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梦境指南 昆吾奇

632、幽灯照暗火,虚梦还真实

    现在的小齐把脸板下来,也颇有点唬人的威势,不再是当年那个柳营巷的小酒保了。

    这几年他也算是经历过了风浪。离开柳营巷以后,他常常要独自面对这样那样的麻烦:客人喝多了闹事、地皮流氓砸场子、竞争对手使绊子,还有官面上的各种打点。

    刚开始的时候,毕生花还常来帮忙,尤其是应付一些刺儿头。不过开业半年后,她就不怎么来了,大多数情况小齐都能应付。不光小齐,莫语也早已不是当初被人骗得团团转,还要和骗子去讲道理的单纯小姑娘了。因为唱歌的关係,她和音乐圈的人熟,也通过音乐圈认识了不少政商界的大人物,真要遇上什么难事,莫语打个电话基本都能解决。

    酒吧现在的分工就是小齐主内,搞定人喝的酒和喝酒的人;莫语主外,搞定酒吧里搞不定只能在酒桌上搞定的事儿。

    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往主角出手教训、反派不服找人撑腰、主角再叫人收拾反派大哥的方向发展。挑衅的男人忽然冷静下来,看了看小齐,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扫黑除恶的宣传牌子,知道今天讨不了好去,搞不好还得进去,就想找个台阶下。

    小齐看出来了,就给了他一个台阶,送了他两瓶不好不孬的酒,又给其他被撒了酒的客人免了单。如此皆大欢喜,那人便使了个眼色,压着边子远的几个“抱不平者”才鬆了手,哼哼哈哈地跟着走了。

    小齐让服务员打扫了一下,就回吧台后面继续调酒去了。他倒了一杯伏特加,把杯子推到边子远面前,淡然地说:“压压惊。”

    边子远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衣服歪在一边,往日的风度尽失。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酒杯说了声谢谢。

    梅子青似乎对这位淡定的调酒师产生了兴趣,笑着问道:“你不怕他们来报复?”

    “不会再来了。”小齐头也不抬,继续调他的酒。

    “为什么?”

    “生客不了解情况,老客都不会在这儿闹事。”

    “你怎么知道他们第一次来?”

    “来过的人我都有印象。”

    “为什么老客就不会闹事?”

    “知道底细的人谁敢闹事?”小齐忽然觉得这女人话有点多,和她本身的气质不符,十分奇怪,就抬头看了一眼,“敢闹事的,不会来这种地方喝酒。”

    梅子青靠在吧台上,手拖着腮,若有所思。

    小齐看到酒吧角落里的客人走了,对边子远努努嘴说:“那儿空了。”

    边子远在梅子青面前丢了面子,有点兴味索然,但又不好就此走开,那样就更显得小气了。他用眼神徵求梅子青的意见,梅子青盈盈一笑,端起她的酒杯朝小齐礼貌地点了点头,站起来朝角落走了。

    角落里的灯光很暗,可以隐蔽地做一些小动作而不被人发现;音乐声不像中间区域那么震耳,让人可以放心地说些不愿旁人听到的话,却又刚好可以让一桌的同伴听到。

    但边子远此刻却没了心情,略有些颓丧地坐下来,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忽然理解了他那些喜欢看网路小说的同学,他们有些连酒吧都不敢进,却可以沉浸在快意恩仇的二次元世界里。

    要是有超能力就好了!

    他又想起了空间盒子和梦境指南,那是个可以替代小说的世界,更真实,更快意。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肩头,刚才被那几个小子按住,到现在还隐隐地疼。他有点希望现在就戴上空间盒子,进入自己的世界,做回自己的上帝。

    “怎么了?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梅子青问道。

    边子远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隔着昏暗的光线去看梅子青,想从她脸上辨别出她是在嘲笑他的懦弱无能,还是真的在关心他。然而他的目光却被梅子青身后的一个人给吸引过去了。

    那是个比他们所在的位置更幽暗的座位,大概是整个酒吧最角落的地方,因为小,所以只有一张很小的桌子,挤一挤勉强可以坐两个人。

    现在那里坐着一个人,穿一件带斗篷的衣服,不知是夹克还是风衣。由于光线太暗,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觉得十分特别,尤其是他的头髮,好像是红色的,在闪烁的灯光下彷彿晦暗将熄的一名一灭的火焰。

    虽然因为颱风的关係,天气变得凉爽了些,但也没有人在这时候穿这样的外套。边子远不由得想起了青木,只是青木的气质会让人不自觉地忽略他怪异的装扮,而角落这人却带着一丝诡异。

    他坐在那里,面前放着一杯酒,扶着酒杯的手指留着长长的指甲。边子远看到那不甚清晰的带着死气的面容,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死人!

    这个念头让边子远吓了一跳,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而眼睛却挪不开了,目光像被磁场吸住磁针,闪烁不定却无法避开。

    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关注,也朝他看了一眼。只这一眼,让边子远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彷彿浑身掉进了冰窟里,周围变成了冰的海洋,一座座冰山浮在那里,炫白晶莹的冰山里有许多黑影,漂近了看时,那都是冻死在冰里的人。

    直到梅子青举着酒杯在眼前晃了晃,边子远才回过神来。周围的冰山消失了,但身上的寒意还在。他连忙喝了一口烈酒,暖了暖身子,才抱歉地朝梅子青笑笑,说:“对不起,我……”

    梅子青说:“其实你大可不必生气,你和他们不是一类人。你是计算机天才,顶级软体工程师,大有前途的未来科学家,何必和一个酒吧里的混混一般见识呢!”

    边子远知道梅子青是在安慰他,也知道狮子绝不会和老鼠决斗的道理,但事到临头,谁又能忍得下这口气呢!而且他也不是狮子,真狮子不与老鼠决斗,那是它有随时一巴掌拍死对手的能力。

    他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说:“我只配活在虚拟世界里。”

    梅子青说:“虚拟未必就是虚假,梦境未必就是虚幻。如果你真地喜欢那个世界,为什么不乾脆把它变成真实的呢?”

    边子远没听太明白,但心头却猛地跳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