。”

    眼尖的人看到和尚向着火焰墙走去,接着在一两米外停下。

    众人的脑中已经想象出摩西分海的画面,只要大师双手向前一拨,火焰墙壁便会瞬间朝着两侧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