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雨后不带刀

第949章 大结局

    “神神国?”在场的外交官都懂得日语,所以明晰水野所说的是什么。

    政治精英们的大脑飞速转动,霜岛清美眯起了眼睛,似乎要是这颗陨石成为神国的话,也是不错的事情。

    至少没有直接割裂疆土,至于这块地爆天星本就是用东京的地皮和建筑材料所制作这种事情重要吗,灾后重建总比被彻底夷平好。

    “请坐。”

    水野向前抬起手掌,地面下钻出一张张藤蔓所坐的椅子。

    一切就像是小女孩误入神秘森林中的奇妙描写,只是水野并不是什么可爱的森林妖精,而是能威胁、政府全世界的大魔王。

    这场关系到全球命运的会议并没有什么媒体旁听,只有外交团的副手在旁边充当会议书记的职责,同时也掏出了小型的录像设备,同步向国内传输会议录像。

    能够让全球主要国家齐聚一堂来开会,而且只是为了一个人,空前绝后。

    所有人一一落座,神情严肃。

    待到所有人落座,水野点了点头:“我所想说的事情,岛国方面应该已经传达给了你们。”

    “只要是我脚下所在的土地,就是我的领土。”

    “我的脚步向着何方而去,延伸的方向就是我的神国。”

    “凡是我眼睛所看到的,便是连空气的主权都属于我。”

    面面相觑,他们的确都已经从岛国口中知道了水野空的要求。

    “您说的是脚下这颗陨石吗?”湿毒代表从肤色上看不出与欧罗巴代表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在陨石这般大小的地方‘建国’……虽然没有超凡建国的先例,但在地球上也是存在如教皇国、摩纳哥这样的微型国家。

    这样的要求还是很简单的,至少那些微型国家可没有如此强的战斗力。

    在事情俨然已经不可挽回的情况下,只有同意这一条路了。

    “不只是这块陨石。”

    水野的目光没有盯着场中任何一个人:“它只是我的一个代步工具,或者说是居所,它将会在全球任何空域飞行,或者陆地停靠。”

    “当然,随着我的要求,它可能也会扩大,或者再吸纳一些人口。”

    “会移动的国家,这样便于你们理解。”

    岛国内阁现在已经是放弃抵抗的等死状态了,对水野的话语他们只是故作惊讶地挑了挑眉头,内心巴不得这块陨石赶紧离开东京,想要去什么国家便去,只要不在岛国就好。

    但其他国家的代表却炸开了锅,本来仅认为是在岛国的祸害,听意思却是要前往全球各地,这样一颗庞然大物贸然出现在任何国家的繁华城市都是不折不扣的灾难,这是在挑战全球秩序。

    连民航飞机飞错了航道都会触发别国的防空力量,这颗陨石毫无疑问比携带着核武器的战略轰炸机还恐怖。

    “这不符合《威斯特伐利亚条例》,世上从来没有会移动的国界线。”

    髪国的外交官心平气和的说道:“您这样的做法,会侵害别国的主权,而且对空中航道也会产生极坏的影响,影响到全球的经济。”  

    “是的,空中航线都是早已规划好的,有这么一颗在全球移动的陨石,会造成空中安全系数降低,会酿成种种空中灾难,是极大威胁。”

    “不过可以这样……”不列吞外交官提出了调和的方案,“您脚下的神国可以申请航道,在固定的航线上飞行,这样的话……”

    “我不是在提出条件,也不是追求协商谈判,而是命令。”卸下了良善的伪装后,水野干脆不再对自身的需求加以任何隐瞒,强绝的气势笼罩向前方,“曾经有的国际条例依然生效,但却不包括我,那是限制人与人之间的约定,而我,是神明。”

    “你们不光要拿出对待大国的态度对待我,还要清醒的认识到,世界变了,我手中不光有轻易摧毁你们的力量,而你们对我……造不成任何威胁。”

    “……”

    在场都是有修养的外交官员,对水野近似于中二病的发言全部保持沉默。

    沉默就是反对,反对就是觉得手中还有反抗的力量。

    水野发现这些人还是没有认识到情形早已不同以往,或者说他们仍然对自己的武器抱有希望,认为手中的科技武器还有翻盘的机会。

    “你们是将希望抱在了这个东西上?”水野忽的用手在身旁划过,一道黑色的裂隙猛然出现。

    看到这裂隙的时候,在大洋彼岸的阿妹莉卡政客们眼皮一跳,这道黑色裂隙实在是眼熟,高桥可怜就是从这道裂隙中掏出了最终和平兵器。

    “最终兵器?”

    “怎么和那枚一模一样?!”

    只一眼,众人就认出了这枚熟悉的兵器,虽然各国的最终兵器在外形上都有些许区别,但大体看起来都遵循着差不多的道理,尤其是阿妹莉卡的政客们,这枚最终兵器太熟悉了,正是不久前在他们头顶转了一圈进行威胁的最终兵器。

    只是那不应该在高桥可怜的手中?怎么会被水野空掏出。

    莫非超凡们的空间是通用的?

    但无论如何,最终兵器是真实的。

    “如果只是这种东西的话。”

    水野将最终兵器升到空中,速度极快,扎眼间就消失在肉眼所能观察到的极限距离。

    好在是垂直的升起,空中的卫星能快速的追踪到最终兵器的身影。

    看着最终兵器静静的悬浮在空中,世界各地的大国政客缄默不语,处于地爆天星上的外交团们虽然已看不见最终兵器的身影,但猛跳的眼皮也出卖了他们看似平静的表情。

    只要是与最终兵器扯上关系,就绝对没有简单的事情。

    “起爆。”

    水野昂首看着口中说道。

    “咚。”

    湿毒的代表从椅子上瘫软倒地,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惊骇欲死。

    一声不吭就引爆了核弹,这下全完了。

    就算这名自称神明的超凡能从核爆中存活,但如他们这些普通人一颗子弹就能夺去性命……!

    但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来到,天空依然是之前的那派天空,毫无变化,仿佛刚才只是掌握着强大能力的水野空在开的玩笑话,能将他们这些普通人吓死的玩笑。

    “……”

    “…………”

    “是,是开玩笑吗?”

    一直用卫星观看着这一切的本国政客们沉默不语,夜半球、昼半球,掌控着全球政治军事经济的精英们陷入了集体沉默。

    “同意水野空……神明的命令。”

    “同意他。”

    “同意。”

    来自国内的信息传达到了外交团的耳中,忽如其来的服软,突兀的投降。

    他们就像是代表着国家的一支笔,没有自主思考空间,一旦母国决定了某项事宜他们也没有扭转的办法,弱国无外交,在冠绝全球的力量前,几大国都深深的明白了自己也不过是区区弱国。

    卫星下看的清楚,那枚高空核弹的确是被引爆了,但就在引爆刚发生的刹那,一道突兀的空间裂隙出现将其完全吞入。

    爆炸被转移到了其他空间,伤害全无!

    最终兵器被消解了。

    “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吗?”阿妹莉卡大统领狐疑的问着左右。

    “除非我们研究出在地球任何角落都能引爆全地球的最终兵器……但我认为就算人类全都灭亡了,他依然安然无恙。”

    “唉。”

    不知是哪国的办公室中传出了重重叹息声,常规武器、最终兵器,全都失去作用,只要他想的话,完全可以一人消灭一国,甚至有耐心之下完全屠灭一整个国家的国民!

    一人彻底威压全球!

    这样的存在,已经完全无法杀死,甚至连击败都不可能。

    天色即白,太阳从海平线的边缘升起,只是东京依然安静的可怕,处在地爆天星上的代表团们还处在不知该说些什么的面面相觑中,他们唯一敢肯定的是,世界秩序变动了,再有经验和头脑的国际关系学家也猜不出世界将会走向何处,历史从来没有给出这种情况的借鉴经验。

    万年来没有的变局。

    水野身后是初升的太阳,他的眼神坚定,阳光从身后透射而出。

    “简直就像是太阳一样。”

    霜岛清美揉了揉眼睛,即使一夜都在地爆天星上未睡,她的精神仍就因为紧张而高度清醒。

    “但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超凡伟力全都来源于你?”霜岛清美的内心依然有着诸多不解,这是她的本性,怀疑一切,研究一切。

    太阳升起,水野空挥着手臂,庞大的地爆天星向着内陆飞去,慢慢的远离了繁华的东京。

    “它动了!它动了!”

    在地面拥堵着的普通人昂首看着天空,不少人开始惊慌失措的逃跑。

    他们仅能用肉眼观察,肉眼看来移动中的地爆天星就如在向地面坠落一般。

    “呼。”

    即使已经是在缓慢的移动,但地爆天星庞大体积还是不可避免的卷起狂风,狂风在城市和山川间咆哮,不遮掩耀武扬威。

    “谁是联合国的代表?”

    “我们!”

    代表着联合国的座席举起了手,在大国间的国际会议中,他们的存在一直薄弱微妙。

    “向全世界宣告我的存在。”

    “我即是。”

    “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