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195.碾压1:前奏(大章)

    黑暗里,夏极猛然睁眼。

    宁梦真体内的生死一炁消失了!

    四处搜寻。

    放开感应,却毫无发现。

    “一个大活人就从皇宫里消失了?”摄政王皱了皱眉。

    次日早朝结束。

    那位平日里和宁梦真一起的银发老妪,也在四处搜寻宁梦真。

    夏极这才真正重视起来。

    这位老妪身份是国师,实力乃是天元之中的佼佼者,距离通玄是一步之遥。

    昨晚宁梦真消失时,她也睡在宫里。

    一个天元没有发现自己同居一室的少女失踪,这问题可有些大了。

    夏极直接寻到这老妪,问:“宁梦真是昨晚午夜消失的,你可有发现什么?”

    老妪不敢置信:“午夜时候,我没有察觉到任何动静小宁不可能那时候失踪。”

    “再想想,有没有什么异样?”夏极道。

    银发老妪沉吟着,露出回忆之色,然后摇摇头:“这段日子小宁见你不亲近她,所以有些不开心,昨天和往常一样,睡得比较早我是今早才发现她消失了。”

    “有没有什么异常?”

    老妪想了想道:“心情不好所以吃的很多,然后发现长肉了又更加难受算不算?”

    夏极:

    随即。

    摄政王直接召来了魏国驻京城神捕堂总堂主,“无忧先生”公羊小花。

    如果说圣门是魏国最强的门派,那么这位就是原魏王旗下嗅觉最敏锐的一条狗王了。

    他麾下有着四大神捕,六府三州有着圣堂,而有着神捕堂。

    神捕堂协助官府办案。

    神捕堂查案。

    官府拿人。

    四大神捕很是能干,都乃年轻俊杰,所以魏王曾笑称呼“君有麾下如此,当高枕无忧”。

    所以,江湖上才称这位为“无忧先生”。

    可即便如此,无忧先生对这位摄政王却是异常尊重。

    因为他知晓摄政王已至通玄。

    为啥知晓?

    碧空山圣门虽然隐藏,但他也能知晓摄政王灭了影子学宫宫主暮山影。

    而随后,这位王爷又出现在燕国王都,坐在异国王座上,直接命令燕王释放战俘。

    而,燕国影子学宫的覆灭,老祖余山尽的身死,虽然不知是否是摄政王一人所为,但也脱不开干系。

    加上那一日,天现九龙,黑天双重异像。

    这如果都不是通玄,那什么是通玄?

    无忧先生也不过天元而已,对于这极可能是大魏唯一镇守国中、又是如此年轻的通玄,自然是没有任何架子。

    “见过摄政王。”

    公羊小花身型微胖,但却儒雅的很,几缕长须显得有些室外高人的味道,双手藏于长袖,显得一副闲散富家翁的姿态。

    可如果真把他当做富家翁,那就是愚蠢了。

    因为,四大神捕的功夫都是他教的!

    那名扬神捕界的四位新秀都坦诚自己绝不是老师的对手。

    所以,公羊小花,可敬,也可怕。

    夏极指了指石桌对面,示意坐。

    然后开口直接道:“昨夜午时,有一位女子在我西宫之中忽然消失,我四处寻找不得,所以来听听无忧先生的意见。”

    中年人连称不敢,然后说:“王爷叫我小公羊就是”

    夏极:

    然后,公羊小花问:“王爷所说的是那位萧姑娘,还是宁姑娘?”

    夏极道:“是小宁。”

    无忧先生沉吟道:“容我三个时辰再回。”

    夏极知晓眼前之人要发动各路关系网、眼线去查询。

    他毕竟是第一次找这无忧先生,他自然会卖足了力气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于是,摄政王道:“有劳公羊先生了。”

    无忧先生起身,鞠躬行礼,然后缓缓退下。

    雪花纷扬里。

    夏极坐在青瓦琉璃下,倒了一壶热茶。

    饮了一口,旋又放下。

    他起身,又来到了小宁所在的宫殿。

    里面一切都没动。

    被子是被自然掀开的,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更没有任何怪异的气息。

    好似就是宁梦真自己离开一般。

    穿着蟒袍的少年陷入了沉思。

    这在自己眼皮底下失踪。

    真是有些令人窝火了。

    如果说是萧元舞也就罢了,这位萧家三小姐他早就知道不简单,消失是家常便饭

    可这一位,还真是令人有些担忧。

    想到这里,夏极又折回了华清宫,站在门前。

    门内没有任何气息,显然萧姑娘又出门去了。

    摄政王略作沉吟,直接推门而入。

    身形一闪,便是跨越了整个庭院,进入了殿中。

    殿内整齐,玉塔焚香的幽淡味儿还在弥漫萦绕,使人心旷神怡,暗紫描金的茶几上则放着一页笔墨未干的信。

    夏极走近,目光投向案几。

    信上所书就一行字:它们开始行动了,我去封阳府。

    夏极的眼睛盯在了“它”这个字上,眉头跳了跳。

    一股诡异的气氛在看似歌舞升平的宫殿里升起。

    “这一次等萧姑娘回来,要和她好好谈谈了。既然一副做我盟友的样子,又是我的未婚妻,那么坦白总是应该的吧?”

    夏极把那封信随手拿起,柔成了一团,又在掌心震成碎屑。

    三个时辰很快过去。

    无忧先生返回。

    鬼知道他三个时辰究竟过了多少眼线,走了多少关系。

    此时竟然直接勾勒出了一条轨迹。

    他从袖中取出一副地图,平摊在长桌上,然后紧并双指指着王都位置,淡然道:“王爷请看,此处乃是我大魏国都所在”

    手指移动,向西,再转西南,跨越乐天府,绕过碧空山,直接指向那有着国中之国称呼的天涯府。

    “根据老夫了解下来,宁姑娘特征非常明显,一身红衣。

    而穿着红衣,出没轨迹异常的只有这一条线路

    有人今日凌晨在这松雀口见到一红衣女子,如同鬼魅般掠过。

    而一个时辰后,又有人再这清风河边看到了红衣女子。

    须知这两处距离足足有千里。

    然后”

    无忧先生一边说,一边运笔在地图上勾勒出一个个圈,使得整个轨迹一目了然。

    这世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总有无数双眼睛会盯着你,会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而这公羊小花,就是大魏的信息网中央的那只蜘蛛。

    此时,他证明了自己价值。

    夏极看着轨迹所指着的方向,那方向直对着一座山,于是他问:“这是什么山?”

    “这山叫望乡,山顶有一间古庙,周围的村民称为雪娘娘庙。

    我北境多山,到了冬天又多雪,雪崩山洪更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在各地都是灾祸,每年都会死不少人。”

    夏极想想确实如此,每天上朝,这里因为雪崩死人,那里因为山洪道路被冲垮需要调拨资金这些事可真不少。

    公羊小花继续说:“天涯府的百姓一年四季都会去这望乡山的雪娘娘庙祭拜,他们坚信这样会为他们的冬日带来平安。

    而”

    这中年人顿了顿:“而事实上,确实灵验,所以这望乡山的庙宇香火很盛,无论经商的,还是需要远行的,或是祈福还愿的都会跑过去烧香。

    王爷日理万机,此事交由公羊去查吧,七天之内就会给王爷一个交待。”

    这位神捕界的头头很有信心。

    夏极想了想道:“你去准备一下,一个时辰后,我们直接出发。”

    无忧先生愕然了,看看天色已暗,却还是没开口,只是点头道:“是。”

    和神捕堂的首领分开后,夏极直接来到了自己书房内,拿出秘藏的一只傀儡蜗牛,然后伏案快速写好一张纸条:立刻知晓魏国望乡山信息;保证进入秘境一人可免费获得古帝钱币。

    前面是需求,后面是代价。

    这代价相当于免费赠送一次首充。

    纸条被塞入蜗牛口中。

    很快传递出去。

    哒哒哒

    夏极手指敲打着桌面,静静等待。

    过了两柱香时间,蜗牛双眼放光,然后哇啦啦地吐出了一张纸条。

    夏极觉得神奇极了,恨不得把这蜗牛的嘴巴掰开看看。

    这世界没有网络,这是怎么传递过来的?

    疑惑暂放一边,他拿出纸条。

    纸条上字迹娟秀,密密麻麻写满了整张纸条。

    夏极逐字看着。

    看到最末,他闭目沉思。

    巨墨宫那边接头的人不是蠢货,自然知道自己需要的信息不是那种大路货,而是隐秘中的隐秘,至少是值得一个第七上古秘境首充的隐秘。

    “大规模的恒定的龙气聚集在一起,日积月累就会成为龙。

    每个国家边境之外,至少都会有三条龙守护。

    这三条龙只要破开一条,就可以直接侵入这个国家的国都,来屠杀一国的气运。

    随之而来的,是运势的彻底消失,土地成为废土。

    唔

    而这雪娘娘庙在魏国出现之前就已诞生,也是三龙之一的龙气凝实所化,其中雪娘娘疑似真的存在。”

    夏极在黑暗里沉思,试图在运用熟识的经验,来理解这些信息。

    “之前在大金光寺似乎也是这般。

    那金光寺是定住一方龙气的源头。

    被献祭后,那龙气则变成了魇气,魇气养出了一只咒怨,那咒怨被红阎罗消灭,又被我吞吃后竟然浮现出一本天地之书,让我学到了生死一炁。

    那么

    这雪娘娘庙和金光寺应该是类似的。

    只不过前者的规模更大了些,可能存在的变数也更多了些。

    那大金光寺不过是笼罩红莲山周边龙气,所供奉的佛像都能有灵。

    这属于整个大魏三分之一龙气的雪娘娘庙,自然更为强大,这很容易理解。

    可

    这一切与小宁有什么关系?

    如果是被迫离开,以她的性格肯定会痛哭一场,甚至跑来和我告别。

    当年她中了鲁家大夫人下的毒,就是这么跑来找我哭的。

    但这次却没有。

    那说明什么?!

    那说明她是在我眼皮底下被劫走了!”

    摄政王眯了眯眼,神色幽静而带上了一丝冷意。

    摸了摸拳头。

    这新长出来的骨头就是痒。

    片刻后。

    无忧先生已经安排好了两匹千里马。

    夏极奇道:“牵马做什么?”

    我们又不是斗帝强者

    无忧先生道:“人力有时而尽,运用力气赶路毕竟会浪费精力这千里马乃是西方外域进口的良马,日行两千里,速度极快

    不仅如此,这马还能不眠不休,连行三日,三日之后直接暴毙,可是这三日之内,却能直接狂奔六千里。”

    夏极看了看那两匹马,两匹马也正在瞅着他。

    摄政王一把抓着公羊小花的背后,淡淡道:“运玄气护住你自己。”

    “啥?”

    无忧先生没反应过来。

    下一刻。

    嗖!!

    一道光影飞射而出。

    (两匹马:MMP,不骑我们拉我们出来做啥?)

    夏极可谓是慢慢加速,让这无忧王适应。

    “啊啊啊啊!!”这位神捕界的头头如是坐着火箭,嘴巴子荡漾不已,急忙运气护住自身,心中震惊难以附加。

    半柱香时间后。

    两人出现在了望乡山脚下。

    公羊小花站定,嘭的一声倒地,趴在地上狂吐起来。

    夏极如果不是顾及这位神捕头子的承受能力,怕是会更快。

    静静站在雪地里,看着这位天元反复的呕吐。

    夏极开始打量四周。

    这里应该就是地图指向的方向。

    远处的山脉起伏如龙,笼在一片雾霭般的朦胧大雪里,显得神秘。

    此处是看不到那雪娘娘庙宇的,甚至连小镇都看不到。

    四野之中,一片茫茫,这里是荒野。

    “呼!呼!”公羊小花深吸一口气,终于平复了颠覆动荡的五脏六腑。

    起身。

    “久闻圣门咫尺天涯,缩地成寸一步百里千里,今日一见,果然厉害。”

    公羊小花仰头看着山势,略作辨认道:“王爷,如果老夫没有看错,我们只需往东三十里左右,就可以进入古陵镇,这小镇是香客汇聚的地方,也是进入望乡山主峰的入口,先去那里落脚,也许可以打探到宁姑娘的下落。”

    夏极点点头,带了一个掌控大魏信息网的人真是方便啊。

    于是,他又伸手,要去抓公羊小花的后背。

    无忧先生吓得跳开了。

    开玩笑,刚刚那感受,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王爷先行一步,我我好歹也是天元,三十里路,我一炷香”

    夏极幽幽看着他。

    “不!只需要半柱香,半柱香时间,老夫就会赶到!”

    夏极也不勉强他,一步踏出,就到了三十里庙的古陵镇,坐在一块血红色的地界牌上,感应放开,方圆数里,如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开他的感应。

    但这种大海捞针的法子,自然无效。

    没多久。

    远处大雪里,无忧先生衣袂飘飘,负手如同出尘仙人而至,看着坐在地界牌上的蟒袍少年,忍不住露出了苦笑。

    摄政王,实在是太碉了。

    这速度,在通玄里也是数一数二吧?

    进入古陵镇,夏极在蟒袍外加了一件斗篷,然后寻了个老式茶楼,点了壶当地的果子茶,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观察着街道。

    公羊小花则是很快通路子去了。

    冬日的酒楼茶楼,总是人满为患,此时天色又晚,渐渐的此处热闹起来。

    腾腾腾

    梯口传来奔跑的脚步声。

    一名模样俊俏的华衣少女很快出现在入口,妙目四处张望了一番,看到窗前那独自静坐的少年时,眼睛一亮。

    然后急忙跑了过去,在夏极对面坐下,抬眼从正面看了看这少年。

    虽然相貌不算英俊,但却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

    深邃,高位,自在

    少女嘀咕道:“这位兄台,周围没位置了,拼个桌。”

    夏极不以为意地点点头。

    少女又道:“兄台是来祈福,还是来还愿的?”

    夏极随意道:“祈福的。”

    少女接着话说:“按照以往惯例,这冰雪就需在这半个月内停下了,我大姐是做生意的,所以特意想来烧一炷香。”

    两人闲聊了一小会。

    那少女听到楼外有人在叫:“小姐,小姐!”

    她急忙矮下了头,可看看天色,却又觉得是时候回去了,于是才起身,探头往外应了一声:“就来。”

    然后转身道:“我叫安雅,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

    “相逢何必曾相识”

    名为安雅的少女露出失望之色:“那兄台明日还来这茶楼嘛”

    还未等来回话,楼下又开始急促的催了起来。

    安雅也不等回答了,急忙压低声音道:“我与兄台一见如故,有一间隐蔽之事相告,还请不要泄露。”

    夏极惊了。

    就聊了会天。

    怎么就一见如故了?

    安雅小声道:“午夜之后,不要在街道行走,千万不要!!”

    说完,她就转身下楼了。

    而此时,打探完消息的公羊小花正好从楼梯口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