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狂翻的咸鱼2

第十八章:闭气术,猴蹲身,战术天才

    砰、砰、砰、砰、砰!

    哗啦、哗啦,血水乱响,而借着血池的特殊地利,石应虎的身形忽隐忽现得出现在陈冲周身各处,他全力挥拳冲打,以形意的枪拳拔筋涨骨,施长拳贯打发力,每一拳的冲击力都凝聚而强悍,穿透力极强!

    陈冲的力量比石应虎更强,但速度与敏捷逊色不少,因此每每失去主动,不得不以自身最不适合发力的角度,硬接石应虎全力打出的重拳,但这样就连力量都不如对手了。v菠〝萝〝小v说

    五拳过后,陈冲已经踉跄连退了十数步。

    “我明白了,他是以闭气术潜入这血水当中!”陈冲虽然是彪形大汉,但他本身却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否则他也无法活着走出三途河,五拳之后的间隙,陈冲扫视四周却又一次失去了石应虎的身影,注视齐腰波荡的血水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然而因为身形体格的问题,陈冲却无法复制石应虎的战法,尤其他也没有石应虎那般高明的忍死敛息术。

    “啊!卑鄙小人,你出来,你出来堂堂正正得与我一战啊!”

    状似狂怒得咆哮着,然而陈冲的应对方法却很得当,他先是以千斤坠稳住阵脚,紧接着挥舞双掌狂暴得轰击血池水平面,浑水摸鱼,陈冲试图以这种方法逮到那个油滑狡诈的石应虎,然后再以一套近身擒拿摔跤术格杀掉对方。

    就在陈冲疯狂拍掌,心情最为狂乱之时,石应虎施展闭气忍死术与十二形中的猴蹲身,接近一米八的身体蹲成了不到一米的小孩,游荡在血池底部,动作敏捷丝毫不受影响。

    形意十二形中猴蹲身:猴子受惊,立刻一蹲,身体缩小成一个球,遇袭之时骤然团身起跳,向四面八方弹开,极为诡秘敏捷。石应虎以闭气忍死术与猴形身法环绕于陈冲的周身,寻找着机会。

    就在陈冲气息吞吐剧烈,渐渐喘息不定时,一道暗影无声无息得自水底当中潜出,五指钩成爪状态,罩向陈冲的下阴:撩阴掌,击碎了这处要害,凭借你什么横练硬气功,都要破功。

    然而,看似发狂的陈冲却在那阴爪撩中自己下阴的前一刻,宽大得手掌诡秘得横拦,硬生生接住了这一击。

    “哈哈,我有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破绽在哪?死吧!”心中狂笑着,陈冲像扭麻花一样拧断了那支手臂,顺势反手一掌就拍向了那暗影的头颅。

    但在将那暗影的脑袋按到胸腔里后,一股巨大的恐惧感却在陈冲的心中升起,因为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发觉自己施展全力拍杀的,居然是一具已经泡得膨胀了的尸体。

    而在这一刻,石应虎毫无声息得自他的身后浮出,他之前施展忍死术,再以猴形身法位移,配合着这血池环境施展,真的是诡秘得一塌糊涂。

    右手握拳,中指指骨突出,一下自后按在了陈冲的脑侧太阳穴上,伴随着暗劲打出,大量的血丝在陈冲的右眼中一下扩散开了,接着,那庞大的身躯向前倾倒、砸入到血池当中,一击毙命。

    “你的实力不错,若是在正常环境你我之间真的有一场恶斗厮杀,可惜这里并不适合你施展。”石应虎调息片刻,然后复又前行。

    “赤鬼,这和你说得不大一样啊,你不是说二八开吗?这谁二谁八啊?”蓝炎拿话语刺激着身旁的赤鬼,噎得对方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也没想到,他居然能把环境利用到这个地步,还有控尸术,我本以为他要借着鬼煞刀才能施展的。即便如此,此人战术打法也实在精妙,是那种天生就适合以弱胜强的类型。”

    目前,其实也就只有蓝炎与赤鬼依然在关注着石应虎,血元盛宴上,幽冥婆婆一边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分配,另一方面也收到一件让她颇为心烦的情报:“地底世界深处的变异兽群出现异常动向,很有可能有一波兽潮正在形成。”

    与这种事情相比,血元盛宴、阴采霞、言可可、石应虎这些事都需要暂时放在一边了,不死城是冥帝陛下交到自己手上的,万万不可在自己手上出现任何的差错。

    沟通五狱长老,整备军务,地狱鬼府不存在科技武器防御体系,每一次面对兽潮之时,都需要拿人去硬撼硬填,这当然是不理智的,但却是邪魔九道选择的道路:个体进化之路。

    没有血腥、没有争斗、没有厮杀,何谈精进进化?当然,积蓄、学习,这些也是人类进化的必要条件。

    血元魔池内,在击杀陈冲后,石应虎在这个特殊的空间,再也感受不到足以与自身彼此吸引,彼此对抗的“势”了。

    尽管身血元魔池,隐隐有一股意志在蛊惑自己继续去战斗、去屠杀,然而石应虎想了想,他坐在陈冲尸体上靠着石壁倚靠休息,却没有继续去杀戮。

    “……过犹不及,我想要的是势均力敌的战斗,而不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戮,我是武人,不是变态杀人狂。”喘息着,平缓着体内的气息,接下来的七天时间,石应虎以忍死术降低的消耗,炼化着血元魔池汇聚的药力,抗衡着这个诡异空间当中,那奇特的嗜杀意志。

    …………

    当心神凝聚逐渐平静下来之后,感受着自身体内状态,石应虎发现幽冥婆婆真的是很疼言可可……她真的以自身真气为自己易筋洗髓了,体内经脉中阴寒的真气封镇,混杂着血元魔池的药力逐渐得改易着自身的体质,让体内太极神功中阴属性真气越发活泼,而阳属性真则越发的消弥化散,退返精气向阴属性真气灌注。

    这个过程若是完全完成了,石应虎一身初级太极神功将完全阴阳失衡进而崩溃,转换为一身再纯粹不过的阴属性内力了。

    “封禁真气,改易体质,若我不擅长气血系武学,在这血元魔池中恐怕要受尽折辱心魔丛生,在这样的基础下,像幽冥婆婆这样的老江湖,再稍施手段,我基本上是圆是扁就任凭她拿捏了……这老太太的心思当真是又阴又毒啊。”但此时此刻既然发现洞察到了,石应虎便混杂着血元魔池的药力全力以阴转阳,炼化幽冥婆婆的真气,竭力平衡着阴阳真气的稳定性。

    七天之后,血炼完成,一个巨大腥红色的魔字驱散药雾,而石应虎走出了血元魔池,获得的易筋洗髓效果为:全属性+5。

    因为幽冥婆婆的“特别照顾”哪怕明知道这个男人实力强横战绩彪炳,但地狱鬼府也根本就没有哪方势力敢向他探出橄榄枝,就这样,石应虎被中府狱分发发甲衣长刀,成为了地狱鬼府五府狱中最底层的一名鬼面武者。

    这,其实倒也是一件好事,至少石应虎不用再去面对一个对自己有着强烈感情、强烈占有欲的腹黑小萝莉了……老子好心帮人,结果给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烦,有些时候,他心里也是忍不住这么抱怨的。

    “我走的时候,除了两万块钱,其它的储蓄全都留在家里了,这快一年了……爸妈应该已经开始卖老房子了,卖也就卖了,大哥那边的钱不能断,顶多再有一年,一年内我必须逃出去。”穿着甲衣罩着鬼面,石应虎作为一名地狱鬼府的底层弟子巡逻熟悉着地底不死城,同时也在心底里盘算着出逃的路径,哪怕,要冒一些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