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荒原闲农 醛石

第352章 年夜饭

    年夜饭这个东西对于中国人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除夕夜一家团圆围在桌子旁边吃一顿团圆饭几乎可以说是中国人浸的骨血中的习俗。

    无论是天南地北相隔万里,一家人总会在这一天团圆尽可能的围坐在在一起,一边品着美食既犒赏一年以来的辛勤劳作,又可以共叙血脉亲情。这已经不仅仅是习俗而是中华文化的核心。

    苍海家的年夜饭自然是极为丰盛的,鸡鸭鱼肉应有尽有,蔬菜瓜果无一不缺。

    当然了家里还有三个外来户,方武是追着齐悦过来的,可以理解。

    但是两个老爷子,屈国为和许笙愣是不回自家去过年,让村子里的人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不过大家也不会这么问。

    至于苍海则更不会问了,那是人家的家事,苍海没有兴趣去打听,反正苍海落个热闹。

    “这些东西怎么办?”齐悦现在是一脸的兴奋,以前过年她们家可没有这么热闹,年夜饭也就是平常吃的那些,只不过比往日隆重一些罢了,哪里像是苍海这里,弄这弄那的,整个村子都人欢狗叫的,似乎空气中都透着一股子新年气息。

    苍海转头看了一眼,刚想张口说让平安来干,话到了嘴边这才想起来,今天是除夕自家这边再好平安这小子也得回自己家去忙活年夜饭。

    “没人会杀鸡?”苍海问了一句。

    齐悦看了一圈说道:“我反正是不会的!”

    “我也没有指望你!”说完苍海把目光转向了方武这小子。

    方武这小子一听连忙摆手:“这活我干不来,不过杀好了拨毛的工作我到是乐意干”。

    听到方武这小子一说,苍海甩了两下手上的水,在自己面前的围裙上擦了一下,抄手拿起了一柄菜刀,向着厨房门口被捆住了鸡鸭和大鹅走了过去。

    “给我来三个空碗!”

    苍海先把鸡给拎了出来,十斤出头的大公鸡现在正是味道好的时候,今年它将在年夜饭桌上奉献出一盘红烧鸡。

    齐悦听到苍海发话了立刻拿着一个小碗跟在了苍海的身后。

    等齐悦到了外面的时候,苍海已经一只手抓住了鸡翅膀同时把鸡脖子反扣在手中,另外一只手开始拨着鸡脖子上的毛。

    等着鸡脖子上拨出见到皮的一块空隙出来,苍海抓起了摆在脚边的刀,直接往鸡脖子上一抹,立刻就听到鸡巨烈的挣扎了起来。

    苍海扔掉了手中的刀,双手控制住了鸡:“碗呢!”

    等了一秒没到碗,一扭头看到齐悦呲牙咧嘴的站在身后发愣,一瞧她的模样苍海说道:“愣着干什么,又不是抹你的脖子,快点把碗给我拿过来!”

    “哦!”

    齐悦回过神来赶紧把手中的碗给苍海递了过来,苍海瞬间把鸡脖出血的口子对准了碗,很快碗里便积了大半碗的鸡血。

    见鸡脖子里再也没有血流出了,苍海还甩了两下鸡,然后把鸡从手中抛了出去,已经被放干了血的鸡在血地上扑腾了两下子便一动不动了。

    鸡不动了,苍海扭头又把鸭子给拎了出来,如此作法把鸭子也宰了,然后是大鹅,三个宰完用时不到十分钟。

    “你这要是放到古代直接可以当刽子手了”齐悦看着苍海连杀三禽,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看到刀抹鸡脖子的时候齐悦就觉得脊背上一阵发毛。

    “杀个鸡鸭就能当刽子手啦?赶紧的别磨蹭,帮我把鸡鸭给捡回去,你跟方武这小子拨毛”苍海说道。

    齐悦一手拎着鸭子一手抓着鸡:“那你干什么?”

    “我还能没事可干?”苍海白了一眼弯腰拎起了大鹅的脖子走进了厨房。

    到了厨房的时候,大锅里的热水已经烧好了,苍海把大鹅扔进了木盆里,接来舀了一瓢水浇到了盆中大鹅的身上。

    “快点拨,拨的干净一些,晚上可都是大家自己吃的”苍海扔下了一句话,重新站回到了锅台上。

    现在灶上的锅里除了烧水的锅之外,另一口锅里蒸着标鸡,这东西虽然叫标鸡但是和鸡无关,主料用的是肉与山药,两样混在一起底下铺上百叶,把打成糊的肉铺在百叶上,上面再铺上山药糊,上锅蒸熟了之后的东西称之为标鸡,这玩意是江北一代的美食,苍海以前打进餐厅的拿手招牌,平常这东西做起来麻烦苍海不是太想做,不过今天是大年夜,此刻不露一手什么时候露?

    除了蒸标鸡之外,小锅里还烧着苍海的拿手菜:白斩鸡。

    瞧着锅里的水已经沸了,苍海揭开了锅盖子拿着筷子轻轻的往鸡身上一插,见筷子很轻松的没入了鸡肉中,便知道鸡已经煮好子,于是伸手把鸡从锅里捞了出来,捞出来的鸡肉直接浸入冰水中,这样做出来的鸡肉会更加鲜美紧实。

    把鸡捞出来,锅上蒸的标鸡也好了,苍海又忙着把蒸笼给端到一边,摆到了桌子上,揭开了蒸笼让笼内蒸好的标鸡冷下来,只有等标鸡冷下来了,才可以切片烧菜。

    忙活完了这些,苍海看了一下问道:“有什么可以弄的?”

    “菜不急着炒吧,现在才四点多钟”胥小敏抬头看了一眼苍海说道。

    苍海看了一下墙上挂的钟,发现现在才四点半钟,炒菜是有点儿太早了,想烧菜发现方武齐悦那边毛还还没有拨光呢。

    想了一下,苍海拿出了煮好的牛键子肉,皮蛋、咸鸭蛋什么的,开始准备晚上的凉菜。

    齐悦一看,立刻站了起来:“这个我来!”

    “你老实的拨毛去,这事要你干?”苍海冲着齐悦来了一句。

    齐悦说道:“我不干这个,味道太大”。

    齐悦不喜欢拨毛,是因为干水一烫到了鸡鸭身上,会散发出一股让人反胃的气味,冲着齐悦差点儿吐了,现在看到更轻松的活儿,自然要换个工种。

    瞧齐悦的样子,苍海只得点了点头:“去把手好好洗洗!”

    师薇看到齐悦不想干拨毛的活儿,于是把自己面前的绞了尖的毛豆颠了一下,发现差不多到一盘子了,于是冲着苍海说道:“把毛豆先煮了吧,拨毛的活我来干”。

    苍海见了只得把刚要伸进盆子里的手给拿了出来,接过了毛豆开始洗毛豆,洗好了毛豆加入了盐、八角和花椒什么的干始煮起咸水毛豆,这可是一道极好的下酒菜。

    等着毛豆上了锅,苍海这有又蹲下来帮着方武和师薇一起拨毛,三人动手很快就把鸡,鹅什么的都处理好了。

    苍海拿起了鸭子到水龙头旁边开始小心的洗起了鸭子,顺带着把鸭子身上多余的小绒毛用夹子给夹出来。

    “哟,好热闹啊”。

    就在这个时候,张久生推开了门帘子走了进来,看到苍海家的厨房里蹲了五六个人,立刻笑呵呵的说道。

    苍海一扭头看到张久生的背上还背着一个超大的篓子,篓子上面盖着布,看不到里面半装的是什么。

    “这是送你们的,都是半成品”张久生说道。

    “家里什么都有,你还送东西来做什么,留着自家吃呗”师薇站了起来,甩了一下手客气的说道。

    张久生笑道:“你家里可没有这个,都是海鲜,能处理的我都给让后厨给处理了,不能处理的你们自己想着法子弄吧”。

    师薇接过了篓子,打开来一看,发现最上面就是两个大家伙,一个是如同小锅盖一样的大螃蟹,螃蟹壳上还长着无数的刺,螃蟹还活着,嘴里正吐着小泡泡。还有一个是青壳的大龙虾,一只就在四五斤左右。至于下面摆的是什么,师薇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这东西我们没人会做啊!”师薇看到大龙虾和帝王蟹有点挠头。

    “这个简单,等会我去把怎么做的方法发你手机上!剩下的那些黄鱼啊什么的都是烧过的了,你们添点菜烧熟就行了,菜熟它们也就熟了,好了,不跟你们多说了,我还得送别家!”张久生说道。

    苍海听了问道:“你到底买了多少?”

    “不多,每家一只澳龙和一只帝王蟹,大过年的大家热闹一下也尝尝海鲜”张久生说完挑开了帘子走了出去。

    “嘚!师薇,我看咱们把三叔三婶一家三口也叫过来吧,这么多东西实在是……”苍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龙虾和帝王蟹是肯定要吃的,放一晚上的话如果死了呢。

    现在准备的这些菜全家人本就吃不掉,现在又多了两样大硬菜,那剩下来的不就更多了。

    “那你地叫吧!”师薇说道。

    苍海听了出了门,拐到了三叔家窑门口,伸着脑袋往里瞧了一下发现窑里没人,到了厨房一看家里也没有生火,顿时明白了,三叔一家今晚肯定是和别人家一起吃年夜饭了,都不用问苍海就知道这是跟着魏文奎一家合起来过的。

    跑到了坡下魏老叔家一看,不光是三叔一家,连大伯一家五口也在魏文奎家里,三家人凑在了一起正好一张大圆桌坐满。

    苍海这下就不好叫三叔一家了,况且人家那边也是满满当当的菜盆满碗满的,只得聊了两句之后转回到了家里。

    “怎么啦?”

    苍海回道:“他们都在魏老叔家呢,正好一张桌子,咱们还是自己对付吧”。

    话说完看到许笙老爷子正的摆弄龙虾,于是问道:“你会做这个?”

    许笙笑道:“原来还有你小子不会做的啊!”

    “我就在小馆子里呆过,这种高大尚的东西,一只能吃掉过一个月打工的钱,哪里会做这玩意儿”苍海笑道。

    许笙说道:“那你小子就靠边站,我给你露一手!”

    说完许老爷子就拿起了两块布子一块放到了虾头另一块放到了虾尾,和屈国为老爷子一起用力把虾子给扳直了。

    “这种虾子做之前一定要**,如果不**的话虾子烧出来就会带着一股了尿味……”许笙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扳。

    没有一会儿苍海便看到一股子水从虾肚子下面冒了出来。

    “我去,我还真不知道”苍海说道。

    趁着许笙老爷子整治的功夫,苍海便在边上偷学,还别说,许老爷子整治龙虾还真有一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这绝对不是装样子装的出来的,肯定是做熟了才能有这样的身手。

    “您老看来是真的有钱啊,这东要常吃嘛”苍海开玩笑说道。

    “你小子吃不起?”许笙怼了苍海一句。

    “嘿嘿!”苍海笑了笑。

    许笙这边处理完了龙虾,让苍海上锅蒸,然后便处理起了帝王蟹,等着张久生的治虾整蟹的秘籍发过来,苍海家的两样早上了蒸笼。

    虾子上了锅,苍海这便起锅煮大菜,像是什么老鸭笋子煲,红烧大鹅,什么的都烧挨个的整治了起来。

    大菜做完便是几个小炒,等着锅里的烧上了汤,大家便开始摆桌子吃饭。

    这一顿就不能在厨房里吃了,大圆桌摆到了客厅的中央,屋里是暖洋洋的如同春天一般,整整一大桌子的菜,摆的大圆桌上满满当当的。

    刚坐好,外面传来了一阵鞭炮声,苍海听了一拍腿:“差点把这个事情给忘了,放鞭炮!”

    十来年没有在乡下过年了,城里过年又不能放炮,如果不是听到别人家放炮了,苍海都把这习俗给忘了。

    匆匆拿了一挂鞭炮点燃了扔到外面,一千响的红炮仗冒着火光在苍海的窑前炸响。

    伴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苍海举起了手中的酒怀冲着桌上的所有人说道:“大家举杯!共庆除夕佳节!”

    “除夕快乐!”

    大家纷纷的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团圆饭喝酒也没什么要求,想吃白的就白的,想喝红的就红了,像是濛濛那自然是抱着一瓶橙汁大喝特喝的,平常师薇可不让她喝这些不健康的饮料,但是今天除外,所以濛濛一人抱着一杯子橙汁喝的不冝乐乎。

    至于吃菜那就更随意了,大家想吃什么吃什么,一大桌子十几样菜,大盆小盘的总有喜欢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