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194.飞快升级2:暗潮汹涌

    从高空俯瞰,整个魏都沉浸在又一片新雪里,也许此番过了,就是春暖花开的时节。

    而如果存在着神明

    便是会窥到四条运势化作的长龙正在盘旋。

    其中三龙护着边境,分别在天涯府,重山府,封阳府。

    最末一条则是在王都的,盘旋蜷身,静静仰望天空。

    三龙护国土,一龙镇王都。

    三龙不破,这王都运势稳如泰山。

    而这正是之前萧元舞所说的“四龙护一国”。

    也是阴间大咒怨们所顾忌的龙气。

    而此时,天涯府之处那条龙却忽然发生了些异动,有些狂暴,有些溃散,似乎发生了什么

    这种龙势不比普普通通的龙气。

    龙气拔除一块就只是一块沦陷。

    而这龙势如果被摧毁,那就是真正的“天灾”降临。

    苍生涂炭,大地被遗弃,百鬼横行

    大雪里。

    一辆马车疾驰。

    拉车的是黑马,马鬃似梦魇般燃烧,马车漆黑而不详,正风驰电掣地奔行在荒原上。

    这荒原位于天涯府望乡山余脉。

    马车无人驾驭,甚至不知道车厢是否有人。

    只有那两块猩红色的车窗帘子在掀动。

    每次掀动,一抹微光就会顺着缝隙渗入车厢内。

    但车内一片漆黑,诡异渗人。

    轮毂碾轧着冰雪,发出刺耳的吱嘎吱嘎声。

    忽然,一阵可怖的狂风吹来,地面的大雪如同海啸般被砸了起来,滔天的苍白咆哮着,把这批梦魇般的黑马笼罩其中,显得更加朦胧和晦暗。

    此时,望乡山山脚的一处山洞里,正有个猎户在叹气。

    “哎,真是不该趁着晴天来这山旮旯捡漏可这一大袋的雪人菇能卖不少钱啊,那些老爷就喜欢冬天用这雪人菇搭了肉去炖汤。

    等卖了这一批雪人菇,又能给那老房子翻新下了。”

    猎户身强力壮,未曾背着弓,倒是腰边放了个储物袋子,手上插了把便于砍斩的刀。

    把背后的大麻袋丢到身前,袋口张开,显出袋内的一个个蘑菇。

    白色,肥嘟嘟的,甚至有些蘑菇呈现出人形。

    这就是雪人菇,只有在初雪之后的望乡山才会有,而天气稍暖了,又会腐烂。

    所以,想要采摘到这蘑菇,只能趁着冬日大雪的间隙登山。

    可北境风雪变化极快,如果不凑巧,或者过分贪心,被封在半道的情况是很常见的。

    这一封短则三两天,长则半个月。

    猎户有些烦躁,在躲雪的山洞里来回踱步,忽然之间,他看到洞外风雪里若隐若现着一辆黑马车。马车由东往西,正是自己小镇的方向。

    他心中一喜:“有人!”

    这猎户下意识就冲了出去,站在风雪里一处高丘上,摇动着双臂,大声喊着:“喂!喂!”

    如果能搭上这马车,那自己就可以直接回去了。

    可,那马车未曾多停,依然向前奔去。

    这猎户一愣,露出极其失望之色,叹了口气:“也是,风雪这么大,那马车怎可能听到我的呼救声,哎,还是等雪小点,我再寻找机会返回吧。”

    想着,他转过了身,准备继续缩在洞里,看看能否想办法捡几根干拆,升起篝火取暖。

    正在这时,风雪如被隔离。

    他身后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

    猎户心中一动,急忙转头。

    入目的正是一辆从朦胧里向他行来的黑马车。

    这马车竟然来了?!

    一股欣喜的感觉充斥在猎户心头。

    只是,旋即,他又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这马车没有车夫

    猎户看看周围咆哮的风雪,不知为何,心底生出了一种怪异和渗人的感觉。

    他又“喂喂”地叫了两声,黑马车依然没有回应。

    只有那一匹燃烧的黑马,直勾勾盯着他,时不时马唇翻起,露出惨白色的牙。

    这猎户壮着胆子,试探着上前,说了算“冒昧了”,然后掀开车帘。

    帘子微开

    猎户一愣,舒了口气,车厢内竟是空的。

    想来这原主人极可能是遭了山贼,所以只有一辆空马车跑了回来。

    “正是走了大运啊,这一辆马车可又能卖不少银子。富贵险中求,看来我王老二今年转运了啊,哈哈!”

    猎户露出笑,他把装着雪人菇的袋子扛好,钻入马车帘子里。

    黑马似通灵,自己调转方向,蹄子甩了几下,奔腾起来,继续往西闯入风雪里。

    小片刻

    车厢里传来惊悚无比的惨叫声。

    随后,那声音如被捂住了嘴,而只是痛苦至极的发出沉闷的哀嚎。

    又过片刻。

    一团被剁碎的碎肉从车窗里被丢出,碎肉里嵌着两颗圆瞪的瞳孔,正死死地望着天。

    落入雪地,被覆盖,掩埋。

    雪人菇撒了一地。

    可这车内明明没有人!

    又是谁对猎户下的手?

    难道是鬼?

    咔!咔!

    夏极捏着右手。

    圣骨的本质是啥?他不知道。

    为啥练着练着,能把骨头练成另一种物质,他也不知道。

    但此时,这玄奇的神圣感,令他觉得有几分意思。

    是不是该去旧桐州晃一晃,毕竟那里鬼怪最多,正好试验一下这“圣骨”针对恶鬼的杀伤程度到底有多少。

    带着真气,轰出一拳,竟然闪烁出白金的光芒。

    又带着玄气,轰出一拳,没有光芒。

    “唔,果然,真气是自己的,玄气是天赐的我拥有17单位玄气,其实也是一种类似权限的东西吧?

    换句话说,是我可以调动17单位的玄气。

    可是一个地方玄气也许是有限的。

    如果有一个具有170单位玄气的敌人在我面前,或许我只能施展几单位”

    夏极陷入思索。

    “煮血,炼骨!”他抬起手,继续锻炼右臂的肱骨。

    心里感慨了下:好想去捶一捶哪里的鬼啊。

    哎,这年头,我可是贴着阴间导师的标签,想打个鬼,也不容易呀

    天涯府,望乡山。

    山深处有一座极为壮观的古庙。

    六七丈之长,五人合抱的银白雕纹柱子撑着一处古式的庙顶。

    而这庙宇周边,则是立着不少别致木屋,显然这是一处隐世村落。

    奇异的是,大雪似乎无法落入这村庄之中,在远离此处数百米之地就会滑开。

    村子里。

    姹紫嫣红,百花绽放。

    一派春景,和冬日格格不入。

    然而,一个边角的屋舍里,却颇为凄惨。

    瘦弱的女子躺在床上咳嗽不止,面色枯黄,也许她年龄并不算大,可却已经得了什么怪病,再迟钝的人也会看出她真的已经时日无多,快死了。

    “咳”女子长咳一声,然后趴在床边吐出一口血。

    血到地面,竟然瞬间冻成了红霜。

    老者拄着拐杖看着红霜,面色不变,声音无情:“阿真,既然你快死了,那你在外生下的野种该回来了吧?”

    名为阿真的女子皱着眉,不说话。

    老者脸上渐渐泛起怒容。

    阿真身子颤了颤,她显然很怕这老者:“我不想我的孩子回到这囚笼之中”

    老者冷哼一声,然后似乎听到了笑话,失笑道:“阿真,你以为你还有选择么?

    你死了,她必须回来!她该承受的东西,你已经替她承受至今,一个人背着双份的诅咒,你这是自寻死路。

    想想你之前多漂亮,现在呢,这幅鬼样子,也没男人可以依靠,更没人为你送终。你是活该啊。”

    阿真咬着嘴唇,“我我不后悔,至少那孩子有了我从未有过的自由。

    她她活在我渴求的世界里,我就满意了。”

    老者不理她这一茬,声音平静道:“召她回来吧,否则,我们只好去向娘娘禀报,然后去杀了她。

    你知道我们得到雪神娘娘的眷顾,躯体早已半灵化,凡人刀剑无法砍伤鬼怪,也无法砍伤我们。

    所以,无论你那野种身在何处,有何人庇护,我们都能轻而易举拿下她。”

    瘦弱女子急忙撑起身子:“不要,不要!别杀她!”

    老者淡淡道:“阿真,你没有选择,我们守在雪神庙宇,雪神庙宇乃是龙势所化,而我们一族与雪神的关系,注定了我们无法离开此处。

    任何有着我们一族血脉的人,都必须回到此处,否则眷顾就会成为诅咒

    就像你这样的该死之人,辜负了娘娘,所以才承受了双份的诅咒。”

    阿真嚎啕大哭起来,哭着哭着,然后擦去了眼泪:“好,我让她回来她与我血脉相连,她”

    老者见她如此,便直接起身,这女子答应酒后,后面的话他简直一个字都不想听!

    “哼,早该如此了。”

    说罢,他拉开帘子离去。

    身后那名为阿真的女子泪流双颊,却是血泪,才一流出,就也是冻结成了红霜。

    她看着一张空荡荡的婴儿床,轻声呢喃:“小宁,娘没用娘对不起你。”

    夏极捏着拳头,在冷宫里挥舞。

    “不知为何,最近手又开始痒了,可是距离上次灭了影子学宫也才过去一个多月,难道这是换了骨头之后,骨头开始痒了,不去用一用就不舒服吗?”

    捏着满是圣骨的拳头,夏极一拳升龙,轰向长空。

    天空嘭的一声,被这劲气,轰出了一片空白,劲气散去,雪花才复又填补回。

    “哎,怎么越来越想去用拳头砸人呢?这么暴戾,莫不是我心境又出了问题?”

    摄政王一拳轰出,意犹未尽,此时他很费解

    入夜。

    后宫。

    正在睡梦中的宁梦真忽然掀开被子。

    她双目还紧闭着,可却是迅速无比的穿上了衣裤,然后拖着红衣向宫门外走去。

    速度极快,红衣拖成了一道火焰,周身泛着淡淡的白光,这白光好像可以隔绝一切的窥探,使得她毫无声息的移动。

    嗖!!

    这道红影很快掠出了宫门,在空无一人的王都街道上窜出,至了一面漆黑高墙,那身形垂直而上。

    城墙上,黑伞下,火盆暖光灼灼,守城值勤的士兵隐约见到一道红影,急忙拔刀侧头,可是身后哪有什么人!

    再回头,面前还是没人。

    士兵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咒骂一声:“这鬼天气。”

    在他无法看到的远处,梦游中的宁梦真已经隐入了黑暗,踏雪无痕,渐去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