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狂翻的咸鱼2

第三十三章:黑石寺

    “这山林间的雾气怎么越来越重?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指南针失效了,小师妹,服用一枚避毒丹吧,这林间的雾气可能是有毒的。”雾气浸染间,石应虎觉得略有些发昏,他取出一枚避毒丹吞服后这样道。

    金石山脉,山林当中,霍天行、石应虎、燕飞飞,华云四人正在山林间赶路。

    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四周淡白色的雾气弥漫开,令方向也迷失了。一行四人似乎、好像、也许、可能……应该是迷路了。

    轰隆隆。

    伴随着沉闷的雷霆滚动声,天象迅速变化,紧接着并没过多久,便有大雨瓢泼而下。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还不算惨的,真正惨的是头上片瓦也无,却偏偏遇上雨骤风疾。

    “这样的风雨,我们在山林间太危险了,万一一个雷劈过来……”就在霍天行开口打算让师弟师妹们找个地方避一避雨时。

    “噫!?师兄、师姐前面有光唉。”有些兴奋地这样喊着,紧接华云快步奔跑过去。

    此时此刻天色已暗,雨骤风疾,已经被浇成落汤鸡再被冷风狂吹,哪怕是真气积累雄浑的武人也不会觉得舒服。

    因此,华云这样兴奋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她快步在前面跑着,而燕飞飞跟过去追她。

    四人是准备了雨具的,但若是能找一处温暖的地方落脚,总归是好事。

    “明明已经被封山的地方,怎么会有人间灯火呢?”霍天行远远望着那黑暗中的火光,皱眉言道。

    “有啊,你忘了我们来的目的吗?又是迷路、又是浓雾、又是暴雨疾风……巧合得未免有些过分了。”虽然师兄弟间这样对答言说着,但霍天行与石应虎两人依然大步跟上去。

    雨骤风疾,黑云当中隐隐有雷霆奔涌,惊雷电闪,雷光掠过带来一瞬间的雨夜清明,也令随后紧跟而至的霍天行与石应虎看得清楚了,古建筑上方的匾额上有三个大字:黑石寺。

    “有人吗?有人在吗?没人的话我们就直接进去了。”华云似乎没看到头上匾额上的文字,扣动铜环拍打着门扉。

    “来了来了,请稍等片刻。”寺中传来清朗的回应声,紧接着门扉向内拉开一名容貌清秀的小沙弥提着灯笼出来。

    “阿弥陀佛,女施主好,各位施主好,请问各位是在山野中迷路了吗?那快快请进来吧,本寺虽小,但提供各位一夜食宿总是没有问题的。”

    “多谢。”

    “深夜到来,多有打扰了。”

    “哪里,出家人与人方便,便是与已方便,各位施主请。”随着走入寺内,风雨都似乎小了许多。石应虎在跨入寺内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事实上这感觉在白雾笼罩时就已经有了。

    也就在这一刻,一行四人被暂时屏蔽了对于黑石寺的大部分警戒与敌意心理。

    进入寺院当中,眼前这座古寺虽然偏僻荒凉,但却出人意料的布置清雅,白石路径,石台灯火,小湖清池。

    白石路径一旁石台内,一样点着气死风灯,就像黑石寺门口处挂着的那两笼一样。

    “各位施主请,本寺地处荒僻,目前就只有小僧与师父悲闻方丈在寺中修行,还有料理菜园的夫妇二人,今夜夜已深了,因此就不叫他们出来与各位施主见面了。若有失礼之处,还请各位海涵。”一边提着灯笼在前面快步引路,极有礼貌的小和尚一边这样言语。

    “哪里?是小师傅太客气了,我们深夜到此已是多有打扰,若能够留宿,就已经很好了。”

    寺中既然有住持方丈,那么其它人可以不见,作为借宿者,寺中方丈总是要见一见的。

    在小和尚的引领之下,霍天行、石应虎、燕飞飞、华云四人在七拐八拐后,来到一处静室的门外。小和尚先拉门走进去了,似乎是在向师父禀报事情的经过。

    “这座寺院中处处透出一种奇诡感,给我一种很怪异的感觉。”虽然脑海中关于黑石寺的记忆正在消退,但石应虎依然本能得心中警惕,哪怕前置印象被玄异的力量消除掉了,但一个人的常规反应/基础素质依然是有的。

    “强行动手试一试?”

    “……敌不动,我不动,看看,这葫芦里卖得到底是什么药。”

    就在霍天行与石应虎低语时,那位小和尚走出来了,他冲着四人一扬手道:“四位施主请。”

    在为四人拉开纸门之后,小和尚的身形融入到黑暗当中。

    而眼前,简陋得房间内,昏黄的油灯照耀,一位面色焦黄,寿眉外延的老和尚正盘膝坐于房间内的蒲团上。

    “老僧垂朽,有贵客至,却不能起身迎接,还请各位施主恕罪。”

    “住持客气了,我们师兄妹四人深夜打扰。请您允许我们在这里留宿一夜,供奉香火。”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三师兄的霍天行率先走出,如是言道,大宗门弟子的礼仪,就连石应虎在这方面都是欠缺不足的。

    “山野夜路行走不便,多有危险,这是自然的。”并没有任何犹豫,老和尚点头应下霍天行的请求。

    …………

    半小时后,女眷厢房。

    “五师兄,你觉得这里有什么异常吗?我觉得那个老和尚不像是坏人呀,挺慈眉善目的。”换过湿漉漉得衣衫后,华云一身轻袍,一边以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这样言道。

    “你是不是傻?你看我像坏人吗?坏人会在自己脸上刻字吗?”

    “……你挺像坏人的,恶形恶相还总是凶我。”华云一边碎碎念反驳自己五师兄,一边往师姐燕飞飞的身后躲,五师兄武功虽高,但却是除自己以外入门时间最短的师弟,而石应虎一向颇为尊重霍天行与燕飞飞。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动了。

    “谁?”燕飞飞一皱眉,开口出声问道。

    “两位女施主。我是黑石寺中的厨娘,住持要我给两位做些热汤面食,驱除寒气。”

    “好的,我这就来开门。”在燕飞飞过去开门时,石应虎与霍天行陡然窜上房梁,隐身于暗影当中。

    门开了,走进来一位衣衫简朴但颇为白净秀丽的女人,她从食盒里端出两碗热气腾腾的热汤面:西红柿、荷包蛋,厚实得面堆下有着丰富的蕴藏。

    “两位施主请慢用,我这还要给你们的同伴送过去。”

    “真是麻烦您了,这有一些钱币,请您收下。”

    “不麻烦不麻烦,您不要这样,就是两碗面而已。”妇人推拒两下,但最终还是收下了燕飞飞手中的钱币,因为燕飞飞态度恳切真诚,并且也毫无居高临下之意。

    在往外走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回过头,对燕飞飞道:“小姐,今天晚上风雨大,你睡觉的时候拿什么东西堵住耳朵,今晚睡一个好觉,明天就是大晴天了。”

    “谢谢姐姐,我知道了。”燕飞飞礼貌客气的应道,但却并没有太在意,武者定心入神,一般来说睡眠质量都不会太差。

    那位厨娘刚刚才走,贪嘴的华云就已经凑到两碗面的上端闻嗅,一脸馋涎欲滴的模样。

    “啊,这面好香啊,不过,和尚可以吃鸡蛋吗?”

    “看是古法修还是今法修,如果是古法修,吃什么东西都可以,化缘是不挑的,更何况刚刚那个姐姐又不是出家人。”

    就在华云拿起筷子,准备大快朵颐时,石应虎落在她身旁,一个爆栗敲在华云额头上。

    “出门在外别人给什么你就敢吃什么,你饿死鬼投胎啊?吃这个。”一边说着,石应虎扔给每人一颗辟谷养元丹,吞服之后,可以一两天不进食甚至不喝水。

    “老五,我们先回去吧,赶在那位厨娘前面。”

    “好。”言说着,霍天行与石应虎推窗而出,两人迅速往男厢房那边提纵而去。

    “切,当我傻吗?有香喷喷得热汤面不吃,吃辟谷丹。”燕飞飞服下辟谷养元丹,而华云却还是吃了那碗热汤面,见师姐不吃,她甚至把另外一碗也给吃了。

    为了不让厨娘扑一个空,石应虎与霍天行推窗翻身而出,迅速返回到自己的房间。

    果然,在片刻之后,那位厨娘就又过来送面了。客套一番后,石应虎接过食盒又塞给那位厨娘一些钱。

    “嗯,果然好香啊,难怪小师妹闻过之后会食指大动。”西红柿、黄瓜片与饱满的荷包蛋,石应虎闻了一下,然后将之推到一边,此时此刻他对于黑石寺的前置印象几乎都已经消失光了。

    但在陌生环境之下,谨慎小心的本性却不会变,深山,古寺,这一切的一切让石应虎本能得就感觉哪里不对劲。

    …………

    深夜,女厢房。

    华云就像一个僵尸一样起身,然后她揉了揉自己“咕噜噜”直叫唤的肚子,满脸懵逼。

    “奇怪了,我连师姐那碗热汤面都吃掉了,怎么现在这么饿啊?五师兄给我的辟谷丹让我扔哪去了……呜呜,饿得睡不着觉。”

    “怎么了,小师妹?”华云的动作惊醒了燕飞飞,燕飞飞侧过身轻声问道。

    “哦,没什么,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华云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饿醒的。

    “师姐,我出去上个厕所,你不要担心,好好睡觉哦。”

    “饿得睡不着,我去厨房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前一句是对燕师姐说的话,后一句是华云自己的心里话,想起今晚吃的那两碗热汤面,小姑娘就觉得自己嘴里有大量唾液在分泌,按说华云出身富裕,山珍海味龙虾鲍鱼也没少吃的,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今晚满脑子都是那两碗热汤面,几乎馋到忍不住的地步了。

    整个黑石寺并不大,只是暗沉沉的阴森流溢,隐隐间给人的感觉,就恍若阴影当中藏匿着什么难言的鬼怪一般。

    华云七转八转转得有些晕头了,这个时候她即便不想再去找吃的,忍着肚子饿捱到天亮也不行了,因为她已经找不到返回厢房的路了。

    就在转悠了不知多少圈,华云忍不住打算喊人的时候,一股香气突然传入女孩的鼻中,小姑娘皱了皱精巧的鼻翼,漂亮的小脸上显出兴奋之色,她小狗似的寻着香味就过去了。

    “太好了,有人在下面,大吃一顿然后再问回去的路,一举两得,我真的是太聪明了。”来到了寺院厨房,食物的香气更浓重了,灶台内火光闪烁,锅内咕噜响动,然而厨房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有人吗?有人在吗?面都已经煮好了,你再不出来面就煮坏了。”喊了两声,四下里静寂无人。

    莫名的,华云觉得四周安静得有点令人渗得慌,这里可是山林,四周静悄悄得一点声息都没有,然而,面香萦绕,小姑娘的目光终究还是被面前的大锅吸引住。

    “我就帮你看一下,面再煮的话就煮坏了。”这样自己对自己解释一句,然后华云掀开了大锅盖,只见里面有大量污浊的泥浆、蚯蚓、以及数量众多僧侣扭曲的幽影重叠着。

    然而这一幕画面华云似乎是看不到的,她咽着口水,拿起筷子,然后将那些不断扭动着的蚯蚓挑起往自己的嘴里塞,泥浆与血水流溢,只是在这个时候华云已经无从察觉。

    咣当一声,越是吞吃便越是觉得腹中饥火炽烈的女孩扔掉筷子开始以自己的双手捞取吞食,而在这个时候,完全陷入饥饿感的华云额头上浮现出一排梵文古篆字:“偷窃之罪,汝当入地狱,受十万万次拔舌之苦!”

    在这个时候,就在厨房的门口处,白净秀丽的厨娘站立着,注视着。

    从她的眼睛里透射出骇人的腥红之光,嘴巴上下张开,牙齿延伸生长,大量的酸性口液流淌出来落在地上,甚至炙烧起烟气。

    “吃吧,吃吧,吃吧……我也,我也好饿啊!”就在这时,石应虎也在寺中游荡,而燕飞飞与霍天行的房间,几乎在同一时刻响起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