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出名啊 巫马行

第五百二十二章 相信我,这是一门艺术!(求月票,第四更)

    第二天。

    天气很好,阳光很明媚。

    陆远睡到了大中午才在王矜雪无奈的敲门声中慢悠悠地打着哈欠爬起来。

    “怎么睡到了现在……”

    “《皇帝内经》里面说冬天就要……”

    “少扯淡……《皇帝内经》让你睡懒觉睡到大中午?”

    “嘿嘿……没办法,一个人的被窝有些冷,得多捂捂才热,这么一捂就捂天亮了,你看我的黑眼圈,是不是缺少睡眠?”

    “所以你睡到大中午的原因是因为熬夜了?”

    “咳,咳,算吧。”

    “《皇帝内经》里面有让你大冬天熬夜的?”

    “咳……咳……”

    陆远挺尴尬。

    一时间不知道这个谎话该怎么圆下去了。

    《黄帝内经》里面确实不提倡熬夜,这本书里面说一到天黑就要睡觉。

    天黑睡觉……

    陆远怎么做得到?

    “以后晚上早点睡,早上早起才是王道……看看,你头发都乱成什么样了,赶紧好好梳梳……”王矜雪看了看陆远一副杀马特造型,顿时就恨不得自己帮陆远理一理。

    “这不还没有刷牙洗脸吗……洗脸刷牙以后,我也是光彩照人的。”

    “一边去……”

    ………………………………

    洗了把脸,刷完了牙以后,陆远看了看自己的头发。

    一段时间没有理头发,头发倒是挺长了,特别是前面的刘海,稍微放下来的话都能把自己的眼睛都遮住。

    他突然想起了曾经原先世界的杀马特时代。

    那个时代,大家都拿着一把手机,然后满大街放着歌,同时头发都是烫得直直的,染得花花绿绿,宛如超级赛亚人一般的酷炫发型走在路上时不时地甩甩脑袋,一副极为自我陶醉的英俊模样。

    这一刻,陆远脑海中突然就浮出了那一首《牙套妹,奈何美色》的歌。

    同时,这首歌宛如洗脑一样,竟特么的一直在陆远的脑海中回荡。

    那拉轰的歌词!

    那装X的画面,那青春的叛逆,那伤感的洗剪吹时代……

    特么!

    简直不要太洗脑好吗?

    等等!

    这个世界的杀马特时代好像没有流行起来?

    似乎……

    好像确实没有神曲时代?

    洗漱完以后陆远脑海中想着这个世界的情况,想着想着,他的嘴角就微微露出了一个弧度。

    “陆总好……”

    “嗯。”

    刚走到楼下大厅的时候,陆远看到汪晓洋正坐在公司的角落里吃着面包。

    整个人看起来孤零零的。

    废话,毕竟公司能上春晚的都上春晚了,剩下的都是陆远这样的闲散人员……

    这汪晓洋能不孤零零吗?

    汪晓洋这小鲜肉倒是挺不错的,进公司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兢兢业业地干着活,陆远对他也挺有好感的。

    当然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汪晓洋进公司太晚了。

    晚到陆远没办法安排他上春晚。

    “等等!”

    “陆总……您有什么事吗?”

    “嗯……你的头发好像挺长的啊。”

    “陆总,我马上就去剃掉,我……我现在就去……”汪晓洋一激灵,连忙吞下面包战战兢兢地看着陆远,一副马上就要去剃头的模样。

    “别,暂时别剃,我觉得挺好的……”

    “啊?”

    “嗯,形象不错,很符合杀马特的类型。”

    “杀马特?”汪晓洋一愣。

    “晓洋啊,把发型搞一搞,牛仔裤多破几个洞,然后……嗯,头发也稍微染一染怎么样?”陆远继续端详着汪晓洋,随后笑了起来,笑得很有深意,似乎……

    挺有年代感的。

    “这……”汪晓洋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陆远。

    起初他觉得陆总是在说反话,但是现在看陆总的表情以后,他又突然觉得自家陆总并不是在说反话……

    而且感觉就是这样的?

    “晓洋,你唱功怎么样?”

    “还……还可以。”

    “唱来句牙套妹来听听?”

    “啊?”

    “咳,咳,我的意思是,随便来一句听听。”

    “哦,好。”

    汪晓洋吞了吞口水,深深呼了一口气,稍微来了两嗓子。

    “好!不错,简直是好嗓子!”陆远听到汪晓洋的嗓子以后,瞬间就很激动!

    “啊?”汪晓洋脸憋得红红的,他实在是不太适应陆总的这种目光。

    这种目光让他觉得……

    很发毛。

    “对了,晓洋啊,你想不想试试引领一个……时代?”陆远突然盯着他!

    很认真盯着!

    “啊?陆总,我……我不行……我……”

    “不是你行不行,就是我想问你,你想不想试试引领一个时代,或者说,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火起来,你愿不愿意试试?”

    “我……我……我愿意!”

    “嗯……跟我来,我给发一张发型图……”

    陆远摸了摸下巴。

    他突然笑了起来。

    笑得异常地渗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海中又出现了“牙套妹,奈何美色”的调调。

    而且一想起来这个调调以后,就想起来了那个时代。

    哎……

    多么怀念的一个时代啊!

    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

    会怎么看待这个时代?

    “哦哦哦。”

    汪晓洋点点呕吐,跟着陆远进入了办公室站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是既激动又是忐忑不安。

    陆总说的引领一个时代实在是太让人激动了,不过,他又觉得很怪……

    我……

    真的可以吗?

    他看着陆远画出了一个脑袋,然后脑袋上横七竖八地整了一套发型。

    陆远瞧了瞧以后,觉得还行。

    挺满意。

    汪晓洋一看发型以后则感觉有些懵。

    这发型,我怎么没见过?

    这……

    这玩意……

    怎么感觉画风不太对头?

    陆总难道现在又跨界到理发行业了?

    发型设计师了?

    “去找理发师让他帮你整一个这样的发型,整出来以后再回来见我……总之,洗剪吹都来一波看看效果吧。”

    “???”

    “去吧……”

    “好。”

    汪晓洋拿着这张发型图,顿时觉得有些离经叛道。

    “对了……”

    “啊?”

    “颜色染一染,要不,染成那种自然的颜色……”

    “什么颜色?”

    “就绿色吧,绿色看起来很贴近自然……”

    “???”

    ………………………………

    “王总好……”

    “你的头发……”

    “是……陆总让我这么来的。”

    “……”

    “钱哥好……”

    “卧槽,哪里来的妖怪!”

    “钱哥,我是汪晓洋。”

    “啥?你……你……你怎么弄成这幅鬼样子?”

    “……”

    “魏导好……”

    “你是……你是小……小汪,你怎么了?你这……你发生什么事了?”

    “我……陆总让我这么弄的……”

    “呸,不对!你整个发型我能理解,你这颜色整成绿色是什么意思?你被人绿了?”

    “不……我没有……就是我,我……陆总让我这么绿的。”

    “……”

    “……”

    汪晓洋感觉自己受伤了。

    他有些想哭。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敲进陆远的办公室里。

    整一就很委屈。

    “来了?嗯,不错……挺另类的……”

    “……”汪晓洋站在一旁,顿时就觉得很尴尬。

    另类……

    这……

    我能怎么办?

    “未来朝歌坛发展吧……”

    “额……”

    “晓洋,我给你两首歌,一首应该是青年都喜欢的流行乐坛,另一首歌则很接地气同时给人一种后现代金属艺术风格的曲子……你想选哪首歌?”陆远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年轻人。

    他刚才又想到了一首歌。

    他突然意识到,另外一首歌暂时比那首,牙套妹更合适。

    这一刻……

    他笑了起来。

    笑得有些渗人。

    “我……我想选艺术!”汪晓洋迟疑半晌,随后难以置信地抬起来头。

    他感觉自己有些窒息。

    他感觉自己在做梦。

    陆总……

    陆总竟然为他写歌了?

    这……

    我难道要一步登天,难道要正式进军歌坛了吗?

    “艺术……呵呵,不错。那这首单曲就先给你,你先去练习一下,等过完年以后我会找人帮你录出来,顺便帮你做点宣传!”

    “谢谢,谢谢陆总!谢谢!”汪晓洋接过单曲以后,整个人激动得不能自己,甚至连头上的绿毛都微微颤了起来。

    当他接过这首曲子以后,他微微一呆。

    额?

    《我的滑板鞋》?

    歌词是……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是魔鬼的步伐,是魔鬼的……

    步伐?

    汪晓洋再看了看里面的曲子,微微哼了哼。

    他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头。

    “陆总,这个……要用什么方式唱?”

    “就是这样唱,开头,首先是这样的,在一晚上,我的母亲问我,今天……”陆远回忆了一下,然后很耐心地,很认真地跟汪晓洋说了一遍。

    “??”

    汪晓洋呆住了。

    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首歌好像非常魔性。

    “陆总……”他又吞了吞唾沫“这真是你所说的,接地气的后现代风格的金属艺术音乐?”

    “是啊,有问题吗?”

    “我怎么感觉……”汪晓洋随后有些迟疑,随后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质疑陆总。

    毕竟陆总还有一个身份是艺术家,对了,还是音乐家……

    “艺术总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没事,相信我,嗯,相信我的话,就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你只要放心大胆地去做,公司在后面都会支持你的。”陆远站起来,拍了拍汪晓洋的肩膀。

    “哦哦……好!那个,陆总,那另外一首歌呢?”

    “等你出完这首单曲以后,另外一首歌我再给你,现在不急,现在你最重要的是打开自己的名气,在乐坛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哦。”汪晓洋点点头,随后眼神之中的疑惑表情不见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陆远鼓励的眼神以后,他的心里瞬间就暖暖的。

    而且……

    好像被陆总这么一说,这看起来还真像一门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