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荒原闲农 醛石

第356章 协商

    初一早上整个村子都是相互拜年,然后年青的,小孩子们向长辈讨要红包,得益于红包的数目小,所以大家发起来也不甚心疼。

    加上大家都是一个水平线上,也没有人想当出头的椽子,把自家的红包里包上十块以上的钱,就连屈国为和许笙两个老爷子也是入乡随俗,每个红包照样十块钱。

    两位老爷子一上午只发不进,也不过两三百块,有些贪钱的小家伙还磕了几个头,让两位老爷子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又往孩子们的手中多塞了一两个红包。

    这点小钱对于大家来说着实算不上什么钱,图的就是一个新年的乐呵。

    中午的饭相对于大年三十的一顿就是简单太多了,大多数家里都是把年三十剩下的鸡鸭鱼肉什么的热一热重新搬上了桌子,连苍海家也是如此,昨晚的东西还有一半没有吃呢,总不能直接倒掉吧,所以大年初一中午的这一顿午饭耗时就比较少,吃起来也快。

    初一下午的时候就更热闹了,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去了村东的窑口,大家一边吃着各家自带的零食一边打麻将或者是侃大山吹牛皮,几间屋里俱是哗哗的麻将声,还有小孩子嬉闹的声音。

    过年不光是人开心,连着村里的狗都跟着沾了光,以前都是啃骨头的命,现在也着着的混上了大鱼大肉,一个个肚子都圆滚滚的,有些贪吃的家伙走路都有点儿困难。

    热热闹闹的过完了初一,到了初二的一大早,各家各户就开始走亲戚,这也是咱们中国人的习俗。

    初二早上一大早天刚濛濛亮,整个村子里就开始人响马嘶的,大家带着大包小包的准备寻亲访友。

    苍海家也是如此,原本苍海是没什么亲戚好走的,父亲这边的都在村里,母亲那边的也没什么来往。好在和师薇已经领证,正儿八经法律上的夫妻,初二无论如何要去老丈人家去一趟的。

    苍海套好了爬犁,来到了自家的门口,看到师薇带着齐悦、方武两人正不停的往屋外搬东西。

    “好了没有?”

    苍海帮忙把东西搬到了爬犁上,回头冲着师薇问了一句。

    师薇说道:“好了,好了,不是你说要多带点东西的么,其实按着我说想的,这些东西其实不必要带了,我家哪里能吃的了这么多东西”。

    苍海这边给老丈人准备的最贵的礼物是两箱子酒,一箱是洋河M6另外一箱就是茅台了,反正都是从国外的免税店里以国为差不多一半的价格买回来了,送人那是再好不过的东西了,既有面儿又实惠。

    除了这些就是一些瓜果蔬菜什么的,满满当当分成了四五个袋子装了小几十斤。

    “带着吧,反正咱们自己家长的东西,这些瓜什么的也摆的住,蔬菜什么的省得老人家买,这些东西够他们吃七八天的了,过年这些日子县里菜场的菜不会便宜的”苍海说道。

    苍海话刚说完,濛濛这个小丫头从屋里钻了出来。

    濛濛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天蓝色的羽绒服把一张小脸趁的红扑扑的,看到苍海把爬犁赶来了,撅着小屁股就往爬犁上爬。今天既然是到苍海的老丈人家,濛濛这个小丫头作为家庭的一份子也是要跟着去的。

    对于走亲戚这个事情,小孩子天生就有一种兴奋感,所以今天小丫头特意一大早就醒来了,很是难得的一分钟赖觉都没有多睡,一起来便急吼吼的换上了自己觉得最漂亮的衣服,还有穿上了自己最满意的小狗熊皮靴子,反正全身都是小丫头自己最喜欢的打扮,不知道觉得自己多美照了十来分钟的镜子,这才满意的出来准备走亲戚。

    “好了!”

    师薇看了看东西全都搬到了爬犁上,又仔细检查了一遍。

    苍海这时冲着出来的齐峰,胥小敏说道:“干爹,干妈,你们在家里随意”。

    胥小敏笑着说道:“家里那么多东西呢,饿不到我们,你们路上小心一点儿,开车别开的太快,另外你们如果晚上回来的话别开车别喝酒……”。

    苍海听了笑道:“今晚回来估计不可能,您放心吧,喝酒不开车我还是知道的”。

    师薇这时侧着屁股坐到了爬犁上冲着胥小敏说道:“那我们走了啊”。

    “快点去吧!”

    苍海听了坐到了爬犁上赶着丑驴子出了村子。

    在村口的时候,苍海遇到了魏文奎和三叔两大家子人,两家人同坐一个爬犁,同样的大包小包的,只不过他们爬犁上的都是一般礼物,像是乡下走亲戚的什么牛奶啊,糕点啊之类的,出手没有苍海这么豪气,属于正常乡下来往的范筹。

    “海娃子,这是头次走老丈人吧,这礼物可得带足啰”魏文奎笑着问道。

    “放心好了带足着呢,您这两家是准备上哪里去?”苍海笑着问道。

    魏文奎说道:“去我们舅舅家,也就是长浩他们舅姥爷家”。

    “那可不近啊,这才初二,路上有车了没有?”苍海随口问了一句。

    魏文奎和魏琴的舅舅是在邻县,别看是邻县,两下相隔差不多快五十公里呢,而且路相当不好走,坐小巴的话怎么说也得一到两个小时。

    “你以为还是前几年啊,现在小客和大客初一就出来赚钱了,我们只需到镇上的车站就有车了”苍世远笑着说道。

    “那你们干什么停在这儿啊?”师薇把自己的脸上的口罩往下拉了拉,露出了嘴巴问道。

    “还有东西忘了拿,长浩回去拿东西去了,要不你们先走吧”魏文奎说道。

    苍海听了点了点头,轻抖了一下手上的缰绳:“那我们就先走了!”

    因为丑驴子风脚程快,一路上又遇到了胡师杰一家子,这一家也是赶往舅家去的,大家相遇聊了两句苍海便又超了过去。

    到了镇子上,苍海把爬犁扔在了育苗场,换上了自己家的奔驰车,带着师薇和濛濛,后箱里装着东西一路奔到了县城。

    到了师薇家门口,苍海还没有熄火呢,师杰的脑袋就从门里伸了出来。

    这小子在屋里听到外面有车的响声,便出门来看看,看到苍海的车子停下了立刻笑着回头大声说道:“我说是姐姐回来了吧!爸,妈,我姐和姐夫来了”。

    说完师杰带着小跑来到了车子旁边,拉开了车门。

    “干什么,后面搬东西去!”师薇一看弟弟的模样,立刻笑着来了一句。

    “好嘞!”师杰笑嘻嘻的来到了后备箱,瞅了一眼,直接把一箱茅台酒给抱了起来。

    苍海这边来到了后箱抱起了另外一箱酒,还没有到门口便见到师镇邦和王真珍两口子走了出来。

    “爸,妈!新年好”苍海笑着打了声招呼。

    “小海,新年好”

    师镇邦和王真珍两口子和苍海应付了一声,然后双双把目光落到了师薇的身上,老两口的眼中那是感慨万千啊,心里也不知道是高兴呢还是心酸,养这么大的一个闺女就被一个小子这么给叼走了。

    今年是师薇二十多年来头一次没有在家里过年,老两口总是觉得少了什么,大年夜晚什么东西吃起来对于两人来说都是味道嚼蜡,就算是师杰插科打混也没有让两人的心情好起来。相比较苍海家的热热闹闹,师家今年的年夜饭吃的相当不是个滋味了。

    从初一一睁开眼,两口子就开始盼着闺女师薇回来,整整一天两口子说的话十句中有九句都是关于明天将要回来的女儿,现在真的看到女儿回来了,心情如何能不感慨?

    苍海见了笑了笑,抱着箱子进了院子,然后把手中的酒放到了堂屋里。再想出来抱东西的时候,发现小舅子师杰和老丈人已经把剩下的东西全都抱进来了。

    王真珍现在手中拉着濛濛,问东问西的,濛濛都一一很有礼貌的回答了,小丫头的懂事乖巧让王真珍越看越喜欢。

    大家进了堂屋,把外套都脱了下来,围坐在一起一边吃零食一边闲聊。

    “姐,你不知道你今年没有在家,爸妈年夜饭都没有吃好,一桌子菜就我吃了一些,他们俩坐在桌边还抹了眼泪了呢”师杰一坐下来便冲着师薇说道。

    师薇也感受到了父母的舐犊之情,张口说道:“那爸妈,明年你们就听苍海的,到我们那里去过年,我们那里热闹”。

    原本年前的时候苍海和师薇就提过到四家坪村过年这个事情。

    第一年苍海肯定是不能在老丈人家过年的,他又不是上门女婿,还有祭祖上坟什么的事情也挺重要错不开,更主要的是齐悦一家也在,苍海来师薇家过年这叫什么事儿。

    就算是没有齐悦一家,家里还有铁头、虎头和滑头三个家伙,总不能把它们也带来县城过年吧,就师薇家的小院子呆上几天,非得把这三家伙给憋坏了不成,若是平常还无所谓找乡亲们看看顾一下就行了,但是过年把狗什么的寄养在别人家也不是回事啊。

    王真珍边听了说道:“明年一定去你们那里,我们三口在家觉得冷冷清清的!”

    王真珍一边说着,一边从桌上的果盘里抓出了一把巧克力糖果,亲手剥开了之后,放到了坐在她腿上的濛濛口中。

    王真珍挺喜欢濛濛的,一是因为苍海对这个同母的妹妹非常关爱,她作为师薇的母亲一定不能表现出嫌弃什么的,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是让自家女儿在女婿面前难以自处。

    二是因为濛濛这丫头既漂亮嘴甜,又乖巧,让王真珍想起来自家闺女小时候也是这副可爱模样,勾起了老太太的回忆。

    三是王真珍的年纪大了,像她这样年纪的女人开始盼着抱孙子,现在自家孙子抱不上,拿小小软软的濛濛先感受一下也不错。

    原本一直坚持不到苍海过年的师镇邦,其实到了年三十晚上年夜晚前就后悔了,现在听到这话,笑着点头说道:“那就这么定下来了,明年就去小海家过年”。

    “对,对,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三十晚上师薇也说了好些次,十二点给你们打电话的时候,放下电话就掉眼泪了”苍海表示热烈的欢迎。

    聊了一阵子过年的事情,师薇张口说道:“爸,妈,我们准备挑个吉利的日子把婚礼给办了”。

    王真珍一听立刻眉前眼笑的说道:“这是好事啊,等会我去查查黄历什么的,在三四月份挑个好日子把这婚给结了,要我说啊,你们俩个早就该这么办了”。

    师薇说道:“三四月份不行,日子太紧了一些,而且开春的时候家里的事情也多,最快也得五月份,况且还很多东西没有准备呢”。

    师镇邦略想了一下也点头说道:“三四月份是太紧了一些,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够,其实挑五月份的日子都有点儿紧张”。

    “那你们得想着赶快拍婚纱照什么的了,结婚的礼服什么的你们是准备租还是怎么说?办酒席的酒店什么的也得挑……很多事情呢”王真珍一听女儿女婿准备办,立刻来了精神。

    一辈子两口子出了这么多的礼,可不得把钱收回来一些嘛。

    聊起了结婚办酒席这事情可就有的了聊了,到了最后苍海和师薇两人都傻愣住了,不知道还有这么多事要考虑。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