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荒原闲农 醛石

第568章 半道加入的饭桶

    苍海和平安两人正在往爬犁上装着东西,两辆爬犁的中间都堆了很多东西,差不多有一米半那么高。看样子人只能坐在爬犁的边上。

    师薇这边拿了个箱子来到了爬犁的旁边,小心的问道:“东西会不会太多了一些?你这带的都够七八个人小半月的生活了”。

    苍海伸手指了一下在坡下面和狗熊玩耍的几个傻女人说道:“你瞧瞧她们哪一个像是省油的灯,对了,药你给我放哪里了,这些人的身体素质我还真不放心,不多备点药指不定就弄出什么妖蛾子来”。

    师薇伸手指了一下,就在苍海架的爬犁最前面,有个小药箱子:“喏,那个就是了!路上一定要小心一点,宁愿多花一点时间,别着急着赶路”。

    “嗯,我知道了,反正想快也快不起来,这帮人不是准备边玩边走么,你瞧瞧人家都带了什么”苍海伸手拍了一下最上面的一个袋子。

    袋子里面是四张折叠弩,就杀伤力来说可比李晚哥俩的那个强太多了,因为这些弩的弩箭都是他们定制的,用来打猎的,虽说猎熊有点儿扯淡,但是猎个狐狸猎个狼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的。

    这玩意儿要是猎熊估计就跟送死差不多的,因为弩并没有配备高杀伤力的箭头,高杀伤力箭头这玩意儿属于管控的,别说是用了就是带着也犯法。

    平安一边紧着属己爬犁上的绳索,一边说道:“现在哪里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他们打?带着就是浪费么”。

    “打打兔子呗,不过我估计真的去了她们连打兔子的心都不会有的”苍海说道。

    经过一路上的确没什么猎物,因为都是黄土地,最多的谷地有什么青草一类的,能养活的也就是野兔啊,小型猎依动物,至于大的那就得去苍海家的林子,或者直接去西南边的四相谷了,大猎物是不会到这边转悠的,因为一只兔子对于小狐狸来说是一顿,但是对于狼来说最多就是个小点心,真不值得浪费体力。

    至于为什么齐悦等人一直在坡下来和熊玩而不是过来帮忙,那是因为苍海觉得这帮人帮忙是越帮越忙,还不如自己和平安,师薇三人动手呢。

    “对了,爸妈他们说要过来,到时候你眼他们说一声“苍海说道。

    师薇道:”我知道了,他们又不是第一次来,昨天我和他们通电话的时候已经和他们说过了,反正这次要住个把月呢”。

    “终于舍得小孙女了”苍海开玩笑说道。

    师薇有点不满的说道:“不舍得有什么办法,两人眼巴巴的过去看,人家那边还不怎么乐意,等于是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王真珍和颜丽的关系再好也不是亲母女,人家颜丽的母亲再挑师杰的毛病,那也是正儿八经的母女关系,现在这时候就显示出来了,颜丽这边直接把女儿交给了母亲带,并且让母亲也住到了家里去。至于王真珍这边只有嘴上甜甜且客套的邀请王真珍过来玩。

    王真珍和师镇邦两口子只能是有事没有事的去市里儿子的家中看一看,住上一两日,老两口子也住不长,因为颜丽的母亲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时不时的那种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就出来了,孙女吃的用的都要追求名牌,就是属于那种有国外牌子就不用国内的,有名牌就不用小牌的,至于杂牌什么的看都不看,别看那一点点小丫头,一个月下来没有万把根本打不住。

    亲家之间有几个你看我好,我看你也舒坦的?大多数能维持表面上的光鲜就不错了。

    因此每一次去老两口都一肚子气回来,没有两天老两口又想孙女了,于是纠结两天再去看一趟,反正老两口也没什么正事,也不好打麻将,于是就这么一件事周而复始的折腾着。

    “这次是因为什么?”苍海一见师薇的脸色,就知道师镇邦两口子又是一肚子的气回来了,于是笑着问道。

    师薇说道:“还能有什么,还不是因为尿布的事情,我爸妈给弄了几块尿布,那料子就不用说了纯棉的,就是咱们家两个娃小时候用的那种,镇子上一家专门做的,可惜的是人家不领情,还把我爸妈好生的说了一顿,这么气鼓鼓的又回来了”。

    “呵呵!”

    苍海听了也只能笑笑,对于任何火上浇油的行为苍海都不会做的,而且说老实话也不是苍海这个女婿可以调解的。

    镇上有人家专门做尿布的,用的是纯棉手纺的纱布,一层层的五六层,不光是吸尿而且还可以重复利用,关健是透气好,孩子用了不会有红屁股,真的比工厂生产的尿不湿好多了,整个镇子上的孩子现的都用这东西,不说别人,就连松田昭雄那边的日本人回去的时候也有人带了一箱子,但是人家颜丽的母亲看不上,觉得这是三无产品,配不上她的小外孙女。

    “你到是说句话吖,呵呵两声就完了?”师薇有点恼了。

    苍海道:“我能说什么,行了,毕竟是人家的外孙女,人家颜丽的母亲也不会憋着心思害她。要我说啊,有人带那不是更好,爸妈老两口子还能安生一些,没事干跳跳广场舞,下下棋钓钓鱼的多好,何必找这罪受呢,孩子整宿整宿的不睡觉,得抱着转圈儿,累不累啊”。

    “你怎么跟师杰说一样的话,我爸妈疼孙女还能有错么?”师薇听了有点不乐意了。

    苍海一听,嘚!这就是亲闺女,自己再怎么嫌弃,再怎么不满,一出了事立刻站在自家娘老子一边。

    “没错,没错,但是凑不上去咱们能有什么办法?”苍海笑着说道。

    现在苍海突然间觉得齐悦似乎就是来挽救自己的天使,如果不是她要出去,自己说不准明天就得在家受老丈母娘的唠叨。

    这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师薇不想听母亲唠叨的时候直接就能拿话怼,苍海这个女婿就不合适了,而且苍海一直保持的就是好女婿的形像,不光要认真听还得时不时的附和一下老丈母娘。

    关健是老人家嘴太啐,一唠叨都能唠叨两三个小时,也就是苍海,一般人还真的吃不住这样的言语轰炸。

    “好了没有?”苍海问道。

    平安点了点头:“我这边都好了,二哥你那边呢?”

    “好了喊他们上来吃饭,吃完饭咱们就出发了”苍海说道。

    在厨房,三婶和吴惠两人正在下着面,刚才就喊大家吃饭了。

    平安冲着下面喊了一声吃饭了,齐悦这帮人才依依不舍的和狗熊分别,回到了厨房洗了一下手吃饭。

    吃完了饭之后稍微休息了一下,留了一点时间给大家上个厕所什么的,苍海和平安这边又把该带的东西清点了一下,这下大队伍才正式出发。

    因为带的东西多,大家只能坐在爬犁的四周,躺着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坐,而且大家穿的都比较多,除了所有人都穿上了防寒服之外,每人外面还罩了一件老式的军大衣和老式的雷峰帽,所有人都裹成了一个球。

    出了村子的时候,齐悦这些人还相当兴奋,时不时的冲着外面的广阔天地嘶吼上两声,不过走了半个钟头之后,大家的兴致渐渐的消了下去,就开始缩手缩脚的,觉得寒意上来了。

    “下来活动一下吧”苍海停下了爬犁,示意大家都下来活动一下手脚,怕大家一直不动,把他们给冻坏了。

    现在外面的天气虽说是零下十来度,但是体感的温度要远低于测出来的温度,加上四周都是开阔地,风刮起来如同小刀子一般,这些南方来的娇弱大小姐们真吃不消,别说她们了就连同行的几个汉子现在也哆嗦着呢。

    听到苍海的话,大家慢慢的从爬犁上滑了下来。苍海和平安这边给每人塞了一瓶子三两装的小酒。

    “喝一口,暖暖身子,这个时候就别想着红酒了,哪玩意根本不顶用,就算是平常不喝酒的也得呡一小口”苍海说道。

    听到苍海这么说,并且见苍海也拧开了酒瓶盖子,灌了一口,于是大家或多或少都喝了一点。

    “快看,熊!”

    刚喝完,没一会儿严君伸手指了一下来路的方向喊了一声。

    苍海一抬头看到远处一个小黑点正向着爬犁的方向奔来,瞧那一颠颠的步伐除了熊就不会是别的了。

    一会儿苍海便看清了,跟来的就是村口的那头大黑熊,肥头大耳的家伙居然一路带着小跑追上来了。

    平安见了说了一句:“你们这两天喂的太多了,它赖上你们了”。

    平安说撂下来没有多久,大狗熊来到了爬犁的旁边,腆着一张熊脸凑到了齐悦等人的旁边,摆腚扭腿的和姑娘们亲热了起来。

    和熊玩了一会,齐悦这才想起来重要的事情,冲着苍海问道:”喂,苍海,带的东西够不够?“

    苍海道:”不够又怎么样,你现在能把它赶走?”

    这两天齐悦这些人直接就拿狗熊当宠物喂,狗熊一看这些人可以啊,给的都是好吃的,平时村里给个吃的还有馒头,这些人给的都是一水的好肉。有人给吃的还有人整天陪着玩,大狗熊就算是再傻也知道不能离开这些土豪啊,于是每天睁开眼就去粘着齐悦等人。

    这样一看,狗熊跟来也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长期饭票没了,人也会伤心的啊,更别说狗熊了。

    “带的东西够加上一只狗熊吃的么?”严君问道。

    苍海听了回道:“你还准备让它吃饱啊,我这么说吧它要吃饱了咱们都得饿死在这冰天雪地里,放心吧,现在就算是一个月吃不上东西,这家伙也饿不死,你没有发现它身上的肥膘都可炼油了么”。

    平安也接腔说道:“放心吧,严君姐,狗熊饿不死的,就算是饿了它也会找东西吃的,要这里它比我们可聪明太多了”。

    “哦!”

    严君等人深表怀疑。

    苍海这边从口袋里抓出了一把豆粉,喂了一下丑驴子,平安这边则是用揣的怀里的豆饼子喂起了丑驴子的儿子。

    等着喂玩了牲口,苍海决定继续赶路。

    “行了,都休息好了没有,休息好了大家都上爬犁,还有路要赶呢”苍海冲着大家挥了一下手。

    等着所有人都坐好了,苍海喝了一声,丑驴子拉着爬犁,踩着没过了蹄子的雪继续往前走。

    到了中午三点多的时候,天气就渐渐的不行了,云层越来越厚实,天色也越来越暗了起来,眼看着一场大雪就要落下来了。

    看这天色走是没有办法走了,得找个地方躲雪,好在苍海知道附近有个土洞,于是带着大家到土洞里避起了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