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浪潮之巅 佛即心兮

第八四四章 方总还是方科长?

    方辰有些无奈的抬头看着天花板,他这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他就一个吃瓜群众好不好,而且还是只看了一半剧情的吃瓜群众。

    不过刚才,邬江星说到擎天通信之后的未尽之言,他大概能猜到。

    麻生俊扭头看到毛利小六郎挂满冰霜的脸颊,心瞬间沉入谷底,他这会不死,恐怕也要被剥层皮。

    鬼知道,邬江星竟然会如此的刚烈!送上门的好处都不要!

    而且虽然他知道邬江星的身份,但哪会知晓邬江星家里两代从军,其父亲还跟他们东倭作战过。

    对于他们这些二战之后才出生的东倭人来说,那些已经是遥远的事情,仿佛上个世纪一般。

    但不论是从今天擎天通信那个机修工人,还是从邬江星的表现来看,华夏人并没有忘记那段过往。

    毛利小六郎冷哼一声,径直拂袖而去,他现在总算是知道麻生俊为什么会失败了。

    不是麻生俊能力有问题,更不是他给出的条件不好,而是麻生俊开头就选错了对象。

    随着毛利小六郎的离去,麻生俊瞬间六神无主,茫然的看着四周,眼神中充满了对失业,坐冷板凳的恐惧,就仿佛被抛弃的小狗,更像一个即将溺水而死的失足者。

    突然间,一个十八九岁,肤色微白,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年骤然映入他的眼帘,就如同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一般。

    麻生俊的眼睛也随之亮了起来,就如同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方科长,你也在这里,咱们谈一谈吧。”麻生俊指着方辰,毫不客气的说道。

    他这次来洛州,除了想要知道擎天通信在大会究竟出什么招,宣布点什么之外,就是要找方辰!

    他想狠狠的质问方辰,为什么没能动手脚阻止擎天通信的实验进程!

    而且如果说擎天通信的动作太慢,或者实力太强,方辰没法阻止也行。

    但让他更为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擎天通信04机都已经马上要通过验证了,方辰连给他报个信都没有,害得他在毛利小六郎本部长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丑。

    居然是擎天通信给他发邀请函,他才知道04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通过验证,这对于他的工作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失误。

    亏得他又是请方辰吃饭,又是请方辰喝他平时都舍不得喝,五六万日元一瓶的菊正宗,甚至连一万块华夏币的东芝29吋大彩电都送给了方辰。

    真是太让他心寒了。

    想到这,麻生俊看向方辰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了许多,心中更是发狠,如果这次方辰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绝对会让方辰知道他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彩电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而且怎么对付方辰他都已经想好了,随便派个下属向洛州邮电局,甚至洛州纪委举报方辰受贿,那台29吋的东芝大彩电就是最好的证据。

    百货大楼那边,清晰的记载着,这台彩电提货券是他购买的,并且这台彩电提货券对应的电视编号是多少。

    再者说了,就凭方辰一个月不到二百块钱的工资,傻子也不可能相信这么好的彩电是方辰自己花钱买的。

    到时候,绝对一抓一个准。

    除非说,方辰不把这台电视提出来。

    但他来洛州之前,已经问过百货大楼,彩电在他给方辰的第二天,就已经被提走了。

    到时候,方辰吃他多少就要吐出来多少,而且连工作都要丢掉!

    反正既然他不好过,那方辰也别想好过到那。

    看着麻生俊趾高气扬,居高临下的模样,方辰的神情骤然变得无比诡异,嘴角向两边咧去,形成一个完美的月牙。

    任谁来看,都知道这张脸的主人,心中的笑意已经到了憋不住的地步。

    这一笑,笑的麻生俊顿时浑身不自在,心中如同十五个水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的,方辰的这表情似乎在告诉他,他在说了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似的。

    但旋即,一股熊熊怒火从他心中骤然窜起!

    在他看来,方辰拿了他的好处,就相当于吃了他给出骨头的狗,只能向他摇尾乞怜,哪敢用这样的表情看他。

    可就在麻生俊正欲说话之际,只见方辰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冷冰冰的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方科长。”

    麻生俊顿时愣住了,抬起手指着方辰,整个人气的直发颤,他真是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如此骚的操作,竟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否认自己的身份。

    太不要脸了!

    “你不是,洛州邮电局计划科的副科长,方辰吗?”麻生俊神情激动,大声质问道。

    闻言,方辰嘴角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然后淡淡的说道:“我是方辰没错,但不是洛州邮电局的副科长,你认错人了。”

    说完这话,方辰直接扭头走了。

    “八嘎,你不能走!”

    见方辰竟然逃跑了,麻生俊顿时感觉一股热血冲上了脑袋,整个眼睛瞬间就红了,径直朝着方辰扑去!

    他已经等不及了,他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拆穿方辰的真面目,让方辰不但丢掉工作,还要让方辰身败名裂!

    竟然敢这么吃干抹净不认账!

    而且通过方辰刚才那个令他无比熟悉的笑容,在跟他吃饭的时候,方辰就经常会露出这种笑容。

    另外如果不是心虚的话,方辰为什么会这么着急这要逃跑!

    所以,他很肯定,这个方辰就是那个吃他喝他,那他彩电的那个方辰!

    可麻生俊刚冲出去一步,就仿佛撞到了一堵铜墙铁壁一般,狠狠的反弹了回来,重重的摔了一个屁股蹲,摔的他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麻生俊摸了摸脑袋,抬起头,只见面前齐齐站着七八个彪形大汉,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而这些大汉旁边还站着一个个子比他高不了多少,尖嘴猴腮的二十来岁华夏青年。

    “你们为什么要拦着我?”

    看见眼前这个阵容,麻生俊心中刚刚燃起的那点小火苗瞬间就被熄灭了。

    “不拦着你,难道让你冲撞我们方总不成?”吴茂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麻生俊,这眼神就仿佛在看一只不自量力的蚍蜉一般,冷漠而无情,只是眼神深处隐藏着一丝戏虐。

    九爷怎么装作方科长跟麻生俊打交道的事情,他自然知道,所以从麻生俊开口的第一句,就已经盯上了麻生俊,提醒慧明他们做好准备,不要让麻生俊碰到九爷。

    “方总?刚才走的那个人是方总?哪个方总?”

    麻生俊彻底懵逼了,难道他真认错人了?

    毕竟其他人总不能跟着方辰一起骗他吧。

    “哪个方总?你脚下站的地方就是我们方总的地方,你说是哪个方总?”吴茂才讥讽道。

    脚下站的地方?

    事情太多,意外也太多了,麻生俊一时间,有些绕不过弯。

    过了数息之后,他才难以置信的说道:“擎天通信的?”

    “嗯,没错,我们方总就是擎天通信的老板。”吴茂才扬起下巴,高高在上的说道。

    “擎天通信的老板?”麻生俊一脸茫然的喃喃自语了起来。

    他这下彻底不知所措了,搞不清究竟是什么一回事,看眼前这人说的有板有眼的模样,似乎并不是在骗他。

    而且他现在已经突然醒悟,刚才推倒他的几个壮汉,可不就是一幅标准大人物保镖的模样。

    另外,他也的确想起来了,怪不得他当时在洛州饭店听到方辰自报家门,说自己是方辰的时候,他为什么会有种熟悉感了。

    擎天通信,不,整个擎天系,包括小霸王的老板,可不就是叫方辰吗。

    并且这个名字,在这几天,他也没少听毛利小六郎、土井亮他们念道。

    只是他从来没有把这个方辰,跟他认识的那个方副科长,二世祖,方辰联系起来。

    其实在他潜在的意识中,擎天通信的这个方辰,应该是个四五十岁,甚至年纪比他还要大的存在才对。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把我们方总认成那个方副科长,但我明确告诉你,你现在找错人了。”

    说到这,吴茂才话音一顿,眼神中闪过一丝嘲弄的光芒,“另外,我们方总刚才在台上讲了那么半天,你如果有眼睛的话,就不会认错了。”

    麻生俊的脸瞬间黑了,他距离演讲台那么远,连身影都只是勉强能看清,哪能看见演讲台后面人长的什么模样。

    “嗯,没错,刚才那位方总,就是站在演讲台后面的那位,而且你自己用脑子想想,除了这位方总之外,你去哪能在这大礼堂中,找到第二个这么年轻有为,英姿勃发的青年才俊!”一旁看热闹的李沂源忍不住开口说道。

    “站在擎天通信的地盘,竟然连方总都不认识,也不知道你这个小东倭鬼子的眼睛是不是长在屁股上的。”于大虎毫不留情的呵斥道。

    “你个东倭鬼子,是不是因为市场被方总抢了,心怀不满,所以故意找方总碰瓷的?”金易也插嘴道。

    并且说完这些,李沂源等人朝着吴茂才露出一个讨好,谄媚的笑容。

    他们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跟方辰搭上线,麻生俊却正好就冒了出来,着实让他们有种瞌睡正好来了个枕头,大夏天吃了根冰棍似的,浑身上下通透无比。

    并且吴茂才这位方辰身边的贴身大秘还正好在这里。

    此时不开口帮腔更待何时?

    随着李沂源等人开口,其他坐在前排,看清楚方辰面容的人,也纷纷开口证实,刚才走的那位跟在演讲台上讲话的那个方辰,绝对是同一个人。

    见眼前众人一幅群情激奋的模样,麻生俊顿时慌了,连忙说道:“那是我认错人了,抱歉,抱歉。”

    边说,麻生俊边朝着吴茂才鞠了好几个躬,这才推开人群,如败家之犬般落荒而逃。

    “跟我们九爷斗,食屎啦你!”小声嘟囔了一句,吴茂才手一挥,就准备带着慧明他们收队。

    此时吴茂才简直如同一位大胜而归的百战将军一般。

    “吴秘书,你稍留一步,我们有事想要求见方总。”李沂源赶紧出声喊道。

    “你?”吴茂才扭过头,诧异的打量着李沂源。

    麻生俊这被九爷耍的倒霉蛋就不说了,怎么还有人要见九爷。

    “我是长安通信设备厂的厂长,李沂源……”

    李沂源把他跟金易,于大虎等人的身份向吴茂才说了一下。

    等李沂源说完,吴茂才轻轻点了点头,缓声道:“方总正在会客,恐怕不便见你们,你们留个电话等通知吧。”

    跟沈伟、董嘉木他们厮混久了,长安通信设备厂,杭城电话机厂这些国内数得着的华夏通信设备企业他还是知道的。

    当然了,跟擎天通信是肯定比不了的。

    但这八个人加起来,倒也是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有让他向九爷通报的资格。

    要不然,总不能是个阿猫阿狗要见九爷,他就通报过去吧,那他这个秘书当的也太不合格了。

    另外,他也挺好奇这几个货有什么事找九爷。

    听到方辰现在竟然有事,李沂源等人顿时心中一阵失落,但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千恩万谢,无上感激的模样。

    他们毕竟也是当厂长的人,自然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过了秘书这关,事就算是有了八成的谱。

    但突然念头一动,李沂源装作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还请吴秘书你多多帮忙,尽快安排,你知道的,我们几个的厂都分布在天南海北,而且厂里的事情也多,实在不敢在洛州多耽搁。”

    见吴茂才眉头微皱,李沂源又赶忙说道:“我们保证,我们要说的事情,肯定是对擎天通信还有益处的,要不然我们也不敢求见方总。”

    闻言,吴茂才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对着李沂源说道:“这样吧,你们跟我去会客厅等着,如果我们方总跟人谈完事情,而且也愿意见你们,我尽量安排。”

    李沂源等人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再次感谢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