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狂翻的咸鱼2

第三十二章:守恒

    血月与地球两界交融之最初,出现了许多的灵异现象,地球因为源能浓度太低,是没有鬼怪邪灵的,即便客观存在也根本就没有力量作祟,真掀起什么大风浪。

    然而,血月世界却是有许多鬼怪邪灵乃至于自然灵的,它们中的最强者,甚至够资格封神。

    因此,随着两界天轨重叠,位面融合,地球的源能浓度越来越高,一些灵异现象就越来越频发,怎么办呢?国家有政策,建国后不许成精,你敢作妖就把你法办了。

    曾经,网络上出现过一个疑问:“核弹可以杀死鬼吗?”

    答案当然是可以,甚至完全都用不着核弹,普通的火力覆盖就足够解决了。

    以前在马坝的炮兵营地,值班哨兵老是有人反应,在营地门口不远处有个坟头,经常好像有穿白衣的人影。

    人在远处,叫他他一动不动,但人一过去就消失不见了,兵营里一时人心惶惶。

    后来政委觉得这样子下去不对,就跑到市里问了问,确定没人管后,回营组织一个演习,一顿105榴弹炮过去,连坟带土全都给掀了,再往后啥事都没了。

    这件事在网络上后来成为一件笑谈,被称之为物理超度。

    阎王:想通了?

    鬼:“坟给炸了……”

    去掉这件事情搞笑的部分,深究其内部机理,其实就是能量守恒定律,灵体也许对物理攻击有极高豁免,但这种豁免事实上也是有其上限的,视角返回到南越与穴居人展开战争的战场上。

    徐将军不懂魔法,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怎么应对,两支炎黄战斗团靠近去,结阵爆发,猛斩……大地。

    伴随着血色的刀浪不断冲击大地,原本就像沸汤一样不断翻滚的大地,以一种颇为显著的速度不断平复着,这就是能量对冲,刀气的力量对冲魔法的力量,当魔法的力量耗尽之时,法术作用效果自然就结束了。

    与此同时,穴居人那边虽然也不清楚,为什么大地之怒会这么快就平复了,然而他们却非常清楚,这是已方唯一的胜机所在,因此,大地碎裂,在一名身材高大,驾驭骨质战车,头戴角盔的穴居人王怒吼声中,无数的穴居人咆哮着从地底深处涌出,他们也没有退路了,之前两个小时的轰炸,将地下许多通道都震塌了,若是不能冲出重围逃出生天,继续困守下去也是个死字,甚至很可能会死得更凄惨。

    因为是背水一战,因此穴居人的决死之意强得可怕,这种疯狂与南越、炎黄军团的“精锐”、“强悍”二字发生碰撞,便犹如两股冲撞在一起的巨浪,瞬间便激荡起冲天而起的血雨。

    相对来说,穴居人的整体武道水平更见强大,地球人类的武道才发展多少年,哪怕更见效率,也终究是存在效率上限的,而穴居人的武道已经发展了几千甚至是上万年了,甚至令种族血统都发生改易,令穴居人远远比地球人类更适合武道,更适合异能,更适合魔法。

    因为地球人类是有不同的进化方向的,武道不行可以走科技进化路线,从文不行亦可以学武。

    然而,穴居人终究还是没能进化发展到全员传奇种族,那种质变性突破的地步,别说全员传奇,即便是全员二三阶他们都做不到,全员成年一阶,也就这个程度了。

    相对于地球人类来说,这种成年基本上就一阶武者的武道天赋,的确是很可怕很夸张,地球人类那么多武科生,九年制义务教育日益锤炼,大多数人也达不到一阶武者水准,这还是源能含量日益提升的今天。

    然而,武功不行装备可以补。

    只要不是传奇,就存在被一枪放倒的可能性,哪怕是已然将某方面能力锤炼得出神入化的强三阶武道宗师,也终究是肉体凡胎。

    大地破裂,从中冲杀出来的穴居人已经很精锐强悍了,普遍二阶水准,相当一部分是三阶,反应迅速,动作敏捷,一旦近身,杀五六名普通的南越、炎黄战士,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然而,前提是他们能成功冲过火力覆盖网,地球人类这边的士兵们,都并不需要凭自身的眼力捕捉穴居人战士的身形,直接几人联手成面的火力覆盖,无数二阶、三阶的强大穴居人战士,只要身中一弹,身形一窒,下一刻周身往外爆血花,然后破麻袋般直接倒地。

    “啊!”

    头戴牛角战盔的穴居人王,单手驾驭着异兽拖动的白骨战车,咆哮一声,四周的空气都因为他这声恐怖的咆哮而出现明显的涟漪波纹扩散,简直就犹如一颗空气炸弹一样。

    这一招,的确是很好用的,哪怕是炎黄古国的先进套装,也并没有针对音波武器的专项防护。

    一手驾驭着黑鳞红鬓奔行如龙般矫健的八匹夜魇,一手持握着黑石长矛,穴居人王一路冲杀挥矛,肆意得进行着杀戮,他不时怒吼一声,实力普通相对较弱的穴居人受影响较轻,而南越精锐战士则要迷上一会,这一会的功夫,射击距离也就没有了。

    然而,穴居人这边有人王,人类这边一样有军团长,首先出手的是熊月瑶与熊星瑶两姐妹,这两个女孩心意相通彼此合剑,对传奇强者也能造成一定程度的干扰,而在下一刻,与她们配合默契至极的凶眼雌熊皇甫英就已经一拳压下。

    …………

    轰!

    四周空气因此而扩散涟漪,极沉重的拳势之下,凶眼雌熊皇甫英周身笼罩着一轮幽暗的真气球体,砸击向穴居人王。

    虽然非常清楚自身实力并不如对方,但皇甫英打得却非常放得开,因为她知道无论自己的实力是否强过于对方,自己都不会死在这。

    只要稍稍拖上一段的时间,已方麾下的现代化军团,应该就把穴居人打得士气崩溃了,现代化军团的军队驾驭能力,不是古代军团的军队驾驭能力,能够与之相比的。

    退一步讲,即便南越新四营军团崩溃了,炎黄两支战斗团可在后面压阵呢,这两支生力军投入战场,定然可以直接压崩强弩之末的穴居人。再退一步讲,即便自己战败了,石应虎也不会允许自己死在这里,因此,虽然是面对强敌,然而皇甫英却挥洒自如,打得非常放得开。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在徐将军的指挥下,两支炎黄战斗团也逐步加入战场了,石应虎的目的是锻炼军队,至于死多少人,石应虎则看得非常淡,当兵吃粮,杀人喋血,哪有不玩命的?现在习惯了生死战,未来在几乎必然会出现的,烈度更高的大战役中,才能有机会战而胜之,才能带着南越杀出一片天地。

    然而炎黄徐将军的想法却与皇甫英一致,虽然立场不同,但他们都不希望南越新四营损失太大,作为外来者,受到本地势力的压制,这几乎是必然的,唯有更卓越的战功与能力,才能收获更难以收获的敬畏与认可。

    作为东方宗主国派到南越的援军,徐将军的自尊心非常强,甚至认为自己代表着炎黄古国在南越的颜面,真的是一丝一毫的错失,都不肯轻犯。当然,在石应虎而言,觉得他心理压力实在太重了,这样反而容易生出事端,不过,有自己在后面看着,总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也就是了。

    随着两支炎黄战斗团被提前投入战场,穴居人方面的阵容几乎出现全面崩溃之势,明明,在穴居人的眼中,炎黄战斗团与南越新四营的精锐程度是差不多的,但事实上,炎黄战斗团的战斗力却比南越新四营强出几倍还多。

    两支炎黄战斗团全员入阶武者,这里需要特别提一下,武校,是不允许修炼魔功的,一旦修炼魔功,该武科生一切成绩按作弊处理,限定,只能修炼那种根基扎实,最为稳妥不过的正道武学,因为魔道武学在前中期的进步速度实在太快了,一个普通人修炼魔道武学,需要一个百年难能一见的武道天才修炼正道武学,才能在前中期跟其拼平进度。

    但魔道武学是没有未来的,或者说未来的路子很窄:

    正道是以前面几十年(可以根据资质缩短积蓄时间)的平庸换取几十年后的一路通途,邪则以乘风破浪之术,日行千里不断前进,前者承载的压力一旦悟通,则再无天障,后者,每一日均可能面对自身难以逾越的鸿沟。

    因此,才说正道武学,越练到后面就进度越快,事实上并不是绝对进度真的变快了,而是相对突破速度,相对来说越来越快。但这需要整个社会,整个政府的镇压与圈定,否则的话,人都是有好逸恶劳与侥幸心理的,尤其是在高烈度竞争(高考)的前提下,若是放任社会自由,魔道武学恐怕会完全取代正道武学,直至引发彻底的正邪大战。

    而在高考之后,就不大有人会管你是不是偷摸兼修了些魔功了,尤其是军方,邪魔九道之一的铁血社,简直就是军方强硬派的一体两面,兵锋诀令人嗜战、好杀,精神亢奋,催伐潜能,精进迅猛,其一切特征都符合魔功特点,但武功本身没有好坏之分,真正需要管理的,终究是人。

    全员入阶武者的炎黄战斗团战士,彼此的配合能力,对装备的利用率,纪律性,都远远超过南越新四营的战士,因此,爆发出来的战力也是南越新四营战士的几倍以上。

    南越新四营战士也是好样的,同样是不畏牺牲,有决死报国之心,然而他们的纪律性就相对弱了一点,一旦气血冲脑,负伤之后直接就引爆身上的光荣弹,结果对四周战友的杀伤比对穴居人的杀伤还要高。

    相比之下,炎黄战士更多的是处于一种热血与理智并存的冷狂状态,不会出现我死之后,不管不顾,热血一把就死的心理状态,更多的是,是哪怕自己战死,也要给身边战友创造机会的可怕执行力。

    另一边,穴居人王驾驭着白骨战车,竭力想避开皇甫英的纠缠,寄希望于不断杀戮,将地球人类战士军团杀得士气崩溃,以反败为胜,这是他古老的战争经验给他的行为逻辑,一旦一方士气崩溃了,一个人敢追着一百个人杀,那一百个人甚至都不敢回头。

    然而,这却是古代战争逻辑,古代战争中,大部分的士卒甚至都不是战士,而应该用更加熟悉的一个名词“抓壮丁”像这样参军的人,又怎么会有什么死战报国之心呢?

    因此,古代战争中,双方动辄几万几十万人,结果稍一接触,一方就士气崩溃,无力作战了,人多的一方甚至被人少的一方打出倒卷珠帘之势。

    然而,现代战争却是不同,古代抓壮丁抓出来的军人,字都不识,左右都不分,这样的人能够承受什么样的训练烈度,完全是可想而知的,而现代军人,受过健全的教育与精神建设,配合现代的军事体制,完全可以承受三成甚至六成的伤亡,依然保持战斗力,极端情况下,可以打到弹尽粮绝,抗争到最后一人为止。

    因此穴居人王的打法逻辑,一开始就是错的,他根本就没有成功打崩三大军团士气的可能性。

    因为躲避皇甫英,很是被对方硬轰了几拳,最后连那驾白骨马车都被轰碎了,头戴白色牛角盔的穴居人王跌落于地,同时也绝望的发现,自己的族人已经先一步崩溃了。

    人类那一边不断有大喇叭喊出穴居人土语:“放下武器,解放军优待战争俘虏!”

    不仅仅如此,甚至还有几名穴居人女性在大喇叭旁边载歌载舞高抬腿。石应虎是非常反感这些形式主义的,然而徐将军这却说,这是炎黄军人的优良传统,不能丢弃。

    在这一点上,双方真是想法截然不同,在石应虎看来,战俘就是当奴隶然后被奴役到死的命。更何况异兽王、穴居人甚至血月人,都很难定义为人,和他们讲什么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