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恐怖降临(我能帮你加点) 古羲

第二百零七章 反战

    台下鸦雀无声!

    一枪,压跪柳飞龙!

    这个老人的佝偻身姿在这一刻光芒万丈,像高山般瞩目,难以想象那年老体衰的身躯中,居然能迸发出如此不可一世的狂暴力量!

    台下的曾轻书惊呆了。

    秦枫也愣住了。

    秦枫身后的一众暗恨自己没能上场的学员,也都惊得一个个膛目结舌。

    乐道楠已经见识过这位老人的实力,上次能一枪击败薛远飞,就已经证明了传言是错误的,不过此刻还是有些惊讶,这柳飞龙可不是她手里薛远飞能比的,居然也挡不住一枪?

    台上。

    柳飞龙的脑子依然嗡嗡作响,快被砸懵了。

    这是什么鬼力量?!

    他想象中的招架和反击,却变成了被碾压,自己在力量上居然输给了一个糟老头?

    很快,他注意到了自己跪下的狼狈姿势,一张脸顿时涨得血红,怒吼着鼓动全身力量站起,刚要反击,但头顶的长枪陡然抽回,紧接着胸口一震。

    嘭!

    柳飞龙的身体倒飞出去,跌落武台。

    祖北夜一枪压跪柳飞龙后,在画面定格的一刹那,他的视觉也注意到了这点,知道自己攻击凑效,这机会难得,他自然不会给对方反应的机会,直接收枪,反身一脚踹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扑通!

    柳飞龙的身体飞落到秦枫面前。

    秦枫有些出神,竟忘了接住,直到柳飞龙怒吼着从地上爬起时,才惊醒过来,看着这如梦境般的一幕,他有些难以置信,这个传言中因院长仁慈而破例进入的老头,居然这么强?!

    秦枫并不怀疑柳飞龙的实力有问题,从招到柳飞龙,到这几天的操练,一场场的战斗下来,柳飞龙的表现都接近于以往天字班学员的实力水准。

    然而,这样的尖子学员,居然败在了这个糟老头手里?!

    这就是传言中连入院考核都不及格的人?

    秦枫有些茫然,但很快便想到三人成虎的故事,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面前,还让自己给撞上了。

    传言果然当不得真!

    “这个老家伙,应该是没人愿意收他,倒是让这小子踩到狗屎运了。”秦枫看了一眼旁边的林尘,眼眸闪动,显然,以祖北夜的实力,完全有能力拜到更好的老师门下,即便是一品教师韩渊,都非常乐意收这样级别的学员,但大家都被传言误导,才导致林尘捡了漏。

    “难怪让这老家伙第一个出场,这就是他的王牌了。”秦枫感觉已经识破了林尘的心思,也没了继续挑战的念头,祖北夜能一枪击败柳飞龙,他手下的其他学员上去,也只是送分而已。

    本以为捡软柿子捏,结果踢到铁板上,他只能自认倒霉,好在柳飞龙实力够强,只要没受伤,就还能从别的学员手里再抢到积分。

    “你运气倒是不错。”秦枫转过头,对林尘说了一句,便拉住羞愤欲狂的柳飞龙,准备离开。

    “嗯?”林尘没听懂秦枫话里的意思,不过看到他作势要走,顿时眉毛一挑,找茬了还想走?他伸手拦住,道“等下。”

    秦枫一愣,皱眉看向他。

    “要走?既然你不挑战我的学员了,那就让我的学员来挑战你的学员吧。”林尘说道。

    此话一出,秦枫的脸色顿时变了。

    旁边的曾轻书和乐道楠也都愣住。

    继续挑战?

    林尘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对方毕竟是二品教师,难道不怕得罪对方?

    乐道楠有心想要劝说林尘,但看到秦枫也在旁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要挑战我的学员?”秦枫脸色阴沉了下来,目光冷厉,紧盯着林尘。

    林尘早已见过生死,毫不在意这样的凶狠目光,轻笑道“不行吗,这应该是在学院规则之内吧?”

    秦枫知道林尘是在用他先前的话来将他的军,眼眸中寒气闪动,一个三品教师居然骑到他头上撒野了,真以为有个王牌就能横行无忌了吗!

    “很好,我记住你了!”秦枫冷冷地看了林尘一眼,既然对方不给他面子,说再多也无用,他袖子一甩,转身面向武台,道“贾释刃,你来。”

    “是,老师。”

    后面走出一个面相普通,气质内敛的青年,手持一杆细枪,枪杆格外的纤细,像鞭子,枪头也非常细小,三角状,像毒蛇的头。

    秦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神示意,无需手下留情。

    若是换做先前,他必会叮嘱对方,务必要替柳飞龙报仇,但贾释刃的实力跟柳飞龙相差无几,只是两人所使用的兵器风格大相径庭罢了,所以他对贾释刃怀抱的希望也不大,只希望能够以巧取胜。

    很快,贾释刃上台了。

    没有寒暄和客气,两位老师间的火气,在学员中似乎也蔓延开来,贾释刃冷冷地看着祖北夜,战斗一开始便主动出击,他像幽灵般极速冲出,手里的长枪舞动,竟像一条黑色长鞭,极其柔软,抖动的枪头瞬间变化出上百道枪影,如群蛇乱舞。

    祖北夜看见对手的身法陡然快到模糊,心中一惊,但并没有慌张,这样的情况他早有心理准备,先前跟李戈等人切磋时,他就体验过无法看清对手动作的战斗了。

    既然看不清,那就不看。

    他闭上了眼。

    看到祖北夜的动作,台下的乐道楠和曾轻书,以及他们身后的学员,无不惊愕。

    面对二品教师的得力学员,居然敢如此托大?!

    秦枫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眼眸中隐藏着怒火。

    “找死!”

    贾释刃看到对手的轻视,冰冷的眸子中寒意更浓了几分,陡然加快速度,阴柔的内力涌动,附着在兵器上,长枪舞动出一道黑影,如怒鞭抽打,扫向祖北夜。

    噌!

    枪头陡然被弹开!

    祖北夜手里的长枪再次旋转起来,像是化作一面密不透风的盾牌,全是枪影,他以数倍的枪影笼罩住自身,将贾释刃的这一枪挡住了!

    在反弹开的刹那,祖北夜也知晓了敌人的攻击方位,猛然手臂一转,硬生生止住枪势,朝那个方位暴砸而出!

    不好!

    贾释刃瞳孔一缩,是枪头被弹开的刹那,他便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力道传来,好在他是软枪,卸掉了大部分力量,但是看到迎面砸来的这一枪,他头皮一麻,急忙后退。

    先前柳飞龙都招架不住,他也不敢硬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