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435.超凡仪式?进食仪式?(2/3)

    丑陋而皮肤黝黑的男孩醒了过来,映入目光的是轻纱白帐,是雕饰着金色吉兽的横梁,微微侧头,却是一间无人的屋舍。

    屋中是张镂刻的别致木桌,边角是女子的梳妆台,另一侧则是可供躺着的贵妃榻。

    榻前的茶几放了把玩的翠玉鲤鱼,往上的窗沿则翻起了些。

    露出一线吹入的冷风,还有风里洗涤天地的大雪。

    男孩头疼欲裂,他已忘记自己是谁,但只觉身体与魂魄无法融合,产生了一种恍惚感,但本能却让他咬着牙,掀开被子,忍着全身撕扯的剧痛,慢慢走下了床,目光扫了扫,很快看到桌上平铺的一个小册子。

    他心念动了动,拖着脚步轻挪了过去。

    凡有记载之处,便是信息的最直接来源。

    翻开了一页。

    那是日记。

    字迹娟秀。

    男孩坐在圆椅,快速看了起来。

    一页一页翻过。

    男孩大概明白了,这说的是一个母亲因为自己儿子太丑而抛弃了他,然后被困在某处,再然后又被陌生人相救而得以离开,重新开始。

    之后,这母亲知道自己嫌弃的儿子居然有了大出息,她心里有些悔恨,想要再去投靠儿子,却拉不下脸,只能天天督促自己的养子,只是养子无论如何努力,却比不上她亲生儿子的万一,她开始痛苦。

    只是,忽然有一天,她忽然把前因后果联系了起来,发现当初救她的陌生人,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因为似乎她的儿子威震天下,这片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也知道自己儿子的生长轨迹和寻常孩童不一样。

    她心底被悔恨充斥,最终却是归于平静,只想着就这么过一世吧,毕竟她也没脸再去找自己功成名就的儿子,去了也会被认为是贪恋富贵。

    男孩静静看着。

    头疼欲裂。

    但至少他确定自己应该是遭遇了什么,然后被这家的主人救了。

    而这家的女主人遭遇也是够奇特的。

    忽然他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他急忙起身,然后缩入了床上,闭目装睡。

    等了许久,却奇异的半点声息继续。

    男孩悄悄的睁开一条眼缝。

    他蓦然惊住了。

    因为刚刚还是白昼,现在却已经如是午夜。

    屋内无风,可桌面上那日记的书页哗啦啦地翻动着。

    吱

    刺耳推门声如揪住人心。

    门缝被轻微推开了一点,露出条渗人的黑色缝隙。

    缝隙外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

    似乎是什么东西的口水正在落地

    “星魂可以引来咒怨的觊觎,就像是血滴落入了鲨群,所以

    夏极,你必须戴上这顶帽子,遮住额头才行。

    否则会被大咒怨们看到的。

    戴上它!”白阎罗在尖叫着。

    夏极看着眼前这顶黑色礼帽,礼帽正中还浮出一张可爱化了的Q版惨白脸蛋,诡异的瞳孔变成了大粒白珍珠,小嘴向两边上翘,似乎在发出带着恶意的笑。

    细细看,这却是白阎罗的一张脸,而脸蛋两边,则是有着黑色梦魇奔驰成两条线。

    这礼帽显然不凡,并不只是装饰作用,而且也不是实体。

    见到夏极一直在盯着那Q版的惨白脸庞,白阎罗尖叫道:“别看了,快戴上。”

    夏极心里是疯狂吐槽。

    我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你给了我阴间居住证,我只觉得你是个大恐怖。

    再然后,你一直维持着神秘高冷,如同鬼王般的BOSS。

    再后来,你我20年之约,我已经将你当做未来必须要干掉的目标之一。

    怎么看你都不是个该画出“Q版自己”的存在。

    “快戴上!我脾气不好,我要生气了!”白阎罗继续尖叫。

    夏极:

    阎罗王和自己说“她快要生气了”??

    想了想,他还是戴上了这帽子。

    白阎罗这才满意了,又问:“舒服吗?”

    夏极感觉了下,只觉得自己除却额上的星魂被遮蔽了外,还有一层奇异的罩子,贴身覆盖了自己。

    “那是防着死气入侵魂体的。

    而且呀,如果去了人间,有这样的帽子,也能一定程度的抵御龙气。

    除此之外,上面还有我的气息,你戴着它,谁都不会招惹你。”白阎罗开始介绍,“这样的帽子,可是我订制的。”

    “死气?不是魇气么?”

    “对。”

    两者一边说,一边往前飘着。

    夏极戴上了礼帽,显出一种奇异的绅士风格。

    黑礼帽,白斗篷,就差一个手杖了

    “阴间还能订制帽子?”夏极又问。

    白阎罗歇斯底里地尖笑着:“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说着的时候,两人周围也有不少黑色的、形态各异的诡影。

    但那些诡影显然都认得白阎罗。

    而白阎罗显然凶名赫赫,诡影们提早就滚开了,让出一条空寂的道。

    很快。

    两者来到了一个上下贯通的渊口。

    往上,是逐渐有光的洞口。

    往下,则是越发深沉的暗渊。

    周围则是早围绕着许多诡影,只是白阎罗所在之处,却是空空荡荡。

    夏极问:“它们很怕你?”

    白阎罗尖叫着回应:“我脾气不好,生气了就要吃它们呀。”

    夏极想了想。

    忽然冒出一句:“好吃么?”

    白阎罗蓦然转头,惨白眼珠咕噜噜转着。

    夏极咳了两声,然后望向眼前上下贯通的渊,岔开话题:“这里就是葬礼举行的地方吗?”

    他想起自己在锯齿深渊的时候,魔山和自己说的那些东西。

    每五年只有三人拥有着举行葬礼的机会。

    通过了葬礼,就可以踏入第四阶,成为超凡。

    之前,他还在想着怎么参加葬礼,才能深入阴间。

    可没想到,这么一眨眼,自己竟然已经站在了大咒怨的身侧,观看别人举行葬礼

    “那葬礼怎么才算成功呢?”

    夏极本着多问了解阴间的想法问。

    白阎罗尖叫道:“看主持人的喜好,有的主持者喜欢吃掉两个,那么剩下的就可以成为超凡。

    有的只喜欢吃掉一个,那就可以有两个成为超凡。”

    夏极:

    心里疯狂吐槽。

    卧槽,原来是这么个判定方法吗?

    原来没被吃掉,就算成功了?

    他轻声问:“小白,那今天的主持人是谁?”

    夏极有些担心小艾莉也来举行葬礼了,毕竟按照她那孝子的性子,很可能把一切最好的都让给她。

    白阎罗:???

    夏极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白阎罗尖叫着,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说:“夏极,当然是我呀!主持超凡仪式的存在一共有10名,我也是其中之一。

    不过我挺正常的,看心情,只吃一个或者两个。

    但!黑阎罗喜欢吃掉三个,所有没有人能成功!

    而红阎罗,她一个都不吃,所以成功率很高。

    就只有我,最正常!”

    夏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