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浪潮之巅 佛即心兮

第八四三章 著名吃瓜群众

    看着急赤白脸,眼睛瞪的如牛眼一般,眼眶中闪烁着慑人猩红光芒,脖颈青筋暴起,仿佛噬人而食的邬江星,麻生俊呆立当场,一脸的不知所云。

    他有些搞不清究竟出了什么意外?

    刚才明明谈的还好好的邬江星,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看着模样简直就跟想把他撕巴撕巴,生吞了一般!

    “邬教授,咱有话好好说……”

    麻生俊这话刚说了一半,就被邬江星粗暴的打断了,邬江星指着麻生俊的鼻子,也顾不得风度,破口大骂道:“我告诉你,东倭小鬼子,老子不可能跟你一起同流合污,你以为你那点鬼鬼祟祟的小心思,老子就看不出来,老子现在明确告诉你,滚蛋!别他娘的让老子看见你!”

    邬江星震耳欲聋的骂声随着大礼堂独特的聚音设计,瞬间传遍了整个礼堂,众人不由纷纷驻足停步,有些好奇的朝着邬江星这么看去。

    就连在主席台上,旁若无人,滔滔不绝,相谈甚欢的方辰和王韬博都忍不住侧目。

    见竟然是邬江星和麻生俊两人,方辰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好奇之色,念头一动,冲着王韬博说道:“要不,一起去凑凑热闹?”

    真有意思,这两人怎么会碰上的?

    这要算起来,这两人应该都是他的对手,最起码是前对手吧。

    而且这麻生俊是怎么把邬江星惹怒到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下怒声吼叫,不顾风度的地步?

    这真的不应该。

    在他跟麻生俊接触的这段时间,虽然因为立场和对东倭人本能的厌恶,不喜麻生俊,但不得不说麻生俊是个长袖善舞,搞关系很有一套的能手。

    能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着实有种如沐春风,被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感觉。

    也正是靠着这一手,麻生俊在整个中原省邮电系统都很吃得开。

    所以此时,方辰已经有些按耐不住自己那颗吃瓜群众的好奇心了。

    可谁知道,听到方辰的真挚邀请之后,王韬博的脸瞬间就黑了,没好气的看着方辰,掐死方辰的心都已经有了。

    他这个起居八座,建衙开府的一省之首,方辰竟然要他跟普通老百姓一样,去看人吵架,这不要疯了!

    传出去的话,其他人还以为他王韬博有什么奇怪的癖好,要不然怎么能做出这么不顾脸面的事情。

    木雄绥和苏爽等人也感觉有三道黑线从额头上缓缓滑落。

    甚至苏爽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恨不得这辈子就没认识方辰,更不想跟方辰沾惹上什么关系。

    “我公务繁忙,就不去了,方总你自便吧,关税的事情我会向朱阁揆报告的。”王韬博无可奈何的说道。

    “那算了!”方辰有些遗憾的说道。

    他自然知道王韬博的身份不适合去看热闹,但放着眼前这么大个瓜不吃,着实令人感到可惜。

    闻言,王韬博感觉喉头一紧,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忿忿的瞅了方辰一眼,径直拂袖而去。

    他现在真觉得,这次来见方辰压根就是个错误,他一个马上要退休的老头子,如果还想再过两年安生日子,以后就不要轻易来见方辰,要不然的话,不是被方辰吓死,就是被方辰气死。

    木雄绥也只能苦笑一声,向方辰告辞。

    苏爽更是差点把脸上的不悦,写在方辰的脸上,让方辰感受一下他现在糟糕的心情。

    简单的应付两句,方辰径直走下台,朝着邬江星那边走去了。

    吴茂才、慧明等人赶紧从后台跟了过去,护卫在方辰身边,生怕这位爷出点什么意外,现在大礼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看着方辰逐渐远去的背影,木雄绥的嘴角闪过一丝浓浓的笑意。

    现在华夏有方辰这么一位,富可敌国,年纪轻的可怖,地位比他还高一筹的大人物,让他都不由觉得眼前突然多了一道绚丽多彩的光芒。

    而且根据方辰今天的表现,以及上面对方辰的看重,他可以很肯定的说,方辰以后不但会从幕后走到台前,并且还会拥有非凡,影响力浩大的声誉。

    另外,这份方辰对于财富产业市场,近乎于妖孽般的预见和掌控力,以及那颗宏大的利国利民之心,他也是由衷感到敬佩。

    就是这偶尔的跳脱,恶趣味,或者讲好听一点,少年心性,有时候着实让人感觉到哭笑不得。

    不过,这样的方辰才更真实一点,让人不由有种可以亲近的感觉,而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妖孽。

    “毛利,你这一出戏,好像演砸了。”土井亮看着远处的闹剧,幸灾乐祸的落井下石道。

    虽然他心里也觉得,拉拢邬江星是个好主意,但并不耽误他在毛利小六郎把事情搞糟后,嘲笑其。

    这大概就是人性。

    毛利小六郎狠狠的瞪了土井亮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朝着麻生俊走去。

    他心里也奇怪,麻生俊是怎么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的?

    以他对麻生俊的了解,这没道理的?

    而且他觉得他开出的那些条件,已经足够优厚了,任何人都应该抵挡不了这样的条件才对。

    其实别说别人了,就连麻生俊自己此时都是一头雾水,满是茫然的看着此时如同愤怒公牛般的邬江星。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邬江星气喘吁吁的怒视着麻生俊说道:“自由世界,我呸,狗屁自由世界,自由世界能干出这样随意禁运其他国家民营产品,限制技术交流的事情来?另外当我不知道,你们这八家国际通信设备企业,一直穿一条裤子!”

    华夏为什么到现在才有自己的万门机技术?不就是因为这些西方发达国家一直封锁技术,对他们严防死守,恨不得只言片语的都传不到华夏。

    早些年,有些西方国家的大学邀请他去访问,那些西方国家的签证官都不给他盖章。

    而他为什么这几年,如此不舍昼夜,殚心竭虑的苦苦研究万门机,不也就是为了证明华夏人有志气,有能力打破西方发达国家的封锁!

    并且反倒是西方发达国家没少从华夏踅摸一些他们所缺乏的技术。

    毕竟烂船还有三千钉,华夏这么多年的科技发展,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成果值得西方国家窥视。

    而且除了经济收买之外,西方国家的一些企业,专家教授还故意贬低一些华夏独有的科技成果,让华夏的研究人员自惭形愧,真以为自己不如西方国家,然后这些专家教授再打着帮华夏提高科技水平,鉴赏等为由,从而轻易的将这些科技成果收入囊中。

    自由世界?

    恰好走过去的方辰,听到这个词忍不住咧了咧嘴,自由世界这种冷战时期的专有词汇,在后世已经挺久时间没听过了。

    因为自由世界是西方国家提出来,专门针对苏维埃的一个词汇,用于展示他们和社会主义的最大不同。

    但前世,随着苏维埃的解体,自由世界已经慢慢被西方国家这四个字所代替。

    方辰还记得《纽约时报》有个统计,在1988年时,全年报纸头条出现了五十多次自由世界,十来次西方国家,而到了1993年,西方国家被提到了三十多次,自由世界则仅出现寥寥无几的几次而已。

    不对,特没谱总统上台之后,保守主义盛行,冷战的氛围也越来越重,自由世界这四个字又有了死灰复燃的意思。

    麻生俊顿时面色苍白,一阵语塞,毕竟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自然知道自由世界其真实含义是什么,背后有着多少的利益纠葛和龌龊。

    至于他们八家同气连枝的事情被邬江星揭开,他到没什么恼羞成怒的意思,其实他们八家共进共退的关系,已经几乎摆在了明面上,大家都知道,只是没人挑破而已。

    再者,他们八家也不在意这个,只要价格有差异,表面上看着像是个竞争关系就得。

    要是真在意的话,他们八家这一次也不会一同到来。

    “我告诉你,我跟擎天通信是……”

    邬江星挣慷慨激昂,一脸愤慨的时候,眼睛无意中瞟到了著名吃瓜群众方辰,瞬间闭口不言。

    在吴茂才、慧明等人隐隐的守护下,方辰简直就是吃瓜群众中最靓的仔。

    这绝对不是厚颜无耻的夸耀,在一群平均年龄五十岁的大爷中间,方辰这个连十七岁都不到的小年轻,自然是最帅的那个。

    而且方辰似乎生怕看不清楚,仗着吴茂才等人的护卫,硬生生的挤到了前排VIP座位,最近距离观看,邬江星想注意不到都难。

    邬江星深吸一口气,神情无奈的瞅了方辰一眼。

    他刚才想说的是,自己跟擎天通信的确是敌对关系。

    对此,他从不避讳,甚至因为李沂源他们的临时叛变,他的心中一直憋着一团火发泄不得。

    但他更想说的是,即便是敌对关系,他也不可能如麻生俊所想的那样,去帮忙对付擎天通信。

    这八家国际通信巨头,此时对他要钱给钱,要人给人,甚至连之前一直隐蔽自珍的技术都舍得拿出来了,再加上今天擎天通信的实力展示,他除非是傻了,才不知道麻生俊这是过来当说客了。

    而且他也承认,麻生俊开出这些条件的确对他十分有诱惑力,甚至可以称之为除了方辰拒绝李沂源他们的投靠,第二条让他心中这条巨龙,成为现实,出现在人们面前,并且实现他由科研技术人员转为商业巨擘的梦想。

    但他仍旧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跟方辰之间顶多能称得上是个人恩怨,连家狠都算不上,而跟东倭之间,那是国仇,是无数鲜血凝造的国仇!

    国仇必然要排在个人恩怨前面。

    并且他也没那么下作,为了一点点的个人利益,竟然会帮着国外企业来对付一个华夏企业,一个华夏人。

    即便他一直看方辰不顺眼,觉得跟方辰是敌人也不行。

    真如果这么做的话,那他岂不就成了汉奸。

    另外,方辰最后说的那段话,也的的确确打动了他,甚至有种热血翻腾的感觉,并且在利国利民上,别看04机是他研究出来的,他跟方辰比,真是自愧不如。

    最起码,他是没有这个实力去推动电话安装费降价的,甚至连这个勇气都没有,仅仅在脑海中想过。

    “邬教授,我觉得您还是不要这么快拒绝,而且如果您有什么误会,咱们可以私下再谈。”麻生俊心中已经恨不得将邬江星千刀万剐,但脸上还是露出一幅诚恳模样的说道。

    别人或许会听不懂邬江星说出擎天通信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但他这个始作俑者怎么可能听不懂。

    但这让他更感觉到了诧异,既然邬江星知道他们的目标是擎天通信,那么他们同样作为擎天通信的敌人,那他们才应该强强联合,共同针对擎天通信才对?

    邬江星为什么不愿?

    但此时,人已经越聚越多,他实在不好说的太明白。

    “误会?”邬江星冷笑了一声。

    “我跟你没什么误会,我邬家两代三人从军,岂能跟你一个东倭鬼子为伍,另外我父亲以前做特务团连长的时候,手上还沾染了好几个东倭人的血,你要是跟我合作,你难道就不怕晚上睡不着吗?”邬江星厉声厉气道。

    听了这话,麻生俊的脸色瞬间一片惨白,看着邬江星扭曲狰狞的面容,如同看见恶鬼一般,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他已经下意识有种想要逃走的感觉。

    见状,邬江星一脸不屑的朝地上呸了一口吐沫,然后扫了方辰一眼,大摇大摆从人群中离开。

    周围众人感觉心中的热血炙热滚烫,连连对着邬江星拍手叫好,邬江星这话听着实在是提气!

    毛利小六郎和土井亮想去拦,但看着龙行虎步,炳然不可侵犯的邬江星,不由缩了缩脑袋,没敢开这个口。

    到是,方辰则一脸懵逼的看着邬江星,他一个吃瓜群众,邬江星朝他撒什么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