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寻唐 枪手1号

第三百七十二章:武装游行所得的红利

    张嘉全军移师蔚州,心中实在是忐忑不安的。但现在的他,却是没的选择,如果不走,他的下场不是被李存忠吞并,便是被义武节度彭芳吞并,呆在卫州,他找不到任何有力的支持者,而凭他自己的实力,与别人毡板上的鱼肉也差不了多少。

    到蔚州,虽然直面了卢龙人的威胁,但好歹有一个强大的外援。移师蔚州的时候,张嘉只能在内心乞求李泽要说话算话,不要把他当成一枚弃子,用过之后就随意丢弃。

    以三千突厥骑兵为核心的天兵军,带着三万余民众,浩浩荡荡地从卫州来到了蔚州,所幸的是这一段路程并不远。而在行进的途中,李存忠,韩琦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还是为其运来了一部分粮食。

    韩琦,李存忠自然是不甘心为张嘉提供这些援助的,但他们仍然送来了,这只能说明,李泽对他们的高压态势,让他们不得不屈服了,这使得张嘉的信心大增。有了粮食,整个队伍也慢慢地稳定了下来。

    以蔚州城为中心,张嘉将跟随他一齐迁移而来的三万余百姓安顿了下来。到了蔚州的第一时间,张嘉立刻开始动员所有人修建残破不堪的蔚州城。

    历经战火的蔚州城几乎已经成了废墟,夯土的城墙多处垮塌,城墙之上甚至长满了荒草,城内的房子也大多破败,大部分只剩下了四面墙壁。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凛冬将至,不管是张嘉,还是普通百姓,都十分清楚,他们必须要在寒潮来临之前,修建好自己的藏身之所,否则,冬天将会成为他们的噩梦。

    三千突厥兵被布署在妫州方向上,严密监视着妫州的卢龙军,三万百姓则在官员的组织之下,加快速度修整城墙,修建房屋。

    妫州军没有动弹,来自易州的援助却是先到了。大批的义兴社社员们押运着新的一批粮草抵达了蔚州,这些人的到来,让许子远终于有了帮手。

    现在的许子远的身份已经有了改变,从武威书院的一名普通学生,一跃而成为了天兵军的掌书记。张嘉被李泽加为都知兵马使,督蔚州,卫州,朔州军事,而许子远这个掌书记,便自然而然地掌这三州民事。

    以这个名义,许子远自然而然地从张嘉手中拿来了三万百姓的指挥权,而旋即,义兴社的社员们便被许子远以各种名义,加上各种官衔安排了下去,深入到了百姓之中。

    张嘉对此并不在意,他要的也就只是兵权不受挚肘也就可以了,许子远对他的兵权毫无兴趣,他也乐得被养活这许多人的重担一股脑儿的全都丢给许子远。

    反正从易州哪边来了援助,总是首先要满足军队的,只有军队稳定,才有蔚州的稳定。

    两人一文一武搭起来的班子,居然和谐稳定无比,倒也堪称一个奇迹。

    张嘉在不管民生这一摊子之后,立即便把精力投注到了横行这三地的一些盗匪的身上,对付他们,张嘉的天兵军倒是手到擒来,以三千突厥骑兵为主力的天兵军,机动性是极强的,有组织,有速度,行动力甚强的正规军,对于盗匪来说,就是一场灭顶之灾,短短的半个月时间,蔚州的盗匪,几乎被张嘉一扫而空,要么投降,要么去死。

    在张嘉的重压之下,几乎所有的盗匪都选择了向他投降,而张嘉又从中挑选精壮者加入军队,倒也使他的兵力在短时间内增加到了五千人。

    这个时候,张嘉的实力其实已经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五千常规军之外,由许子远掌握的三万余百姓之中,也是在战事之中动员起数千青壮来的。

    向外进攻不足,但守御一地,倒也勉强足够了。

    眼看着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张嘉却被哨骑斥候带来的一条消息几乎给吓破了胆子。

    张仲武竟然亲自带着两万骑兵出现了。

    别说是张嘉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在他全盛之时,面对着张仲武的两万骑兵,他也只有吃灰儿的份儿。

    惊惶失措的张嘉第一时间就准备要跑路了,普通百姓自然是顾不得了。

    他甚至将这个消息瞒过了许子远。

    然而张仲武根本就没有理会缩在蔚州的一小小的一股势力,两万骑兵擦着蔚州边缘直插进了易州,直到这个时候,张嘉才明白过来,张仲武是要去对付李泽。

    此时李泽的主力部队已经攻过了拒马河,向着涿郡一路逼近,眼看着形势一片大好,而张仲武的这一招乾坤大挪移,很有可能逆转整个战场态势。

    张嘉虽然不用在立即逃跑,但一想到李泽如果被张仲武干掉了,自己在蔚州只怕也是呆不住的。到时候无外乎两条路,一条是向张仲武投降,一条便是逃回卫州去。

    “什么,你要我立即出兵,支援节帅?”张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许子远:“那是两万骑兵,张仲武的精锐,你是要我去送死吗?”

    许子远毫不退让地瞪视着张嘉:“张兵马使,你是节帅的部属,节帅有难,你不马上提兵支援,难不成还要望风而逃吗?”

    张嘉被许子远一个书生一逼,竟然有些不自然地转过了头:“不是我要逃,而是我的实力实在不足,即便去了,也是自取灭亡啊!”

    “谁说我们实力不足。”许子远冷笑道:“单看天兵军,现在的确实力不足,但张兵马使,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武威的一员,节帅的主力部队的确已经过了拒马河,但易县还有节帅的亲卫义从,还有万福,梁晗甲士,还有闵柔的成德狼骑,就算不算上易县可以动员的青壮,这也有超过万人了,加上青壮,便可以组织起数万人的大军,又有城墙可以利用,现在我们天兵军可以出兵近万,统统加在一起,在兵力上,还可以超过张仲武。”

    张嘉苦笑:“我的掌书记啊,帐不是这么算的。”

    许子远冷然道:“张指挥使,你也是久经宦海的人了,什么时候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心中要有数,你已经错过一次了,落得的境遇自己也很清楚,要不是我们节帅伸手拉你一把,你的下场会如何?现在又到你选择的时候了,我希望你不要选错。”

    张嘉听了许子远的这一顿明嘲暗讽,顿时面红耳赤,在高骈的最后一击当中,他的确选错了,然后便落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看着许子远,面庞通红的张嘉,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

    杀意落在许子远的眼中,他却夷然不惧,冷笑着道:“你自然还有一个选择,那便是向张仲武投降,可是张指挥使,你别忘了,你的核心兵马是三千突厥骑兵,他们会跟着你投奔张仲武吗?你只要敢下这个命令,信不信这三千突厥兵转身就去投奔李存忠?李存忠跟他们可是同种同源,现在你还能控制他们,是因为你还有粮草,他们还有很不错的待遇,他们的家人也在这里,一旦你要投奔张仲武,以张仲武对待胡人的态度,他们只怕立马就得造反,你准备赤手空拳地去向张仲武投诚吗?”

    张嘉顿时萎了。

    “张指挥使,关键时刻要站得住,看得稳,选得准。这一战,张仲武即便胜了,武威也不会伤筋动骨,只不过攻伐卢龙的计划得推后,但张仲武要是败了呢?到时候,你近在咫尺,却没有出兵,节帅怎么看你?武威其它大将,官员,怎么看你?”许子远继续道。“出兵,是你唯一的选择。尽起大军,向易州出发。”

    张嘉仰天长叹,他有些痛恨老天爷总是不让他过那种顺风顺水的日子,每一次都逼着他做出选择,而每一次选择,只要选错,便几乎会遭受灭顶之灾。

    “出兵,天兵军全军出动。”他几乎是咬着牙吼道。

    天兵军几乎是倾巢出动了。不仅是张嘉指挥的常备军,许子远也动员了五千青壮加入到了支援的队伍之中,一万余人向着易州开拔。

    三天过后,张嘉站在了许子远的面前,向他深深的一揖到地。

    因为此时此刻,张仲武大败的消息已经传来。两万卢龙军,折损超过大半,张仲武带着残部狼狈逃过了拒马河。

    张嘉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倒是他的突厥骑兵俘虏了不少慌不择路逃散的卢龙骑兵。

    许子远扶起张嘉,微笑着道:“张指挥使,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恭喜你,虽然此战之中,你没有出什么力气,但天兵军出现在这里,便已经是大大的功劳,节帅绝不会亏待你的。”

    李泽当然没有亏待张嘉。

    数千套甲胄,上千匹战马,作为张嘉参战的战利品分给了他。哪怕张嘉并没有真正的踏上战声,但他俘虏的那几百卢龙残军却是实打实的。

    张嘉一次武装游行之后,却是满载而归,除去这些战利品之外,他又从易州李泽那里一次性地得到了十万石粮食,这个冬天,他是不用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