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恐怖降临(我能帮你加点) 古羲

第二百十二章 一招

    “剑?这就是你的兵器?”江夜的目光落到钟蕊手里的兵器上,眉头微微挑动了一下,明明是枪系学员,却用剑来跟他比斗?还要在三回合内将他击败?

    呵呵。

    “虽然你是女孩,但武台上不分男女,只分胜负!”江夜微笑说道。

    “只论成败。”钟蕊目光如剑。

    噌!

    钟蕊手腕轻轻一抖,剑光出鞘,秋水似的剑刃上倒映过她的双眸。

    她很少拔剑,因为不愿见血。

    江夜面色淡然,持枪而立,等待对方进攻。

    虽然对手是个女孩,但他没有半点大意,毕竟先前出了一个李戈,已经表现出惊人的实力,难保这个毫无名气的女孩,不会是第二匹黑马。

    钟蕊双手持剑,缓缓蓄力,目光直视着对面的江夜。

    她全身衣裳缓缓飘动起来,体内的内力澎湃涌动,如果是寻常战斗的话,她会先出手试探对方的底细,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改变一下自己的战斗方式。

    “飞影!”

    嗖!

    时间陷入短暂的停顿,下一刻钟蕊的身体骤然飞掠而出。

    主动出击!

    几乎在短短一刹那,她的身影便冲到了江夜面前,快得惊人,在许多学员的视线中完全消失了。

    江夜虽然全神戒备,但还是被钟蕊的惊人身法吓到,瞳孔微缩了一下,但下一刻,他便猛然反应过来,身体如条件反射般,内力勃发,手臂挥舞,带动长枪猛然向前怒刺而出。

    呼!

    长枪破势而出,在被攻击的瞬间,他想到的不只是招架,而是反击!

    钟蕊也出剑了。

    陡然间,一股凛冽至极的寒意,像极北刮来的冷风,卷向江夜。

    那一抹雪白的寒光,仿佛瞬间照亮了全世界!

    铮!

    在凛冽的寒芒中,一声脆响,一阵火花。

    摩擦的火花掠过江夜的瞳孔。

    恐怖的怪力!

    江夜微微咬牙,感觉手臂在微微颤抖,但是还好,他挡住了!

    在力量上面,他也并不逊色多少!

    在他刚松气的刹那,陡然间,一股寒意从身体侧面袭来,像冬季的寒冰,极速蔓延,瞬间攀爬到他全身,一股由内而外地凉意,让他寒毛倒竖而起。

    噗!

    锋利的感觉。

    而后,江夜感觉到一阵痛楚。

    疼痛来自于他的腰,当他低头看去时,却只看到一抹雪亮的剑刃。

    刃口的前方,抵在他的喉咙处!

    江夜瞬间呆住。

    武台上只分胜负,所以他还活着。

    但如果在场外,他就已经死了。

    输了?

    江夜有些难以置信,他的视线慢慢顺着剑刃,延伸到剑柄,而后顺着那双纤细雪白的手掌,看到了它的主人,那一双冷冽灵动的眸子!

    “你输了。”钟蕊声音平静,宣布道。

    江夜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像是从凝固的时间中被抽离出来,进入噩梦当中。

    仅仅一个回合,就输了?

    江夜全身都在发抖。

    台下却是寂静无声。

    所有人面面相觑,满脸难以置信。

    从钟蕊出手,到战斗结束,前后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很多人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

    魏明州直愣愣地站在台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江夜都输了?

    还是一招被击败?

    要知道,这可是冬雪城的百年武道世家,江家最杰出的天才!

    他寄予厚望,认定绝对能进入天字班的新星,居然在这里被人一招秒败?

    “这就结束了?”楚舞和祖北夜看着台上定格的画面,有些吃惊,没想到战斗结束的这么快。

    楚舞疑惑道:“这人好像不怎么样嘛,怎么看他们的反应,好像这人很强一样?”

    “是不怎么样。”林尘微微点头,“在跟钟蕊交手的一秒里,只来得及挥出十六枪,幸好运气不错,找到了剑的真身,否则输的更快。”

    “一秒里挥出十六枪?”楚舞和祖北夜一怔,瞪大了眼睛,满脸错愕地看着林尘。

    旁边的李戈和樊天罡也是转过头来,樊天罡目光凝重,道:“我数的只有十二枪,你说他有十六枪?”

    林尘点点头,道:“要是他能挥出二十四枪,就能超过钟蕊,反倒会让她措手不及,到时就是另一个结果了。”

    樊天罡怔了怔,忽然反应过来,愕然道:“你是说,小钟蕊刚出了二十三剑?她的剑这么快?那岂不是比我们……”

    林尘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一个笨拙的盾武,跟剑客比什么灵动,吃饱撑的?”

    樊天罡哑然,挠头道:“我走的可不是传统盾武路子,我是攻盾,在盾武里面,我的速度算是很快的了。”

    “就你这速度,还快?”林尘眼中露出几分嫌弃,“还是再练几年吧,至少达到钟蕊现在的地步,才能说得上合格。”

    樊天罡瞪眼道:“达到她现在的速度?怎么可能,那我的力量肯定会削弱,只追求速度的话,我的优势就没了。”

    “谁说有速度就会没有力量的?”林尘挑眉,忽然手臂一甩。

    嗖!

    拳头出现在樊天罡的鼻尖前,一股强劲的拳风震在樊天罡的脸上,他的头发尽数向后飞去。

    “你觉得我这一拳有力量吗?”林尘问。

    樊天罡额头上已经流出冷汗,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似乎会死掉。

    “我,我好像懂了。”他勉强说道,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林尘见他领悟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练,总能练出来的。”说完,抬头看向台上的钟蕊,目光略微柔和了几分,这个小家伙,这么卯足全力的攻击,完全不像她的作风。

    是被激怒了么。

    林尘摇头笑了笑,随即转头看向武台另一边的魏明州。

    魏明州已经回过神来,似乎有所感觉,看到了对面投射过来的目光,他脸色略微变化了一下,有些难看,有种被逼到悬崖边的感觉。

    区区一个新人,这么狂妄?!

    他深深吸了口气,将台上的江夜叫了下来。

    听到老师的话,江夜回过神来,看到已然收剑的少女,羞愧和愤怒让他双眼微微泛红,但他还是克制住了发疯的冲动,低着头转身走下了台。

    耻辱。

    江夜感觉心在滴血,心中愤怒咆哮。

    魏明州看着这个曾永远平静昂首的天才少年,此刻却低头阴沉,所有的傲气似乎都被打碎了,就像是一个天才,走向平庸,这种变化,让他有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魏明州抬手,按在了江夜肩头,低声说了一句,随后转身,径直朝武台对面的林尘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