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狂翻的咸鱼2

第十五章:蟑螂营地,斩裂苍穹(我有罪,我更晚了,我对不起读者,呜呜)

    上午,阳光正烈,干裂的大地上蜥蜴爬行。一辆重型吉普车,呼得一下呼啸而过。

    吉普车内,有一行七人,针对这次的任务,罗动终究还是把他叔叔罗建军给拉出山了。

    “这个男人就是蟑螂皮切诺,他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李胜天!胜利的胜,苍天的天。”罗建军在开车,厉血小队的其余人则在吉普车内环绕而坐。

    罗动扔在圆桌上,那张有些模糊的照片中显露着一名粗壮的白人男性,光头,白衬衫,绿色的长裤与战术军靴。

    “胜天半子?这家伙是不是不知道,炎黄有个规矩,人要能压得住自己的名字,名字起的太大并不好。”说这句话的人是李磊,他却是个炎黄通,对于炎黄各种风俗习惯都清楚。

    “他压不住这个名字,因此我们来了。”

    “两年前,皮切诺在西北部的峡谷当中建立起蟑螂营地,当时并不是很引人注意,可后来这里,还有这里,已经有两座村庄被毁掉了,当时还以为是单纯的兽潮,直到一星期前公会意外搜寻到一位幸存者,蟑螂营地的尾巴才露出来。”

    “这群杂碎暗地里搞人牲活祭,用来保护自己营地的安全。”

    炎黄古国作为目前世界上五大强国之一,共有八座主基地巨城,二十四座中型卫城,八十六座小型镇城,以及数百座随生随灭的微型村落,微型村落居住着破产者、冒险者、赤贫阶级,只要村落成长为村庄、村镇,土地拥有者的财富就会成千上百倍的增长,因此从来都不缺乏拿命搏富贵的人。

    当然,城村数量这些是官方数据,现实中肯定是存在着一些偏差的。

    比如说常年在荒野区游猎的变异兽猎人们,就肯定会遇到混合聚居点,遇到流民聚居点。

    人类的生存能力是很强大的,像这些没有足够自保能力的流民,他们居然可以生存甚至于壮大,这在某种意义上讲真的是生命的奇迹。

    但生存资源,总不会白白从天上掉下来,流民部落除一部分经营聚居点,渴望终有一日得到炎黄认可,加入国家外,大部分流民部落其实是流寇组织,为求生存,他们的行为模式与思维逻辑凶狠而残忍卑微而污秽。

    “皮切诺在这处流民聚居点拥有很高的威望,是英雄,是领袖,但我们要干掉他,最需要小心的是他似乎已经同一些异兽王达成共生模式了,如果我们直接冲入营地去干掉他,压力会很大,非常有可能会被包饺子。”

    “我也是刚刚才得到的消息,两年的供养,皮切诺已经同西北峡谷的四头异兽王达到了共生协议了。”摊开地图,蟑螂营地处于西北峡谷深处的一个山谷内,而他所供养的变异兽王则形成隐隐包围着山谷的四个点。

    许多变异兽王的智慧并不弱于人类,而变异兽的捕猎生存模式,说实话是靠天吃饭,生产力极其低下的,这颗星球上没有任何一个族群的物资生产力能够和人类相比肩。

    变异兽王实力强,而生产力弱,人类族群实力弱而生产力强,这样合作共生模式方才有存在基础。

    皮切诺的蟑螂营地为四头变异兽王的群落提供物资,甚至于人牲祭品,以求换取和平与庇佑,这是毫无疑问的与虎谋皮的行径,并且四头变异兽王的胃口都不小,总拿营地内自己人开刀的话,难免会割得心疼,因此才会有蟑螂营地暗中劫掠炎黄两座微型村庄的行为。

    刀子不是割在自己身上,甚至还能因此小赚一笔,当然就不觉得的疼了。

    可能有人会质疑,炎黄军队在哪里?为什么没在第一时间铲除蟑螂营地?

    因为炎黄古国目前对这些异国流民的政策,是不打击(守法),不接纳,放任自流的。

    大部分流民部落是不敢对炎黄人下手的,他们打劫往往也只打劫流民,反倒是许多微型村庄与流民部落保持着商业往来……在一定意义上讲,许多炎黄微型村庄凭借背靠国家的优势,没少抽流民的血,流民轻易也不敢招惹炎黄人,多数情况下吃亏也就吃亏了。

    大部分流民部落对于炎黄人来说,不意味着危险,相反意味着财富、女人、特权,军队要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流民统统绞灭掉,不谈是否人道,第一个不干的就是微小型村庄的村民。

    生态的动态平衡,奇妙而又有趣。

    吉普车上一共七个人,鹰眼是无国籍人士,李磊、克雷亚与罗拉都是异族,罗建军,石应虎,罗动,都是心里门清的人,因此他们根本就不会像普通网民一样声讨政府为什么不作为,军队为什么不彻底清剿掉流民。

    因为从大盘上算,流民的存在对于国家民族是很有利可图的,虽然有时候会出现不慎玩崩的情况。

    “变异兽远远比人类更遵守协议,更有信用,如果皮切诺真的同四位兽王达成了合作共生协议,这种没有书面保障的协议恐怕会有效得可怕,我们直接杀入蟑螂营地的话,能活着逃出来就算不错了,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任务。”石应虎看着地图,他这样言道。

    流民聚居点的火力未必会差,跟地方军相比肯定是有一定差距,但比一般的村镇武装强上许多。

    火箭弹、加特林机关炮一齐轰过来的话,人海优势火力优势就不能不重视了。

    “我也知道,硬碰硬,以拳对拳,以拳破拳那肯定是不行的,我们要逐一击破,一根一根掰断蟑螂营地的指头。”一边说着,罗动一边伸展手掌,然后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弯曲。

    “需要特别注意的一点是,接下这次任务的不仅仅是我们,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支小队接下这个活了,公会那边只要皮切诺的脑袋,谁能拿到,谁就是镇江第一战队……我绝不希望从哪里莫名其妙的杀出一匹黑马。”在这一刻,罗动的眼神分外得冷厉,他环视着所有人,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意思却已经表达的非常明显了。

    “这五根手指,除蟑螂营地这根大拇指以外,你打算先折断哪一根?”石应虎注视着地图,他头也不抬的开口问道。

    “三首食人鹫。因为这丫的会飞,第一招先把最灵活的那根手指折断!”

    蟑螂营地与四面八方的四头变异兽王,是单方面联系的,也就是蟑螂营地出了问题,三首食人鹫、触手异形、双头狼、影魔,它们都会对蟑螂营地进行支援,但四头变异兽王这边出了问题,它们则是自行解决。

    也就是说直接往蟑螂营地冲的话,要面对五位传奇(皮切诺也是传奇),以及流民营地的高烈度反抗,但若是先干掉四头变异兽王的话,则是单挑,变异兽王之间也不会互相支援。

    三天两夜,厉血小队的成员轮换开车。

    在抵达地图所标注的落魂峰之后,仰望着远处那座山峰,对于将三首食人鹫选为第一个目标,众人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后悔。

    “我靠,这山相当不低啊,咱们几个爬上去,中途不能惊动秃鹫群,第一击就要尽可能击伤到三首食人鹫的翅膀……”就在这个时候,随着克雷亚的话语,天边远处有黑云涌动,闷雷滚滚。

    “好事,下雨会降低能见度,反而有利于我们奇袭。”一边说着,罗动一边将迷彩披风扔给其它人。

    这种拟态迷彩披风可以一定程度干扰视觉感知,再加上绝大多数变异秃鹫的智力也不会太高,叠加上暴雨环境的干扰,这样厉血小队联手突袭的成算就很高了。

    在场的人都可谓是精英,哪怕克雷亚,抱怨归抱怨,迅速披上迷彩装备然后顶着寒风冷雨攀岩而上,动作利落而干脆。

    除缆绳以外,石应虎并没有使用其它登山装备,金刚境捏石若泥般的能力再加上练出奥义的梯云纵,令石应虎攀登山石恍若飞行,哪怕是九十度垂直也一样可以如履平地。

    墨色的深夜,狂风挟带着冰冷的雨水砸在脸庞上面,然而石应虎此时此刻已经封闭住周身毛孔,犹如一块会动的冰冷石头,凄风冷雨,于他的状态损失极微。

    石应虎的另一边是罗动,他的异能本身就非常适合用于攀援,有石应虎与罗动一左一右迅速攀登,他们交替往下扔缆绳,令整支小队的攀援速度相当快,体力消耗也并不大。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跟上队长速度的人呢。”

    “大名鼎鼎的传奇武者,队长也是传奇异能者,他们两个人不分上下很正常。”

    每往上攀援一定距离,罗拉都要使用自身异能沟通四周环境,获取情报,她的自然系异能能量波动特别平和轻柔,石应虎哪怕已经感知过一次了,但也不得不承认,若不注意的话,距离不够近的话,自己也会把这波动忽略过去。

    通过自然异能获得的情报,比一般传奇武者用自身感知获得情报要隐秘准确许多,尤其是对比石应虎这类专修战力的传奇武者。

    “往那个方向!”

    通过手语交流,罗动得知哪个方向的秃鹫相对最少之后,就往那个方向位移,而石应虎则是紧随跟上。

    ………………

    在山峰的中央处,变异秃鹫的数量就已经很多了,正常的秃鹫虽然长的丑陋,但事实上却是大自然的清道夫,是属于有益的那一类生物,而变异秃鹫暴烈凶残,在这暴雨天它们甚至会因为争夺躲避的空隙而彼此攻击杀戮。

    石应虎眼睁睁看着有几头变异秃鹫被咬得血迹斑斑,若是逃得不够快的话,就被同类作为食物分尸了。

    “难怪很多变异兽王根本就不认同自己的族群,在拥有如人类一般的智慧后,还怎么忍耐这些愚蠢、无能而残忍的同类?”这一刻,石应虎特别理解那些投靠人类文明变异兽王的心情,智慧是上天的恩赐但其实也是痛苦的源泉。

    一行六人继续向上面爬,并没有人搞出踩落碎石一类的桥段,精英变异兽猎人啊,出错率是很低的,那些容易犯错的往往很早就被淘汰掉了。

    随着山势越来越陡峭,六人向上越爬越高,低阶的变异秃鹫数量则越来越少,三首食人鹫把自己的巢穴安置在山峰处,也不知道是为保持自己作为王者的威严,还是不愿意近距离同自己那些愚蠢丑陋的同族相处,亦或者是两者兼有之。

    终于,渐渐的,石应虎可以感受到一股不加掩饰,强横扩散的源能气焰,就犹如暴雨中燃烧的烈火一般。

    按照之前的商量,克雷亚使用自己的异能完成第一波攻击前置,然后是罗拉与罗动联合出手,再后是石应虎,最后是鹰眼狙击补刀,李磊则作为辅助保护完成自身攻击的克雷亚、罗拉、鹰眼。

    像这种大型异兽王,清一色的源能储备与爆发力超强,它们都是在生死之间搏杀进化出来的生命体,一次一次的挑战自己的潜能极限,因此生死危机之下大几率爆种。

    若是把所有攻势都压在第一波的话,很可能会被三首食人鹫360爆发的高杀伤源能硬破开,因此攻势要讲究团队递进性,把变异兽王的潜能耗尽,才能打出致命伤害。

    不仅仅是杀变异兽王,杀很多传奇武者也是如此,若是急于求成,没准对方杀招一爆,就把大部分围攻者一波带走了,越是高阶的武者/生命体,越是不能指望一波流带走。

    克雷亚蹲伏隐藏在峭壁边缘处,她的身后就是一眼望不尽的悬崖,掉下去以她的身手绝对摔得骨肉成泥了。

    然而这位银白长发的女孩依然稳的住,她将双手合于眉心前,就像祈祷一样,一波波银色波纹般的隐晦能量在她周身聚散着。

    与此同时,落魂峰顶端,在那巨大的巢**,本来正在呼呼大睡的三首食人鹫突然全身一炸毛,它的三颗头颅都一瞬间竖立起来了,而在这个时候四周涌动的银灰色核纹却已经汇聚到它的身躯上。

    因为直接杀伤力是微乎其微的,因此三首食人鹫用六只眼睛茫然注视着自己周身莫名散放的银光,一时有些疑惑。就在这时,巢穴外突然落进来几颗绿色的绿球。

    数颗高爆弹、强光弹、震荡弹被突袭扑出的罗动以“一花开五叶”的暗器手法投掷到三首食人鹫的巢**,轰轰轰轰轰,他时间卡得极准,拉开之后并不第一时间投出去,稍等片刻后再投进去,因此几乎看到就爆了。

    同石应虎专心武道,不假于外不同,罗动很清楚自己的潜能已经殆尽了,因此他使用起各种科技武器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可谓百无禁忌,这样的传奇异能者是很可怕的。

    “嗷……”

    伴随着极尽刺耳的尖叫声,三首食人鹫这下子完成清醒了,它咆哮着从自己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的巢穴中飞起,虽然不知何时生长出来的藤蔓略微牵制了它一下,但效用并不太大,反倒是它身上笼罩着的核能银辉越加的强盛了。

    核女克雷亚的能力,在于辐射,在于侵蚀,这种诡异的特异功能初步笼罩你时,因为低杀伤性,绝大多数生命体甚至意识不到这是攻击,但它的确在削弱着你的防御力、生命力。

    更要命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辐射时间的变长,随着伤势的叠加积累,核能银辉的侵蚀效果也是在不断叠加的……身体机能强盛时,这种侵蚀并不算什么,甚至长年累月也构不成伤害,但当状态变异伤势不断叠加时,这种自内而外的不可逆性侵蚀就非常非常的恶心可怕了。

    当然,克雷亚的核能银辉对于传奇武者的效果不明显,因为传奇先天武者拥有更加完善森然的护身罡气,不比变异兽王的粗糙疏漏,除非克雷亚将核能银辉灌注到什么上,然后打入对手体内,自内侵蚀。

    作为变异兽王,突然受到强烈攻击之后,三首食人鹫高飞而起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逃,而是红着眼睛猛恶地俯冲扑下,攻击罗动,这同时也说明刚刚那声势显赫的攻击事实上并没有真的重创到它。

    “来吧,宝贝……我要吃了你!”

    周身黑液翻滚,迅速覆盖铺满全身,罗动奔跑着迎向三首食人鹫,他嘶吼着,展露出完全不逊色于对手的兽性。

    这种姿态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三首食人鹫误会,它可能以为罗动是过来抢地盘的。

    “叱……呛!”

    伴随着缓缓拔刀出鞘,斜斜站立在山壁侧面的石应虎调整自身气息,在体内气血急速运行的同时,他又将自身全部气息内敛成丹。

    鹰眼、克雷亚、李磊等人,只觉得若是闭上眼睛的话,自己几乎就感受不到有一个人存在在自己身侧。

    但在肉眼注视石应虎的时候,却又感受到极度的恐怖威胁感,那种感觉,就好像一柄开刃的利斧在自己眼前猛烈劈过一样,斧刃距离自己的眼睛就仅仅只有近乎毫厘差距。

    “……计划改变,他这一刀一定可以重创三首食人鹫,没必要再安排我补刀了,克雷亚,把你剩下的力量注入到我的穿甲弹里面,现在让队长保持更多的余力更有意义一些。”老猎人鹰眼注视一会石应虎,然后他回过头这样言道。

    “可是,爷爷,擅自更改作战计划,队长会生气的!”

    “还记得队长出发前的指令吗?若是石队的意见,则可以顶替他的命令直接执行,现在我的建议石队就在一旁也并没有反对,因此……放心执行吧。”

    最后,克雷亚还是听话的将自身剩余的核能银辉注入到鹰眼的穿甲弹内。

    而在这个时候,山顶平台上庞大的三首食人鹫已经与罗动厮杀得分外激烈。

    三首食人鹫源能储备雄浑充沛,肉身坚固,双翼一震便是大面积飓风,若是立足不稳直接被吹到山峰下,那基本上就死定了,除非和三首食人鹫一样长着一对翅膀。

    而动作敏捷的黑液罗动就如同一个大号蜘蛛般,他所过之处都留下黑色丝线,随着战斗时间的持续,山峰上逐渐就形成了一张漆黑色的巨网,这黑色的罗网狂风难以吹断却可以极大助力罗动的战斗。

    黑网加持之下,罗动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强,出手角度更加诡秘,战力增幅至少三成!

    只是三首食人鹫三首汇聚之时,它可以凭空组成一种七彩色的源能射线,猛烈无比,那些黑网一扫即溃,罗动本人更是不敢稍沾锋芒。

    在战斗的过程中,罗动一直让自己这面正对着石应虎那一边,这样一来无论是飓风还是七彩光线,都不会波及到厉血小队,战斗至今,三首食人鹫未必就没察觉到其它人的存在。

    但因为石应虎敛息,而厉血小队的其它人气息又并不强大,因此三首食人鹫根本就不在乎,在它作为变异兽王的世界观里,只要搞定眼前这头抢地盘的变异兽王,剩下的入侵者就仅仅只是食物和虐杀的玩具而已。

    “嗷……”

    伴随着一声尖厉的嚎叫,三首食人鹫挥舞着双翼高飞,同时三头汇聚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七彩源能循环往复,最后汇聚成一道强烈的激光打出,追着下方的罗动攻击。

    这种激光的杀伤力恐怖无比,所过之处山石崩解,落魂峰的山峰恐怕都被硬生削掉了三分之一左右,罗动在下方躲避得狼狈无比,他未必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打法……只是消耗大,没必要用而已。

    砰。

    伴随一声枪响声,三首食人鹫的一颗左侧头颅爆碎掉一小半,它凄厉惨叫着,七彩激光顿时就无法再维持。

    食人鹫震翼高飞,三首之一左边的那一颗直接就耷拉了,即便还没死去,在核能银辉的侵蚀下也是半死不活。

    “怎么回事?鹰眼怎么会抢先开枪?”

    看着三首食人鹫急速升高,并没有余力留下对手的罗动心中焦炽若燃一般,然而在这一刻,山壁另一侧的石应虎睁开了自身双眼。

    他的神色沉静而平和,但在这股平和当中却有股直透人心的凛冽冷意,不由让人想起一个词汇:绝情!

    此时此刻,若是有人站在石应虎的对面,就会发现他的双眼内金红交杂,眸珠呈现金色,眸珠外围产生一圈深红色而近紫般的光色。

    同时,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于石应虎眼中,完全是由流淌的源能组成的,世界构成三要素:空间、物质、能量,在这一刻,石应虎因为体质的进化,获得了可以一定程度上直观观察能量的第二重视力。

    在这种状态下,石应虎催动爆发体内沸腾的双行气血,轰得一声,他脚下山石大片崩裂破碎,而石应虎整个人在一瞬间就消失消失不见了。

    而就在下一刻,天空当中出现一道锋锐无匹,无物不斩,无物不破,便仿佛可以将这个世界割化作两半的绝世刀芒,斩裂苍穹!

    红尘炼心,纷纷扰扰之世事俗情化为尘埃,笼罩心灵,石应虎反悟己心,最终将邪道路数的鬼刀怅鬼十八啸升华正道高级刀法刀意,斩绝情,并非是灭情绝心之刀,而是斩去自身心灵尘埃,更加完美的把握控制自身情绪。

    此时此刻一刀斩出,血浪喷涌染红天际,三首食人鹫那坚厚的护体源能,钢铁肌肉,在这一刻就如同阳光下的肥皂泡般一触即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