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寻唐 枪手1号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山巅之国不能有大的道德瑕疵

    翻看手里厚厚的卷宗,李泽骇然色变。抬起头来,盯着对面的高象升。

    “居然有这么多人吗?”

    “这只是现在我们还能统计到的。”高象升道:“而这些能被统计到的人,绝大部分却是自己掏钱来到我们大唐的。陛下,这些年来,我们的船队源源不绝对出现在新大陆,很多在新大陆过得不如意的人,都愿意来我们这里来冒冒险,看能不能找到发达的机会。另一小部分,则是被贩卖过来的奴隶,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被卖出去,时日一长,便被那些抓了他们来的人抛弃,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李泽沉下脸来:“这么说来,岂不是死得更多?”

    高象升点了点头。

    “那些人购买了奴隶?”李泽冷声问道。

    高象升沉默了下来,没有回答李泽这个问题,李泽顿时明白了过来。伸手拉了拉桌上的一根绳子,外间的小铃响了起来,陆临立即便推门走了进来。

    “去叫吴进、李泌过来。”

    “陛下,左右不过是一些外族人,既然是唐人永不为奴,从律法上来讲,这些人并没有违备大唐的律法。”高象升道。“如果一查到底的话,影响太大,而且牵涉得人太多,不说别的地方,便是在长安,很多人家中便有外族奴隶。而其它的地方,就更多了。特别是那些有钱的商人家。”

    “这不是小事!”李泽摇头道:“高象升,我不是单纯地悲天悯人,我给你讲几点,你想想看,是不是有道理。”

    “请陛下明示。”高象升点头道。

    “去年,徐想他们刚刚通过了最低工薪方案是不是,但凡是大唐的商家,雇佣人手的,不得低于朝廷规定的最低工薪,从这个方面来讲,商家的成本是增加了的。他们为什么要大量地购买奴隶?因为几乎没有成本啊!这会造成什么后果?造成我们大唐的子民大量的失业,因为找不到工作而变得贫穷。”

    高象升微微一怔。

    “现在这个问题还不明显,是因为大唐的土地还有很多,还足够给所有人分配到养家糊口的土地,但我们的人丁,每年都在大量地增加。而城市人口,也在逐年增加。”

    “是的,我看了统计司的统计,今年前三个季度,我们大唐新出生的婴儿超过了三百万。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这只是其一。其二,这些雇佣奴隶生产的商人,他们的货物出现在市场之上,他们必然会以更低的价格来抢占市场,击败那些雇佣唐人生产的商人,造成这些商人在商场的失败甚至于破产,这又会冲击我们的劳动市场。而价格被压低,又会对市场造成极大的影响。”

    “可是陛下,徐想他们似乎并不在乎这个问题,这些事情,他是很清楚的。”

    李泽冷笑一声:“徐想清楚吗?他是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发展委员会五年一改选,他必须要在五年之内拿出骄人的成绩出来争取连任,所以,他视而不见,因为肯定还有很多奴隶在从事着许多危险的工作,而那些承包商们为了更快地完成工期,是不会在乎这些奴隶的伤亡的。而徐想,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成绩。徐想的想法我现在就能猜到,第了他的第二个任期,他就会全力限制,打击这样的事情,因为他清楚,第二届任期之后,作为经济发展委员会的主席,他是不可能连任了的。”

    高象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李泽这话有些诛心,也让他无法接话了。

    “如果这种情况不得到扼制,越往后,涌进来的奴隶会越多,那些奴隶贩子们,正在一步一步地试探我们的底线,他们不会见好就收,他们只会得寸进尺。而且,除了我上面所说的经济上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些其它的风险,只怕你们都没有想到。那就是大量的其它大陆的人涌进来,只怕也会带来公共卫生上的风险。”

    “公共卫生?”高象升眨巴了一下眼睛,没有明白过来。

    “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在其它大陆之上,肯定有一些疾病,是我们这里没有的。而这些疾病在这些人原本的大陆之上,经过长期的变迁和与人的搏斗,很多已经与人达成了一个平衡共生的状态,他们自己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但问题是,我们这里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疾病,没有得过这种疾病。你能想象后果吗?”

    高象升脸色微变。

    “如果是一般的病,个体发作不具传染性,那还好说,万一是传染病呢?”李泽敲了敲桌子,“高象升,假如这种疾病,像鼠疫这样厉害呢?那搞不好会让我们中华大民族遭遇一场毁灭性的打击的。”

    “这,这有可能吗?”高象升喃喃地道。鼠疫有多可怕,他是很清楚的,而且他也亲身经历过,那种地狱般的岁月,让他终身难忘。整个城市被封闭,每天都会一堆堆的尸体被拖到城外焚烧。一场鼠疫,让一座几万人的城市,最后幸存下来的,不过数千人而已。

    “怎么没有可能?”李泽厉声道:“未雨绸缪,预先防范,难道真等事情来了,我们才来准备吗?这些年来,燕九已经把她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防范大规模的传染病预防方面了,但她也只是针对着我们这片土地历史上出现过的那些烈性传染病,如果来了一种新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呢?”

    “回头我马上去找燕九,与她好好地谈谈这件事。”高象升严肃地道。

    “让燕九马上成立一个新的工作专班,专门赴各地这些夷族人聚居的地方进行调研,这些人聚居的地方,最是容易出现这样的事情了。”李泽道。

    “是的,陛下,我会派出专门的人手协助燕九完成这件事情。”高象升道。

    “最后一点,就是这些人,毕竟也是人,大唐包容万象,我们是容得下他们的,既然来了,我们总得把他们当人来看待,而不是可以无限压榨的大牲口,就是牛马,你不喂点精饲料,它干活儿也没劲呢!大唐要成为中央帝国,要成为天下典范,要成为山巅之国,那我们就要尽量地避免在道德之上出现太大的瑕疵。役人为牛马,朕不取也!”

    “臣遵谨陛下旨意,陛下的意思臣已经明白了!”高象升站起来拱手道。李泽与这些近臣重臣们议事的时候,几乎很少自称为朕,也只有在那些正式的大朝会或者大祭祀之上才会如此自称。现在,连朕都冒出来了,显然是在提醒高象升,在这件事情上,皇帝是有底线的。

    说话间,陆临轻轻地敲响了房门,“陛下,吴主席与李大将军来了。”

    “让他们进来!”李泽点头道。

    吴进,监察委员会主席,专司天下不法事之监察。李泌,靖安军大统领,专司地方治安工作。两人踏进房间,看到高象升,都是一怔。旋即便提起了精神,但凡什么事儿沾到了高象升这里,那就不能算是小事儿了。

    “高象升,你先把这些事情,跟吴进与李泌两个谈一谈。我跟你说的那些,你也讲一讲。”

    “是,陛下!”高象升转身,看向了吴进与李泌两人。

    “二位,现在我跟你们说得是,我们大唐日益猖獗的奴隶贩卖。这里面涉及到的人员之广,级别之高,都是前所未有。其危害之大,刚刚听了陛下之言,我才如梦方醒。”

    “高副主席请言!”吴进,李泌坐直了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高象升。

    一柱香功夫之后,高象升将事情基本说得一清二楚。

    “吴进,你怎么看?”

    “陛下,我们大唐颁布有专门的唐人不得为奴的法案,但是,并没有禁绝役使外族奴隶的律法,这件事情,真要做,暂时还无法可依。”吴进的回答,让李泽既颇为欣慰,又极为意外。因为吴进可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铮铮铁骨的家伙。

    如果某一天自己变成了昏君,有那个大臣敢揪着自己的衣裳喷自己一脸口水的话,一定会是他,这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人。

    “所以,要监察委员会插手此事,查办那些役使奴隶的人,首先得要淳于公哪里对于这件事情有具体的律法出来。否则,法无禁止即可行啊!”吴进摊手道。

    “淳于立法,得要义兴社全员代表大会通过之后,才能正式颁布天下,这需要的时间很长。”李泽道。

    “所以陛下,现在高将军可以做事,燕太医可以做事,李泌也可以做事,唯独我这里,却是什么也做不了的。”吴进道。

    “我可以以皇帝的名义,对此事发布一条专门的政令吗?”李泽敲了敲桌子,问道。“如果这条政令下发了,那么监察委员会可以就此介入了吗?”

    吴进呵呵一笑:“如果陛下签署了这样的行政令,那么,监察委当然可以以此为名义介入,但律法,也要及时跟上。否则违反了陛下得行政命令和违法犯罪可是两个概念。前者的处罚力度可是远远不及后者的。”

    “陛下,既然以前没有限制,我觉得可以划定一个时间线,之前的可以宽大处理或者采取一些补救措施,而时间线之后的,就可以将其绳之以法了。”李泌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