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372.龙王说:阴间真是超乎想象的恐怖啊!!(1/3)

    大雪簌簌,兵祸却已经消弭。

    距离阴间的20年之约,才过去小半,但谁想到这些日子竟然发生了如此许多事。

    夏极与白龙王在宫中密谈,无人可近。

    如今天命之子已经更换人选,这位太上天子与守龙庙会之间再无任何的冲突。

    他的义子就是守龙庙会该扶持的人。

    曾经生死相杀的敌人,如今站在了同一阵营。

    宫廷未摆宴。

    龙王低调。

    夏极也低调。

    所以不过三四碟北国特色的小菜,两碗热气腾腾、撒了葱花的素面。

    两人对坐。

    气氛已融洽,也预示着这人间将入和平。

    吕不韦看着坐在主座的男子,宽松长衣,胡渣几点,脸颊一道不合拢的伤痕,充满了浪子的气息,又充满了年轻的味道。

    别人不知,他们龙王怎会不知。

    这太上天子今年才二十余岁,与自己数百年后的后代平辈。

    但他却已经以一人之力逆天改命!

    一人之力与守龙庙会分庭抗礼。

    北境横空出世,从今而后,就是一路无敌。

    巨墨宫,卦迹这些大型超凡势力,都被他屠灭。

    吕不韦看着这男子,只如看着一个前不曾有、后不会来的神话。

    这位眉宇之间藏着精明,但瞳孔里却有着真诚的中年人静静闭目,心里却生出诸多感慨、感动与庆幸。

    感慨的是,易地而处,任何人处于这男人当时所处的位置,都已经败亡。

    但他胜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感动的是,不知数千年后史书当如何记录这一幕。

    而他们此刻开启天下和平、却史官只能在旁猜测的对话,又会被如何记录?

    这个男人就是历史。

    凡与他相关,必将载入史册。

    庆幸的是,终于终于不要再与这可怕无比的男人为敌了。

    当初他们知晓褒姒被杀,剑无常被屠,紫金龙王长孙王暴毙

    心中未曾没有恐惧。

    但一切结束了。

    这男人接受了他们的道歉。

    或者说是为了天下和平而给出了大度。

    原谅,宽恕,岂不是人间最大的美德?

    只是

    人间欲平。

    但风却不止。

    恐怖的阴间降临,已经为时不晚

    吕不韦眉宇之间又添了几分忧愁。

    夏极问:“吕先生为何忧虑?”

    他自然不会如自己妃子般喊老祖宗。

    吕不韦道:“夏皇应该也是明白的,当初我们守龙庙会之所以如此急躁,只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看向西方,西方大雪,一片黑暗,无法看清,隐约之间如是盘旋着可怖的鬼魅,正狞笑着俯瞰人间的渺小卑微。

    夏极明白他说的是阴间。

    这是无论谁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对他来说,阴间就是一个谜团。

    吕不韦继续道:“我守龙庙会第一人无名无姓,但会中称之为大龙仙,如今他坐镇在阴阳交界的边境,始终无法脱身。

    除他之外,还有三位庙会的强者分别住在阴间之井边缘,以防异动。”

    “阴间之井?”

    “魏国的旧桐州也在缓缓形成阴间之井,当龙气消失,就会物极必反,形成阴间的大空洞,这些空洞诡异异常,其中隐隐有着通往未知之地的深渊,无法见底,所以早在无数年前,我们就以‘阴间之井’来称呼。”

    夏极有些惭愧啊。

    这旧桐州可就是他自己弄出来的。

    难怪阴间的“小女孩”说自己会吞噬龙气,一副料定了的模样,自己果然特么去吞了

    不仅吞了龙气,还吞了龙。

    这一想,夏极皱起了眉。

    他初来乍到,当是不过真元境,那“小女孩”就料定自己可以吞龙?

    这是注定的么?

    吕不韦继续说着:“阴间之井里乃是绝地,其中的法则也会慢慢更变,与人间完全不同。

    阴阳之所以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只因两方法则不同。

    阴间那些怪物,进不了龙气覆盖的地域,而即便龙气消弭,但只要不是阴间,它们的力量就会极大幅度的削弱。”

    夏极回过神,问:“削弱多少?”

    吕不韦摇摇头:“很多,非常多几乎把它们的力量全部抽光了。

    同样,我们人间的至强也无法进入阴间,进入之后,力量同等层次的削弱。”

    夏极微微动容。

    他脑海里浮现出当年红阎罗虐杀思无邪的场景。

    完全抽光了,还能虐杀通玄

    这特么阴间的红阎罗,有多强?

    他不禁感兴趣了。

    阴阳平衡。

    阴间既然这么可怕,那人间应该有对应的战力吧?

    所以他问:“我们人间的至强是宗动天之后么?”

    吕不韦面色僵硬,苦笑道:“实不相瞒,老夫活了数百年,没见过也没听过宗动天之后的强者。如果有说也都是骗人,哄着稳定人心的。”

    “那易如初的大宏愿呢?”

    “宗动之后,传闻是以大宏愿而证心道,之后破碎虚空,踏入难以想象的小神明之境。可这些都是传闻,老夫曾查阅无数历史,但未曾见过实例。

    大龙仙也不曾到么?”

    “不曾大龙仙的宏愿根本无法实现。”

    “为何?”

    吕不韦苦笑道:“大龙仙说‘阴间不空,誓不成神’。

    阴间降临再即。

    这世上,看似和平,但却有大批量的阴间之井存在着,或大或小,大的就如旧桐州这般,小的也许不过院里井口。

    阴间之井固然是绝地,但最可怕的却是它在‘感染’。

    它会制造出黑卵,这些黑卵里会诞生许多可怕的东西,据传也会有阴间巨头在其中巡视。

    黑卵诡异难测,存在时间极短,似乎是吸收了当地的生机后,就会炸裂,化作一种未知的物质覆盖大地。”

    夏极心里也苦笑了。

    这特么,黑卵自己也见过。

    而且还是在“新手村”就见过了。

    黑卵里的阴间巨头也见过。

    自己还特么坑了那巨头一把,贪了它一个“阴间通行证”,现在看来那“阴间通行证”和可兑换的真气绝对不等值。

    不过仔细想想,当时真敢玩儿啊。

    还有红阎罗也是。

    那种被削弱了无数倍,还能碾压通玄的存在,居然天天想着找自己玩。

    他沉默着。

    “白龙王”吕不韦继续着:“除此之外,我人间还有不少叛徒,最出名的就是那酆都,酆都十业可以横行我人间,因为他们是人类,所以不会受到削弱的影响

    作为回报,他们可以在阴间降临后,享有居住权,甚至残存人类的管理权。

    除了酆都

    还有一批完全不知身份,只知道活动在世界各方的存在。

    我们称呼他们为“黑死士”。”

    “黑死士?”

    夏极今天接触了很多新鲜的东西,也觉着神秘的阴间正在自己面前揭开冰山一角。

    吕不韦凝重的点点头:“这些黑死士可能是我人类之中的任何人,身居任何位置,但他们实则却是阴间的人,他们的力量,他们的一切,都是阴间赐予。

    传说,这群人会在午夜坐在梦魇的车厢里,降临而带来杀戮,执行着各种任务。”

    这么一说

    夏极就懂了。

    他见过,都见过,不仅见过,还杀过。

    不仅杀过,还知道这群“黑死士”的头儿是谁。

    不知知道这头儿是谁,还和它正面怼过。

    吕不韦越说越凝重:“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来维持着这种阴阳的平衡”

    夏极问:“阴间降临了,人间真的没办法么?”

    吕不韦摇摇头:“那些大恐怖,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否则我们何必担心它降临?”

    说罢。

    吕不韦从袖中翻覆出一个太极般的圆盘。

    左侧白鱼全是清水。

    右侧黑鱼皆是墨汁。

    “夏皇请看,这白鱼就是人间,而黑鱼就是阴间如果阴间降临,那就是这两者之间的隔栏消失。”

    哧

    白龙王屈指一动。

    阴阳中央的界限消失了。

    短暂停顿。

    那浓郁无比的墨汁顿时冲了清水。

    整盘皆黑!!!!

    吕不韦苦笑着:“这就是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