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荒原闲农 醛石

第421章 二不像

    苍海到了凤凰沟,捉了一篓子杂鱼大虾什么的回来,把丑驴子送回牲口棚的时候发现这帮老头子居然还在那里围着牲口。

    “还没有生么?”

    苍海伸手在丑驴子的屁的股上拍了一下,丑驴子便自觉的钻进了自己食糟后面,老实的低头吃起了草料。

    “还没有呢,刚才看样子似乎要生了,不过又憋回去了!”大伯苍世贵说道。

    “……”

    苍海挺无语的,没听说过牲口生小崽的时候还能憋回去?

    伸着脑袋再次往里看了一下,发现那头带着硕大肚子的母驮马现在正悠闲的吃着草料,一点也没有要生小马驹的样子。

    “今天我看着都危险”苍海说道。

    胡师杰这边瞅了苍海一眼:“你小子懂个屁,赶紧回家伺候你媳妇去!”

    苍海听了,嘿嘿笑了两声之后,便转头回到了家里。

    进了厨房发现丈母娘已经在淘米了,并且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几分洗好的绿叶蔬菜,有芹菜、青菜和丝瓜,还有一颗西兰花。

    苍海看了一眼西兰花,冲着王真珍说道:“妈,师薇可不是太喜欢吃西兰花,她觉得味道不好”。

    王真珍说道:“现在这个时候轮到她喜欢不喜欢么?她现在最该关心的不是喜欢不喜欢,而是吃什么东西才是对孩子好的!”

    苍海一听心道:嘚!这母女俩人都这样,自己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好了。

    母女两人这些日子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可没有少斗争,苍海觉得谁都有道理,谁也都没有道理,所以这个时候,苍海很明智的躲到了一边,并且缩起了身体,生怕两人把自己卷入这种无意义的争斗中去。

    到了旁边,把篓子里的小杂鱼倒了出来,安排吴惠把大虾洗一洗,把虾线给摘掉,自己则是去掉了小杂鱼中有鳞的小鱼鳞,然后倒了一点儿料酒腌制一会儿,趁着这个时候拍点蒜瓣,青葱段什么的,准备一点儿红辣椒备用。

    把所有的料都准备好了,苍海冲着平安来了一句:“平安!”

    说完伸手指了一下灶门口,平安便会意的乐呵呵的跑到了灶门口,然后开始烧起了火来。

    热锅冷油,苍海把小杂鱼过了一遍面粉,然后滑进了锅里炸,炸到了所有的小杂鱼两面金黄的时候,把鱼都盛出来的,在剩下的油中加入蒜瓣、干辣椒什么的爆香,加入小杂鱼翻炒两下之后往锅里添水。

    等着鱼开始烧起来的时候,用井水和面,和好了面后直接手手抓着面糊糊往大锅周围这么一贴一转,等着盆子里的面都转光了,锅的一圈也就出现了差不多一掌宽的锅贴,这时候把木锅盖子盖上,让平安由大火烧开最后转成小火炖。

    大锅里面是小鱼锅贴,瓦罐里炖着萝卜羊肉,小锅里起火炒小菜,两个全素两个小荤,等着四盘子菜一炒好,羊肉和小鱼锅贴就已经可以上桌了。

    苍海这边每样菜都盛了一点,装在了一个大海碗中,亲自端到了屋里,先是在床上摆上了一张小桌子,然后再把大海碗给端到了床上。

    师薇道:“我可以下去吃的!”

    “再想下去也要等妈走了再说,我可抗不住她老人家的杀伤力”苍海一边说一边帮着师薇从床上坐了起来。

    师薇拿起了筷子,第一眼就看到了西兰花,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不知道我不喜欢吃这些东西么?”

    苍海见了立刻伸出手,直接上手把一棵小西兰花捏了起来,放到了嘴里大口嚼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继续去师薇的碗里捏剩下的。”行了,这不是没有了么,这是妈特意给你准备的,说是多吃一点绿色的奶水质量高……”苍海说道。

    师薇也不嫌弃苍海的手脏,见苍海把几小颗讨厌的西兰花给吃了,自己这才开动了起来。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不科学的东西,还一套一套的,就算是找出理由来反驳她也就当没有听到,真是烦人”师薇边吃边说道。

    “行了,行了,吃你的饭!”苍海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对母女让苍海词穷了!

    师薇吃了一条昂刺鱼,翻了两下说道:“没有小鲫鱼么?”

    “那鱼多刺。我没有盛给你,还是吃这些没什么刺的鱼啊,碗里不是有小泥趴子么?”苍海说道。

    师薇望了一眼说道:“小杂鱼中看不到小鲫鱼那不跟没吃一样?”

    “你是我亲姑奶奶!”

    苍海是没有办法了,直接站起来回到了厨房,自己也拿了一个大碗,盛了一些饭然后上面铺了一层菜。

    王真珍正吃着东西呢,见苍海这造型张口问道:“你干什么么?”

    苍海道:“我陪吃去!”

    “也对,你快点儿去吧,薇薇一个人吃饭是挺没有意思的”王真珍很满意自家女婿的上道。

    苍海这边抱着大海碗回到了屋里,第一件事情就把碗中的一条小鲫鱼夹到了师薇的碗中:“这下满意了吧?”

    “表现的不错!”

    师薇很满意的夹起了那条小鲫鱼,先是把鱼头放到了嘴里吸了吸,把鱼头里鲜美的鱼脑给吸食了,然后咬下了鱼头把鱼头扔到了桌子上的纸盒子里。接下来慢慢的从小鱼的肚子开始吃,接下来是鱼背,最后吃剩下来就是一根完整的鱼大骨。

    苍海这边不是太爱吃小鲫鱼,因为刺多,他喜欢吃肉多无刺的鱼,像是泥趴子、昂刺鱼这种就合他的口味。

    “刚才我看魏老叔和老婶两口子从咱们门前走过,是去村里开会么?”师薇问道。

    苍海道:“哪里开会啊,村里的几头驮马要生马驹了,一帮子老头围着看快看了一上午了,结果连根马毛也没有生下来,我说了两句他们还不开心,把我给赶回来了”。

    “驮马要生小马驹了?”师薇问道。

    苍海一边吃一边回道:“可不是么,去年春天到现在,差不多也快一年了,现在生小马也差不多,虽然有点儿早,不过瞧那些马的架式,这家伙也该出来了,要不,马肚皮都拖到地上了!”

    一说到这里,苍海的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帮老头子都围在牲口棚了。

    “怪不得赶我走,嫌我碍事呢!”

    苍海自言自语的说道。

    师薇问道:“怎么回事?”

    苍海道:“原来是驮马的肚子太大了,母马肚子一大也就意味着里面的马驹子大,马驹子一大就可能出现难产等情况!他们怕我在旁边乱说话”。

    “是怕你乌鸦嘴!”师薇笑道。

    苍海听了也跟着嘿嘿的笑了笑。

    以前想的结牲口接生的时候都是挺讲究的,以前牲口金贵的时候,比如说老牛要生犊子。你在旁边说什么生不出来之类的话,那老辈人要是听到了直接上脚踹都是轻的。

    对于农民来讲大牲口就是一家的命根子,一家人的生计就在牛上呢,死头牛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被师薇嘲笑了几句,苍海也不往心里去,笑眯眯的望着媳妇笑意盈盈的脸,再看看旁边安静睡着的两个小娃子,心里跟抹了蜜似的。

    就在苍海被满满的幸福感给漫润的时候,老大这娃子醒了,一睁开眼咧开了嘴嚎了起来。

    “饿了!”

    师薇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把老大抱了起来,准备喂奶。

    这边老大刚抱上了手,那边老二一听老大嚎了,立刻也醒了,同时咧个嘴哭了起来。

    苍海这下子饭也吃不成了,伸手把老二抱到了怀里。

    两个怂娃到是好哄,苍海这么一抱,老二立刻便不哭了,睁着乌黑的如同黑葡萄一般的圆溜溜小眼睛望着苍海。

    “娃儿真是遗传了我的长相,怎么看怎么帅气”苍海自夸说道。

    没有几天,两个娃儿算是长开来了,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儿,原来红彤彤皱巴巴的皮肤换成了奶白色的小嫩肉,身上渐渐的也开始有了白藕节一样的小肉肉,不光是看起来可爱,而且闻起来还带着一股子香甜的奶香味。

    “咯……啊……啊……”

    老二望着苍海,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自家的老爸,反正看到苍海之后他开始吚呀着从嘴里吐出了几个简单的音节,也不知道是说话呢,还是无意识的乱哼哼。

    苍海望着自家的娃儿,笑眯眯的说道:“二娃真乖,二娃长的真漂亮……”。

    苍海说,二小子就这么配合着他老子吚吚呀呀的哼哼着。

    正享受着父子天伦的时候,一个小脑袋伸了进来。

    “呀,大侄子们醒了?”

    濛濛的小脑壳出现在了屋里。

    没有等苍海回答,濛濛便爬上了床,凑到了苍海的旁边,伸出小手想去摸二娃的脸,手伸到了一半想起来什么事情,于是把自己的手伸到了床上的被窝里,暖了一会儿,等着手热乎了才伸手在二娃的脸颊上逗了一下。

    “二娃真乖!”

    濛濛实在是太喜欢两个侄子了,只要呆在家,每天都要跑过来看上十来趟,不过她自己看,但是却不许别人看,生怕别人看坏了她的两个宝贝大侄子。

    濛濛爬上来,苍海就知道自己沾不上手了,于是很识时务的把手中的二娃给濛濛抱着,自己则是下了床。

    等着师薇给两个娃子喂完了奶,两个娃子睁了一会眼睛于是立刻又安静的睡着了,两口子吃完了饭,苍海把碗筷收了一下,然后便背着手,向着牲口棚走了过去。

    当苍海走到了牲口棚的时候,发现里面真是太热闹了,一帮子老头有说有笑的。

    “生了?”

    一看这架式苍海便知道肯定是马驹子生了。

    魏文奎一转头看着苍海笑道:“生了,一匹健康的小公马!”

    苍海听了心中纳闷了:不应该是小骡子么?难不成丑驴子被人戴了绿帽子?

    不过转念又一想,丑驴子是给别人戴绿帽子的好像!

    等着苍海伸着脑袋往里一看的时候,发现魏文奎口中的所谓小马长的真丑啊,一看便知道是丑驴子的种。那一张驴脸简直接是丑驴子那张脸的拷贝复制。

    除了那张驴脸之外,小驹子身上就没有丑驴子的影子了,四肢很粗壮,比刚出生的小马强壮多了,身体的结构也很均称,脑袋上的两个耳朵如同削尖的竹子一样,如果不是它的那张丑驴脸,这小驹子绝对算是一匹好马。

    可惜啊,现在一张很明显的驴脸,让这个刚出生的小驹子看起来马不马、驴不驴的,关健它还和一般的骡子不一样,显得很粗壮。

    骡子那长相叫融合,融合了驴马的特点,但是这小驹子,马的身体驴的脑门子,看起来就是个奇丑的驴头马身的二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