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216.天地变数,魔龙太子(求订阅)

    难陀山,源于霹雳宗,但这山门内弟子早已非僧人。

    蒙亦行也不再多说,手持那“画轴”就踏步往前走去。

    庞惊闭目,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踏踏踏

    声音渐近。

    蒙亦行施展身法,手中“画轴”直如一根金刚杵,当头砸下,狂风随之而落。

    难陀山继承的是霹雳宗四大修炼法门之一的“苦行法”,所以招式看似都是大开大合,暴躁无比。

    而这画轴其实全是精钢熔炼了稀有金属,所铸造出来,锻铁摧金也是家常便饭。

    总之就是,打起来是靠莽的。

    而除此之外,那画轴之中好像还另有乾坤。

    庞惊薄唇显出些冷漠弧度,刚刚夏极那么牛逼,他深感到此时如果不能也牛逼一把,实在是要被打击到了。

    所以,他一瞬间就动用了自己的手段。

    哧

    竖立地面的青铜柱子上浮现出一座燃烧古佛,千手伸一只,握掌平展,露出一只眼睛。

    地面隐隐浮现出一个约莫百丈的范围。

    蒙亦行已在范围里。

    “视觉剥夺。”

    庞惊淡淡吐出四个字,然后顺势拔出了腰间的锯齿魔刀。

    身心如电,向着那蒙亦行,争锋相对,迎去!

    那区域里顿时生出了奇异的变化。

    蒙亦行忽然只觉眼前一黑,急忙眨眼,可再睁眼依然是一片黑暗。

    他反应速度也快。

    画轴还在半空,这难陀山的山主竟然猛然顿步。

    强行中止的反震带出一口血,他强行咽回。

    五指如勾,抓住那画轴边缘,猛然运力一扯。

    那沉重的金属画轴顿时被拉开,铺出一扇白面。

    图穷匕见,一道紫光骤然射出!

    紫光如霹雳般狂暴,带着无坚不摧之力,无可闪躲。

    庞惊本是魔刀斩至,战斗本能使得他眉头紧了紧,松手,不躲不闪。

    那被锁链捆住的惨白色巨手运满力道,向那紫光迎去。

    轰!!

    魔手对紫光。

    烟雾使得庞惊彻底沉浸在灰暗里。

    那蒙亦行却开始急忙后退。

    他看不见了。

    却又隐隐觉得,只要距离这圣门圣子一定距离,自己就可以恢复视觉。

    所以,他急退。

    可是下一刻。

    一道灰蒙蒙的身影从烟尘里射出,惨白巨手握着血红色的锯齿刀,一闪而过。

    从蒙亦行腰间斩过。

    夏极不再看了。

    结果已经了然。

    只是观庞惊一战,他也有些感触。

    似乎自己学的有些太杂了。

    真气,玄气,真意,练体,似乎都有那么点意思

    唔,似乎都没有深深挖掘。

    而庞惊,已经把自己的恐惧真意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以青铜柱固定那燃烧之佛,使得铜柱周围区域落入自己的掌控。

    庞惊的古佛与自己不同,它可以利用心灵缝隙,来剥夺五感。

    那么,凡敌人进入他的区域,都可以被他剥夺么?

    远处

    庞惊一刀腰斩,身型又迅速返回,静静站在青铜柱旁。

    蒙亦行身躯分为两半,眼中带着错愕,而他的血液似乎化作了两团流动的红雾,向着庞惊手中的锯齿魔刀而去,使得这位圣门圣子有些魔的味儿。

    “还有谁?!”

    庞惊声音淡然。

    江湖就是如此,生死搏杀寻常事,畏首畏尾,怕结仇,就永远成不了大器。

    夏极已经放心了,他走到了仙师的屋门前。

    门中有着隔离感应的效果,所以无法从外窥视。

    他敲了敲门。

    没人答应。

    直接推门而入,庵后反手带上。

    夏极神色平静,观察其内。

    屋内有一盏半透明的气罩。

    中央地面是一个八卦的图形。

    八卦正中是一个杏黄衣衫的道士,八面围着四青四黄的三角旗,分别对应着八个方向。

    而华妃此时正坐在八卦的乾卦之上,盘腿而坐。

    屋内无风自动,八面旗帜飘向不定。

    似乎有不少混杂的流在攒动。

    那道士双眉跳动不停,左手正掐印,而不停幻动,在神神叨叨的测算什么。

    被称时毐的英俊男子则负手站在八卦之外,有些紧张。

    两人背对着大门,而道士则在专心计算,那气罩更似有隔音的效果,所以夏极进入,他们竟然无人发现。

    摄政王也不着急,身型闪动,顿时隐没入了黑暗。

    他想着藏着,这屋内当是无人能知。

    为什么不直接进去?

    他想看看这被称为“仙师”的道士究竟在给华妃算什么东西。

    屋外,又传来打斗声。

    而连续不断的激烈打斗之后,随着一声惨叫,便又是归于平静。

    显然,庞惊又越级挑战干死了一名天元。

    但其实并不是这么算。

    真意,气,很可能是两个体系。

    如果说技艺是真意的第一大序列,那么“朝闻道”则是第二大序列。

    分别对应着真元境的真气,和通玄境的玄气。

    所以说,庞惊其实是半步第二序列的高手,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并没有越级。

    夏极正想着的时候,气罩之中的仙师已经睁开眼睛了。

    摄政王急忙收敛气息,仔细看去

    他完全可以通过嘴唇的嚅动,而判别出别人在说什么了。

    可

    假如这仙师感应灵敏,那就会被发现。

    但夏极的担心完全多余了,那仙师实力并不强大,所以,他尽可以窥视。

    气罩内。

    那道士已经睁开了眼,一双眸子古井无波,他忽然挥了挥手手。

    时毐跟随这道士很久,自然明白他意思,忙对华妃说:“你先出去。”

    华妃虽然不敢拒绝,但依然露出些不解的神色。

    时毐道:“这是好事,如果你只是些寻常的福缘,仙师说不定就直接告诉你了,可仙师却不敢当你面说,这就是天机不可泄露的意思。

    而不能泄露的只能是一些大的福缘。

    今后你作为仙师孩子的养母,可是双重福缘,荣华一世,甚至延年益寿也无不可能,还担忧什么?”

    华妃开心了,点点头,腻声说:“谢谢仙师。”

    然后退出了气罩。

    她自然无法察觉屋内还有一人存在,只是有些好奇自己究竟是什么福缘。

    竟然会牵扯到天机?

    莫不是自己还可能做个女王?

    她沉浸在兴奋之中。

    但气罩里的对话却和她想的完全不同。

    “时毐,你跟随我已很多年了,你既然在卦算之道没有天赋,那赐你一世荣华富贵也无可厚非,老夫子嗣交给你照料,也放心的下。”

    英俊男子忙道:“时毐无能,不能得授仙师本事的万一。”

    道士开口道:“刚刚我算这大魏华妃,本来是帮老夫子嗣的未来养母算算灾祸,让你们平安一世可未想却真的算出了些什么。”

    杏黄衣衫的道人顿了顿,他眉头深锁,似乎在斟酌。

    时毐不敢打扰,在一旁静静等着。

    夏极在外也是好奇。

    若不是藏着,他可听不到这些东西。

    道士开口道:“我知晓你和华妃入住魏国,那么有两人必除。

    其一是那年轻的大魏摄政王。

    其二是华妃原本的丑陋太子。”

    时毐笑道:“仙师忧虑了,那摄政王估计正被门外的强者们困着呢,而那畸形丑陋的太子,被囚禁在深宫,除了一个老妈子,就没人看管了。

    时毐可以保证,只需遣出一名侍卫,直接一刀就可将那孩子解脱。

    他这么丑陋,死亡是一种恩赐。

    今后他的名字将会被您的子嗣所继承,魏彰这个名字能够在史册里作为一代明主而流芳百世,这丑陋太子地下有知,怕是也会开心无比啊。

    不知仙师,还在烦恼什么?”

    道士骤然怒道:“荒谬!”

    时毐傻了。

    自己拍马屁没拍好?

    那道士起身,身型呈现出一些虚影的模样。

    “我卦迹中四太老运转周天星辰卜算大阵,算得两件事,这两件事你该当都明白。

    凡有正,必有逆。

    凡生逆,必有一线生机。”

    时毐说:“您是说中原那位真龙天子,以及大限将至?”

    道士说:“不错,我卦迹四太老推断,这真龙天子极可能是对抗那大限的一线生机。

    所以已经告知了守龙庙会的龙王,龙王之中有几位已经出发去了中原,以求寻找那位真龙天子。

    这天子自然得到大势扶持,然后受到诸仙、群雄拥护,迅速成长,最终与那大限相杀。”

    时毐奇道:“中原强国,和这些北境的边缘小国根本不是一类国度这些和这小国坐井观天的摄政王,还有那丑陋的太子有何关系?”

    道士停顿半晌,才缓缓道:“我通过华妃,无意发现那摄政王竟是天地变数,而那丑陋太子竟是一条魔龙!!

    这魔龙,是真龙天生的死敌。”

    时毐露出笑:“那仙师放心,我此入皇宫,必杀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