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荒原闲农 醛石

第491章 混子

    图不少,设计也很用心,前面的几份设计都很有出彩的地方,苍海看的不由点了点头,时不时的摸一下下巴,有些想法很超前,很多二线城市都还没有开始搞,这些设计就已经揉和了本地的情况,做了出来。

    翻着翻着,苍海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到了一份十分搞笑的设计,也不知道是什么货,直接在整改街道的等高线图上,街道的两边用红蓝色的印记笔画了两道。

    如果是开篇的点题或者说是设计的总纲也就算了,但是由着鲁言智往下翻,苍海发现这一份设计中所有的图例就是等高线图上那两道红蓝色的彩笔线。

    “这也算是一份方案?”

    苍海不由的伸手点了一下鲁言智的手机屏幕。

    鲁言智笑望着苍海道:“怎么不算是方案?”

    “这玩意只能称的上是设计思想吧,哪里来的方,哪里来的案?”苍海撇了一下嘴,很不屑的说道。

    等高线图上画上两道红蓝彩笔线,这特么的就能算个方案了?

    苍海心道:如果自己要是做出这样的方案来,估计关启东老师要拿着菜刀追自己二里地去。

    这东西最多只能说是设计想法,设计思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拿这东西去投标的啊,因为你的方案根本没有细化下去,还是一个概念,甚至说的不好听一点,苍海看到的这玩意连个概念都算不上。

    “但是很多专家对这个方案评价的都很高啊?”鲁言智笑眯眯的说道。

    “专家?砖头的砖么,你们既然是政府招标,没有招标要求的么?,这个东西一共也就是三四张纸头,达到了你们招标的要求没有?怕是拍马都达不到吧?”苍海望着鲁言智淡淡的问道。

    苍海以前就是搞建筑设计的,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公司,政府的标接过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是去陪标,也没有说把自己的设计做成这样的,一般来说政府的标要求都非常的详尽,要有很多硬性的要求,虽然不会一下子就弄出施工图来,但是大致的东西,你得有啊。要不然让领导们看什么?

    几乎都是门外汉,你不给他们点直观的东西,他们也看不明白啊。

    转头再瞧这个标有什么,通体就是一些英文字,然后等高线图上彩笔两道?离着招标要求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好吧。

    “这你不知道了,这是一个国外的著名设计师设计的……”鲁言智说道。

    “哪个著名的,说来听听”。

    苍海没有等鲁言智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建筑这一行水太混了,加上现在国内大搞基建,可以说只要是世界著名的设计师或者事务所都盯上了国内这一块,别觉得什么大设计师怎么样怎么样,他们也得吃饭拉屎,赚不到钱照样心慌慌,不到国内来混钱才奇怪。

    鲁言智吐出了一个名字,苍海愣是想了半天没有想出来这位怎么个著名法,问了一下设计作品,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听完鲁言智的话,苍海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连个地标性的设计都没有,还敢号称是著名设计师,你们这些人哪!”

    鲁言智冲着苍海说道:“要不这样,等着正式开标的时候,你到时候来现场说一说?”

    苍海摇头道:“我又没有拿你们的钱!再说了,你们那边这么多的专家,就愣是没有一个看的出来,我看哪,这些人被是这洋鬼子的一张面皮给吓住了,觉得洋大人的设计那能差的了,不是人家的设计的不好,而是自己没有到这个层次,看不懂人家的设计。或者就算是看明白了这洋鬼子设计出来的东西,心底也觉得操蛋,但是本着不得罪人的想法,不担责任把这事给糊过去了事”。

    “要不这样吧,我们市里出钱,请你的老师关先生过来干这个总评委?”鲁言智道。

    苍海一听这话,立刻瞅着鲁言智,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笑道:“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是不是早就算好了我会这么说?”

    鲁言智哈哈笑了两声,算是默认了苍海的想法。

    鲁言智这边作为审查团的一员,早就看出来这玩意是个糊弄帐,不光是他,其实组委会里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但是大家都不说透,反正无论如何这个洋老外的标是不会中的,到时候给点钱打发掉就行了,何必那么多事呢。

    所以一帮人对于老外的标那是赞赏有嘉,但是最后都接了一句,想法太先进了,不适合本市的发展规划。

    这样的话既不伤了外国友人的面子,自己这边也不得罪人,唯一伤的就是市里的财政,洋鬼子这两笔一画就从政府的账上圈出去几十万的设计费。

    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些钱又不是他自己掏,所以一个个装聋作哑,只当看不到几十万被一个洋鬼子给花上几分钟画了两道彩笔印子给舒舒服服的卷走了。

    但是鲁言智忍不了,如果洋鬼子设计的认真一点,符合标书的规范他也就认了,但是做出这个玩意儿就敢拿来骗钱,而且是在他鲁言智的眼皮子底下骗钱,鲁言智就不乐意了,作为一个惜名的人,他可不想被老百姓私底下编段子嘲笑。

    所以说,今天鲁言智过来请苍海吃饭,那不仅仅是吃饭聊天那么简单。

    “不行,你们自己的责任自己都不背,凭什么让我的老师给你们背,我说你们吖,腰杆子就不能直一些?怎么看到外国人这腰就弯了?当初和美国人谈判坑钱的鲁言智哪里去了,有点儿担当好不好?”苍海有点不屑的说道。

    别人怕他鲁言智的市长身份,苍海还真没什么好怕的,直接了当的就把话说出来了。

    苍海肯定不能把自己的老师给推坑里去,而且这事根本就是鲁言智这帮人的责任,感情你们都揣着明白当糊涂,然后把得罪人的事情都推给别人来干?

    鲁言智听到苍海这么一说,突然间直勾勾的望着苍海。

    “看我干什么?”苍海问道。

    鲁言智摇了摇头,收起了手机:“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话如同黄钟大吕一般直接把我给震醒了。哈哈,张久生这人也真的,菜怎么还不上来”。

    打了声哈哈,鲁言智就把话题给岔开了,苍海也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多聊了,再聊下去生怕鲁言智逼着自己把老师拉来这烂坑里去。

    过了一会儿,服务生过来问可以上菜了么,鲁言智便让他们上菜。

    四个人,张久生给准备了八个小菜,一瓶茅台,有鱼有虾,什么牛肉羊肉之类的更是不少,不过都做法都是偏清淡的,一掌长的河虾水煮的,牛羊和羊肉也是煮熟的切片的,搭配上几个素小炒,绝到清爽,唯一有点儿油的就是瓦罐老鸭煲,四家坪村的鸭子配上同样产自村里的嫩笋,那味道没的挑了。

    “这时候你家塘里的蟹能吃了吧?”

    伸手打开了酒,鲁言智一边倒酒一边冲着苍海问道。

    苍海道:“现在还不好吃,能吃是能吃的,但是味道差不些,要等上差不多一个月,味道才会好起来,当然了,味道最美的那还得中秋前后,那时候家里的蟹才是最美味的……”。

    听到苍海这么说,鲁言智道:“那等下个月中,你给我准备一些,二十只的样子一半公一半母,我带回去,家里老爷子尝了你的蟹赞不绝口,我正好尽尽孝心”。

    苍海听了觉得挺奇怪的,因为他自己还真没想起来哪天送了鲁言智螃蟹这个事情。

    鲁言智的媳妇笑道:“张久生过年的时候送的”。

    这下苍海才明白了。

    “来,咱们先喝一杯,然后开动!”鲁言智端起了酒杯。

    苍海一听立刻也拿起了面前的酒杯,等着鲁言智说了两句开场话,之后便一饮而尽。

    瞅苍海喝的痛快,鲁言智苦笑道:“这酒我可不能陪你多喝,明天还有工作,我就三杯!你随意一些”。

    苍海听他这么说不由想到了鲁三杯的外号,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

    大家接下来一边吃一边聊,鲁言智和苍海一对话友,师薇则是和鲁言智的媳妇聊的挺热络的,两男人的话题是村里现在的情况,两女人的话题自然是孩子。

    四家坪村的事情鲁言智其实知道的很清楚,现在四家坪村和精炼场就是他鲁言智最大的政绩,这要是不清楚,他也不用在官场上混了。尤其是四家坪村脱贫脱的那么快,而且还走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更是让鲁言智欣喜不已。

    一般来说像是这样种西瓜的营生,肯定是要包地到户的也就是说每一家包多少地,种出多少瓜来,然后大家再卖给精炼场。

    但是四家坪村不一样,成了一个集体所有制的股分公司,然后以公司名义来组织西瓜的生产,然后统一销售,最后不光是村民们富了,村子也有了钱可以搞基础建设,这才是让鲁言智决定带队去四家坪村的主要原因。

    村民们一起走出了一条共同致富的道路嘛。不管实际情况怎么样,但是这种共有制的组织形式才是让鲁言智看重的。

    苍海哪里知道鲁言智脑子里想的什么,反正他问什么,苍海只要是知道的就回答呗,反正四家坪村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藏的。

    “对了,文一道这边审请中国籍的事情你知道么?”

    突然间鲁言智把话题跳到了这上面。

    苍海道:“我知道啊,不过这小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呢,咱们国籍有多难拿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入籍的事情差不多了,不过他得放弃美国籍”鲁言智道。

    “文一道是肯定知道的,对了你哪里得到的消息?”苍海问道。

    鲁言智道:“哪里得到的你就别管了,反正他入籍批下来也就在这一两个月的事情”。

    林业公司现在也搞的不错,也算是鲁言智的政绩之一,只可惜老板是文一道,而且还是美国籍,这玩意拿出来宣传的话肯定是不合时宜的,

    一个美国人在荒地上种了一片大林子,你让现在怎么宣传,正和美国人因为贸易纠纷的事情弄的头大无比呢,你来这么一个宣传把一个美国人的大正面形象给竖起来,这是要和美国人和解了?

    但是现在文一道审请加入中国籍那么就好说了,一个美国人放弃美国籍,成了一个中国人就可以适当的宣传一下了。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鲁言智怎么会嫌自己的政绩多呢。

    四人吃饭的时间也不长,到了八点多钟的时候,鲁言智两口子搭车走了,苍海和师薇到是留了下来由张久生安排,直接住进了小院里。

    到了十二点多钟的时候,张久生又把苍海两口子拉起来,吃了个烧烤,喝了两瓶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