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寻唐 枪手1号

第四百八十八章:新的政治中心

    与镇州现在差不多是一个乱糟糟的大工地相比,武邑就显得有序多了。历经扩建的武邑,在大量的人口涌入之后,现在已经是一个不下于镇州的大城市了,原有的县城,现在已经基本上没有普通百姓居住了。除开官府的各类衙门之外,能在内城居住的,基本上都是武威下属的高级官员。

    现在的武邑,已经分成了内城,外城和城廓三个部分。

    内城不用说,能住进去本身就是身份向权力的象征。而外城,居住的则更多的是中低级官员以及各色为官府工作的人,再就是一批富裕阶层。武威的兴起,打垮了一批原有的特权阶层,但也造就了新的一批富豪。与过去相比,这些新晋富豪,已经没有了大地主阶层了。武威的政策,就是毫不留情地收拾那些拥有大量土地的地主阶层,丈量土地,清理丁口,在这样的锋利的刀口一遍一遍的再三砍削过后,大地主阶层在武威的核心区域之内已经荡然无存。这些新兴的富裕阶层,多半都与经商有关。

    想一想,连沧州刺史候震这样的大家族拥有的土地也不过五千亩而已,其它的就不更用说了。五千亩,是武威订下的一条红线,超过了这个数字,就立刻要进入官府的打击对象了。

    武威的供销合作社垄断了所有的事关国计民生的行业,但却并不禁止在其它领域内的商业发展,一大批头脑灵活的人,在这个激荡的社全之中抓住了机会,紧紧地靠着武威官府,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获取了大量的财富。

    而在城廓,则是居住着大量的原武邑普通百姓,他们其实并不穷,甚至比起住在外城的一些普通的官吏还要富裕,因为他们在城市扩建的过程之中获得了大量的搬迁费用,有的,干脆卖掉了自己在城内的房屋,然后以较小的成本在城廓买一块土地,建起房屋,剩余的部分,足够让他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像现在正在梁晗麾下任军官的小虫一家,便是这样典型的例子。不得不说,这一家子是属于鸿运当头的那一拨人。

    第一次扩建的时候,小虫的父母搬到了外城,弄到了一笔钱。然后外城人满为患,寸土寸金的时候,他们又将外城的房子卖了,跑到当时还比较荒僻的大青山买了一大块地,建起了房子,当起了自给自足的农夫。

    岂料后来大青山下,因为真定郡长期定居在哪里,又引得了不少的权贵富豪纷纷在哪里建庄子,这一家子便又卖掉了大部分当初置下的土地,只给自己留下了一幢房子,再一次大赚了一笔,哪今小虫一家,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富裕之家。他们家在外城,买下了十几家店铺,如今就是靠着出租这些店铺,便过上了人人称羡的生活。再加上他们的儿子现在已经是八品宣节校尉,眼看着前途一片光明,他们家可算是属于那种典型的眼睛一眨老母鸡鸭,呼啦啦就攀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了。

    其实在武威治下,像小虫一家这样的并不在少数,也正是这一批人,成为了李泽最为忠实的臣民。

    吃水不忘挖井人嘛。当初小虫随着李德在德州作战,抢劫所得,战功所得都舍不得花用一文而要寄回家去,家里也小心翼翼的存起来准备给小虫将业娶媳妇好传宗接代,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现在他家可是香饽饽,不知有多少家里有女儿的,盼望着嫁进他的家门呢。

    而在内城之中,以过去的节镇帅府为中心,新扩建的一个个衙门已经立了起来,恰好将帅府紧紧地抱围了起来。

    心照不宣,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建筑即将成为将来的吏部,户部,兵部,刑部,工部,礼部以及其它一些重要的机关。

    除开官僚机构,三个偌大的军营成三角形布署在内城。

    这三个军营之中驻扎的都是李泽的亲卫义从。数次扩建之后,李泽的亲卫义从已经最初的一千人,到了现在的五千人。他们不仅负责着内城的安全,还负责着护卫这些重要的官署安全,以及重要的官员府邸的安全。

    这支亲卫义从的统领由李敢担任。原本的闵柔,李泌已经去职。

    闵柔必然会在接下来的军改之中,在十二卫大将军之中获得其中的一个,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而李泌则接任了镇州驻军统领一职,则让更多人看清了李泽控制皇帝的心意。

    李泌一直便是李泽的贴身护卫统领,又是李泽心腹曹信的儿媳妇,由她来负责镇州的安全护卫,保护皇帝的安全,只要眼睛不瞎,大家都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薛平对此无可奈何。

    秦诏不可能自降身份去谋取这个位置,而有资格竞争一下的厉海,则是当面拒绝了薛平的邀请,理由则是要跟随卫州刺史裴矩去为福王李忻报仇,这个借口无懈可击,可直到今年为止,厉海仍然呆在武邑没有挪窝儿,只能说明厉海已在投奔了李泽,而李泽对他另有任用。而薛平麾下另一员地位较高的将领程绪,在资历之上却又无法与李泌竞争,唯一可能的,便是去想一想李泌副手的这个位置罢了。

    踏进武邑内城,看到内城的建筑布局以及那分明便是刚刚兴建完成不久的建筑物,薛平恨得暗自咬牙,在镇州,你没钱,到了武邑,你的钱便多得用不完了。这些新建起来的房屋,一个个高大巍峨,坚固异常。

    武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修建外城的城墙,但这些居于内城的房屋,却犹如一个个巨大的堡垒,真有什么事儿,即便敌人打进了内城,想要攻下这些特殊布局的建筑群,只怕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情。

    走进节镇帅府,肃然的气氛便扑面而来。围墙修建得如同城墙一般宽阔,上面全副武装的士兵肃然而立,四角的用巨大的石块修建起来的望楼之上,一台台弩机从垛墙之后露出森然的狰狞面容。两排士兵从大门处,一直延伸到大堂门口。

    李泽正站在大堂门口,笑吟吟地看着一大群文武官员们鱼贯而入。

    踏进大堂,先前踩在脚下厚实的青石板,已经变成了厚厚的地毯,软乎乎的如同踩在棉花之中,即便是这些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此时也不由得咋舌,这样一块将整个大堂铺满的地毯,只怕价值就超过了不少中等人家全部的财富了。

    看着薛平眼有异色地盯着地毯,李泽哈哈笑道:“薛侍郎,这地毯还不错吧?”

    “当然不错。如果我所知不错的话,这种地毯,我们大唐还生产不出来吧?这应当是远渡重洋而来的波斯货,光这一块,便价值万金啊!”薛泽语气之中带着讽刺道。

    李泽不以为忤,反而笑道:“薛侍郎,你这可料错了。你说的都是老黄历了。这地毯,可是地地道道的德州产,我们自己人弄出来的。纯正的羊毛地毯,怎么样薛侍郎,这手工,这染色,这图案,都还看得入眼吧?”

    “德州自己做出来的?”薛平脸有异色。

    “当然。我敢说,波斯人也做不出这种纯羊毛的地毯呢!咱们这屋里头的,可都有有钱人,大家都照顾照顾处们自己的生意,一人买上几条回去铺在家里,高端大气上档次,哈哈哈!不过现在这玩意儿,还是有价无市的,需要订制。不过你们毕竟不一样嘛,可以优先排在前头,想要什么颜色,图案,都可以自己作主。等到了明年,就可以大量量产了,不过到时候,也就没了这些特色啦!”李泽兴高彩烈地道:“光这一项,今年我们便会向口外多采购羊毛十几万斤,羊毛价格上涨,口外的那些胡人们,又要多养羊啦!”

    屋里的人都是笑了起来,即便是薛平,此刻也是忍俊不禁。这是武威的一项羁索之策,从经济之上入手,将那些原本四处游荡,桀骜不驯的野胡,杂胡们用经济牢牢地拴在一个地方。因为现在的武威治下的这些地方,是不允许他们四处转场放牧的,要大量养殖牲畜,便只能彩用圈养一法,武威为此还派了不少的这方面的行家下去,教这些胡人们种庄稼,也教他们种草,当他们的收入越高的时候,也就越被拴在这个地方无法流动了,等到再过上一些年,这些人自然而然地也就像内地人一样,成为了定居户,这对于整个官府的统治,可是大大有利的。不像过去,像清点一下人口都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大家都坐吧!”亲自将众人迎进屋来的李泽,率先坐在了大堂当中正中央的位置。与过去薛平他们会议不同的是,大堂之内摆上了一圈的长桌子,桌子上铺着淡蓝色的绵布,别小看这些有颜色的布匹,现在也是武威赚钱的一大法宝。白布,现在是最为廉价的东西了,商家想要赚更多的钱,便必须要将这些白布染色,但染上色又能经久不掉色,不毁色的技术,却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掌握的。据薛平所知,这项技术,现在便只有李泽手下的一个机构拥有,那些商家们光为了这项技术,每年都得向这个机构支付数目庞大的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