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308.万人迎接那一人归(1/3)

    冬至。

    夏极已经横跨了从西往东的诸多版图,带着两女返回魏国。

    他此番收获挺多。

    除了犬戎与魔胡的认可,还有着犬戎王赠予的三枚丹药,说是晋升通玄第二境界的必须品,他自己留着也用不到,所以就给了夏极。

    三枚丹药都以巫祭的特殊容器所保存,据说是不能打开,开了必须服用。

    夏极不解。

    犬戎王也不隐瞒。

    两人聊了聊。

    夏极这才明白这犬戎王其实寿元不过数百年,他即便觉醒了第二次祖先之血也无法获得更长久的命。

    这情况在西域很普遍。

    这也是导致西域各国的顶尖战力缺乏的主要原因。

    因为比起中原那些动辄活上数千年,甚至万年的通玄仙人,他们就是短命种。

    无论犬戎还是魔胡,亦或其他种族,都似是遭受了诅咒,他们根本无法获得天地玄气,取而代之的是生来强大。

    但这种强大不过是“同阶碾压”,可是如果连阶层都跨不过,谈何碾压?

    除了三枚丹药,犬戎王还赠了一葫芦的红沙,说这是天地自生的宝贝,说大巫祭看过了,说是血神砂,通玄再往后会用得到。

    夏极一一收下。

    犬戎这些人看起来是凶残无比,可如果真的把你当做朋友,当做族人了,那真是掏心掏肺,没话说。

    在中原,大家都是公平交易,等价交换,甚至强取豪夺。

    在这儿,就是免费送你。

    啥?

    你要给我报酬?

    你特娘是不是看不起我?

    大概就是这样。

    另一边。

    犬戎奴隶的生活也随着夏极一句话改善了。

    这位摄政王并不会勒令犬戎必须放人。

    因为中原各国,人心狠毒。

    而这群奴隶深谙犬戎地形,习性,而心怀恨意,如果放回,怕是下一刻就成为带路党,直接带着中原的大军杀过来。

    可如果有朝一日,普天之下,都成了他夏极的领土,那么这个问题也许就可以解决了。

    城壁。

    青桥。

    夏极思索着,身后两女裹着绒衣紧随。

    北境的大雪从不会晚落。

    雪落。

    黄昏时分。

    魏王都。

    城墙士兵墙头伫立,但神色里却是有些无精打采,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只觉得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心中被耻辱所填满。

    火盆给出这暗沉里仅有的光明。

    道路尽头,风雪里出现三道身影。

    由远而近。

    但夜禁已至。

    城门值守的军官拿着火把俯瞰远处,手一挥,便是十多名士兵拿着长弓紧靠过来。

    人影走近。

    军官大声质问:“什么人?”

    他们已经杯弓蛇影,紧张无比。

    夏极压着兜帽,却不回话。

    军官有些紧张了,“再不回话,休怪我们无情了!”

    夏极憋着嗓音,轻笑道:“那无情给我看看。”

    军官愣了。

    而这会的功夫,夏极已经随手拿起一块巨岩,装作要砸开城门。

    军官再不犹豫,吼道:“放箭!”

    城头上十多支箭精准的射下,即便风雪也未曾让这些箭的方向走歪。

    而那军官目光如鹰,抄起一杆硬弓,手拨弓弦两声,拉成满月,后发先至,一支如黑光的凌厉箭影藏在这十多支箭中间,向着城下之人的额心激射去。

    城下之人不避不躲。

    随手丢开巨岩,右手拉出残影。

    一瞬间,十多支箭影临身。

    下一秒,十多支箭都已经被他夹在了手指之间。

    随手丢开这些箭,夏极不再逗这城门守卫,掀开帽兜,仰头笑道:“是我。”

    军官本来还准备叫人来再射,可是看着城门前的那张熟悉的脸庞,不由的僵住了,然后颤抖起来。

    这雄壮的汉子竟忍不住都泪流满面,牙齿“得得”打颤。

    而周围的守卫也是眼眶含泪。

    摄政王,您可终于回来了。

    您这一走就是大半年

    中原使者那么嚣张。

    三公亲自去迎,去被折辱。

    圣门也是沉默无言。

    即便庞圣主也是闭关修炼去了。

    这

    这简直耻辱无比。

    虽说仙人对仙人,凡国对凡国,但如果高层战力被碾压了,这国战是连打都不用打。

    现在有您回来了。

    真好,真是太好了。

    这群铁血的守卫都忍不住哭了。

    好像一群被别人家大人欺负的孩子,终于看到自家的家长回来了。

    军官擦去泪水,大声道:“开城门!!!恭迎摄政王!!!”

    “恭迎摄政王!!”

    “恭迎摄政王!!”

    铁灰色厚重城门开了。

    两名守卫艰难地将门扉向两边推着。

    夏极背着风雪,昂首踏入这座古都。

    铁甲两排。

    国都居民纷纷从屋里走出,肃穆如树,排成了林子,站满街道两侧。

    无人说话。

    夏极所到之处,魏国士兵纷纷下跪,然后发自内心地扬声:“恭迎摄政王!!”

    似乎要把耻辱随着这声音发泄而去。

    夏极往前,虎步而行。

    魔姬,金曜心底生出一股凝重无比的神圣感。

    两人只觉一股澎湃的大势、人心向着这条道路扑来而来。

    她们好似不是走在这王都的街道上,而是走在历史长河的风口浪尖,在随着潮水而行进。

    那种心底的感动,激昂,一时间竟也使得两人湿目泪眼。

    万人,数十万人,自发的出来迎驾。

    自发的下跪。

    跪的不是她们,而是走在最前的那个少年。

    他仰着头,也不问为什么,也不说为什么。

    魏国就是他的国。

    魏都就是他的都。

    侵犯者,必诛之!!!

    所以何必多言,多问?

    摄政王走到了道路的尽头。

    远处禁卫也得到消息,黑甲甲士手执熊熊火把,在这大雪的凌冽里前来迎驾。

    寒蝉,厉鹰,凌原,甚至王哈,都随禁军而来。

    看着那黑暗风雪里回归的男人。

    所有人都舒了口气。

    好似他回来了。

    这个国家就撑起来了。

    他回来了。

    就不会再有任何人来羞辱这个国家了。

    回到王宫。

    三公还未归来。

    各方势力都惶恐无比。

    宫里萧索。

    只有一个显得呆头呆脑的孩子跑出来,恭敬喊了声:“老师。”

    这孩子头颅鼓出的畸形角似已经藏了起来,只是皮肤还给人一种不干不净的感觉。

    夏极着看他,也笑了,叫出他的名字问:“魏彰,功夫练的怎么样?”

    这呆头呆脑的孩子正是被卦迹判断为魔龙的存在。

    魏彰才不过三岁,可是却已经如同六七岁的孩童,而且体型壮硕,真不知怎么长的,听到夏极问话,他回答道:“寒蝉老师教我的三阳真气我已经学会了,百一也已经可以做到百式融在一击中,现在差的就是真气量,毕竟我听寒蝉老师说要达到凝结出真元,才算是真正达到了真元境。

    可是真元要一甲子功力,魏彰还需要时间。”

    三岁孩子能做到如此地步,不得不说天赋可怕。

    但夏极总是有些不自觉的想起另一个男孩。

    他在风雪里跪了三天三夜。

    然后伴随着自己游历山川大半年的时光。

    不知那名为太白的孩子和这魏彰比起来,天资孰强孰弱。

    思绪一闪而过。

    夏极看定眼前的魔龙太子道:“你的时间并不多。”

    呆头呆脑的男孩仰头看着刚归来的摄政王,似明白,又似没听懂。

    夏极道:“我悟刀时,你可以在一边观看,但如果我发现你根本没有天赋,那么随时可以驱逐你离开。”

    魏彰点点头:“老师,彰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