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狂翻的咸鱼2

第五十章:先天大金刚巅峰,神武缺陷

    随着石应虎眉头一挑,整个房间内的空气都因此陡然一变。

    倒并不是空气真的因此变得沉重如水,而是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心头沉甸甸的,恍若一座巨山压迫在了心头上一般。

    “嗡嗡……”

    石应虎精赤上身背脊上原本插着的针,因为其真气与气血的高速流淌而发出嗡嗡嗡得轻响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弹射出去一般。

    “石上将,请平心静意,宁气安神!”孙传义医生的武功修为虽然并不高,但面对这种情况却非常有经验,他如是言语着,同时要求华云与白九樱稍安勿躁。

    片刻之后,石应虎闭上双眼,平心安神,他背脊上的金针也不再嗡嗡作响。

    这里是炎黄帝都,不大可能出现什么非自己出手不可的暴力平定工作,应该仅仅只是场意外。

    石应虎安静下来后,孙传义医生继续指导白九樱施针,完成整个调养疗程。

    当石应虎穿上衣袍重新站立起来的时候,金针已去,但他却觉得身体清爽了许多。

    武者的视角同医生的视角是不同的,石应虎追求的是行气效率,应变速度,瞬间爆发力,而孙传义追求的是真气对身体的最大限度滋补温养效果,根基理念不同,导致观察视角自然不同。

    (像现在这般的压抑真气,我至少要被削弱到两三成的战力,应变速度爆发力也有相当程度的降低,若是在帝都,当然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若是在野外执行任务,却根本不可能长期保持这样的内功运行。)思索间,石应虎来到了窗前,拉开窗帘一看,只见下方的争斗依然在继续着。

    当然,在这场争斗之前石应虎就已经针灸了一段时间了,因此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其实并不算太长。

    五年时间过去了,昔日在孔雀圣教被当作“圣女”或者说“神娼”来培养的阴姬八女,在石应虎这里不说得到了健康快乐的成长,但至少的确没受什么委屈。

    她们的衣食住行乃至于修炼资源,都达到了目前全国超一流以上的水准。

    五年时间过去了,从阴一到阴八都已经成长为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她们八人因自小便在一起,这五年来更是同食同宿,配合周流六虚功八诀功法,组成剑阵,今时今日,已然初见威力。

    周流六虚功配这八个女孩,可以说不是功法在配人,而是石应虎在照着功法培养她们八个人,这样做当然难以把绝学的最顶级威力发挥出来,但却也已经不难发挥出部分威力了。

    这八个女孩现今联手,虽然俱都是强三阶修为,但寻常传奇先天境武者一旦被拖到剑阵完全展开,就完全不是她们的对手了。

    周流六虚功:天、地、山、泽,风、雷、水、火八诀心法,衍化入剑阵当中,恍若组成世界,衍化混沌,地水火风无物不包,其气象玄妙强横不可想象。

    (该死,怎么可能?八个十几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功力怎么可能如此强横雄浑?早就听说那光头淫虎残忍嗜杀、荒淫无道,莫不是日日与这几个小姑娘……强行将她们的功力催升到宗师境界?)剑阵当中,初时还可以突破剑阵的女剑侯李紫媛,此时此刻越来越陷入被动,她初时因为一些原因留了手,然而随着剑阵气象越来越强,李紫媛却渐渐发现自己一身功力都被这剑阵所束缚,隐隐之间,自己已经难破此阵了。

    关于阴一与阴八功力的问题,李紫媛真的是冤枉石应虎了,这八个女孩自小在孔雀圣教被当作鼎炉来培养……没错,虽然孔雀王朝并没有这个道家词汇,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做一样的事。

    本来就是要供给那些变态长老们享用的,因此自小就被易筋洗髓,提升资质,充沛元阴,再加上这些女孩在进入寺庙前就是要挑选资质的,这样一轮删选下来,再加上多年不计成本的培养,完全可以想象这八个女孩的修炼资质有多好。

    跟了石应虎之后,一直就保持着纯阴之身,被王忠这个名副其实的变态自小调教,可以说是心思单纯一意修炼,再加上其后修炼资源是更加不缺的,配合周流六虚功这样的绝学功法,先天因素叠加后天因素,因此造就出八个十几岁的极妙龄少女,都是强三阶内功宗师境界的结局。

    当然,目前来说也就止步于此了,心思纯一,有利于传奇以下的功力精进,那毕竟只是需要一定领悟与单纯积累罢了,现在天地源能又日益加厚。

    但想要更进一步,突破到传奇先天境界,单纯的心思纯一就没有什么用了,反而更需要历经世情,历经生死,方才有可能踏出那生命升华的一步。

    阴姬八剑阵,绕身而攻,八柄长剑意境贯穿相通,纵横挥洒间恍若组成了一个小型的世界,这个“世界”极大限制着李紫媛先天境界的真气吞吐能力,而若无此能力,李紫媛一个人一柄剑直面八名强三阶境界的宗师剑手,岂有不败之理?

    “蜀山剑侯紫媛仙子?她来找夫君做什么?”房间里的另外三人,这时也来到窗前,华云俯视着下方的战斗,皱眉问道。

    对于当年这个晋升先天时,天人交感,万剑朝拜的女剑侯,她还是有些印象的,虽然这几年渐渐没有什么名声了,但在当年,这个女人可是同自己的夫君,被视之为道门双壁的。

    甚至,再往前几年,石应虎还是一名纯阳道宗的普通弟子时,李紫媛就已经因为先天道体而名扬天下!

    “石上将,您的身体资料我已经记录完成,我还有一些工作,就不再打扰您休息了。”这个时候,孙传义在一旁这样说道。

    “哦,孙兄留下吃个便饭再走吧?后厨现在聘请到两位半身人厨子,其手艺非常精绝!”

    “不了不了,若是习惯了半身人的绝妙手艺,回去吃不下我家婆娘做的面,是会被骂的,改天,改天请石上将赏光,去我家里吃饭。”一边说着,孙传义一边抱拳离去,意志甚坚。

    “好,好,一定会上门叨扰。”石应虎一家三口亲自把孙传义送到大宅门口,这个时候,草坪上的战斗已经白热化,石应虎刚刚打算出手,却稍慢了白九樱一步。

    当然,这是白九樱始终在意着自己夫君的意态,不想他因为眼前这种小事出手,否则的话,就白调养了。

    武功,终是杀戮技艺,而杀戮越盛,就却是会反伤已身。

    在这个时候,李紫媛也被八阴姬逼入了绝境中,终于,她再不顾忌,强提功力扩散开周身强横磅礴剑气,强行以功力输出抹平了长久积累的劣势,一剑出手,其剑势如虹一般攻向八阴姬联手组成的剑气光团。

    两方剑光,一者精纯凌厉,恍若无坚不催,无物不破。一者强横磅礴,恍若衍化世界,伟力无穷。

    若是相撞,败者固然会一败涂地身负重伤,然而胜者却也不会全胜,必然会身受反伤。

    也就是在这样的一刻,白九樱骤然出手,她脸颊眼周青筋血管膨胀,眼瞳当中隐有紫意流转,虽然远远达不到石应虎紫瞳金睛的境界,但却也让自身洞察能力大大提升。

    这些年来,石应虎将自身许多武功都上交国家了,用以丰富炎黄武库,增厚国家武学底蕴积累,唯有太极体系、丹道人仙气血体系、以及异能强化体系武功并未交出去。

    丹道人仙气血体系,近乎于魔道,要求武者在一二三阶时就历经生死实战,若是上交国家,国家再推广开来,不知道因为要死多少人,更何况丹道人仙气血体系,有固然好,但却也未见得比真气系体系更加高明,并且武功来源也实在解释不清楚。

    太极体系,道门厚积第一,易练而难精,更何况这个体系石应虎自己也有很多没探索补全明白的地方,因此也没上交国家,这种武道新概念,即便上交了,恐怕也会被国家暂时封存起来,因为一旦公布开,可能会引起整个武道界的混乱。

    再有就是异能强化体系武功,虽然这是上乘金刚境体魄与先天境气功彼此重叠,自然衍生,但自然衍生后,也自然会有相关的强化经脉穴位,这就是白九樱与华云可以修炼的原因。

    但,想要将这一类异能型武功修炼到高深境界,跟血脉基因还有一定的关系,石应虎之所以教白九樱紫瞳金睛,教华云超级自愈,就是因为要强化自己这方面的基因优势,而这一类的武功,若没有相应的血脉基因,修炼性价比是非常非常低的,自然也就没有上交的必要性。

    事实上,就算是白九樱,修炼紫瞳金睛,若是没有石应虎贴身教导的话,其性价比都并不是很高,她是为了自己的下一代才修炼这门瞳术的,不过因为有石应虎在其身边指点着,因此修炼效果很不错。

    在开启紫瞳金睛之后,白九樱的身法再一次加速,带着一连串的诡秘幻影,整个人犹如妖灵鬼魅般冲入剑阵之内。

    “咔嚓、咔嚓、咔嚓!”

    伴随着一连串的脆响,一轮凝紫色汹涌的真气浪潮以白九樱为中心扩散开来,仓促回剑的李紫媛与八阴姬全部都被冲击得倒跌了出去,而她们手中的剑,除李紫媛宁可死拼受伤也不肯撒手以外,八阴姬的剑都被白九樱以九阴神爪抓摄在手中。

    相比纯为内功的九阳神功,九阴真经论及其实际价值,实在比九阳神功高出太多了。

    九阴真经分为上下两卷,上卷天卷,记录着九阴内功总纲与炼气法门,下卷地卷,记载着十四门武道绝学,就包括白九樱刚刚施展的黄泉魅影与九阴神爪(九阴白骨爪)两门。

    因此,九阴真经严格来讲,包括内功在内是十五门绝学成套,但也因此,当年绝学任务完成难度N高,折腾得石应虎苦不堪言,在心象世界里跟黄裳修学了一年多的道藏,才将九阴真经学到手。当然,也是大受裨益就是了。

    “圣主,奴婢该死,打扰您与夫人休息了。”一见石应虎到来,八阴姬不顾自己受伤,全部站起来走到石应虎身边齐齐施礼。

    石应虎没什么时间管她们,基本上是忠、孝、节、烈四仆在管理,结果五年下来,洗脑出八个忠心耿耿的奴婢,至于圣主这个称呼,却是石应虎今时今日在南越人民心中的地位。

    随着两界战争的烈度提升,炎黄古国把四周国家的人口都席卷入本国,充当人力资源了。

    这么多的外国同时并入,当然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才好管理,文明战争时期,是暂时顾不得什么人权的。

    人权那种事,是吃饱穿暖物质过剩的时候,才有资格有必要去提的,整个国家民族的危亡关头,谁提这个谁蠢,或者是坏。

    尤其是一个母文明压制其它子文明的时候,剥削,反而能产生向心力,便犹如昔日剥削全世界的灯塔国。

    南越因为有石应虎压制管理,对炎黄的管理非常之驯服,因此大大降低了管理成本,提高了管理收益,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仅仅是为了给其它国家做表率了,仅仅只是因为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管理收益的红利,就让南越国民的生活大大优越于其它国家。

    在此时此刻这样一个乱世中,石应虎能给南越人“争取”到这样的福利待遇:工作机会,大米白面,吃饱穿暖,保障安全,被称之为圣王,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炎黄国内,则依然保持总体稳定与相对的公民自由,保持社会创造力。

    附属国南越是第一梯队序列,只要肯努力工作就可以保障正常衣食,愿意从军卖命的话更可以混得不错。

    其它国家的国民,则在第二三序列上,第四序列的则是孔雀王朝的遗民以及高丽人,前者是因为本来生活质量就极差,现今这种情况下炎黄古国只要稍稍提高其生活质量,就足以收获人心,没必要一步到位,而高丽人则是因为聚众,翻出不知道哪里来的地图书籍,硬喊炎黄是他们的……然后就被打落到第四序列去了,不是高层这边手狠,而是此风不可涨,其它国家的遗民有样学样怎么办啊?

    当然,高丽国的女子多美貌且能歌善舞,即便被打入到第四序列,人家往往也不缺晋升途径,真正惨的是高丽男人。

    从小被忠、孝、节、烈四仆带在身边,感受着南越人对于石应虎的疯狂崇拜,八阴姬自然而然也就跟着疯狂崇拜石应虎,虽然石应虎自己私底下觉得,圣王这个称号很傻,但为了民族团结,为了国家统一,为了文明复兴,石应虎捏了捏鼻子,也就低头认了。

    …………

    也就在这个时候,院外又一次飞身扑进来一人,不过他是大大方方走进来的,因此被军方的守卫安保人员察觉,团团围绕着却又根本不敢阻拦。

    “清微,这不年不节的,你带着你们蜀山一大票人过来打秋风啊?你们都退下去吧,他不是你们拦的住的。”石应虎也知道,那些军方的安保人员根本就不敢阻拦蜀山掌教清微真人,进退两难,因此挥一挥手,就让他们下去了。

    这些人,本来就是拦普通人的,真有人要杀石应虎,凭他们也根本就挡不住。

    这段时间南越特别行政区那边出了一些问题,因此忠、孝、节、烈四仆全都赶回去了,整个大宅当中,除石家夫妇以外,居然就剩下八阴姬还能称得上是战力。

    “唉,紫媛,你终究还是来这里了……”清微看了看石应虎,神色异样,他又侧目注视刚刚站起,嘴角溢血的李紫媛,眼中有哀伤之意闪过。

    “可是石宗主亲自出手了?”

    “没有……是”李紫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九樱打断了。

    “是我出的手,我夫君可从来都没有以大欺小的习惯。”白九樱这段时间修学九阴真经,精进神速,并且越是修炼,便越是觉得这套武功强横绝伦,高深莫测,今日小试,便刹那间将女剑侯李紫媛与八阴剑姬同时击败,这更加令本就好武的白九樱满心喜悦。

    因为白九樱的话,清微真人上上下下打量了白九樱一番,而后缓缓得点头言道:“想不到昔日的飞雪碧寒枪白九樱,今日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看来,我的想法果然是正确的啊。”

    清微真人的这句话语,说得前言不搭后语,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然而,下一刻,他的一个动作却令在场所有人,包括石应虎都感觉毛骨悚然,汗毛直炸。

    只见这位德高望重,地位尊崇无比,一声令下,可以令无数剑道弟子凛然赴死的蜀山剑宗宗主,他端正衣袍,朝石应虎郑重其事得行了一个道家觐见达人、前辈的大礼仪!

    什么叫大礼仪?

    跪拜行礼!

    石应虎脚步一跺,地龙翻滚般,整个人唰得一下就冲到清微真人身前,硬扶住他的一条胳膊,令清微真人的大礼仪,仅仅只行了一半。

    这五年以来,蜀山弟子出世应劫,飞剑炼魔,参与了无数的战役,流了不知多少鲜血,再加上国家的全力宣传,整个蜀山剑宗已经成为国家民族符号一般的门派了。

    当然,这是那些死战不退的蜀山弟子应得的,当年抗战,无川不军,今时今日的蜀山剑宗虽然再不是一个地域性的门派,门中弟子天南海北的皆有,但剑修者的烈性却已经浸透了血脉魂灵,剑锋指向,打硬仗,死斗到底,蜀山剑宗的弟子从未令国家和人民失望过。

    这五年来,根基深厚无比,修为至精至纯的清微真人,已经耗得两鬓斑白了,但也正是因为他的心血付出,整个蜀山剑宗方才没有在不断的失血当中,虚弱崩溃,清微真人也许并不是蜀山剑宗最强的剑客,但这五年以来,他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绝对是蜀山剑宗三百年来最好的掌门人。

    受这样一个人大礼一拜,石应虎怕他一会要自己同灭世魔龙玩命去……当然,这是开玩笑,总之虽然明面上不太对付,但石应虎是很敬重这个老头的。

    “有事说事,我能办得到的,没有二话,你就是让我下去同灭世魔龙死磕,只要有两层把握,我也干了,到底是什么事啊?”

    “请……请石宗主收我为徒。”这边言说着,另一边,女剑侯李紫媛执剑一礼,然后她率先向石应虎跪拜下来。就本心而言,李紫媛是不愿的,但她却不忍掌门人再为自己这样做。

    “这……”这一刻,石应虎是懵的,因为毕竟是有门户之见这种事的,虽然现在绝大部分门派的绝大多数武功秘籍,都可以在炎黄武库当中找到,但各大门派依然存在着,很多精神、文化、信仰,并不是说散就能散的。

    “紫媛虽说是我的弟子,但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由陈师妹来教导她的……陈师妹失踪之后,紫媛的功力便遭遇瓶颈,再未寸进。”石应虎掺扶着的清微真人,他侧头看着李紫媛,这样言道。

    “这也算是正常现象吧?几年时间而已,稳固境界,打磨火候,不至于清微道兄你这样吧?”石应虎一边说着,一边强拉清微真人起来,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石应虎堵得慌。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紫媛的资质远远不止如此,是我们这些人不济,在师妹去了之后,再也无法给紫媛做出正确的引导了。”随着清微真人的话语,石应虎渐渐明白过来了。

    李紫媛突然闯入,大概是因为清微真人向她透露了这方面的想法,这让以作为蜀山弟子为荣的李紫媛如何能够接受?

    这些年来,纯阳道宗在炎黄国内的名声不大好听,也就是石应虎这些年战绩彪炳,为纯阳宗挽回了许多,但就连石应虎,都被江湖中人、键盘侠们编排成“残忍嗜杀、荒淫无道”,对此,石应虎认了,毕竟纯阳道宗的确是举宗跑路,这些年来,对国家对人民的贡献,也远远及不上它之前吞吐消耗的资源。

    因此编排也就编排了,作为公众人物,想完全不被人编排一下也是不可能的,石应虎面皮坚厚,心理素质过人,对此也毫无感觉。

    …………

    “为了我道门的尊严,我不能去求佛门或者军方的人,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石宗主,你可以助紫媛更进一步了,拜托您了!”一边言说着,清微真人又深施一礼,好在这次不是大礼了,而是俯身之礼。

    对此,石应虎不避不让,生受此礼了。

    “我可以帮清微道兄做这些事,但改投门第就不需要了,只要不涉及纯阳绝学,我略做指点想来掌门师兄也不会怪我的,只是……我练刀的,本身不通剑道,你们蜀山宗的掌门长老都搞不定的麻烦,我不确定我能搞得定啊?”

    “尽力就好,只求石道友尽力就好。”清微这样言说着,石应虎也不好再说什么。

    先送孙传义医生离开,然后再送清微真人离开,对孙传义医生,石应虎拜托他不要把今日看到的事传出去,否则对蜀山、纯阳来说,都是一场大风浪,孙医生的职业素养很好,点头应是。

    然后石应虎返回家中,又对八阴姬与自己两位夫人下了禁口令,被蜀山剑宗清微真人以大礼参拜,这事说出去很威风,但若真说出去,不知道最后会衍变成什么样的事态。

    更何况,以清微的为人,此事之后,无论自己到哪里他都会退让三分了,这样就已经非常足够了,真把这样一个人的脸面扒下来扔地上踩,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当然,女剑侯李紫媛就这样在石家大宅府邸住下来了,石应虎需要弄明白,这位继灭度真君陈紫琼之后,被视之为蜀山剑宗瑰宝级天才的女剑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这要等她伤愈之后,再说。

    夜晚,石应虎在自身修炼静室的蒲团上,完成着日常功课,缓缓吐纳行气。

    对于武者而言,练武便是其工作,八小时工作都算是不用功的,一般勤快一点的都九九六,这是福报,还有更狠一些的,坐卧行走皆拳意,意境加持,二十四小时练功状态。

    石应虎便是坐卧行走皆拳意,意境加持,二十四小时练功状态,但这种被动练功状态,终究是不可能同主动练功状态比效率的,因此日常修炼功课,石应虎也从来都不会落下。

    神武系统提示:

    “顶级太极神功晋升100级,登峰造极境。强制下一次武学抽取中出现‘纯阳无极功内功心法’选项,深度领悟顶级太极神功,内功等级获得20级额外加成。”

    神武系统提示:

    “体魄金刚境大成,虎形通神术、龙形搜骨法、真武开天劲大成,强制下一次武学抽取中出现‘***********’选项,深度领悟气血之道,外功等级获得20级额外加成。”

    “呼………”

    缓缓得吐出一口浊气,因为体魄的强横与内功的深雄,那两道阴阳气焰几乎形成了两道气龙在密室内盘旋,在许久之后,方才散去。

    (当年因为有阴阳双尊的阴阳气丹加持补充,因此功力精进极迅极猛,阴阳气丹化尽之后,仅仅是将先天大金刚境界打磨圆满,就花了我五年时间……唉,虽明知道欲速则不达,但时不我待啊。)

    看着眼前弹出的神武系统提示,前者还好,后者一排的“******”号,石应虎只能猜测,这是没有达到什么条件,或者超出了神武系统的力量范围,因此才会出现这种结果。

    (这个异能,无法具现我认识概念以外的能力吗?)思考许久之后,石应虎只能给出这样一个无法确定的结论,异能,异想天开的能力,许多异能者的异能甚至都莫名其妙,石应虎知道有一个小女孩,她可以在睡梦中将幻想的能力具现化,有一次梦到一头哥斯拉,直接四阶战力,差点把整个研究院夷为平地,而她本人,就仅仅只是一个未经过任何训练的普通小女孩而已。

    好在,像这样夸张的异能者,也并不多见,在昔日的美利坚合众国多一些,但在炎黄古国很罕见。

    当然,这也是因为昔日的美利坚合众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导致的,许多异能者激发异能后,根本不在自己破落贫穷的祖国多呆,直接飘洋过海去美利时合众国,能力强的成为超级英雄,能力弱的打家劫舍,实在不行到研究院工作也不错,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异能者都汇聚在那里,当然显得多。

    练功完毕,石应虎走出了闭关静室,在另一间门户外向内看了看,华云还没有完成今日的功课,此时正坐在寒玉塌上努力运功,以九阳神功之力对抗寒玉塌升腾的寒气,这既锻炼功力又精纯修为,一举两得,石应虎当年修炼时,也会使用许多辅助,只是这些年功力渐渐深纯,便越来越用不着了。

    当来到九樱的门户外,想向内看一看时,静修密室的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穿着道服,显得干净利落而艳美的白九樱拿着毛巾走出来,似乎已经提前完成了今日的功课。

    “夫君!”

    白九樱甜甜得叫了一声,过来挽石应虎的手臂,被石应虎避开了。

    “别闹,上次你这么闹,害得小云吃了一个月的醋,你就那么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啊?”

    “她自己笨笨的,进度缓慢,怎么怪得了我。”白九樱抿嘴一笑,她与华云感情极好,却总是喜欢逗华云。

    “小云聪明内敛,有内秀天成,否则也不会与九阳功那么契合,你现在进度比她快,日后被人家反超了,可不要哭鼻子,说我偏心。另外,多读一读道经,九阴真经上的武学虽然狂猛狠辣不留余地,但却是再正宗不过的道家绝学,你一点道藏都不读的话,很容易练偏的。”其实白九樱现在就有点练偏了,然而石应虎自负有自己在一旁调和,些许偏差并不是什么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