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尽头 凤嘲凰

第六百一十六章 也许圣光会怜悯你,但我不会

    夜色下,形似黑鸟SR-71的炫酷飞机,以极快的速度穿行在高空之中。

    琴·葛蕾独自留下对抗强敌,联系学校里的其他X战警又无人回应,暴风女奥萝洛头痛不已。

    “琴,你答应过我的,一定要安全返回……”

    暴风女心绪不宁,听到机舱里低吟的圣经祷告,索性将飞机设定为自动驾驶,朝着闭目祈祷的夜行者走了过去。

    变种人的模样五花八门,这也是他们悲剧的来源之一,夜行者的模样在普通人眼里等同地狱魔鬼,但在暴风女眼中,也就那么回事,她见过更恶心的。

    听到脚步声,夜行者停下祷告,将十字架收起,朝着暴风女羞赧笑了笑。

    “我是奥萝洛·门罗,X战警的一员,你可以称呼我暴风女。”

    “你好,我叫科特·瓦格纳!”

    “瓦格纳,你身上的纹身……是什么意思?”暴风女心头惴惴,挑了个话题和夜行者聊了起来,想以此缓解一下烦躁的情绪。

    夜行者摸了下丑脸,解释起来:“这是天使图腾!由大天使长加百列带至人间,每一个图腾都对应着一种罪恶,我身上有很多这样的图腾。”

    “很漂亮,但……”

    奥萝洛本想说,真要是有天使,变种人们的命运就不该如此悲惨,但这话题太消极,也不适合在一位信徒面前提起,只能闭口不言。

    片刻后,她出声问道:“瓦格纳,教堂里的神秘人,你对他知道多少?他背后又是什么势力?”

    夜行者眨眨眼:“谁,那个全身穿着护甲的天使吗?”

    “天使?呃,没错,就是他。”奥萝洛凝重点了点头,开始搜集情报。

    “可我不认识他呀!”

    “什……什么!你不认识他?”

    奥萝洛瞪大眼睛:“他拿枪指着你,准备杀你灭口,他……他……难道他不是操控你刺杀总统的人?”

    “那件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自己清醒过来就干了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

    提到刺杀总统一事,夜行者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至于那个神秘的天使,我看得出来,他不是来杀我的,也没有拿枪指着我,我们在教堂相遇只是巧合,他甚至还帮我治好了伤口。只不过他脾气很糟,和同伴吵了几句,就拔枪干掉了对方,把我吓坏了。”

    “……”

    奥萝洛彻底傻眼,惊觉自己和琴可能进入了思维误区,然后打了一场没有意义的战斗。

    “我真傻!”

    回想起罗素说过,他需要一个为何攻击他的解释,貌似还真是打错人了。

    糟糕的是,平白无故得罪了一个强大的变种人不说,还把琴陷了进去,现在情况不明,也不知她脱身了没有。

    奥萝洛伸手捂住脸,极度无语道:“那为什么,你不早说呢?”

    “说什么?”

    夜行者疑惑问道:“话说回来,当时我就想问了,你们彼此不认识,怎么突然打了起来,有什么矛盾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吗?”

    奥萝洛:(ノへ ̄、)

    “不过你们都好厉害,我从未见过像你们这么强大的变种人,当时把我吓坏了。”夜行者感慨说完,小声BB起来:“我觉得天使生气,很可能是因为你……你用闪电把教堂毁了。”

    “好吧,我明白了。”

    奥萝洛叹了口气,起身回到操作台,手动驾驶飞机返航,既然是一场误会,解释清楚应该就没事了。

    “但愿他是个大度的人……”奥萝洛默默祈祷了一句,希望琴那边能及时发现问题,双方握手言和。

    就在这时,操作台突然响起电子音提示,信号显示,琴的通讯定位正在靠近。

    奥萝洛面露喜色,但很快就转化为惊愕,因为太快了,根据雷达显示,琴的移动速度非常惊人,已经超过了两马赫。

    “琴从哪找的飞机?”

    奥萝洛咽了口唾沫,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调转方向,飞机推进器加速,远离定位器上的信号。

    突然的加速,让毫无准备的夜行者摔了一个屁股墩,正当他龇牙咧嘴想询问的时候,机尾位置的舱口被一道光束刺入。

    随着光芒切割,飞机被撕裂出一个巨大的豁口,罗素手持圣光长剑,收拢羽翼走了进来。

    “打扰了,这架飞机没有申报飞行的许可记录,根据那什么什么法,请立即降落在下方的停尸房,又或者,我直接送你们进去。”

    说到这,罗素扬了扬手里的圣光长剑,没错,这就是威胁。

    奥萝洛眼角微跳,来者不善,但她更关心琴的安危,颤声问道:“你拿着琴的通讯器,她在哪?”

    “她手脚健全活得好好的,我没把她怎么样……但我的同伴会对她怎样,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前半句话让奥萝洛松了口气,后半句直接让她骂出了声:“该死,你们对琴做了什么?”

    “别乱说,不是我们,我可什么都没做。”

    罗素耸耸肩:“不过我离开的时候,我的同伴抱着她死活不肯撒手,考虑到他是个把好色刻入遗传基因里的色鬼,恭喜你,明年可以做教母了。”

    奥萝洛气得浑身发抖,当即双目泛白进入战斗状态,下一秒,她腹部遭遇重击,保持着白眼状态倒在了罗素怀里。

    罗素扶着暴风女放在驾驶座,绑好安全带,回头看到了把自己绑在座椅上的夜行者,疑惑道:“奇怪,你怎么没有瞬移逃走?”

    夜行者面露不解:“为什么要逃走?”

    “我这么凶,你不逃走,留下来等死吗?”

    夜行者取出十字架握在手中,摇了摇头:“在教堂的时候,我没有看清楚,刚刚我确认过了,圣洁的光辉是不会骗人的。”

    “是啊,是啊!”

    罗素翻了下白眼,驾驶飞机返回波士顿:“不过有一句话,你肯定没听说过。”

    “哪句?”

    “也许圣光会怜悯你,但我不会!”

    ……

    朝阳升起,飞机停靠在僻静无人的沿河岸边,非常黑科技的一架飞机,无需借助跑道便可以像直升机一样随时起飞降落。

    暴风女奥萝洛听着耳边躁动的音乐,从昏迷中醒来,她四肢被铁链捆住,固定在机舱乘客座椅上动弹不得,睁开眼睛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吼吼哈嘿!哈哈哈”

    飞机音响播放着劲爆的音乐,向来高冷的琴伴随音乐舞动手脚,跳着一段十分沙雕的舞蹈,而且还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奥萝洛:⊙o⊙

    在琴甩动头发的舞蹈动作中,奥萝洛在她脸上看到了一个大王八,是被人用加粗的记号笔画上去的。

    一般情况下,这种墨水很难洗干净。

    “罗素,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让她跳上一整个晚上?”死侍趴在地上,他跟着节拍跳了两小时,累得够呛。

    “哼哼,等她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四肢酸软,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好像被几百……”

    “我懂了,伙计,你好猥琐。”死侍惊叹连连,趴在地上拍手鼓掌。

    “你懂个屁,我还没说完呢!”罗素轻哼一声:“就在她勃然大怒的时候,我怕把你推出去,就说是你干的。”

    “……”

    死侍目瞪口呆,奥萝洛闻言急忙闭上眼睛,假装继续昏迷,尽量蜷缩身躯,试图让自己变成小透明。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