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寻唐 枪手1号

第九百三十六章:我自海上来(2)

    顾寒打开了箱子,从内里取出了好几本厚厚的书藉,放在了檀道真的面前。

    檀道真拿起了那本跟砖头一样厚的大唐军事操典,手微微有些颤抖,只不过是一本如何训练士兵的书,竟然有这么厚?

    虽然他不像他哥哥那样曾在大唐中过进士,但也绝对算得上是博学多才,军事书藉自然也看得极多,特别是后来归国之后开始带兵打仗,更是想尽一切办法搜集相关的书藉来研读,但从来就没有一本军事类的书藉,居然有如此的厚度。

    翻开目录,只是扫了几眼,呼吸便有些沉重起来。

    他猛地合上书,看着顾寒道:“这,真是送给我的吗?”

    “当然!”顾寒笑道:“其实这在大唐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了。有门路的人,都可以弄到。”

    “谢谢!”虽然顾寒这么说,但檀道真仍然很是认真地向顾寒行了一礼:“请代我向文将军致谢。”

    顾寒摆了摆手,却是指了指农书纪要那些书籍,意有所指地道:“檀将军,其实我认为,这些书,对高丽而言,恐怕要比你看重的这本军事操典要重要的多。”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会本末倒置的。”檀道真连连点头。

    顾寒微微一笑,就算你真的研究透彻了这本军事操典又能如何呢?弄懂是一回事,能不能实际实施又是一回事。

    只怕檀道真研究得越透彻,以后会越痛苦吧!

    他会真正领会到高丽与大唐之间的实力差距比他想象的还要在,大到让他绝望的地步。

    这或者才是文福送给他这本在大唐也还算是保密书藉的真正用意。一个身居高位的人,才体会到了这种巨大的差距在短时间内,根本就没有可以弥补的可能的时候,对于大唐的畏惧,只怕便会深刻到骨子里头。

    到了那个时候,他或者会成为高丽境内,愿意跟随大唐亦步亦趋的大人物。这对于到时候高丽国内的某些心中野望的冒险派,会是一个有力的制约。

    嗯,文老将军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深谋远虑,要么是公孙先生,要么就是李相本人才会思虑得这么远。

    既然大唐没有准备将高丽直接纳入到自己的直辖之下,那么就不得不考虑将来的羁索之策,培养一些亲大唐的、或者是畏惧大唐的高丽大人物,是必须的选择。

    顾寒再从箱子里取出了一匹锦缎,抖开之后,却是让檀道真的脸色再一次凝重起来。这是一副刺绣,刺绣不稀奇,但这副刺绣之上,绣的却是大唐与高丽的疆域图。

    他凝神看了半晌,才低声道:“这便是李相最后的意思吗?”

    顾寒点了点头:“是的,从此以后,这条黄线以内的,就是高丽的神对不可侵犯的领地,但凡有人想要对你们不利,大唐也会认为是对大唐的冒犯。”

    檀道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是,可是营州以前也是我们的统治区域,是被张仲武抢走的。”

    顾寒不说话,只是盯着檀道真,但是眼神却是显得凛冽了一些。

    檀道真缓缓地坐了下来,低下头,眉眼儿都拧到了一处,显得极为痛苦,半晌,才点了点头:“我明白李相的意思了。作为我本人来讲,没有什么意见。反正过去营州,也只是在名义上归属我们统治,那里遍布着匪徒,夷族,野人,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地掌控过那片土地。只是即便我与兄长认可了,但国王哪里,也不见得会认可。顾参军你也知道,在高丽,但凡我兄长支持的东西,国王一系,是大概率要反对的。”

    顾寒呵呵一笑,将手里的刺绣一卷,重新放到了箱子里,坐到了檀道真的对面,“这也正是我要与檀将军你接下来谈的重点。早先,因为李相没有定下高丽以后真正的政治架构,所以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但这一次,我已经得到了明确的授权,可以正式地与你谈一谈了。”

    “李相定下了我们高丽的政治架构?”檀道真霍然抬起头,满脸的不可思议。“李相说过,不干涉我国内政的。”

    “是的。”顾寒直截了当地道:“檀将军,但恕我直言,这一次我们将张仲武的势力赶出了高丽,你们这一系,与国王一系,仍然是水火不容,难道说你们还像以前那样,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不可?虽然国王一系没有了张仲武的支持,的确不是你们的对手,但你们就没把握将他们赶尽杀绝?而且。”

    说到这里,顾寒停顿了一下,才重重地道:“李相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李相准备怎么办?”

    顾寒道:“国王永远都是国王,也就是说,李载道一系,会一直是国王。”

    檀道真的呼吸沉重了许多。

    “但是,高丽的执政的权力,将由国相掌控。每一届国相的任期将是五年。”顾寒接着道。“而谁当国相,则由高丽各地州府主官,共同投票选出。当然,国王有否定的决利。”

    “如此一来,岂不是还是由国王掌握大权?”檀道真立时反对。

    “国王的反对权只有两次,如果第三次投票选出的仍然是先前的那一位,那么国王的否决就会无效。”顾寒微笑着道。“而且,为了限制国王的否决权,一旦国王行使了这样的权力而且最终否决无效,那么,在下一次选举的时候,国王将失去对下一届否决的机会。我这么说,檀将军明白了吗?”

    檀道真立时就明白了过来。也就是说,能不能当上国相,取决于国相对地方的控制程度,只要檀氏一系一直能保持着对高丽大部分地方官员的控制,那么,就能确保檀氏的权利。将来,国王与檀氏的权力争夺重点,将会是对各地州府官员的任命与争夺之上。

    这不是一个不能接受的决定。

    既然李泽不允许他们檀氏更进一步,那么,抓住国相这个位置,便等于控制住了高丽的实权。李载道将来,只会是一个名义上的国王。而檀氏,则能成为高丽真正的无冕之王。而往后,只要檀氏一系能永远把持住国相这个位置,则檀氏自然无忧。

    “我明白了,我会把李相的意思,转告给兄长的,我觉得兄长是能接受的,不过国王那边能不能接受呢?”

    “他们那边,到时候,自然由我去说服。”顾寒笑咪咪地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檀将军一声,我会是大唐在高丽的第一任总督。”

    “总督?”

    “檀将军别误会,这个总督只不过是一个虚职而已,总督存在的意义,就只是协调国相与国王之间的和平共存,当然,同时也要保证我大唐在高丽的利益不受侵犯。”顾寒笑容可掬地道:“对于高丽的内政,我这个总督是绝不会干涉的。”

    我要真信了你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了。檀道真在心里默然想着。

    这个总督的存在,只怕就是为了制衡檀氏的吧?一旦国相一系想对大唐不利了,想来这位总督立刻就会出手,不需要动用军事力量,只要他彻底倒向国王一系,只怕立即就会让高丽境内的力量对比发生逆转,在下一次的国相选举之中,就会选出一个反檀氏一系的国相出来。

    “檀氏一定会成为顾总督在高丽最忠实的,最好的朋友的。”檀道真重重地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唐不可能付出了这么多的心力,最后反而对高丽放任不管了,没有谁会这样付出而不求回报。联想到当初大唐所言的还要在高丽驻扎一支陆军,索要一个港口的控制权,檀道真便觉得高丽真想要独立自主,似乎遥遥无期。

    以后在高丽,会出现三股势力。

    国王一系,国相一系,还有唐人一系。

    也罢,或者三足鼎立,真能让高丽恢复平静,恢复和平。只要一切都平静下来,以兄长的本事,自然能将高丽治理的慢慢地强盛起来,以后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力量不济,说什么都是白搭的。

    不管怎么说是,李泽给出的条件,比张仲武要好得太多,张仲武就是将高丽当成了一条狗,当成了一个能给他产生无数财富的牛马。李泽,至少还给了他们更多的权力,让他们有了可以腾挪的空间,不至于连呼吸都感到窒息。

    “与檀将军谈话,真是令人愉快!”顾寒笑着站了起来,拱手道:“既如此,顾某也就没有什么别的了,等到文老将军身体恢复了,你就可以与文老将军交流军事上的事情了,在这方面,顾某就插不上嘴了。”

    送走了顾寒,檀道真心潮澎湃,哪里还有半分睡意呢?拿起那本军事操典,翻看了几页,却又是若有所思地放了下来,换了那本农书纪要。

    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过来,在军事实力差距如此大的情况之下,谋求军事上的强大在大唐看来,无疑是可笑的。而想要强军,必然要先富民,没有足够的财力,根本就什么事也做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