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子 剪水II

573.终篇的定格

    七日的时光很快逝去,王子川的调动似乎被某个力量暗暗阻止了。

    夏极依然独自居住于车厢内。

    逐渐的,苏苏与樱子察觉到了他的冰冷。

    起初,她们还以为这是男孩失去了亲人的表现,直到有一天,小德兰圣女亲自来到了104节车厢,并且在车厢里度过了三日三夜。

    苏苏和樱子才震惊了。

    那原本平凡的男孩周身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光华,变得无法揣度。

    小德兰以老师称呼。

    而夏极则坦然受之。

    车厢外被凝聚的精神傀儡越来越多,逐渐的傀儡已经化作了一个远超永恒列车大小的怪物。

    列车与迷雾终于撞上。

    这终止之处,列车的车头被迷雾撕开了一个口子。

    兵对兵,王对王。

    幽黑通道里,夏极随意漫步踏着,小德兰紧随在他身侧,而康丁则是伴随着神选者们在与对面的敌人厮杀。

    黑夜如画卷舒展,在尽头之处出现了一个女人的模样。

    夏极愣了愣。

    那女人对他露出了妩媚的笑。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许多事。

    因为这女人的模样和小宁一般无二。

    而在身为天道的这一个纪元里,他已经知道宫久本质是古代阴间的怪物,难怪他对小宁有着近乎于崇拜的痴迷。

    那是因为小宁就是死亡母河的意志,而古代阴间是死亡母河渗透的产物。

    他敬畏着小宁,不是再正常不过么?

    只是,醒悟了的小宁,还是小宁么?

    那短短数十年的回忆,对于永恒生命而言,几乎就是弹指刹那。

    果然

    宁梦真抬起手,她身后浮现出一只糅杂着风水还有错乱时间的傀儡。

    夏极唇角一翘,背后则是冰火,以及破碎空间的傀儡。

    这样的战斗根本不是外人能插足的,小德兰震撼地看着这末代的厮杀,她甚至忘记了身处何处。

    “夏极,你以为就小天道才是唯一与你有着因果的人么?”

    小宁笑着。

    “对于无穷来说,她不过是个局外人。”

    两人的傀儡轰撞在了一起。

    “在这万维的世界里,一切所见所闻所感,都是片面。”

    再次对撞,又分开。

    两人同时酝酿出最强的力量。

    轰然一声。

    星辰与宇宙都可以炸裂。

    嗖嗖!

    回归本体。

    夏极随意一抓,将与因果颇深的人抓入手中。

    借着这些功夫,他大概看了看,露出微笑。

    小德兰竟然是金曜秋未央。

    樱子是邹向暖,苏苏与白绝则是魏焰灵和庞惊。

    其余的人也各自与他产生了联系。

    只是

    第十纪元并没有迎接来后续的新生。

    某种程度上而言,小宁就是这宇宙的终结者,她是最终的限主,也是死亡母河的意志。

    夏极在时空之外的唯独,如同观火般,望着一黑一白两条大河穿过宇宙,所到之处,一切皆在毁灭。

    忽然,他动了动眉,恐怖的精神探出,将三个阎罗,以及一个依然腆着肚子的女子抓入了手心。

    那女子正是元妃。

    一瞬间,夏极已经明白了原委。

    元妃是天道分身,但她却并不知道这一切,只是默默做着一个工具,在灰烬之河维系着三个悖论兵器的存在。

    至于天道,则已经被他融合与吞噬了。

    可这天道分身却留了下来,直到这宇宙真的毁灭,她才出现。

    望着毁灭的宇宙,如此波澜壮阔的一幕,让夏极忽然弥漫出了精神。

    在宇宙重新崩塌的那一刻。

    恐怖的意志已经包裹住了这宇宙。

    吞噬。

    夏极一念。

    开始消化这看似不可能的存在。

    也许需要万年,百万千万年,甚至上亿年,更多

    新年的鞭炮响起了。

    桃乐在家门前贴着福字,她已经是不知多少辈的祖祖祖祖祖祖奶奶了,可却依然年轻而美丽。

    为了怕被叫做怪物,她已经脱离了夏家,而一个人生活,甚至她的后代已经不知道她的存在了。

    她很平凡,但却有着一个不平凡的女儿。

    当然,她儿子也不凡,只是比起女儿而言,却也是个普通人。

    这个宇宙意外的进入了真正的科技时代。

    所有的怪异,乱神都已经成了书本上的神话。

    曾经的魂纹,也成了博物馆里再无神力的道具。

    她努力地用手按平了福字的边角,然后跃下,站在门前,望着远处被风吹得哒哒作响的门扉。

    她已经习惯了等待。

    在自己拥有了几乎永生的寿元后,她已经不再活泼,不再古灵精怪,甚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不会再去发微博,不会发朋友圈。

    在超凡消失后,她旅游了整个世界,独自走过大街小巷,却总期盼在某个转角,能遇见他。

    但这只是徒劳。

    她等了数千年,却不知道生存的意义,除了他,再无所思。

    逢年过节,她总会很有仪式感地度过。

    可是也许好几年,才会遇到自己的儿子回来吃饭。

    而也许几十年,才可能遇到小婷。

    更多时候,她都是独自一人。

    忽然

    门扉被推开。

    “桃郁小姐,你一个人在家过年么?”是邻居的声音,她推开门,侧着身子走了进来。

    “来我们家吧,热闹些。”

    邻居叫段芷犹,她看着庭院阶梯顶端那风姿卓绝的女人。

    这女人平时很神秘,但却也对人温和,所以她才来邀请。

    桃乐收到邀请,不禁愣了愣,但却还是摇摇头。

    段芷犹:“来吧,你的丈夫一定很忙吧,我就没见过他一次。或者说,你结婚了么?”

    桃乐道:“不用了,我在等他回家。”

    段芷犹愕然:“他?”

    她摇摇头,也许这女子被那个他抛弃了看起来高贵,实则是个可怜人呢。

    转身,却撞到了一个人。

    段芷犹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如同神灵般的男子。

    她说了声“抱歉”,然后急忙低头走开,但走了几步,出于好奇,还是转过了身。

    目光里。

    她那位神秘兮兮的邻居,与这刚来的男子正静静对望。

    就如同所有浪漫的童话里一般,桃乐泪水忽然涌出,然后奔跑向了男子,紧紧抱住了他,泪水如同决堤般涌出。

    桃乐呢喃着:“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的。”

    门外,段芷犹捂嘴笑了笑,自己这邻居还真是浪漫,不过她顶多就等了一年吧,毕竟她搬来此处也就七个月时间,是赌气分开的吧?

    不过能复合真好。

    段芷犹又想起了自己那口子,如果自己有一天与他分开了,他还会不会再来找自己呢?

    她自然不会想到自己看到了何等珍贵的重逢。

    那是间隔了一个纪元,一个宇宙生灭,还有数千年的再聚。

    夏极紧紧抱着桃乐。

    永恒与刹那于这一瞬间模糊了界限。

    忽然。

    远处响起,治安官车辆鸣笛的声音传来。

    门扉再次被推开。

    治安官走入庭院走上台阶,面无表情道:“桃郁小姐,有人举报你使用假身份证,虽是过年,还请能配合我们调查一下吧。”

    桃乐抬头看了看自己抱着的男人,用手指戳了戳他,俏皮道:“夏极,怎么办,你老婆要被人抓走啦。”

    夏极微微一笑。

    画面如此,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