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196.碾压2:罪该万死啊

    古陵镇外,望乡山。

    望乡山深处,一个四季如春、与世隔绝的村落里,名为阿真的女人终于扛不住诅咒,死了。

    她死的并不舒服,可谓惨死,全身每一个毛孔渗出了血液,血液又冻结成了红霜,把她包裹在里面。

    她被担架抬着送到了巍峨壮观的庙宇前。

    抬架子的两个村民只敢把庙门敞开一线,然后将把阿真的尸体从门缝里迅速塞了进去。

    啪!!

    没有任何停滞,门又被紧紧关上。

    靠着庙门的两个村民只听到内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无数只细脚触碰着地面。

    两人彼此看了一眼,眼睛里没有恐惧,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病态的麻木。

    “亵渎娘娘的,必遭罪罚。”

    “必遭罪罚。”

    而这时,门后又传来“嘶嘶嘶嘶”的丝线破空、滑动声。

    两人竟然显出了点病态的兴奋。

    “这江小真再优秀又如何,再漂亮又如何?只不过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心思太多,跑出村子,以为就能逃过娘娘?”

    “不错,像我等才是大智若愚这江小真如果年轻时有半点聪明,知道随了我,说不定今日也不会这般早死了。

    这也是她自己的命。”

    庙门又传来尸体关节咔咔的声音,还有红霜破裂的声音,两人心中不觉恐惧起来,这时雪娘娘吗?

    可是雪娘娘到底是什么?

    真的是秘境外那香火鼎盛的庙宇里,一个慈眉善目的神仙?

    可同时,他们又生出了种莫名的优越感。

    江小真,你漂亮又怎么样?

    你优秀又怎么样?

    你违反了规矩,所以才会死。

    而我们却还好好活着,谁优谁劣,还不是一目了然吗?

    这样的心思,也是大部分村民的心思。

    被雪娘娘支配了千余年,早已不会生出任何反抗之心。

    而这样一个他们得不到、优秀无比的女人,做了他们不敢做的事,可是却失败了,这越发的让村民觉得自己才是正确的。

    走出庙宇的两人,抬头看向灿烂的远方,那里有一栋石屋。

    屋中。

    那位曾经找阿真谈话的老者,正愁眉苦脸。

    “阿真死了,怎么那野种还不回来?

    血脉的呼唤,加上诅咒释放,会让她不顾一切的返回而且我几次卜算,预示的结果都不是太好,江守,你说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那不守规矩的女人死了,可是野种还没回来,时间久了,娘娘会发疯的”

    老者对面,坐着一名相貌平平、神色深邃的少年。

    他如果盯着某个女子,那女子定会砰然心动,只觉得这少年对她竟和别人不相同。

    这少年就是江守。

    之所以老者会找他商议事情,无他,只因这江守乃是那个势力的人。

    为了守护龙脉,维护天下太平,这江守遵从秘令,通过婚姻入赘进入了雪娘娘所在的神秘村落。

    算是一种武力上的支援。

    而江守实力恐怖,年方八十余岁,竟然达到了通玄二重天的实力。

    不仅如此,加入村落,让他获得了雪娘娘的祝福:身体半灵化。

    所谓灵化,就是如同鬼怪一般,再也无法被普通力量伤害到。

    这个势力底蕴极其强大,和阴间的那群顶级人奸组成的势力,可谓是水火不容,呈掎角之势。

    所以,江守对阴间的入侵有着难以想象的敏锐程度。

    他也知道老者问的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江守露出笑容道:“这还用想吗?肯定是酆都那群不人不鬼的叛徒来阻拦了。”

    老者显得很凝重的样子。

    江守说:“酆都那群人可不敢直接杀了那野种,否则龙气的诅咒会直接缠上他们。

    每个龙气覆盖的隐世之地,都会有些规则。

    我们这里的规则是,雪娘娘会赐福给每一个村民,可如果村民或是村民的后代叛逃,不归,那么雪娘娘就会发怒,龙气就会变成灾祸。

    所以酆都那群人打的主意是拦着那野种,直接让雪娘娘暴怒。”

    老者道:“都是那贱女人!

    老夫不曾料到她竟然精通诅咒挪移之法,虽然不得不称赞她是有点才华的,但却给我们造成了很大麻烦!

    这女人如此自私,竟然为了自己,而不顾整个魏国百姓的死活。

    雪娘娘一怒,龙脉一塌,这天灾就会降临了,阴间就会乘乱而入。

    她如果心里还有一点点的仁慈,当年就不该生下那野种,即便生下了也该立刻溺死,否则也不会有这样的灾祸!

    不过,她现在应该被雪娘娘吃了真是活该!”

    江守淡淡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那野种肯定已经到了望乡山附近,毕竟在此之前,就算是酆都的人也摸不准谁才是目标,那我持一份离乡令,现在就离山,去外面接她回来。”

    老者有些担心:“酆都的那群人强不强?”

    他身为天涯府龙气秘境的村长,自然知道很多事。

    也知道阴间一直想着消除龙气,可是阴间那些可怕的怪物无法直接进入龙气覆盖范围。

    所以,它们召集了一群人类的叛徒,帮它们来行事。

    这群叛徒里的至强者,集聚的地方就被称为酆都。

    江守道:“在这片土地上,我有着娘娘的眷顾,实力早已更上层楼,我主场,来人不会是我对手。毕竟只要酆都十业这种级别的不来,其余的我都不怕。

    我去年挺过了雪髓神丹的药效,如今已是通玄二重天。”

    所谓酆都十业,乃是最神秘最可怕的十人。

    老者点头:“你有二重天的实力,又才八十三岁,实在是前途不可限量,这秘境有你在,老夫也真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等那野种回来了,我们就将她直接囚禁,她今后的一切也由我们来安排好,省的如同阿真一样,逃出村子,惹事生非!这母女两人实在都是罪该万死啊!”

    江守淡淡道:“放心吧,我很快带那野种回来。以我之能,望乡山周边,这魏国无人能阻我行事。”

    老者点头:“自然是这样。”

    两人话说完,相貌平平、神色深邃的江守拿了离乡令,提了把神剑,就往穿出秘境,御风往山下去了

    古陵镇中。

    夏极已经听公羊小花汇报完了。

    然后他让这位神捕堂的无忧先生先去休息,毕竟快午夜了。

    午夜时分,据说是一定不可以上街。

    那这种情况,他可是一定要去啊。

    拎了一坛酒,坐在镇中街上的一块青石上,披头散发,叼了一根一会儿可以当兵器的枯草,他开始静静等待。

    “公羊查的已经很清楚了,红衣姑娘曾在这小镇出现过,午夜时分坐在街头,垂头发呆,然后第二天就消失了

    据说有人还听到马车的声音,可是往外张望,街道上却什么都没有。

    而今天那名为安雅的姑娘又说午夜时分千万不要上街。

    显然,这其中藏着什么秘密。

    午夜快到了,我就等等看,如果不行,我就直接去望乡山的雪娘娘庙,夜探总会发现很多白天里看不到的东西。”

    不知何时,午夜到了。

    飘扬的小雪好像漫天撒着的白纸钱,马车轮毂声从城门处传来,好似隔了一层水膜,可抬头去看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有。

    夏极直接右手运气,闪烁着白金色神圣光芒,在眼前一抹,再抬头去看,世界变得更清晰了,显出了真实的一面。

    那幽黑西城门的入口。

    一辆黑色马车正风驰电掣般的奔腾进来。

    梦魇般的黑马!

    棺材般的车厢!

    这究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