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浪潮之巅 佛即心兮

第一千三一零章 杀人言

    面对柳传至对他们二十年交情的追忆,以及对他个人的控诉,倪广南动了动嘴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陷入沉默不语中。

    对于柳传至会说这些话,他其实是有些意外的。

    他没想到,柳传至能把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都记得的如此详细,清楚,甚至说起来的时候,连他都有种历历在目的感觉。

    而且此时认真想起来,的确这些年,柳传至对他照顾,纵容的多一些。

    而他这十年,也真的一直将柳传至当做自己的亲朋挚友。

    甚至就连他俩的家,都在这同一栋楼,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只是他这间屋子是院里奖励给他的,而柳传至那间是房改时买的。

    此时,倪广南自己都心生疑惑,他和柳传至的关系,是什么时候,走到这么恶劣的程度?

    这里面,究竟有多少是他的责任?

    一时间,倪广南不由的呆住了。

    见状,柳传至心中轻叹一声,心中不由荡起了一丝涟漪。

    但旋即这一道涟漪飞快的从他心中消散,他早已习惯了。

    紧接着,柳传至看了方辰一眼,他这些话既是对倪广南说的,更是对方辰说的。

    而方辰则面色如常,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仿佛他只是一个局外人,看客,一点没有任何想要发表意见的意思。

    思考了两分钟之后,柳传至继续对倪广南说道:“倪老哥,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我今天都说了这么多,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你觉得我柳传至还将你当做朋友吗?”

    倪广南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说真的,他之前对于柳传至对他的感情,是有所怀疑的,这也是为什么,柳传至阻止他研究CPU芯片,他会如此生气的原因。

    但听完这些话之后,他真的很难去认为柳传至没有把他当做朋友,并且柳传至对他性格上缺陷的描述,他也承认这也是事实。

    有时候,他的确会钻牛角尖。

    而且他刚才思来想去,觉得他和柳传至之所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并不是所有的责任都在柳传至,他是要背负一定责任的。

    “既然倪老哥你还把我当做朋友,那么只要你答应我,不再去搞CPU芯片,每年把科研费用压缩下来,每年选择一两项重点项目去突破。”

    说到这,柳传至话音一顿,脸上显露出一丝决绝道:“那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不愉快,全部都一笔勾销,我们还能回到原来的亲密无间,并且我会在公司大会,甚至所里的大会,当众向倪老哥你认错,并承担因为这件事所造成的一切不良影响。”

    说完这些话,柳传至目不转睛的看着倪广南,他在等待倪广南的选择。

    而倪广南的选择,将改变他和联想,以及倪广南自己人生的走向。

    但方辰听了这些话恐怕就不会太高兴了,毕竟这些话,并不在他和方辰的之前商量好的计划中。

    这算是他的小心机在里面,毕竟方辰要是提前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让他说这些主动求和的话。

    不过,说真的,如果可以的话,倪广南能答应他这些条件,他还是愿意跟倪广南安装之前的情况继续相处下去。

    这倒无关于什么友情不友情,他更多还是从联想公司的角度,以及他个人利益的角度来考虑。

    他这么多年对倪广南的追捧下,倪广南早就成为了联想的一面旗帜,一块金字招牌,脸面。

    那他跟倪广南闹到这种你死我活的地步,岂不是等于他自己亲手又将联想的旗帜给砍掉,将金字招牌砸碎,将脸面剥下来。

    而且就不提倪广南告他的那些事情,就说他连倪广南都团结不了,所里,院里又该如何看他?

    现在的联想,还没有到能够摆脱所里和院里影响,独立发展的时候。

    至于倪广南在技术方面的作用,他到不怎么在意,按照他的联想未来发展的规划,以贸易为主,是不需要多少高深渠道的。

    反而更需要像杨源庆这样的销售人才。

    而且,他绝对这对于倪广南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少了些得不偿失的折腾。

    再者,他又不是一分科研经费不给倪广南,如果花费不大的话,他还是愿意给倪广南一些钱,做点科研的。

    其实总而言之,他还是那句话,如果倪广南愿意的话,他就把倪广南当个佛陀一样的给供起来,如果倪广南非要折腾的话,那就别怪他变成孙猴子,大闹天宫,掀翻无数神佛了。

    只不过,依照他对倪广南的了解,倪广南恐怕很难答应这样“屈辱”的条件。

    那要是这样的话,其实也挺好的。

    毕竟他好话都已经说尽了,也给倪广南机会了,只是倪广南不给他面子,不识抬举而已。

    并且这样一来,事情就会再次回到他和方辰的计划中,顶多只是稍微绕了一个圈而已。

    这就保证了,他不会得罪方辰。

    对于方辰这样在全世界都排的上号的存在,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吧,而且他上次已经吃过得罪方辰的苦头了,不想再吃一遍。

    所以说,自己算起来,他这一招闲气,可以说是进可攻,退可守,一箭三雕。

    就是仔细品味的话,恐怕就有些又当又立的意味在里面。

    不过,他不在乎,利益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柳传至下意识的看了方辰一眼。

    可谁知道,方辰依旧嘴角微翘,面色如常,不悲不喜,根本没有一点为他要继续将倪广南留在联想而生气。

    而柳传至对面的倪广南,听完这些话,脸色数变,很快就涨成了猪肝色。

    过了数息,倪广南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怒不可遏的说道:“这种条件,我不可能答应!你简直是在羞辱我!”

    他完全不可能接受,柳传至给他开的这两个条件。

    就不说,这两个条件对于他来说,是不是羞辱,就说让放弃研究CPU芯片,他都完全无法接受,更别说放弃科研了。

    对于他来说,一年只做两三个重点科研项目,那对于他来说,跟放弃科研,基本上没有任何区别。

    见状,柳传至不由心中轻叹一口气,看来如他所想,他和倪广南的确是没有再在一起共事的可能了,他们二十年的友谊,终将走向破裂。

    但很快,他就再次打起精神,既然事已至此,那他就只能按照原定计划来执行了。

    柳传至看向倪广南的目光,不由变了,他带着哀求之意的说道:“倪老哥,我对你说的这些条件,绝对没有羞辱你的意思。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你研究CPU芯片,为联想,为咱们华夏芯片,闯出一条路来,但现在的联想真的做不到这些。”

    “在上次开会的时候,我也已经说了,如果要搞CPU芯片,首先意味着联想这十年,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几千万美元,彻底就要打水漂,更意味着,这CPU芯片会把联想个拖垮的,毕竟这是个投入很高的大项目,并且失败的几率也很高,这一点,倪老哥你不否认吧?”

    听了这话,倪广南心中的怒火不由消散了一些,他的确承认,CPU芯片对于联想来说,是投入有些太大了,而且失败的几率,也很高。

    “所以说,为了联想,为了联想一万多名职工,倪老哥,我恳求你,不要在联想研究CPU芯片,如果你真的想要研究CPU芯片,为华夏芯片做出一番事业的话,你就到方总那里去。”

    “擎天实力强横,资金雄厚,根本不是联想可以比的,最重要的是,方总对CPU芯片格外重视,愿意出大钱研究CPU芯片,至于详细的条件,我就不加以累述了,相信方总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说完这话,柳传至冲着倪广径直一拜,腰身几乎弯成了九十度,久久不起。

    见状,倪广南面色一白,如遭雷击一般,眼珠和嘴唇止不住的震动,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柳传至这些话和这一拜,简直就是在他的心中给扔下来一块万斤巨石,直接将他的心理防线全部击穿。

    他觉得研究CPU芯片是件既为了联想好,又能利国利民的好事,可又何曾想过,联想是不是真的能承受住。

    又或者说,他的确是找了复旦大学和长江电脑来分担,联想研究CPU芯片的压力。

    可他又如何能保证,剩余的这些压力,联想就一定能承受的住。

    见倪广南这副样子,柳传至决定陈胜追击。

    他从包中掏出了一台小霸王复读机,放到了倪广南的面前,并且按动了播放键。

    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场合,这个时候,见到自家的产品,方辰顿时有些凌乱了。

    吱呀吱呀的一阵响声过后,只听复读机中传来了一阵粗糙的声音。

    “我是联想公司,生产部一车间的工人,杨大河,我不希望公司将所有的钱都投入到研究什么CPU芯片,我不想让公司倒闭,联想是我的家,我一家老小都指着这份工作生活。”

    “我是联想公司,品保部第七检验组的组长,王丽萍,相比于公司把钱投入到CPU芯片这种九死一生的地方,我更希望公司能给我们妇女同志发几袋洗衣粉……”

    “我是联想公司,采购部的采购专员,刘四河,我努力工作的意义,就是为公司节省成本,增加效益的同时,获得更多的工资报酬,然后跟女朋友结婚,让她给我生个大胖小子,所以说我反对公司把钱都投入到CPU芯片……”

    “我是……”

    从复读机中,源源不断的播放出,联想公司各个基层员工,反对联想研究CPU芯片的话语,可以说从制造部,品保部,供应链,工程部,采购部,总务部,人资部等等,一应俱全。

    倪广南面色惨白,几乎一点血色都没有。

    此时此刻,他简直有种想要掩面而逃的冲动。

    这一句句话,就如同一把把刀狠狠的在倪广南的心脏上,不停的割着,割着。

    而且面对这些基层员工的心声,他真的无话可说,一点都无法反驳。

    见倪广南这幅模样,柳传至不由露出一丝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说实话,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倪广南输定了。

    的确,结果已经出现了,倪广南离开联想已经成为定局,方辰不由轻叹了一声。

    紧接着,他瞥了柳传至一眼,他发现柳传至比他想象的还要狠,居然还有这一招,让基层员工来,反对倪广南研究CPU芯片。

    说真的,这简直就是杀人言!

    如果柳传至才刺激倪广南两句,倪广南恐怕死的心都有了。

    而且这也彻底宣告了,倪广南和柳传至这对黄金搭档,将彻底形同陌路。

    虽然早已经知道,结果一定是如此,方辰的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唏嘘,甚至心中忍不住去想,如果柳传至和倪广南的这种合作,能够继续下去,那么能给华夏的计算机科技,芯片设计生产带来多大的改变。

    毕竟他们合作了十年,就将联想这么个启动资金说是二十万,实则只有六万的小企业,带领成为了华夏第一电脑厂商。

    这份成就不得不说是个了不得的奇迹。

    不过,他也知道,这也是只是想想而已,两人之间存在着太多不可调和的矛盾,而且柳传至的想法看似正确,但实则漏洞百出,大错特错。

    就拿,柳传至最后放的这段录音来说吧。

    他毫不怀疑,这就是联想底层员工们的心声。

    毕竟作为一个普通人,最大的心愿,无非就是有份稳定的工作,不错的收入,让自己,以及老婆孩子,父母的生活好一点而已。

    如果一旦有东西,有可能会打破他们所处的环境,让他面临失业,收入减少,他们自然而然会坚决的反对其。

    就如同反对倪广南研究CPU芯片一样。

    哪怕明知道,倪广南研究CPU芯片,对于华夏来说是件好事,更是件至关重要的事情,甚至知道如果一旦研究出CPU芯片,联想的未来会变得更好,也是如此。

    然而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不爱华夏。

    只是他们拥有的资本太少,抗风险能力太小,经不起折腾和风浪。